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空间 > 从山海经复苏开始 > 第126章 三毒!三渡!

第126章 三毒!三渡!

2022-06-25 作者: 和平鲨鱼
  第126章 三毒!三渡!
  佛像的愿力消耗殆尽。

  防御已然崩塌。

  邪祟如潮水般涌入佛塔,外形酷似蜈蚣的怪异缠绕着三层的墙壁,狰狞的头颅撞碎窗框,如水晶般的暗红色眼瞳扫过塔内的一切,毁灭的欲望充斥其中。

  外形酷似剥皮犬兽的怪物徘徊于廊道。

  挥爪拍断围栏,口中的涎水挂落,散发出令人作呕的酸腐气味。

  佛塔一层的地砖缝隙间, 如蘑菇菌丝般的触须冲出,左右摇摆两圈,终于锁定目标,沿着地面涌向佛像前佝偻着身形的佛雕师。

  已燃烧大半的红色残烛立在佛台各处。

  昏黄的烛光映照着底下的佛雕师。

  他仍然沉浸于自己的世界,手中的刻刀与凿子一刻不停。

  只不过佛雕师身前摆放的不再是三渡佛,而是两座外形扭曲怪异的邪祟像,它们仍有着三渡佛的基本轮廓,却出现了许多本不该有的肢体与器官。

  第三只眼,凸起的脓包, 双手掌心处的嘴巴,赤裸的躯干
  河伯与痴童!
  还有剩下的秀女,正在佛雕师的手中逐渐成型。

  他的身躯依旧是那副随时油尽灯枯的模样,手上的动作却是丝毫没有衰颓的迹象。

  刻刀极稳,力道更是拿捏的恰到好处。

  若是凑近了细看,便会发现佛雕师的双眼已彻底蒙上白翳,脸色更是苍白至极,分明是死亡的体征,可他的身躯却仍在活动。

  每一次的呼吸,都会发出低沉的啸音。

  他死了,它才能活!

  将完成最后一道工序的秀女雕像摆放到身前,佛雕师的呼吸节奏倏然加快。

  吐出晦暗死气,代表着三毒的三色欲望能量的自雕像上不断的溢出,随着呼吸渗入他的身躯。

  河伯,秀女,痴童,这三头邪祟占据泾江镇多年,更是得到众多供奉, 无时无刻不在收集各种人类的欲望,而随着它们的败亡,这些能量已然汇聚于此处。

  下一秒,佛雕师浑身各处开始出现不正常的颤抖。

  五官如同融化的蜡油般变成一团浑浊的肉瘤并不断的变换成各种奇怪的模样,时而扁平臃肿,时而瘦削成三角状,又或是直接缩入脖颈,变做一张獠牙密布的血盆大口。

  窗口的蜈蚣怪异动作停滞,连嘶鸣声都戛然而止。

  暴躁的犬兽趴伏在地,再也没了先前的凶戾,呜咽着走下廊道。

  那些本该将佛雕师绞杀的触须更是彻底没了动静,缩回地砖缝隙,不知去向。

  得到邪祟能量的灌注,它本该就此复活,彻底摆脱佛塔内的封印,可就在佛雕师即将成为怪物之际,他却极为反常的交叠双腿,双手于胸前合十。

  这般姿态同那被供奉于泾江镇众多居民家中的三渡佛并无区别!

  只一瞬间。

  浅金色的波纹便在佛雕师的体内发散而出。

  原先暴动的邪祟能量在这浅金色波纹中遭到压制。

  仅短短数秒,佛雕师的面庞便恢复正常, 紧接着开始出现正向的变化。

  皱纹消失,干瘪的皮肤变得白皙丰润,双眸的白翳亦是在这个过程中逐渐褪去。

  不多时,就连那僧袍也被撑起,其罩着的衰颓躯体也越发健壮。

  生命似乎重新回归佛雕师的身体,甚至比以往更要强盛,它已然迎来自己的重生。

  “诸佛从本来,常处於三毒,长养於白法,而成於世尊.呵,狗屁不通!”

  猛地抬手伸向身前的邪祟雕像,佛雕师白净端正的脸庞此刻却是显出一抹极度的疯狂,双手掌心各张开一道口器,咬碎雕像,大口吞噬其中狂涌而出的能量。

  话音落下的瞬间,佛雕师的身躯便如同吹了气似的疯狂膨胀起来。

  它被佛塔镇压这么多年,为的可不只是恢复原样!
  每一寸皮肉都因为邪祟能量的侵蚀而扭曲,异变,又在下一秒被愿力所压制,恢复。

  两股截然不同的力量在佛雕师体内碰撞,打破生死的界限,糅合成全新的力量,跨越当下的层次似乎触手可及。

  可就在此时,他迎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伴随着塔外骤响的雷霆,闪电光芒的映照中,一道身影映在窗外。

  只听得一声闷响,佛塔一层的窗户倏然爆裂。

  一道赤芒贯穿黑暗。

  十几米的距离,眨眼间飞掠而过。

  鹘腾!寸光阴!

