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小说 > 穿成科举文中炮灰小锦鲤 > 第92章 下山借车去县城

第92章 下山借车去县城

2022-06-24 作者: 我若为书
  第92章 下山借车去县城

  未时左右的样子,小夫妻俩终于下山回到村子里,不过二人并未返回宋家,反倒是直接去了王大奶奶的隔壁王岑家,宋兴林直接来找好兄弟王岑。

  此刻的王家,刚吃过午食的王岑,双手枕在脑后, 翘着个二郎腿,嘴里叼着根狗尾巴草,优哉游哉的斜躺在院中桂花树下的竹椅上闭目养神,忽的听到自家篱笆墙外传来喊声,睁眼一看,来人竟是自家好哥们。

  王岑忙起身, 一个箭步冲到篱笆墙外,先是热情的对着于苏笑着打了个招呼,而后才看着宋兴林嬉笑询问。

  “林子,你今日不是上山去了么?怎么这就回来了?”

  王岑才疑惑,宋兴林却把背篓里,还被桐叶包裹的严严实实的半只兔子塞给王岑,“我刚回来,喏这个给你。”

  王岑急忙接过,鼻头耸动,一边嗅着,一边就去揭叶子,“这是什么?”

  赶时间的宋兴林也不废话,直接开门见山,“岑子,我记得你家有辆地排车来着,现在空着吗?空着的话,借我用一下。”

  “呀,兔子!”

  宋兴林说话的同时,王岑恰巧已经揭开叶子包,看到包中庐山真面目的王岑一声惊呼,差点都盖过了宋兴林的话。

  这货心里才激动着, 心说兄弟够意思,连吃兔子都没忘了自己呢,就听到兄弟要接东西,王岑自然是没二话。

  “你要借我家地排车?干嘛,你在山里打到大东西啦?”

  宋兴林点头,“嗯,打了个大货。”

  王岑年纪不大,好奇心虽然重,可有一条,那就是对兄弟绝对信任以及支持。

  知道好兄弟不像自己过日子松快,他独自一个,经年来身处漩涡,哪哪都需要自己操持,如日过的又苦又冰冷,如今还添了个堂客要养,压力大呀!

  所以他虽然问,却不好奇兄弟到底猎了个啥, 完全没有要追根刨底的意思。

  他很清楚, 自己若问, 老弟肯定会说,可既然是大货,还要借车,不用想都知道肯定值钱。

  而值钱的大货,就因着自己一时的好奇问了,看了,反倒是泄露叫村里人看了去,万一叫老宋家那群狼知道了,啧啧啧他简直不敢想象那样的画面,到时候自己那岂不是害了自家兄弟?
  所以知道是大货就足够了,具体是什么,他一点也不想知道。

  他跟吴必胜还有林宗财都一样,在这方面保持着足够的默契。

  知道好兄弟打了大家伙,为好兄弟暗自高兴的王岑,手里的兔子也不尝了,上下把宋兴林打量一眼,确认兄弟完好无损后,王岑一手抄兔,一手挥舞,利索发话。

  “成,哥哥我也不问你打到了什么,总之人没受伤就成。走,地排车在后头柴房里放着呢,林子你跟哥走。”,挥着手,说着话,王岑就把人领到后院,因着手里还有宝贝兔子肉,又是自家兄弟,他也不矫情的说要动手帮忙了,只手往柴房一指,努努嘴,“喏,车在那,自己动手。”

  宋兴林也没客气,朝着靠在柴房门柱边,双手操着兔子肉,一点也没帮忙意思的好兄弟点点头,回头叮嘱于苏让她一边站着等,自己就朝着柴房里走去。

  趁着宋兴林在忙碌理车的时候,低头啃了口肉的王岑,嚼吧着又问,“那个林子,你打的家伙大不大?重不重?是准备去镇上卖?还是连夜送去城里处理?”

  忙碌着的宋兴林头也不抬,也没什么好瞒着的,“大货,镇上吃不下,我准备进城去。”

  “哦,进城去啊,这样的话……”,王岑咽下嘴里的肉,复又叼住一口嗯嘛嗯嘛,下巴又朝着一个地方努了努,“那你捡左边那对车轮子,那是我爹上个月新打的,料子扎实,城里路远,用旧的拉大货,哥怕你路上给拉劈叉咯。”

  手正要去取旧车轮的宋兴林闻言,果断的转身,嘴里道了声谢,就把王岑嘴里的那新车轮滚了过来,三两下就把地排车给安装好。

  推着车子出来,在经过王岑身边的时候,宋兴林感谢的对着王岑道:“谢了哥们,等回头我跟你弟妹从通阳卖了货回来,我给你带猪头肉。”

