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小说 > 汴京小医娘 > 第435章 欺君之罪

第435章 欺君之罪

2022-11-24 作者: 姒锦
  第435章 欺君之罪
  方才赵祯也说了,历代驸马无不是勋戚世家,要么是功臣要么是重臣的儿子,但傅九衢的父亲虽是两榜进士出身,颇有才名,但论家世地位,远不及京中勋贵,如何得以尚公主?
  赵玉卿仿佛没有想到儿子会如此发问,愣了愣,脸色稍显难看。

  “婚姻大事,自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章献太后当年亲自为我挑选的夫婿,我怎敢不从?”

  傅九衢问:“那母亲满意吗?”

  赵玉卿脸色微沉,仿佛有什么情绪涌上来,掩饰般揉了下眼睛,勉强笑道:

  “你父当年一表人才又有逸群之志,虽不是勋贵公子,可也不比人差……你这孩子,问起这些做什么?”

  傅九衢道:“随便问问。”

  赵玉卿一时无言,尴尬地低头喝茶。

  多年来,她闭口不谈傅九衢的生父,就好像从来没有这个人,儿子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一样。但她内心又怎会不知,儿子对此一直耿耿于怀?

  在这个事情上,赵玉卿觉得对儿子有所亏欠,当着儿媳妇的面,她想了想,又多说了几句。

  “我与你父亲虽说不是两情相悦才在一起,但婚后也是和和气气,从无龃龉。他性子儒雅温恭,在我面前从无错处,尤其得知我有了身孕以后,更是一心一意陪侍左右。”

  傅九衢没有说话,脸上也没有什么变化。

  但辛夷看得出来,他听得十分认真。

  赵玉卿提及往事,思及旧人,情绪有略微的落寞。

  她将身子往后靠了靠,突然自嘲般一笑。

  “你父亲两榜进士出身,才情过人,本有大志。只可惜皇命难为,不得不娶我,也算是他的命不好吧……十年寒窗苦读,俱化飞烟。”

  驸马都尉的名头虽然好听,但没有家境的男子与后世的软饭男没有区别,私底下免不了被人嘲笑,更紧要的是,一朝成为驸马,官途就到头了。这辈子也别再想什么建功立业,封候拜相,成为一个堂堂正正的大丈夫了,即使有点成就,也是公主之劳。

  也就是说,张巡心心念念的“尚公主,做驸马”,在傅九衢的父亲眼里,是一种无奈的牺牲,不得不为之的苦处。

  “是我对不住他。”赵玉卿语气更是低落,“你父亲家里好不容易出一个进士,入京为官,又得以为驸马,家里想让他提拔一下侄儿也是情理之中………”

  傅九衢突然开口,“科举舞弊,是他不对。”

  赵玉卿叹气:“当年章献太后能选中他做驸马,你舅舅也会点头首肯,恰是看中他人品高洁,清廉正直,说我嫁给他不会吃亏,谁能料到,他竟一时糊涂,还让人抓住把柄,参到了太后跟前……”

  恰在这时,赵祯身边的小太监过来了,赵玉卿连忙止住话头。

  小太监上前,逐一施礼。

  “郡王,官家请你借步书房叙话。”

  傅九衢淡淡应声,看辛夷一眼,自去了。

  辛夷在心里微微叹口气,问赵玉卿,“母亲可要用些茶点?”

  赵玉卿面对新过门的儿媳妇,满脸的尴尬和不自在,傅九衢可能没有把辛夷当外人,但在赵玉卿心里,到底与她还是有一些距离的,方才那些话在辛夷面前,就继续不下去了。

  “好。坐这一会,也渴得很。”她叫来白芷,上了茶点,又吩咐往书房那边送些去,然后才掩饰般拿绢子摁了摁唇角,慈爱地笑道:

  “刚过门就让你看这些笑话,别往心里去。”

  辛夷微微摇头。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哪里都一样。我不会在意的。”

  “那就好。”赵玉卿笑叹一声:“说来,阿九的父亲已过世多年,我许久不曾想起他了。今日提起方才发现,阿九的性子与他多少有些相似的,固执、古板,骨头是铁打的。你多多包容他,他有什么不好,你来找我告状。”

  短短一天,长公主已经说几次要为她撑腰了,这是对自家儿子多么没有信心?

