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空间 > 从山海经复苏开始 > 第125章 佛头内的秘密

第125章 佛头内的秘密

2022-06-25 作者: 和平鲨鱼
  第125章 佛头内的秘密
  黑雨通过阎荆打破的缺口争先恐后的涌入酒楼顶层。

  原本宽敞明亮的房间,如今被污染的不成样子。

  吴柒等人横七竖八的躺倒满地,脖颈以上无一例外的都被色彩浑浊的胶状体所覆盖。

  【智蚀】59%
  站在房间的中央,阎荆目光扫过状态栏。

  仅过了短短几分钟,打头的数字便从七变成了五,而他的精神状态亦是随之急速恶化。

  一旦【智蚀】状态跌破某个数值,导致理智的崩塌。

  阎荆极有可能会出现与吴柒等人相同的情况。

  很显然, 此时泾江镇内的环境已然发生改变,邪祟对人的影响不再仅限于目睹或是近距离接触,而本该阻止这种情况的三渡佛似乎也失去了作用。

  房间一侧的桌案上,三渡佛摆放在正中央。

  做为泾江镇民们供奉十多年的存在,它在许多人心中已成为守护神,甚至于在今晚之前能与三位上神, 也就是河伯等邪祟相提并论。

  蜡烛光芒的映照下, 三渡佛像的外观看上去依旧没什么变化,依旧端庄肃穆。

  可是在阎荆因【智蚀】而变化的视野中, 原本带着些神圣意味的三渡佛像此刻却正在遭受着侵蚀。

  代表着三毒的三色能量一刻不停的腐蚀着佛像,像是啃食树干的虫豸,不断的挖掘着佛像的表面,往其内部钻进去。

  阎荆起初无法理解这种行为,直到一缕浅金色的能量被它们从佛像中抽出
  愿力!

  是的,做为亲身体验过的人。

  在这缕特殊能量出现的瞬间,阎荆就察觉到了它的属性。

  三渡佛接受泾江镇民的供奉已有十余年,连阎荆这种临时冒充的龙虎阎罗都能收到愿力,它自是不必多说,关键在于那些吞噬愿力的邪祟能量。

  别忘了,愿力是邪祟的天敌,两者遇到一起,爆发冲突才是常态。

  眼前这一幕展现出的却是三毒的力量正在想方设法的从三渡佛中抽取愿力并吞噬!
  三毒的力量从何而来, 三渡佛的愿力又被摄往何处?

  三毒,三渡.
  半眯起双眼, 不用任何提醒,阎荆立刻就想到了那位形容枯槁的佛雕师!
  他必然隐藏着什么。

  先前在佛塔内, 分明什么都没有感应到,那具已如风中残烛般的身躯,究竟还能做什么?
  脑海如针扎般刺痛,每一秒钟的思考都会让他感觉全身不适。

  理智正如桌案上的蜡烛,寸寸燃烧.
  垂眼看向地上的一众镇民,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脸上的颜色正逐渐统一,像是吴柒的脸已然向着蓝灰色转变,那代表着贪欲。

  阎荆可以预想到一旦转变完成会发生什么。

  受到邪祟能量侵蚀又没有抵抗手段的普通人,将要面临的无非是死亡或是变成新的邪祟。

  或许该趁现在离开?

  火炬给出的提示足以证明此时的泾江镇内有多危险,它甚至认为阎荆等人在解决掉三头邪祟的前提下都无法熬过剩下的两个时辰。

  只有一种可能,更为强大的邪祟正在诞生!
  尽管有些憋屈,但阎荆不得不承认现在的自己已无力改变局势。

  虎蛟变已经用过一次,至少在接下去的二十四小时内,他无法再使用第二次,血犼袍的能量耗尽,连折盾都无法再开启,再加上连番大战的体力损耗, 【智蚀】状态的精神失常。

  现实催促着阎荆立刻离开这里。

  哪怕这么做会导致事件任务的结算评价降低,泾江镇也将彻底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短暂的沉默后,阎荆不免叹了口气, 闷声说道,

  “火炬,我要回.”

  “龙,龙虎.大哥哥,救救我爹娘吧,求求您了!”

  耳畔忽地响起熟悉的声音,阎荆神情一滞。

  由于环境的改变,泾江镇内的龙虎阎罗信徒绝大多数恐怕都已经跟吴柒等人一样受到影响,可也恰恰是这种情况,使得那小姑娘的祈祷声格外清晰。

  三毒邪祟的欲望侵蚀对她失去了作用!
  偏偏是在这种时候.
  阎荆他记得这声音,不由得蹙紧眉头。

  现在不是优柔寡断的时候。

  喀拉~
  正准备再度开口,阎荆右手无意识加重的力道传导到佛头上,清脆的破裂声响起。

  多次抵抗邪祟的它也已经到了极限,再也无法保持整体,彻底破裂。

  也正是在这时候,阎荆终于看清佛头的内核,看上去像是一团浅金色的线网,看上去像是以某种特定的规律排布着。

  ‘这就是产生清凉能量,破除邪祟能力的根源所在么。’

  阎荆颇有些诧异的打量着浅金色线网,随着佛头碎片的坠落,他的手指不出意外的触碰到了这团特殊的线网。

  几乎是在两相接触的瞬间,这些金色丝线便直接钻入阎荆的手指。

  原本已经陷入沉寂的丝线在此刻仿佛得到能量的补充,瞬间又变得躁动起来,它似乎对当下所处的环境极为不满,来回的扫荡,直到另一端本能般的冲向三渡佛.
  一如先前阎荆面对邪祟能量干扰时,佛头内必然会生成一股能量将它们破坏,这一次,这些浅金色的丝线依旧遵循这个规律。

  令阎荆惊诧的是它在行动过程中,消耗的既不是自己的体力,更不是别的什么灵能,而是愿力!

  想想倒也正常,佛头想要与邪祟能量对抗并效果拔群,靠别的能量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也就只有愿力能够达成这种效果。

  更重要的是这些丝线似乎能够将愿力转换成另一种力量,或者说它们能够以封印阵以外的方式运用愿力。

  这让阎荆一时间止住了立刻回归的想法,开始凑近三渡佛像自己观察。

  然而阎荆所积存的愿力早在打谷场内就消耗的七七八八,剩下的这些即便通过佛头内的丝线完成转换,也不足以同源源不断的邪祟能量抗衡。

  嘭!
  手中的佛头碎片被心情倏然激动起来的阎荆直接捏碎。

  在阎荆的注视下,它居然开始渗入三渡佛像的内部,汲取后者内部的愿力开始对抗邪祟能量。

  直到此时阎荆才终于意识到为什么佛头会被如此珍重的封存。

  它的本体既然是一尊佛像,且能够调动各种愿力。

  这是否意味着佛塔内的那尊佛像内积存的愿力,它同样可以抽取并使用?
  看着三渡佛像周边被逐渐驱散的邪祟能量,耳畔回荡着小女孩带着哭腔的祈祷。

  阎荆抬头望向酒楼外的漫天风雨。

  他不走了!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