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小说 > 穿成农女后拥有了一整片森林 > 第99章 秘密,商议(二合一章)

第99章 秘密,商议(二合一章)

2022-06-23 作者: 雪妖精01
  第99章 秘密,商议(二合一章)
  杏儿又给刘长生摘了一根黄瓜。

  刘长生看看手里的黄瓜,先前那根让他捏碎了,这根他不能再捏碎了,擦了一下黄瓜上面的刺,他咬了一口。

  黄瓜味道不错,比在外面吃的要好吃,这里的黄瓜他和杏儿几乎没照料, 可它们却长的很好,不过这些菜是不能拿到外面去的。

  杏儿一边吃自己的黄瓜一边在想刘长生,她和刘长生说起认识只四个多月,时间真的不算长,可刘长生现在却把他的身世告诉了她,这对她得多信任啊。

  在现代杏儿的朋友不多,真心朋友更是很少, 学校时的那些同学, 毕业后很少联系, 联系也是给她发请柬,结婚生孩子让她随礼。

  闺蜜原来也有那么一两个,只不过后来大家没在一个城市,就慢慢不怎么联系了,还记得有一个闺蜜,因为不在一个地方,只是逢年过节发个信息,后来有一天晚上联系她,她还觉得奇怪,最后才知道闺蜜是问她借钱。

  一张嘴就借十万,问闺蜜做什么,说母亲住院做手术急需用钱。

  这是大事,她当时听了还很心急,只不过她卡上没有这么多,因为她首付了房子钱,她告诉闺蜜,她帮着借一下。

  她打电话帮着借钱,才知道闺蜜是骗她的, 闺蜜的母亲根本就没住院,是闺蜜跟别人打牌,借了高、利、贷,还不上,才找她借钱。

  而欠的也不止十万,别人告诉她,闺蜜欠了几十万,已经给很多人打电话借钱了,亲戚朋友什么的都打电话了,借了这个,借那个,借了不还,之所以现在才找到,是因为知道她前段时间买了房子,手里没钱,现在是没办法,借不到了, 才来骗她。

  别人告诉她, 别借,借了不会还。

  她问闺蜜是不是这回事, 对方不承认,还骂她不信她,话说的难听,她当时很伤心,没借,后来别人告诉她,她这个闺蜜还不上钱跑出去躲债了,再后来对方又一次联系上了她,说没钱吃饭,到山穷水尽的地步了,如果她不帮她,她会饿死。

  她那次给对方转了五千块,然后拉黑了,这五千她没想着要对方还,而她也早在对方骗她要借钱还赌、债的那刻和对方没了情谊。

  人情冷暖,杏儿尝了太多,对象的算计,身边朋友的当面一套背后一套,杏儿看太多,只是看破不说破,这世上除了家人,哪儿有人会那么实心实意,别人凭什么对你好呢,骗了你,还要说你傻,说你活该的事太多。

  她穿越到了这里,沈家玉,沈氏对她都挺好,她知道这是亲情,如果她告诉沈家玉她不是杏儿,沈家玉还会对她好吗?
  她对那些干活的人都不错,可她请对方给她干活,也不过是互惠互利。

  崔大娘和刘长生对她不错,可如果出了事,他们能把自己放在第一位吗?

  她对村里的村长这些人不错,可她是为了方便,为了有事,对方站在她这边,帮着说话。

  春花和秀菊都很听她的话,可那是因为她帮了她们,她也需要她们帮她干活。

  杏儿从来没要求别人把她放在首位,没要求别人对她全心全意的好,因为她自己也没那样去对别人。

  在这里,杏儿活的其实比较随意,如果让她装,她其实可以去装原来的杏儿,不让人发现,不出格,稍微赚点钱,能活着,找个人嫁了,安生过日子就是了。

  可是她不想,那样太憋屈,从她走出鬼王林的那刻,她就不想做原来的那个杏儿,所以她做自己,其实很多人都怀疑来着。

  杏儿想着大不了再死一次罢了,也不活那么憋屈,可这段日子,她却慢慢的平和了下来,因为她死,沈家玉,沈氏也活不了,她可以任性,可任性的代价,她承受不起。

  冬日种菜,养出了菜,赚钱吗,肯定赚啊,拿到镇子上,一定好卖,可她为什么不做?因为她害怕会给家里招祸。

  她在意沈家玉,沈氏,不想有事,牵连她们。

  但她对沈家玉和沈氏是全心全意吗?
  不是,她有保留。

  其实杏儿并没有想过要全心对待任何人,可现在刘长生因为担心她,担心安家,把他的身世告诉了自己,这样的信任,让杏儿心里有些沉甸甸的。

  “长生哥,其实我想过要郑雪梅的命,我也能做到。”

