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小说 > 猎头师姐 > 第155章 以静制动

第155章 以静制动

2022-06-23 作者: 周铁桥
  第155章 以静制动
  这件事李智其实也有自己的算盘。

  可能是年龄比较接近,或者在国外见多了习以为常,李智对他那小妈母女俩非但不排斥,反而关系很好。

  跟他亲妈对人家母女俩的态度截然不同,李智常用英文名“爱尔莎”称呼对方,还给小尾巴样喜欢围着自己打转的妹妹起个名叫“安妮”。

  李智父亲知趣得很,从开始就没打算将爱尔莎接到身边,而是在资阳为她买了个一百六十平米的大房子,他每次去工厂视察时就回到这里落脚,这是他第二个家。

  为了爱尔莎母女的生活,李智父亲留给她们八百万的现金。

  其中五百多万由李智帮爱尔莎打理,通过放贷、投资、基金和少量股市投放收取获益,除去给安妮预留的,每年有几十万可以供爱尔莎生活消费。

  但是由于最近市场的波动和监管措施增强,资本的收益率开始出现停滞甚至下滑。

  对此李智内心有些忐忑,人家母女不容易,这要发现收入减少了,会不会对自己有抱怨呐?老爸会不会又要质疑自己的能力呢?
  所以,他一直在找新的增长点,而智亚其实早落入他眼里,只是现在机会恰好了!
  李智行动迅速,当晚就给小妈挂电话,劝说她拿出一百五十到两百万来和自己一起入股。

  当然他也没忘记任务,顺便说了下自己因为在职不方便露面,需要借用妹妹的名字。

  为啥不用爱尔莎的名字呢?因为人家容易顺着找到老爸,然后发现李智呀!

  这个说辞爱尔莎倒也能接受,不过对猎头公司她有点犹豫,实在是没什么了解的缘故。

  李智向她表示,一来这家公司很大很正规,二来自己现在就“潜伏”在这里,了解它的盈利情况。

  他甚至还把在公司录的小视频传给爱尔莎,让她看看这边的环境。爱尔莎动心了,她了解到李智投得更多之后,终于同意跟投。

  有人愿意投资韩菊自然乐意接受,原因就是她也怕蓝总控股后难以控制,说不定给自己带来什么意想不到的损失。

  老蓝心里却不高兴,他本想自己一口吃下韩冬全部的份额,无奈董事会拒绝,非要再引进一个投资方不可!

  好吧,咱也不是那么不近人情的。蓝总表现得心不甘情不愿,最后勉强同意了。

  咳!反正过不多久高怀就会退出,如果这小子遵守约定把他那部分转让过来,自己还可以实现控股的。

  就这样,在韩菊的坚持下,那个叫董忻婷的名字和蓝总一起进入了股东名单。

  由于董小姐不方便出席,她委托了个叫宋剑的律师替自己行使董事权力。

  大家不知道的是,宋先生来自某个律所,它的大股东之一正是李智本人。

  消息甫一公布,整个智亚就震动了。由于前面保密工作做得太好,几乎除去经管会几位之外其他人都是第一次听说蓝总入股智亚的消息。

  虽然几次会议上做了说明,一再告诉大家不是瑞森吞并智亚,而是蓝总以正常途径个人入股,但这个消息还是使很多人不安,尤其那些当初积极协助公司对抗竞争的干部们。

  反应最强烈的还是传媒,怎么搞了半天,最后姓蓝的还是成了自己的老板?早知如此,当初跟着走不就好了?
  苍蝇不叮无缝的蛋。有人这样想,就有其它猎企的团队嗅到了机会,开始用各种方式试探、撩拨,甚至活动于大厦周围拦堵智亚的员工。有表示关心的、用话来激的、搭讪的,熟悉的干脆微信就搭上了直接问:看机会不?