  阎荆的身形在极速奔行,视野内的景象却是不断的放缓,目光掠过地上的三座雕像,转而落在已然完全变了模样的佛雕师身上。

  果然是这家伙!

  此时的阎荆额前与脖颈青筋暴起,显然是在动手前服用过能在短时间内拔高战力的药物。

  右脚踏碎地砖,气劲勃发,手中长刀裹挟着水流斩向佛雕师的头颅,后者似乎并没有想到有人会在这时候出现在佛塔内,躲闪不及。

  机会?

  赤色长刀斩入佛雕师的脖颈。

  双臂肌肉虬结,如交缠的钢索,这一击阎荆用尽全力,以至于面目都不免变得狰狞。

  长刀在咽喉处停顿,佛雕师的身躯因巨大的冲击力而歪斜,
  可即便如此,依旧不见丝毫血肉喷洒,伤口处有的只是一团蠕动着的黢黑胶状体,它们粘连着伤口并不断的反噬着阎荆手中的能量长刀。

  “你该趁机离开,而不是返回佛塔,那是我看在你们解决掉三毒的份上,留给你们最后的仁慈。”

  佛雕师看着阎荆,倾斜的身躯重新回归原位,而脖颈处的长刀更是被吞噬殆尽。

  没有任何回应。

  阎荆冷着脸,后撤半步,手中已然再度凝聚出偃月刀,旋身再度朝着佛雕师头颅劈砍下去,蛮虎气随之腾起。

  嘭!
  一声闷响。

  阎荆径直倒飞出去,身形撞上佛塔内的梁柱,木屑与灰尘纷飞。

  “你们这些人着实奇怪,几十年前来到泾江镇的那些家伙也是如此,明知道阻止我会死,还是硬着头皮搏命,我原以为都是些舍生取义的家伙,可死的时候又偏偏哭的不成样子。”

  抬手捏碎额前的偃月刀锋,伤口处的蛮虎气本该对邪祟造成伤害,却被浅金色的愿力瞬间中和,连带着伤口都没能留下。

  三种颜色的邪祟能量化作流光贯通于佛雕师的身躯,而在他的脑后则是环绕着一层浅金色的光晕,双手于身前合十,全然一副得道高僧的姿态。

  不远处刚从柱子上掉下来的阎荆则完全相反,整个人看上去狼狈不堪。

  “艹,一头披着人皮的怪物,会说两句人话就真把自己神仙了?”

  视野变得恍惚,披头散发的阎荆咬着牙咽下口中的鲜血。

  其实他很想说那些人之所以不退,只是因为“主人”的任务罢了,根本扯不上什么舍生忘死,只是眼下他也确实没有更多的精力再去调侃。

  短短的两次交锋,眼前这家伙的实力展露无遗,三毒邪祟的死亡,那些磅礴的欲望能量显然已经成了它的养分,而它更是以某种特殊的手段攫取了三渡佛内积存的愿力。

  两相结合之下,佛雕师不仅得到了邪祟们诡谲至极的能力,更成功占据愿力。

  哪怕它目前似乎还不知道如何使用,可若是再给它一段时间,这头邪祟恐怕能借着三渡佛真正掌握这股力量,届时这头邪祟唯一的弱点也将彻底消失!
  不过这并不意味着阎荆要放弃。

  既然出现在这佛塔内,他就已经做好了准备。

  长吁一口气,身形再度暴起,提着偃月刀狂飙猛进!

  “你还不明白么,没用的,你的手段或许对三毒有用,可我早已与你或是它们不在同一个层次。”

  看着再度临身的阎荆,佛雕师脸上无悲无喜,双手没有任何动作,阎荆周身却陡然张开黢黑裂缝,数十只手掌从四面八方袭向后者。

  相较于痴童,佛雕师使用这手段时根本就没有多余的臂膀,取而代之的是每个手掌都附带了一层诡异的黑光,每一次接触到阎荆张开的水灵力屏障都会强行剥蚀掉其中的一部分能量。

  偃月刀的威势再强也不可能在瞬间解决掉如此之多手掌,不出意外的,在接连砍断十几个手掌后,阎荆再一次被击飞,撞在佛像的怀中,数米高的铜佛都在这冲击下摇晃不定。

  这点伤势对于阎荆来说并不算什么,拥有虎蛟遗泽的他身体素质早已被强化到夸张的地步,可就在他爬起身时,却见那些原本围攻自己的手掌倏然悬滞于半空,旋即迅速结出繁复的法印。

  几乎是在同一时间,阎荆全身的气力开始飞速流逝!
  “这是贪的能力,我以为你应该在河伯那儿领教过你只有这种程度吗?”