  辛夷抿嘴微笑,“郡王脾气很好,婆母不要忧心。”

  脾气很好?赵玉卿怀疑自己和辛夷说的是不是同一个人。

  但想想这是小夫妻两个的事情,她做婆母也不好多嘴,只轻轻一笑,“女子婚嫁多不由己,你和阿九能有情人终成眷属,已是上天厚待,要好好过小日子才是。”

  “儿媳明白。”

  辛夷察觉到赵玉卿情绪有点上头,无论她怎么吩咐,只是低头称是,一副柔顺乖巧的样子。

  这原本是大多数时下的儿媳妇都在做的事情,没有什么不妥,但谁让长公主有一个长了逆鳞的儿子呢?冷不丁有了一个这般听话的儿媳妇,一时竟是感慨万千,忍不住打开话匣子,说起了自己当年。

  她提了青春,却没有再提傅九衢的父亲。

  但关于宋代皇室驸马的事情,辛夷却是略微知道一些。

  说白了,在宋代,驸马并不是一个好职业,尤其从仁宗朝开始,为防外戚干政,驸马基本沦为“花瓶”,完完全全成了一个民脂民膏养的富贵闲人,但凡有志有才的男子,若想有一番作为,都不肯尚公主。

  在开国之初,太宗太祖的驸马确实都出于武将功臣之家,但那会儿的情况是,必须分享开国蛋糕,公主下嫁,可以给那些立下汗马功马的重臣吃下定心丸,促使让他们放弃兵权。

  毕竟再没有比姻亲更牢靠的关系了。

  那个时候的驸马,在朝中尚有很大的话语权。

  到了赵祯即位,虽然掌握实权的人是章献太后刘氏,但情况已大不一样。

  驸马作为皇帝的女婿,必然会成为皇室阶层,再手握重兵岂不是又要走回头路?为避免权利纷争,公主不仅不再下嫁武将,家世地位也逐步降低,不给他们机会掀风作浪。

  可以说,仁宗朝是一个转变期,而赵玉卿当年下嫁傅九衢的父亲便是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

  当然,傅家不是真正的贫家,能培养出两榜进士的家族,在当地也算望族,只是比起京中勋贵,确实门户太低。

  公主低嫁,婚后不久丈夫又因科举舞弊被贬而死在外放途中,辛夷不知道赵玉卿和这个丈夫的感情如何,但多年来绝口不提,可想而知,要么深爱、要么厌恶。

  辛夷刚在心底感慨一句,那个小太监又过来了。

  “郡王妃,官家召见。”

  赵玉卿好像松了一口气,“去吧。”

  ······
  辛夷是让杏圆扶她过去的,在赵玉卿面前,她依旧是一个看不见的瞎子。

  二人刚到书房外面,就被那小太监拦住,他让杏圆退下,只召辛夷一人进去。

  杏圆不安地看一眼辛夷,“可是郡王妃……”

  辛夷道:“你在外面等我就好。”

  小太监看她:“郡王妃跟我来。”

  临衢阁的书房很大,甚至可以称为“书楼”或是“书院”,足有三层高的楼阁伫立在湖水之畔,周围院落花树环绕,清幽雅静,从一楼到二楼,满是藏书和富贵摆件,看得辛夷眼花缭乱。

  小太监将她领到二楼,便退下了。

  辛夷抬头,面前的书斋门楣上写着五个大字。

  “尤物书中人。”

  她有些意外。

  第一次来书房,没有想到广陵郡王竟有如此闷骚的一面。

  书中有尤物,尤物即是书,好吧。

  她笑着提了提裙摆慢慢走近,恰好听到屋里传来赵祯的声音。

  “既然你无怨无悔,那朕便成全你,将你外放到一个山高水远的地方,任你浪荡,这辈子也不必再回京城……”

  辛夷一惊,停下脚步。

  赵祯的声音也戛然而止。

  停顿片刻,傅九衢过来开门。

  二人对视一眼,傅九衢用眼风示意她。

  “进来吧。”

  辛夷慢慢走进去,照常行礼,然后立在傅九衢的身侧,等着听训。

  可是赵祯却不说话了。

  他盯着辛夷,那模样与方才截然不同,辛夷不知道傅九衢同他说了什么,只觉得赵祯此时看她的目光,就像是一个勾引他外甥的狐狸精一般,双眼射出的光芒,冷漠得仿佛夹了刀子。

  “你可知欺君之罪,是什么下场?”

   辛夷:龙颜大怒,在古时候是不是要杀头的?

    傅九衢:怕什么?舅舅发个火,你听着便是。放心,早已拿捏。

    辛夷:你就吓我吧,吓死我好讨小的。

    傅九衢:……被拿捏的小丑竟是我自己。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