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小说 > 汴京小医娘 > 第40章 案子是这样破的?

第40章 案子是这样破的?

2022-07-17 作者: 姒锦
  第40章 案子是这样破的?
  那天傍晚,孙怀带着从傅九衢那里受的怨气,把碧烟和狸奴庄里的其他猫奴一并叫过来,再一盆冷水泼醒了罗檀,挨个审问。

  一个时辰后,罗檀就交代了。

  在猫庄,罗檀虽是管事的,但论及最得傅九衢信任,是一个叫碧烟的猫奴。

  傅九衢一有空便会到狸奴庄来小住几日,逗猫怡情。碧烟话少,做事仔细,常被傅九衢叫到跟前来伺候猫。

  罗檀交代说,她嫉妒碧烟,故意放走金盏,想嫁祸给碧烟,原以为九爷只是骂她几句,遭殃的是碧烟那小蹄子,没有想到,九爷不问碧烟的过失,直接就要杀她祭猫……

  这小蹄子嘤嘤呀呀地哭,审得孙怀心烦意乱。

  孙怀知道傅九衢最厌烦这种争风吃醋的事情,但仍是没有想到,他去禀报,又挨了傅九衢一脚……

  “蠢货!”

  “爷……”

  “一人犯错,其余连座。是她蠢,还是你蠢?”

  孙怀当然不蠢。

  再得主子的二字评价,他脑门都快炸了。

  这回,他没再对罗檀等人客气,好一番严刑拷打。

  罗檀又招了……

  招出一个大相径庭的结果。

  ~
  “你猜怎么着?绝了。”

  段隋略去了一些与狸奴庄和傅九衢有关的私隐,兴高采烈的说到这里,一拍大腿,笑得见牙不见眼。

  “这个叫罗檀的猫奴,居然和王屠户的儿子有私情。”

  辛夷微惊:“王屠户?小甜水巷那个?”

  “没错,和你有私情的那个……传闻,传闻那个。”

  段隋大咧咧的,辛夷哼声瞪他。

  王巨是王大屠户唯一的儿子,一直跟着父亲在小甜水巷卖猪肉,但这小子白长一副牛高马大的好模样,却不好好杀猪,整日吃喝嫖赌,嗜赌如命。

  在王屠户杀人未遂后,开封府曾去他家搜查,结果扑了个空。

  王巨不知从哪里听到的风声,不等衙门的人赶到,便吓得溜了。

  因为赌博,王巨借债不还,早把亲戚都得罪光了,如今落难了也没处可去,只能找他的相好罗檀。

  罗檀之前经不住花言巧语,早已委身于王巨,还有把柄被他捏着,拿这个混子也没有办法。二人一合计,竟把主意打到了傅九衢的猫身上。

  一来偷猫卖钱,
  二来借机对付罗檀的老对头碧烟……

  段隋笑叹一声,说得悠闲哉哉。

  “可叹一对奸夫淫妇,原想一石二鸟,结果鸡飞蛋打……”

  辛夷问:“没再接着审么?说不定能审出第三个不同的结果来?”

  “别提了。人死了!”段隋道:“孙怀那老东西……说错了,是孙公公他老人家,就是个笑面虎,下手狠着呢。那檀奴细皮嫩肉的,哪里经得住呀?”

  辛夷对傅九衢的狸奴庄,其实一清二楚。

  策划组是听了一个“男不养猫”的典故,这才给大反派傅九衢搞了一个爱猫人设,然后才有的猫庄。

  辛夷对段隋的遮遮掩掩并不点破,挑了挑眉,笑问。

  “猫找着了吗?”

  段隋摇了摇头,“猫没找着,找着一具尸体。”

  辛夷一惊,“王巨?”

  段隋朝她竖起大拇指,“怪不得九爷说你精得跟耗子似的……”

  “替我谢谢他。”辛夷冷哼一声,睨着段隋,又问:“王巨死了,开封府就结案了?”

  “哪有那么容易?”

  段隋捏着下巴,故作深沉地道:“此事说来话又长了……”

  辛夷笑着将手扶在椅子上,作势欲掀,段隋连忙抬手防她,身子后仰。

  “我不怕你啊。我警告你哦,我很厉害的,不爱与女子斗狠罢了,省得打残了你,九爷怪罪——”

  辛夷哼笑一声,松开手。

  “行,不说便不说吧,憋不死你。”

  段隋嘿一声,嘴贱得厉害,“不让我说,我偏说。开封府的布告都贴满汴河大街了,人人知情……我有什么不能说的?”

  ……

  王巨是在云骑桥边一个小赌坊里找到的。

  彼时,他伏尸在床,七窍流血——

  “皇城司封锁街口,沿路搜查,王巨怕事情败露再受皮肉之苦,便吞下砒霜自尽了……和他爹王屠户死得一模一样……”

  辛夷问:“如何确认王巨是水鬼案的凶犯?”

  段隋笑道:“真相是从王巨留下的随笔日志里得来的,这王巨一个穷凶极恶的赌徒,竟喜爱书写日志,将自己做的坏事,交代得一清二楚,你说奇也不奇?”

