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小说 > 穿成农女后拥有了一整片森林 > 第98章 强权(二合一章)

第98章 强权(二合一章)

2022-06-22 作者: 雪妖精01
  第98章 强权(二合一章)
  这边杏儿在家里看气氛有些沉闷,她说她想出去走走,刘长生陪着杏儿去了鬼王林。

  “长生哥,你怎么了?”

  杏儿摘了一根黄瓜,鬼王林里面的黄瓜可比她家里面的大多了,可以吃了,她用衣服擦了一下上面的刺, 就放嘴里吃了起来。

  别说,还真好吃,有黄瓜的清香,脆生生的,比她在外面吃的黄瓜还要好吃呢。

  杏儿吃的眉眼都舒展起来。

  刘长生看着杏儿靠着一棵大树,咔嚓咔嚓的吃着黄瓜,小脸上全是满足,并没有丝毫的郁气。

  这丫头真是心大, 难道她都不会上愁吗?
  她真的就不怕吗?

  他为什么不开心呢?

  是因为他觉得自己没本事, 护不住杏儿。

  从安祖进了院子开始,刘长生就沉闷,他没法站出来,因为他不是杏儿的什么人,如果他站出来得罪了安祖,那安祖一家若是怪罪,那就会给杏儿一家惹来麻烦。

  他能看出来杏儿,沈家玉,沈氏的忍让,就算心里不愿意,她们也不能得罪安祖,因为安祖身后是安家。

  是,安祖不是一个霸道的富家子弟,他没有仗势欺人,可如果安祖是呢?

  如果他是一个坏人,他要强抢杏儿,那他一定不会袖手旁观, 他会出手,可出手以后呢?
  他们真的能斗的过安家?

  安家真要对付他们,他和杏儿一家会是什么下场?还有他娘,他娘好不容易把他养这么大,他忍心再让他娘受他牵连吗?

  可事情真的就会这样结束吗?

  那安祖以后若是再来当如何?

  安家若是有人不满杏儿,要对付杏儿当如何?
  他不信安家都是好人,先是郑雪梅上门,安祖又上门,那郑雪梅一定同安祖说了什么,郑雪梅可以同安祖说,那她也可以同安家别的人说,若是到时候安家的人以为是杏儿勾搭安祖,那他们会怎样对待杏儿?

  到时候自己能护住杏儿吗?
  都说民不和官斗,那是因为斗不过,斗下去只能家破人亡。

  自己家不就是最好的例子吗。

  想到这里刘长生神色阴郁,眼内有无尽的愤怒。

  “长生哥。”

  杏儿黄瓜也不吃了,她有些担心的喊了一声,她从来没见过刘长生这个样子。

  “我没事。”

  刘长生看到了杏儿眼内的担心。

  “给你吃。”

  杏儿摘了一根黄瓜递给刘长生,她看出来了刘长生有心事, 是因为自己吗?

  刘长生接过了杏儿的黄瓜,却没吃。

  “长生哥, 你别担心,我没事的,我能看的出来,那个安祖他不是坏人,只要我不得罪他,他不会乱来的。”

  杏儿怕刘长生是担心安祖的事。

  “我知道。”

  刘长生点头,杏儿能看的出来,他也能。

  那还担心什么呢?

  杏儿不解的看着刘长生。

  “杏儿,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刘长生沉默了好一会儿,他才开口。

  讲故事?
  杏儿点头。

  “以前镇子上有个大户人家,他们家日子殷实,祖上有人做过官,这家的男主人也中过秀才,只不过因他是家中独子,所以有了秀才的功名后,就没再考。”

  “他夫妻恩爱,妻妾之间也和睦,日子也算美满,可没想到他的妻子出门上香的时候被一个男人看中,男人打听以后知道他看中的女子已经是别人的妻子,他为了得到这个女子,竟设计陷害秀才,让秀才身陷牢狱,秀才的家人到处找人打点,也为秀才喊冤,可钱财花出去,人却没救回来,秀才冤死狱中。”

  “官府说秀才是病死,可家里人去看过,秀才除了被打的伤痕累累,还唇色乌黑,分明是被毒、死的。”

  “不等秀才一家喊冤,那男子竟然带人来强抢秀才娘子,他杀了秀才的父母,逼的秀才娘子自尽身亡,他得不到人,恼恨之下,下令把秀才一家全杀了。”

  “而这件惨案,县太爷最后抓到的凶手竟然只是一个管家,管家招认,一切都是他所为,案子就这么定了性。”

  刘长生说起这件事的时候他的脸上没太大的愤怒,可是他手里的黄瓜却被他捏碎了。

  杏儿默默听着,这一刻她知道了刘长生的身世,这刘长生说的这个秀才应该不是别人,是刘长生的父亲,他父亲被人陷害,在狱中被毒、死,而他的娘被人逼死,家人全部被杀,可是他是怎么逃出来的?