  比起在泾江镇内被称为上神多年的三头邪祟,佛雕师无疑更了解三毒的能力,它看着依旧不服输,再一次爬起来向自己发起冲锋的阎荆,愣了半秒,不由得出言讥讽道。

  阎荆依旧没有回话,硬顶着体力流失的负面状态,强行冲向佛雕师。

  寸光阴!
  再度发动能力,身形闪转腾挪,避开迎面而来的众多手掌,阎荆挥舞着偃月刀,瞪着满是血丝的双眼,再度斩入佛雕师的肩膀。

  不出意外的,依旧没有任何效果,佛雕师垂眼看着做无用功的阎荆,右手轻推向前,登时便有两条触手贯穿后者肩膀,带起大捧鲜血。

  “无趣的挑衅,让我送你回.”

  话说一半又戛然而止,佛雕师拧紧眉头,正要结果阎荆,却见一道深青色的剑光横掠,斩断触手,而后者亦是借这个机会一脚蹬在他的胸前,撤出大段距离。

  不仅于此,在阎荆脱离时,他的右手指尖不知何时已是缠绕着数道浅金色丝线。

  佛雕师抬手便要斩断金丝,结果手刚伸过去便被直接弹开,这些丝线对邪祟天然排斥。

  与此同时,它体内的愿力开始大量流失!
  另一边。

  阎荆半跪在佛像前,右手浮现出大量线络。

  一部分连接着佛雕师,另一部分则是延伸向身前的地砖破裂的地方,里边正有水灵力涌动不止,联通佛塔的地下空层。

  吐出一口淤血,阎荆抬手握拳,分散于各处的丝线顿时收拢。

  阎荆敢于放弃提前回归,从酒楼赶回佛塔,靠的自然不只是勇气。

  他同样有底牌在手,亦即佛头内发现的这件特殊道具。

  先前在酒楼内阎荆已经测试过它的能力,不论是龙虎阎罗还是三渡佛,只要是愿力,它都可以抽取借用并发挥出效果,同时只要吸取的愿力足够多,它就能不断的生长。

  偏巧不巧的,此时的佛雕师俨然已经成为承载三渡佛愿力的存在。

  刚才的几次攻击,阎荆故意摆出搏命的姿态,实际上为的就是麻痹佛雕师,同时趁这个机会打通佛塔的地砖,连接底下真正的封印阵!
  等到时机成熟。

  阎荆以两肩受伤换来的这一刀终于发挥作用。

  浅金色的丝线沿着伤口悄然进入佛雕师的体内,不出意外的发动能力,开始汲取后者体内积存的来自于三渡佛的愿力。

  佛雕师在第一时间察觉到了不对劲,试图毁掉这些丝线,可它如今仍是邪祟!
  哪怕他可以让体内的愿力主动防御邪祟能量,丝线汲取愿力后生成的却是另一股力量,其能够替阎荆抵抗三毒的能力,自然不会畏惧此时尚未完全接收邪祟能量的佛雕师。

  突如其来的变故无疑彻底激怒了佛雕师。

  既然暂时无法解决这些丝线,那就干掉控制丝线的人!
  身形倏然消失在原地,闪现于阎荆身前,佛雕师终于无法维持那副高高在上的嘴脸。

  将丝线缠绕于自己的双拳,任凭愿力裹满两只手,阎荆或许无法控制愿力,可这并不妨碍他借助丝线的力量,将其当作临时手套来使用。

  嗵~
  一拳砸碎靠近的嗔怒怨魂。

  阎荆扭动脖颈,“咔吧~”作响,赤魇臂铠这次显化的不再是刀具,而是一对狰狞指虎。

  踏着佛台借力一跃而起,直冲面前因为失去愿力的协助而邪气四溢的佛雕师。

  阎荆要做的事情很简单,不惜一切代价拖住它。

  真正考验阎荆实力的时候到了!
   房租到期了,涨价,准备换个住处,今天暂且一更,明天恢复正常更新。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