  是挺神奇的。

  一个屠户的儿子,会识文断字不奇怪,还喜欢写日记?

  写日记就算了,还交代罪行?

  交代罪行也罢,杀人用马钱子,自己死却用砒霜?
  辛夷俏生生一笑,黑眸深深。

  “那他的做案动机呢?为什么要这样做?”

  段隋沉吟道:“王屠户的第二个娘子,是张家村人氏,曾逼死了王巨的亲娘,嫁给王屠户以后,还祸害过年少的王巨,这王巨呀,对张家村的人恨之入骨,这才跑到张家村投毒,至于雇那三个挑夫杀你么……”

  说到这里,段隋给她一个坏笑。

  “王屠户因你而死,他是为父报仇呢。”

  辛夷不甚在意地挑挑眉,反问:“开封府可有说,王巨投的是什么毒?”

  段隋摇了摇头,“这个不知情。”

  辛夷半眯眼,懒懒一笑。

  “那郡王怎么说?”

  “郡王……”段隋思考一下,冷哼一声,弯起唇角,模仿傅九衢的动作和语气,说道:“善恶到头终有报,不该死的死了,该死的也死了……”

  微顿,段隋扭头瞥向辛夷。

  “嘿我说,你问什么我就得回答什么吗?”

  辛夷微微一笑。

  段隋啧声,拍拍椅子站起来。

  “好了,往后你们张家村可算清净了。小娘子忙去吧,我得回去复命了。告辞!”

  辛夷没有留他。

  案子以这种奇巧的方式结束,她始料未及。

  王屠户要杀她,自尽了。

  三个挑夫要杀她,被自尽了。

  如今好不容易找到王巨这条线,又自尽了?

  开封府就这么草草结案,未免太草率了一点……

  张家村出生的那些畸形的婴孩和他们的父母,以及那些无端投河死亡的人,可会答应?
  ·
  午后,辛夷将三个孩子交给湘灵和良人,自己悄咪咪带着从水渠边摘回来的马钱子进了汴京城。

  马行街酒家瓦子众多,一如既往的热闹。

  开封府的布告就贴在街口,有不少人围着观看,讨论,争得面红耳赤。

  辛夷径直去找孙家药铺的掌柜董大海。

  “案子都结了,小娘子也算福大命大了。”

  董大海已经知道了辛夷的身份,不像第一次那么害怕她,但辛夷手上攥着他的命脉,即便不怕她是水鬼,也怕她作妖。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小娘子往后就跟着广陵郡王享福吧……”

  这话说得有歧义,好像辛夷是广陵郡王的女人似的。

  不过,辛夷并不计较,而是冷淡的问:“掌柜的知道马钱子吗?”

  “马,马什么?”董大海皱眉看她。

  辛夷大大方方地把马钱子掏出来放在董大海的面前。

  “这个……见过吗?”

  董大海拿起一片端详良久,轻轻地嘶一声,摇了摇头。

  “没,没见过。这也是药材?”

  孙家药铺在汴京城小有名气,在药材这个行当里,董大海也算是见多识广的老人了,他没有见过也没有听过的东西,那想必一般人都不知情……

  这么说来,马钱子尚未药用。

  那凶手是偶然得知毒性,用它杀人?
  还有马钱子树,恰好就长在了张家村?

  ……

  辛夷告诉了董大海马钱子的效用,将果核留在孙家药铺,说是托卖,且标了一个极高的价格。

  然后又买了些药材回家,将对案件的疑惑按下不表,一心撸起袖管搞事业。

  她要先把脸上的江山打下来,再来对付这些魑魅魍魉。

  接下来,张家村果真风平浪静。

  辛夷足不出户,领着三个孩子和两个丫头,一口气攻艰了洗面敷面、洗牙洁牙、香肌洗沐……等护肤品和日用品,并取了类似“净绮”、“美人香”、“秋水婵娟”等等许多古意而好听的名字。

  她很满意。

  虽说粗糙和简陋了些,但好歹自己做的,用着放心,以后,再慢慢改良便是。

  别说,内服加外用,调理半个月下来,她脸上的红疹子和暗疖当真消退了不少……

  “好似白了些呢?”

  辛夷沐浴出来,披着浴袍弯腰凑近铜镜,左右转脸观察。

  “不错嘛!”

  小姑娘湿漉漉的脸儿,肤质细腻了许多,天然冷白皮有着绝对的肌肤统治优势。

  这么好的一张脸,一旦没了疹子和暗疮……

  丑?不存在的。

  等着亮瞎他们的狗眼吧。

  辛夷轻拍一下脸蛋,拿出香膏来,慢慢地涂抹着,背后突然传来砰的一声。

  高柜上的瓷瓶突然滚落地面,发出剧烈的声音。

  辛夷忙不迭地掩好浴袍,“谁?”

  没有人。

  房门紧闭,夜风幽冷刺骨。

  一个“鬼”字在脑子里闪过,辛夷一把抓过床边的防身木棍,一步一顿,慢慢走向靠墙的柜子……

  “喵!”

  猫叫声打破了恐惧。

   小姐妹们,明天见,这章很肥哈,记得夸我……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