  杏儿突然说了一句。

  刘长生楞了楞,他没想到杏儿会突然这样说,其实刚才他也在想,他要给郑雪梅教训,起码让郑雪梅不敢去镇子上和安家说什么,可怎样做,他还没想好。

  “我要了郑雪梅的命,安祖必定起疑,郑家会怀疑我,他们会找安家,郑家对安家有恩,就算安家不想,面子肯定要给的,到时候他们肯定要查,就算查不到,没有证据,可他们心里要真的认定我是凶手,一定会设法对付我,那个时候我娘,我外祖母也会牵涉其中。”

  杏儿说的很平静,在安祖上门的那刻,在刚才刘长生说的那刻,她想了很多,郑雪梅是祸患,若是让郑雪梅闭嘴,那就只有要了郑雪梅的命,她和她娘害死杏儿,真要了郑雪梅的命,郑雪梅也不亏。

  可是,杏儿无法动手,除了她和刘长生说的那些原因外,还因为她是个现代人,她从小接受的教育让她无法做这样的事。

  害死郑雪梅,刘氏不会罢休,总不能连刘氏一起害死,那郑家也不会罢休,那个时候事更大。

  “我可以帮忙。”

  刘长生出声,他可以帮杏儿。

  杏儿摇头,不管是谁出手,都会怀疑到她的头上,再说她要是真的想动手,她也不会让刘长生动手,她的事,凭什么让别人帮她动手,帮她背负罪孽呢。

  “长生哥,其实你早就怀疑我了吧,怀疑我不是真的杏儿。”

  杏儿这出这句话,她也吃掉了她手里最后的一点黄瓜,刘长生能这么信任她,这样对她,她有什么不能说的呢,信任是相互的,况且,她清楚,刘长生早就怀疑了,只是没问。

  刘长生没说话,他以为杏儿永远不会问,也不会说的,毕竟这太吓人了,比他的秘密更吓人。

  “我以为我不会说的。”

  杏儿笑了笑,她并没有觉得心头沉重。

  “我不是这个时代的人,但我也叫赵杏儿,你也看出来了,我会很多这边这个杏儿不会的,比如做点心,木雕这些。在我那个时代,我死了,然后听到有人喊我,一直在叫杏儿,让我回去,等我再睁开眼,我就在鬼王林了,这边这个杏儿她死了,死在了鬼王林,我就成了她。”

  杏儿说的很简单,她那个时代的事她没说,没啥必要说。

  刘长生咽了一下口水,虽然早就猜到了,可现在听杏儿这么一说,心头还是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害怕吗?

  好像也不是害怕,他和这个杏儿相处了几个月,他早就了解这个女孩了,她不会害人的。

  “那个杏儿,她很高傲,她以为全村的小伙子都看上了她。”

  “我家的条件不好,又是寡母,少和人来往,所以她基本是不会多看我一眼的,我和她几乎也没说过两句话,我不了解她,但我从第一次看到你,我就觉得你和她不一样,你借着她的身子还魂,一样的相貌,可你们的眼神却太不一样了。”

  “村里还有婶子说你是在鬼王林受了罪,差点死在里面,遭遇这么大的磨难所以才变了性子。我觉得不是,因为你的眼内没有她的那种对人的看不起。”

  “其实村里有人也不是没怀疑过,但你没害人,相反对村里的人还都不错,所以大家就算有点疑心,也不说什么。”

  “再则,你以前除了和郑雪梅来往,和别人来往的不多,路上遇到人,眼睛也长在头顶上,对人不搭理,所以大家都不是太了解你,这才没怎么怀疑。”

  “只是……”

  刘长生说道这里他看着杏儿,他一个外人都能猜出,为什么沈家玉,沈氏却没怀疑呢?

  别说春花和秀菊什么的,她们以前都没咋接触,她们咋怀疑。

  “你是想说我娘和外祖母为什么没怀疑吗?”