  别以为猎企只会做甲方生意,能为自家从知名同行那里挖个顾问过来,那不单是为老板做贡献,而且还相当露脸。

  和别的猎头一吹嘘:“我曾从智亚挖了某某来我公司”,对方一听满脸敬仰:“哇!你太厉害了!”心目中登时把这家伙抬高数个层次!

  何况,还有奖金可拿呀。在很多猎头公司里都设立了内推奖。

  助理、顾问、高级顾问,你挖来什么样的同行,还要看对方原雇主名气,老板会在其过了试用期转正之后发笔奖金,谁挖来的给谁,其他人只有羡慕的份!
  这就是纷纷跑来智亚试运气那拨人的动力,有枣没枣打一竿子再说。

  他们试运气,可把陈兰这边苦了。这些天每天都有干部跑来告警说某某可能要走、谁谁在和某公司谈薪水等等。

  虽然梁丹丹和杨菁忙和半天,发现这些警报其实更多是过于敏感导致的误报,但整个人力仍然不敢掉以轻心!
  “宁可我们辛苦,千万不能再搞出当初传媒那样的乱子来!”

  陈兰说。他已经听说了蓝总要派人回来旁听经管会的事情,心里像堵了块大石头。但在梁丹丹她们面前,他还是保持着镇定的姿态。

  但是傍晚的时候,有人跑来告诉陈兰:有人聚集在大会议室里,说要讨论对蓝总入股的应对办法!

  “谁组织的?”陈兰怒气冲冲。这个节骨眼上集会,想都不用想那就是个火药库啊!
  他带着梁丹丹赶到会议室门外时,却意外发现魏东正饶有兴致地抱着胳膊站在走廊上。

  “你、你不制止,还在这儿看热闹?”他用兰花指指着魏东,气不打一处来。

  “急什么呀,”魏东笑嘻嘻地扬扬下巴:“俩妖怪都在里面镇场子呢,出不了事。”

  陈兰透过玻璃仔细看,这才发现许静和李智都在,只不过许静位置在桌边,李智远远地和师姐拉开距离坐在角落里。

  “你召集的?”陈兰回头问。

  “差不多。”魏东舔舔嘴唇:“蔡诚他们几个脾气急的先提出来,我和莎莉琢磨‘堵不如疏’呵,所以就同意了。

  不过真没想到搞出这么大阵仗。你瞧,基本上经理和骨干都到齐了。大家心里慌张呀,不如利用这机会统一下思想。

  咱们也看看员工能提出些什么问题。这比你成天坐在屋里担心猜测要直接多了,好机会嘛!”

  “你还说,我听到消息都吓死了!”

  “哦,报信的是吧?我派去的。说了要不能吓得你脸色发白,明天叫他打扫打印室!呵呵……。”

  魏东依旧嬉皮笑脸,毫不在意陈兰威吓地在他身后挥拳头。“嘘!”他竖起手指:“安静听着,挺有意思!”

  陈兰看过去,见屋里那个大嗓门的正是蔡诚在说话。

  “反正,我看不上他。谁愿意谁伺候去!”蔡诚撅着嘴,不高兴地说。

  “也不能这么绝对。”有个人道:“你现在这是带着情绪说话,咱理解。

  是!传媒当初发生的事谁都看不上,可那不是竞争么,竞争难道还要温情脉脉手下留情?

  我倒是觉得蓝总做为瑞森的老板,他做的事肯定是对瑞森有利、对智亚不好的,这还用问?

  但他现在入股智亚了,不能说他就会把智亚搅合喽,毕竟真金白银拿出来,他又不傻,怎么会做这种挥刀自宫的事?

  所以我认为,没必要对蓝总入股这个事这么上火,也说不定两家经验合起来,智亚更强了呢?”

  这个人的话刚落地,会场上立即“哄”地响起一片议论声。

  “你这是投降派的说法!”

  “他干了这么多对不起智亚的事,拿钱就能摆平了?”

