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小说 > 汴京小医娘 > 第437章 书斋里的暖阳

第437章 书斋里的暖阳

2022-12-01 作者: 姒锦
  第437章 书斋里的暖阳
  傅九衢将昨夜离府后发生的事情简要地说给辛夷,但见辛夷眉头舒展,好像终于松了口气似的,不由沉声一哼。

  “你突然提及此事,是想为他求情?”

  辛夷莞尔,“没有。我就那么一问。”

  傅九衢哪里会信她?酸酸地瞥她一眼,视线分明满是醋意,这让辛夷不由有些犹豫,要不要将高明楼留下的那一方小印告诉他了。

  因为那不是别的物事,而是侬智高的私印。

  辛夷不明白高明楼为什么要将这个东西留给她,新婚夜里本想告诉傅九衢,被他打断。结果再三思忖,又得知高明楼从汴河逃生,突然回过神来。

  侬智高家破人亡,连身份都不是他自己的了,一旦私印被缴获,一来无法再号令旧部宗亲,二来罪名也无从洗白。他是想让自己看在二人那点情分上,替他保管这一方小印?还是自知此去凶多吉少,将小印留给她做个纪念?
  就在她迟疑的片刻,傅九衢脸色已然不妙。

  “人还没死,你就这般忧心,若我当真在汴河宰杀了他,你待如何?”

  辛夷一怔,哭笑不得。

  “我哪里是为他忧心,我分明是为你。”

  傅九衢脸色这才好看了几分,“我有什么可忧心的?”

  “官家都说要将你外放扬州了,你竟是半分也不着急?”

  虽然宋代官员被贬外放就像吃饭喝水那么平常,但辛夷还是觉得傅九衢的反应太过平静了。

  傅九衢并不多说什么,默默捉住她的手,将人抱坐过来:“十一可愿与我同往?”

  辛夷皱了皱眉头。

  莫名的,她觉得傅九衢不是说的“如果”,而是“一定”,就好像外放扬州的事情,已经是板上钉钉了一般。

  “那是自然。”辛夷轻声道:“我在这里只有九哥一个亲人,自是你在哪里,我就在哪里。”

  微微一顿,她又道:“我眼下唯一担心的,是你的身子……”

  九月初九那个日子,已不足一月。

  这是二人心中最大的忧心。

  傅九衢明白她在想什么,轻声笑叹,“若当真有那一天,也是命数。扬州便不必去了。”

  辛夷看他云淡风轻的模样,突然心中大痛。

  “九哥,我不会让你有事的,明日我就去药坊着手准备……”

  “不急。”傅九衢目光淡然,“即便要外放,也不会说走就走,有你准备的时间。”

  辛夷双手揽住他的脖子,眼对眼盯视着他,正色地道:“我不许你这般不以为然。性命攸关的大事,你都不急。什么事才急?”

  傅九衢把人往怀里一带,声音沙哑,“当然是造个小人,和我十一开枝散叶。”

  辛夷怔了怔,尚未反应过来,身子已被他放在了书案上。

  花窗外的阳光跳跃进来,明艳而温暖。

  傅九衢俊眼柔和,盛满温情。

  “我是不肯让你和母亲难过半分的,我要真的不在了,有个孩子陪伴你们,我安心,也是你的倚仗……”

  他是笑着说的,辛夷僵硬的身子几乎霎那就化开了。

  “不许再胡说,你不会有事的。”

  “好。”傅九衢捉住她的手,抬起来贴在脸上,目光灼灼地盯视她,“那我只做不说。”

  辛夷一拳捶在他的肩膀,“大白天的……”

  傅九衢低声一笑,逼近她的脸。

  “书房重地,不会有人来的。”

  “你也知晓是书房重地?母亲还在等你我用饭,若是派人来问……”

  “那我抓紧些。”

  辛夷已记不清是怎么开始的,只是他痴缠得很,紧搂在怀便由不得她做主,渐渐温软,细细喘息,那斜斜的阳光映落在书案上,映着两个渐渐相合的影儿。

  傅九衢嘴里尚有微许龙团胜雪清冽的茶香味,怡人得很。那是贡茶,造价惊人,其味极妙,淡淡地渡入口中,如暗香浸润,一颗心都醉了过去。

  阳光格外地好,庭院里的知了叫过不停。

  书斋的二楼空无一人,极是安静,辛夷却不敢睁开眼睛。

  她尚是新妇,有黑夜的掩盖仍是羞涩,何况是大白天光下?
  扑,扑,扑。

  一本本书卷坠下桌案。

  笔架也掉了下去。

  辛夷方才都看见了,那些都是好笔、好书,说不定案上还有傅九衢得用的公文。而且,那个满面严肃的九五之尊方才就坐在这里训斥他二人。可皇帝一走,他这个不羁的外甥便抱着她在这里行这等事情……

  辛夷喉咙发涩。

  微眯的眼,看到傅九衢喉结滚动,那癫狂的情态让她心脏乱跳,又赶紧合上双眼。

  傅九衢原也不是轻浮的性子,成了婚突然就浮浪起来,十分贪恋这事。辛夷耳根都烧红了,揪紧他的胳膊,细细品尝那龙团胜雪的幽香。

  阳光落在书案的角上,晒着辛夷的脚,暖烘烘的,辛夷沉沦其中,身子却是冷热不匀,被硌得差点哭出来。

  傅九衢突然停下,“怎的?”