  杏儿看刘长生,刘长生说的这些她都知道,村里不是没怀疑的,但怀疑的人不多,因为她家这样的情况,村里的人都不是特别了解她,她遭遇变故,改变也是正常。

  就算有的人心有疑虑,她没做坏事,人家就算心里想想,能咋说。

  刘长生点头。

  “其实我从鬼王林出来,外祖母就怀疑了,我回到家里她看我的眼神就不对,但她没拆穿,也许是害怕,她不知道我是什么目的,再则,她也担心我娘,如果她说穿了,不知道我娘会做什么,所以她没说,。”

  “她一直在观察我,现在的话,我想她应该是认可了我,觉得就这样过一辈子也挺好,起码她不说穿,大家就这样过下去,我娘能好好活着。”

  杏儿很了解沈氏的想法。

  “至于我娘,她不是没怀疑过,只是……”

  杏儿沉默了一下,又道:“她耳根子软,容易别人说什么,她就信什么,所以我和外祖母一起糊弄她,她就不想那么多了,再则……”

  杏儿又顿了一下,才道:“在她的内心深处她是希望我是杏儿,只有我是她的亲闺女杏儿,她的人生才有希望,如果我不是,她的世界也许会坍塌,所以她给自己下了暗示,我就是杏儿。”

  杏儿心里钝疼了一下,做娘。的最了解自己的闺女,说沈家玉没怀疑过,那是骗人,她绝对怀疑过,只是她不想去相信,她看自己对她好,她就觉得不是亲闺女,因为不能对她这么好吧?

  沈家玉试探过沈氏,发现沈氏觉得她就是杏儿,沈氏的坚定,让沈家玉强迫自己不怀疑,暗示杏儿就是杏儿,绝不是孤魂野鬼,时间长了,这种暗示就会让一切怀疑和不合理都会变得合理。

  刘长生没出声,他拍了拍杏儿的胳膊,如果可以,谁愿意做别人呢,比如他,如果让他死了,去做另外一个人,哪怕这个人享受荣华富贵,他也不愿意的。

  杏儿没得选择,她心里也很苦吧。

  “我会好好孝顺她们的。”

  杏儿对刘长生笑了一下,把秘密说出来的感觉也挺好,起码以后对着刘长生,她不用去装,没事的时候,和刘长生在这个鬼王林,吃着黄瓜,一起说说话,不用去伪装,也挺好,这里也算是个秘密基地吧。

  “长生哥,郑雪梅她也是怀疑我的,我觉得她现在应该是确定了的,杏儿她和村里的少接触,可是她和郑雪梅却接触的非常多,她很多心事,都和郑雪梅说的,郑雪梅可以说是除了我娘和我外祖母最了解原主杏儿的人,她知道杏儿不会做饭,不会做点心,更不会雕刻,她知道杏儿看上了安祖,一心想嫁到安家享受荣华富贵,她知道原来的杏儿心高却没什么脑子,我变化太大,她早就怀疑了。”

  “这次她上门说让我去见安祖,除了安祖想见我,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她怀疑我,借着这事来试探我,看我不去,她挑唆安祖上门,没达成目的,她肯定会借着安家的手来对付我。”

  “我不怕她在村里造谣,只是安家那边,确实有些麻烦。”

  杏儿微微皱眉,若是郑雪梅对付她,她不怕,可郑雪梅如果去找安家对付她,那就有些麻烦,这样一来,又说回到原来,如何对付郑雪梅。

  刘长生也没好办法,人不能杀,他们也不能抓了郑雪梅,打郑雪梅一顿,不济事。

  “要不装鬼吓她,吓坏了,估计就去不了镇子上了吧?就算她再乱说,别人也不会信吧。”

  杏儿想到了一个主意。

  “怎么装?”

  刘长生问着,不能让郑雪梅坏了事,至于装鬼会不会吓坏了郑雪梅,他没心理负担,郑雪梅不是好人,吓坏也活该。

  “去她家装鬼的话不现实,她现在也有戒心,别人想约她,把她带到鬼王林的话,她肯定不肯来的。如果可以半夜把她和她娘给弄到鬼王林这边来,吓她们一顿,让她们知道去和安家说什么,鬼王林里面的厉、鬼都会找上她们,我想她们就不敢了。”

  杏儿知道他们怕鬼、神,可这不好实施啊,她没法半夜去郑家把人弄出来。

   最近做了好几个梦,都是带点奇幻,悬疑的,适合写副本,可惜以后不会再写那种类型了,也会慢慢忘记。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