首页 > 科幻空间 > 快穿:千古风流人物 > 第112章 成为高纬后,堂兄长恭杀疯了(二十)

第112章 成为高纬后,堂兄长恭杀疯了(二十)

2022-06-24 作者: 安离不失眠
  第112章 成为高纬后,堂兄长恭杀疯了(二十)
  (二十)
  皇族姓氏……

  高家血脉……

  最可怕的是,得将士敬重,一呼百应。

  胡皇后的眼中止不住升起了浓浓的忌惮和排斥。

  “母后,我一日为君,他便一日为臣。”

  “我希望母后莫要因为一时忌惮出手,用人不疑,疑人不用。”

  “母后若伤他半分, 儿臣自伤半分。”

  荪歌语气稍稍变冷,四目相对,严肃认真的开口。

  她知道,胡皇后对高纬尚有几分慈母之心。

  但这几分慈母之心与高高在上的权势比起来,微不足道。

  胡皇后不同于清醒着堕落的高湛。

  高湛深知北齐的处境,而胡皇后长于内阁,囿于宫城,眼前即是世界。

  她要留住的只是这邺城宫墙内一亩三分地的锦绣繁荣,外界的水深火热,她看不到,亦不清楚。

  所以,她若不言辞激烈的警告,头脑发昏的胡皇后眼见她与高长恭日渐亲厚,高长恭在朝中话语权水涨船高,难保不会伸手。

  “纬儿!”

  胡皇后猛的抬高声音,按着荪歌肩膀的手下意识的缩紧,好看的凤眸中乘着满满的怒气。

  以往纬儿虽沉默寡言阴晴不定,但最起码对她这个母后还是尊敬有加,从不曾有所拂逆。

  “母后,儿臣是认真的。”

  荪歌没有半分退让。

  她不能退,退一步,等待高长恭的就是无休止的伤害。

  胡皇后银牙紧咬,身子因暴怒和不满微微颤抖。

  相视无言,半晌,胡皇后颓然的松开手“纬儿,你可知皇家无亲情。”

  “莫要天真,到最后伤己。”

  当今陛下与先帝高演是何等的手足情深, 委以重用。

  结果呢?
  高家手足相残的例子实在是太多了,容不得她心中残留半分侥幸。

  如今,她寄予厚望的纬儿竟一反常态的讲起来信任和忠诚,着实可笑。

  “母后,父皇应允了。”

  “在天下万民朝廷百官心中父皇残暴不堪麻木不仁,但母后作为枕边人应知,父皇非庸材。”

  “这是父皇和儿臣共同的决定。”

  荪歌揉了揉发疼的肩膀,态度软了软“方才儿臣言语不敬,向母后请罪。”

  胡皇后眼神变换,从散乱到妥协。

  对高湛,她是发自内心的畏惧。

  “既如此,母后便不再多嘴。”

  “凡事,多留心。”

  “今日乃是宫宴,庆祝洛阳之战大胜,平原王都曾亲自为你请功,是你的荣耀时刻,莫要开口请罪闭口请罪了。”

  “好好洗漱整理一番,前去参加宫宴吧。”

  胡皇后想伸手摸摸荪歌的头, 最终还是抬起又放下。

  她不知自己究竟想要个怎样的儿子。

  荪歌点头应下, 带着陆令萱离开了昭阳宫。

  陆令萱欲言又止, 嘴唇翕动,犹豫半晌“殿下何不与娘娘转圜一二,如此一来,岂不是伤了年纪母子情分?”

  “二来,安定胡氏和范阳卢氏同气连枝,是股不小的助力。”

  朝中的势力分布,陆令萱一直都熟烂于心。

  荪歌微微侧头,平静道“很多时候,果断的态度才是最有力的保护。”

  “模棱两可,只会让人心存侥幸。”

  “至于姊姊的担心,大可不必。”

  “安定胡氏和范阳卢氏能同气连枝的前提是胡家出了位皇后,又有本殿下这位未来的储君。”

  “大族之间,姻亲不知几何。”

  “本殿下稳,他们两家之间的利益联系才是坚不可摧。”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所以,胡氏和卢氏的结盟,不足为虑。

  最重要的是,在她心中,高长恭的价值绝非两个世家可比。

  陆令萱若有所思,沉默的跟在荪歌身后。

  她发现,自家殿下对兰陵王高长恭的偏爱还真是不动声色却又无处不在。

  对于处境尴尬的高长恭而言,这样隐晦而坚定的偏爱胜过高朋满座时的众所周知。

  只能说,殿下永远在毫不犹豫选择高长恭。

  高长恭,何德何能。

  ……

  ……

  夜幕降临,幽深宏伟的宫城渐渐喧闹。

  宫灯璀璨夺目,丝竹声不绝于耳,内侍宫女镇定有序。

  这场宫宴,极尽华美而盛大。

  就好似花开荼蘼,极致绚烂后,翻过旧的篇章,迎接新的篇章。

  推杯换盏,觥筹交错间,段韶越发愁眉苦脸。

  那个惊世骇俗的提议马上就要在酒过三巡后由他亲口提出了。

  他深觉,他不配被陛下委以这样的重任。

  美酒佳肴在前,丝竹声声在耳,都无法让他心中轻松片刻。

  “陛下,钦天监监正求见。”

  段韶:……

  来了,来了,大戏开场了。

  他的陛下是真的下的一手好棋啊。

  满场的喧闹,戛然而止。

  钦天监在所有人心中都是一个奇特的存在。

  这种普天同庆的日子里,也不知道钦天监监正带来的消息是福是祸。

  这世道已经够乱了,上天是会怜悯众生,还是降下责罚。

  “陛下,大凶之兆。”

  钦天监监正的第一句话,便如同一道惊雷炸响在众人头顶。

  大凶?

  天灾,还是战乱?
  “还请监正细细道来。”

  一手策划的高湛一本正经的表演着,眉目间还隐隐约约流露出若有似无的着急和紧张。

  “陛下,天降彗星,灾难将至。”

  彗星降世,历来为兵丧凶兆。

  要么大将起兵谋反作乱,要么就是君主将亡国将不国。

  可无论是哪一种,于内忧外患的北齐来说,都无异于是灭顶之灾。

  歌姬舞女悄无声息的退了出去,群臣命妇们也挺直了脊背,翘首观望着。

  越是锦衣玉食身居高位,就越是惧怕突如其来的变故。

  “可有破解之法?”

  高湛的身子微微前倾,忧心忡忡,忙不迭的问出声。

  钦天监监正眉头紧皱,犹犹豫豫,有些不知当讲不当讲。

  见状,高湛道“但讲无妨。”

  “寡人恕你无罪。”

  快讲快讲,他都有些急不可耐了。

  他的儿子做皇帝,他做太上皇,简直就是向往的生活。

  磨磨唧唧的,是想造反吗?
  钦天监监正道“彗星出现,也有另一种说法。”

  “上天示警,除旧布新,也许能够侥幸避过祸患。”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