  辛夷头发垂下,声音低低的,“九哥,可以轻些。”

  耳侧传来他低低地笑,宠溺而磁性,但肆意起来却不肯听她半分,非得她低呼求饶,这才渐渐缓下,逮住她被阳光照得细白发亮的脚儿带入掌心。

  “书斋云鬓秀以餐,暖阳戏芯可销魂。十一,你我若得长长久久,该有多好。”

  辛夷没有说话,闭上发红的双眼,抚慰般掠过他的鬓发和眉眼,一路缱绻到耳畔,呼吸渐急。

  暖阳渐渐斜下了书案。

  待辛夷从混沌里回过神来,发现书斋已是一片狼藉。

  地上的书,衣物,混杂在一团,好似遭了贼似的。

  而她自己头发凌乱,脸颊绯红,整个人像从水里捞出来的一般,傅九衢相比于她倒是规整许多,头发袍服一丝不苟,除了那眼窝里的笑意,可以谓之端庄。

  辛夷有些生气,踢他一脚。

  “看看你干的好事。这下我怎么出去见人?”

  两个人在书斋二楼躲了这么久,不可能没有人来。

  虽然没有人敢打扰他们,但正是如此,才让辛夷觉得羞臊。

  “二楼有水房,我抱你去洗洗。”傅九衢低笑着替她整理衣裳。

  辛夷瞥他一眼,突然问:“你是想要孩子才这样么……”

  傅九衢微微怔愣,待反应过来她问的什么意思,那眉眼便荡出几分笑来,在她脸颊轻轻一捏,“想得什么?你当本王是正人君子不成?美色在前无动于衷?”

  辛夷有点好笑,“色狼……”

  “狼说冤枉!”

  从书斋出来,辛夷再看那门楣上的“尤物书中人”几个字,竟有些不敢直视傅九衢的目光。

  杏圆和几个侍从都候在外面,见两人相携而出,小姑娘都低下了头,脸颊绯红,不敢看他们,倒是孙怀殷勤地过来撑伞。

  傅九衢问:“长公主可有来传我们用饭?”

  杏圆低着头:“来了,周妈妈来的。只在外面站了片刻,便回去复命了。”

  她没有详说,辛夷已经明白是方才的事情,让周婆子听了去,当即也是面红耳赤。

  那老婆子早就成精了,回去也不知会怎么跟长公主说起,而她这个新妇,刚入门的头一天便行为不端,在书房里拉着她的儿子厮混,不知道长公主会怎么想她。

  辛夷不是封建的人,但身处封建的时代,即便不为自己着想,也得为傅九衢着想,毕竟他是个老古董。

  “那我们快去用饭吧。”

  傅九衢从孙怀手里接过绸伞,撑在辛夷的头顶,一只手顺势揽住她的腰身,声色淡淡,“不要胡思乱想,你我是正经夫妻,母亲不会怪罪。”

  背后跟着一群侍卫丫头,辛夷觉得如芒在背,当即低声嗔他。

  “你还说,你还说……”

  傅九衢勾唇浅笑,“原来十一如此害羞。”

  辛夷微抽一口气,恨不得拿针线将他的嘴巴缝上。

  “娘,娘……”

  一声轻呼,只见三念从游廊那头跑了过来,一头扎入辛夷的怀里。

  “娘,我要和你一块用饭。”

  孩子竟在外人面前大着胆子叫她“娘”,辛夷将她环住,偷偷瞄一眼傅九衢的表情,见他神色平淡,并没有说什么,这才松口气,低头看着怀里的小姑娘。

  “你大哥哥和二哥哥呢?”

  三念嘟着嘴道:“他们早已用过,才不会等娘呢。”

  辛夷低笑:“还是三念乖。走吧。”

  她牵着三念的手往前走,傅九衢撑伞的手稍稍倾斜一些,将小姑娘笼罩在伞下的阴影里,那一身挺拔的风姿,让身后的孙怀和几个侍从内心叹息。

  新婚第一天,爷就为娘子撑伞。

  再往后只怕要让人爬到头上去了。

   姐妹们,潇湘票双倍,有的请投入二锦的碗里啊。

    傅九衢:春宵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我突然懂得了皇帝舅舅,票啊票的,就你们求吧,我就求子……

    辛夷:闭嘴!你少不正经了。

    傅九衢:那我正经些吧,娘子,明日可否随我再去书斋看书?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