  “诸位、诸位。”这时肖锐站了出来:“其实咱们在这里议论是否应该欢迎他没太大必要,毕竟蓝总已经成股东了,这是事实。

  我看咱们还是把话题拉回来,说说后面的事。”

  “后面的什么事?”有人叫道。

  “后面会发生什么?咱们该怎么做?”肖锐看看众人:“你们觉得蓝总进来不会安插他自己的人吗?不会推行他认为正确的事吗?”

  “对啊,要是他非让我们和瑞森一样考核,甚至把工资水平和瑞森拉齐,你们说有没有这种可能?”

  “他会不会把我们这些人都换掉,让瑞森派干部进来?”

  “那我们不答应!”

  “对,他不能太过分了!”人群纷纷对这话发出表示赞同的声音。

  “只让他派一个代表,其余的人我们不欢迎!”

  “对,智亚的事智亚自己人来管!”

  “我们向经管会请愿!”

  “不行就直接去董事会呗!”

  魏东回头看陈兰:“看见没,都不傻。你放心,把智亚放在心上的,绝对不止咱们这几个人。”

  “各位静静,我说说自己的个人看法。”这时传来赛英的声音。

  有人喊:“安静,听听塞琳娜要说什么!”会场里的吵嚷渐渐平息。

  赛英在经理们中间的威信还是不错的,于是各人都把目光转向她身上,注意倾听她的意见。

  赛英见这个样子反而被吓了一跳。倒不是别的,在部门里下属们眼里有威信是回事,但面对这么多经理、高级顾问时有影响力、号召力,那可不是耍的。

  她自己从来也没想到、没想要这样的结果。可事实上互联网大潮面前,消费品部门依然保持了强劲的业绩上升势头,这才是她赛英一句话大家就齐刷刷静下来,乐意倾听的根本原因!
  “嗯——,谢谢大家愿意听我说话。”她有些不好意思的开场白让有些人人发出善意的笑声。

  “其实,我核心想说的就一件事。”

  她努力平静自己,扫了眼全场:“刚才有人说蓝总其实是来真金白银入股的,我觉得有一定道理。

  他想通过智亚挣钱,很好,和我们在座诸位目标相同的不是吗?
  那我们可以欢迎他,甚至如果他出了有利于企业的主意,我们还要为他鼓掌。

  但如果他是来拆掉智亚,我们这么多人也不是吃素的,大家齐心合力反击回去就好!”

  “好!”蔡诚带头叫了声,会场里顿时一片掌声和叫好。

  “塞琳娜说的对!”许静站起来支持自己的好姐妹:“股东变来变去咱们管不着,可谁也别想挡着咱们大伙儿挣钱的道。

  大家互利共赢就可以握手,反过来那就是咱们的公敌!
  要我说,这个事不难解,公司有困难,他帮着解决了,我们可以让他进来一起挣钱,同时要关注他的表现能不能用实际行动换取大家信任和谅解。

  咱们先别情绪上头、着急跳脚。托尼留下的规矩:智亚是全体顾问和合伙人共同的平台。这点谁破坏,我们再对付谁!”

  “也就是‘以静制动’呗。”角落里的李智道。

  “没错!”赛英点头:“我就是这个意思。智亚是我们大家的,凭什么他一来我们就得走?

  我们这么多人在这公司里,这么多家属、这么多求职者和甲方,大家辛勤工作是为他们,又不是为的某一个人?

  所以,先别激动和不安,保持团结、保持冷静。我相信,经管会各位领导也不会任其为所欲为吧?”

  “是啊!同意!”大家再次鼓起掌来。

  魏东转身微笑着看了陈兰一眼。兰花儿脸上浮现欣慰的笑容。“这个塞琳娜,假以时日可担大任也!”

  “放心了?走吧,咱们该干嘛干嘛去,让特丽莎留下来盯着就行啦。”魏东说完走了几步。

  陈兰跟上来。这时候他显得心情好多了,大家如果能够这样团结,把注意力重新放到业务上去,那人员异常流失这种事应该不会发生了。

   赶紧收藏,着急的到纵横看更多!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