  还有崔大娘,难道不是他的娘吗?

  那个县太爷那样草菅人命,刘长生长大了不告吗?
  那害死秀才一家的人,难道权利很大?

  杏儿在现代看了很多电视剧,像包青天,里面有很多被冤死,家破人亡,还有全家被杀的事,她以为都是故事,可现在听刘长生这样说,她不觉得是故事了。

  “那这秀才一家可有后代,为什么不去告状呢?”

  杏儿问出她心中所想。

  刘长生深深的看着杏儿,他相信以杏儿的聪明肯定能猜出他说的故事里面的主人翁是谁。

  “有。”

  刘长生点头。

  “他们有一个儿子,那秀才有一个妾室,快病死的时候被他们一家所救,她为了报恩,进府做了妾室,那天夜里,是她带着秀才的儿子逃走。”

  “至于为什么不去告状,因为秀才娘子她让妾室带着她儿子逃命的时候,说她的儿子能好好活着,能娶妻生子,过平凡的日子,为家里延续香火,不要去为了他们报仇,因为她不想她的儿子也枉死。”

  刘长生的眼睛红了,他如何不想,他想去为父母鸣冤,他打听那家的情况,他想报仇,可是她的养母跪下求他,说他是刘家唯一的香火,如果他死了,她对不起九泉之下的秀才夫妻,他的爹娘只希望他好好活着。

  “那一家势力庞大?”

  杏儿问着,刘长生的话她不是不懂,如果她是一个母亲,她也希望她的儿子能好好活着,而不是为她一家报仇雪恨,可是那也得是在孩子安全的情况下,如果两样只能选其一,那她宁愿孩子好好活着,这就是一个母亲的心。

  她理解。

  但是她不知道她能不能赞同,如果她是刘长生,那他是遵守母愿,好好活着,还是豁出一切,为家人报仇呢?

  怕是她会选择后者吧。

  那家势大吗?
  刘长生沉默。

  “那男子的姑母是皇妃,他的伯父在朝为官,他们一家在老家为祖父祖母养老,他伯父,姑母很是感激,所以对他们很照顾,今年五月还把他的女儿接到京城,嫁给了一个大官家的嫡子做媳妇,而他家在城里很有善名。”

  刘长生说这话的时候话内带着一股无力的绝望,他怎能不想为父母报仇,崔姨娘带他逃出来的时候他才几岁,可他已经记事,他那日是亲眼看着家人惨死,逃出来后,他大病一场,崔姨才带着他留在了这个地方,给了他改名刘长生,是希望他能身体康复,好好的活着。

  崔姨娘家父亲曾是身手很好的镖师,膝下无子,所以崔姨从小就跟着她父亲学艺,只不过她父亲受人诬陷身死,崔娘这才流落,最后病重,被他父母所救,为报恩进了他们家。

  崔姨从他病好教他习武,是希望他身体强健,也是希望有朝一日他能为一家报仇。

  可是他从十五岁开始就年年都去城里打听对方的消息,他想告状,想为父母平反雪冤,可对方不但没有势弱,反而更强了,再加上他们家做出了好名声,当年的案子,也有人顶罪,早已定案,他如何去告。

  今年五月,他实在忍不住了,说要豁出去性命,也要去告那人,他要进京去告状,崔姨跪下苦苦求他,说他们进京无门,而那一家却有势力,根本无人会为他们做主。

  人生地不熟的京城,就算去了,被那家知道,说不定也会派人将他们杀害。

  崔姨说她不怕死,可是她这样死了,她没法去面对他的父母。

  他也不怕死,可是崔姨说,他死了,他的父母绝不会安心,只能白白死去,也无法为他们雪冤,他的死有什么意义呢。

  崔姨让他等待,说早晚会有雪冤的那天。

  可是真的会有吗?
  他不知道。

  现在他看到安祖,镇子上的安家,没有那一家势力大,可他都拿安家无法,他又拿那家怎样呢?
  冲过去杀了那人,他是习武,可他不算什么高手,那人身边奴仆成群,还有武艺不错的,自己连他的身都近不了,如何报仇。

