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小说 > 汴京小医娘 > 第436章 帝王心思

第436章 帝王心思

2022-11-26 作者: 姒锦
  第436章 帝王心思

  上来就给下马威,辛夷无法揣测圣意,但既然皇帝这么问了,很显然已经对她的那点事情了若指掌,再解释也是多余,低头认罪便是。

  扑嗵。

  她跪下。

  “民女知罪,请官家责罚。”

  傅九衢一声不吭地走到她的身边,一同跪下。

  “万事皆是微臣做主,与娘子无关。官家要罚便罚我,无须让妇人受过。”

  辛夷侧目,见傅九衢俊容满是严肃,心下微微一沉,感觉事情恐怕不好善了。傅九衢察觉到她的视线,回望过来,眼梢微动,从容而温柔。辛夷见状,再对他报以一笑。

  两个人目光里是化不开的情意。

  哼!赵祯看着跪在面前的小夫妻死到临头还在眉目传情,不由冷着脸拍桌几。

  “你是料定朕不敢杀你,这才如此肆无忌惮……”

  “微臣不敢。”傅九衢道。

  “你还说不敢。”赵祯气得端起茶盏,仰头重重饮下,润了润喉舌,这才舒坦了些许,语气也稍有缓和。

  “大理使团作假这么大的事情,你都敢瞒着朕,还有什么事是你不敢做的?”

  傅九衢苦笑:“微臣瞒着官家是有不该,可微臣当时不说,是为查找高明楼的罪证。而且,微臣也不想连累官家……”

  顿了顿,他抬头直视赵祯逼视的目光。

  “官家待微臣如何,臣心下明白。就算官家知道了真相,微臣也一定会那么做。到头来,官家也舍不得罚臣,反让官家背上失察的过错,遭谏官诟病。不如一人做事一人担,官家不知情,想怎么处罚微臣也从容一些,那些老臣更是指摘不到官家的头上。”

  赵祯气笑了,哦的一声,“如此说来,我还得感谢你替我挡了麻烦?”

  傅九衢略略低头,脸色镇定如常。

  “臣想好了。外放他乡,即便终生不能回京也无妨,只想请求官家恩准,让我带母亲同去。免她思念之苦。”

  赵祯气得咬紧牙槽。

  这个外甥太了解他的软肋在哪里了,嘴上说得好听,实际上就是先斩后奏,拿准了他不会当真治罪。

  “我看你就是吃了猪油黑了心!”

  傅九衢一副认罪的姿态,辛夷也默默跪着不动。

  赵祯在心里把傅九衢骂了个狗血淋头,可当着外甥媳妇儿的面又不好把话说得太难听。

  书斋里突然沉寂下来。

  阳光照在花窗棂上,细细密密的金黄。

  连续几日的绵绵细雨,到今日天气方才转晴,让人心境都好了许多。

  赵祯叹气一声,仿佛是对那炽阳的妥协。

  “事以至此,你做好被谏官参奏的准备吧。朕要是保不住你,便将你外放扬州,一辈子也别想回来。”

  扬州是傅九衢所请,也是当初他父亲外放的地方。

  傅九衢没有迟疑,当即俯身谢恩。

  “多谢舅舅体恤。”

  赵祯又是一噎,看他老老实实地跪着,又挑不出什么错处,目光沉了沉,不悦地扫过辛夷。

  “张小娘子,你抬起头来回朕的话。”

  辛夷许久没有听过这个称呼,冷不丁从皇帝嘴里听来,吓了一跳。

  她乖乖抬头,也不再装什么瞎子,双眼清亮地直视君王。

  “臣妇在,请官家示下。”

  大家都是聪明人,有些话不用反复提及。

  赵祯盯着面前这张明艳的俏脸,嘴唇扯了扯,声音浅淡地问:“公主腹中胎儿可保得住?”

  辛夷平静地回答,“官家说保得住,臣妇便竭尽所能。官家说保不住,臣妇……便无能为力了。”

  赵祯的眉头蹙得更深。

  他捋着美髯,怔怔望着落在花窗上的阳光出神,许久没有说话,这皇帝人到中年仍是风流体态,却难掩沧桑,明明是天底下最有权势的男人,却有一种说不出的落寞萧瑟。

  书房里突然就安静下来。

  辛夷想,赵祯膝下无子,长大成年的女儿也就福康公主一个,私心里应当也想看一眼外孙的吧。

  可惜,那是普通父母的希冀,却不该是皇帝的。

  “公主就交给你了,让她好好将养。”

  赵祯声音未落,起身拂袖便走。

  辛夷一怔,方要追问,就听傅九衢道:“舅舅,母亲说留你用饭。”

  “不用了。”赵祯拉下脸大步往前,“那个不孝女你让人给朕好好盯着,让她在府中反省,再去见那个人,替朕打断她的腿。”

  傅九衢应一声,“是。”

  ··
  皇帝说走便走,赵玉卿将他送至府门外,赵祯没有对她多说什么,黑着脸便上了轿辇。

  赵玉卿不知道书房里发生了什么事情,看皇帝压着怒气,也不敢多问。

  书斋二楼,傅九衢将辛夷从地上扶坐起来。

  “膝盖疼吗?”

  辛夷从来没有长时间的跪过,膝盖是有些发麻酸软,但眼下她担心的不是这个,而是皇帝临行前的那些话。

  “你说官家那话是什么意思?”

  傅九衢在她眉心吻了吻,嘴角扬起笑容,“哪句话?”

  辛夷嗔怪地瞪他,“公主呀?什么叫把公主交给我了?那肚子里的小孩,到底留是不留?”

  傅九衢看她心神不宁的模样,唇角不由勾出几分笑意。

  “我看你应对自如,以为你早已明白官家的心意?”

  辛夷看他不以为然的模样,不高兴地哼声,“我要是明白,就不那么说了。”

  傅九衢沉默一下,漆黑的星眸浮上凉意,“不留。”

  这个结果不算意外。辛夷怔忡一下,点点头。

  傅九衢淡淡道:“官家对张巡厌恶至极,怎会因公主有孕而受他拿捏?我们这位舅舅,宅心仁厚,良善温和,但心有明镜,骨子里极是谨慎。”

  辛夷点头,“那我就明白了。只是公主那边,只怕要费一番工夫了。”

  傅九衢道:“她就是性子娇气,惯出来的毛病,官家说交给你,你只管诊治就是。”

  辛夷轻轻唔了声,笑道:“话虽如此说,可公主就是公主,人家父女两个今日不开心可以置气,明日气顺下来还是父女。我们只是外人,得罪公主,总归不是好事。”

  傅九衢不以为意地哼了声,“你连皇帝都不怕,还怕公主。”

  辛夷笑了起来,“谁说我不怕皇帝的?”

  说到这里,她想到方才进入书斋时紧张的气氛,又问起傅九衢,关于高明楼和她身世的事情,是如何跟赵祯交代的。

  傅九衢眉头微蹙,“高明楼从汴河跑了。”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