  王岑瞬间乐了,“嘿,还是你小子上道。”,听到好兄弟的许诺,王岑美的呀,他爹他哥是木匠,家里条件还可以,打小也没少他的吃喝,以前跟着宋兴林这好兄弟混,平日里也没少被宋兴林投喂。

  可一说到肉,他——王岑,还是很可耻的激动了。

  油乎乎的拳头一圈击在宋兴林的左胸上,并不重,王岑激动的怪叫,“好林子,早去早回,哥哥等着你的猪头肉昂,你放心,这地排车我家用不上,你大胆的使,多少天都没问题,你只管带着弟妹在城里好好乐呵乐呵。”

  这货说就说,说到最后还朝着宋兴林挤眉弄眼的,看的宋兴林直摇头。

  而于苏呢,见这位自己有过一面之缘的家伙,竟然一副为了肉,车子都可以舍弃的傻模样,她深深的为这货的爹娘鞠了一把同情泪。

  这么不顾家,胳膊肘往外拐的好大儿,若是她的崽,肯定屁股都给他打开花。

  估摸着是于苏的目光太直白,捧着兔子又是一口的王岑,察觉到于苏的打量视线,他猛地回神,收起打趣调侃,僵硬的阿卡卡回头,忙给于苏投了个不好意思的笑,心里却哀怨自己嘴炮一时爽,这把火葬场。

  一时兴奋失察,自己的丑态竟叫小弟妹看了去,夭寿哦。

  意识到自己干了蠢事,为了圆回脸面,王岑急忙转移话题,跟着宋兴林与于苏往前院去的时候,王岑急忙道。

  “对了林子,你来之前,我刚看到黄保甲从镇上赶集回来了,这会子估计在家呢,你既要去通阳,赶紧的去找黄保甲开路引去。”

  这可是大事,宋兴林也知道这个很重要,眼看着时辰已经不早,通阳路途又远,他忙跟王岑告别,招呼着于苏就要往黄保甲家去。

  哪怕不能从糟心阿爷那里拿到老宋家的户籍,自己也得把路引开出来,要不然此趟去通阳卖老虎,怕是人都进不了城。

  两人脚步匆匆不敢多耽搁,推车就走,王岑手持兔子,一边摇手告别,一边殷殷叮嘱他们万事小心,目送夫妻二人的背影消失在巷尾,王岑心里还祈祷,兄弟此趟进城顺利。

  到了黄保甲家,于苏被宋兴林留在了门外,看守着地排车上装着宝贝的背篓,自己则是从于苏这里拿了十个钱进了黄家门,不多会就拿了块刻了字的木牌子出来。

  于苏接过木牌,听着小相公的叮嘱,自己收起来的时候才知道,感情这所谓的路引,它居然不是纸质的?
  为了以防万一被人偷窥,于苏站在宋兴林跟前,借着宋兴林身体的遮掩,她把东西缩小,掏出百宝箱放进去收好,于苏还纳闷来着。

  “小哥哥路引这么好开的吗,黄保甲他都没问你进城去干什么?一下子就把路引给了你啦?”,要不然速度怎么会那么快?感觉这货进去黄家,前后也就两分钟的功夫。

  一把将于苏抱上车,推着地排车就往村口去的宋兴林干脆的回答道:“十个钱呢,能不快,人家黄保甲只问有没有钱拿,才不管我们进城去干嘛呢。”

  又不是给陌生人开路引,人家得了实在好处,才不会咸吃萝卜淡操心。

  不得不说,人家黄保甲能发家盖上五间青砖黛瓦的大屋,不像他们村里绝大多数人家是木头房子,木皮顶子的屋舍,人家就是个有能耐的聪明人。

  有了车,有了路引,宋兴林却不打算走大路去通阳。

  一来大路绕路,到通阳也路远,耗费时间长;
  二来他们带着大老虎,最好的是避人耳目,免得引来有心人的惦记,因此不走今日轮到赶趟的白沙镇,自然就大大降低了遇到熟人的风险;

  不过该有的避人耳目,自己还是要做的。

  推着车出了村,又走了一截路后,确定前后四下无人,宋兴林示意于苏把车变小,自己一把收到背篓里背着,这才拉着于苏往山上拐。

  他准备走自己熟悉的山间小道,插过白沙镇的范围,直奔通阳。

  虽然这样也远,也并不能今日就抵达通阳,不过好在这条路自己特别熟,要是他们赶快点,夜里还能到离着通阳县城不远的树屋过夜,那里是自己曾经为了进城方便偷偷搭建的,地方隐蔽,位置绝佳。

  他们赶到树屋好好休息一晚,明日一早就能赶早进城。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