  杏儿听了刘长生的话也沉默,一个安家,她都不敢得罪,现在听刘长生这样一说,那人可比安家厉害太多了。

  刘长生报仇无望了,这个时代可没有包青天,谁会给刘长生做主呢。

  帮刘长生,自己就一个普通女人,连一个安祖她都得小心应对,她能帮刘长生什么?
  那个刘承宜。

  杏儿苦笑,刘承宜是什么身份她不知道,但肯定是一个有身份的,可那又如何呢?

  别说刘承宜不会来找她,就算来了,刘承宜自己怕是都一身的麻烦吧,不然也不会重伤进入鬼王林。

  现在看看还真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啊。

  自己刚才还是若是她,她会选择后者,可是对方这样强势,她选择后者能如何,也不过是赔上一条命罢了。

  杏儿抓住了刘长生胳膊,她不知道刘长生竟然是这样的身世,有这样的仇恨,她想劝他,可这又岂是一句劝能劝得了的。

  自己本以为进入这个时代成为一个民女,有手艺,能赚钱,可以过小地主一样舒心的日子,可现在,这个强权的社会,怎可能那么安逸呢。

  “长生哥,恶人总会有得到惩罚的,你好好活着,好好等着,会有那么一天的。”

  杏儿安慰着刘长生,她没什么本事,也不认识什么大人物,她只能这样劝。

  “杏儿,我和你讲这些是想告诉你,那些权贵人家,他们什么都做得出来,那安祖确实不是坏人,可是安家呢?若是安家有人想对付你,起了杀人之心,那个时候该当如何?”

  刘长生是担心杏儿,他不希望悲剧再发生了,安祖不是坏人,他每年去城里打听那家,他见过那家不少的主子,那人的儿子,长的温润如玉,好相貌,在外有谦谦有礼,他还看到那个人的儿子路见不平,救过人,端是好名声,城里谁说起来不挑大拇指,不知有多少姑娘想嫁于他。

  那人比安祖出色,比安祖看起来更好,名声也更好,可他却有那样一个父亲,谁又知道他的一切是不是伪装呢。

  他们家那样,安家呢?就都是好人吗。

  “我知道,这样一个社会,百姓没有话语权,活的很苦,被大人物欺凌,连说都不敢说,他们要对付你,很简单,可你要对付他们,却很难。”

  杏儿点头,这是第一次,从她穿越过来,第一次她觉得这样无力,郑雪梅母女对付她,她出了鬼王林就可以暴打她们,花婶子对付她,她可以拎着刀就去找花婶子,陈柳对付她,她也可以拿着扫帚把人打出去,陈三他们半夜而来,被瓷片所伤,她可以毫不犹豫报官。

  这村子的泼妇、泼皮,她都可以对付,她不惧和人争吵,她不惧别人说她什么,她不怕恶名在外,因为他们和她一样都是平头百姓。

  豁得出去她就能赢。

  而安家,官府,她怎么去争?

  她拳头大,能打得过那么多的衙役?
  官老爷可以随便找个罪名把她抓进牢里,是,她可以不怕酷刑,可是对方若是在饭菜中给她下、药呢,或者不给她吃的呢,或者是放些老鼠什么让她害病呢,或者真的找人打死了她,到时候找个人出来顶罪呢?
  就像对待刘长生的一家那样。

  她死也死了,又能如何?

  她娘,她祖母可以去喊冤,可两个妇人,又对付的了谁呢?
  找几个泼皮打死她娘,她祖母,到时候泼皮收监,还有人会给她们喊冤呢。

  这不是小说,她凭着不屈就能对抗一切,不怕天王老子,不怕王公贵子,仰头敢和县令叫板,这是现实,现实是残酷的。

  她该想想怎样保全自身,保全家人。

  “长生哥,我会好好想想的,你别担心。”

  杏儿看着刘长生说了一句,又道:“活着最重要,活着你才能看到你想看到的一切。”

  这一句她是劝刘长生,要忍耐。

  刘长生点头,他明白杏儿的意思,崔姨把他养这么大,他不会冲动,他不能害崔姨也丢了性命。

   求订阅,谢谢每天支持我的亲们。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