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小说 > 汴京小医娘 > 第39章 投桃报李搞生活

第39章 投桃报李搞生活

2022-06-07 作者: 姒锦
  第39章 投桃报李搞生活

  辛夷赶着驴车回村的路上,想着水渠边那棵马钱子树,心神不宁,一连打了好几个喷嚏。

  “娘,有人在念你。”

  三念笑嚷嚷的在马车上喊她。

  辛夷懒洋洋瞥过去,“准是你们三个坏东西念的。一念二念三念……阿嚏!”

  “嘻嘻嘻嘻!”

  “哈哈哈哈哈!”

  孩子们忘得快,并没有受云骑桥的事情影响,坐在傅叔的车上,格外开心。

  回到家,辛夷就看到小曹娘子等在家门口,一只手挎个竹篮,一只手拎着鸡,带着儿子铁蛋,大老远就出声招呼。

  “小娘子回来了?”

  铁蛋这熊孩子今儿个老实,就是垂着头,不大高兴。

  辛夷笑道:“曹娘子怎么来了?”

  小曹娘子倒也不别扭,将叫唤着扑腾的鸡子往地上一放,揪了儿子的耳朵,就让他给辛夷和孩子道歉。

  辛夷哪会真和孩子计较?

  她一笑而过。

  小曹娘子却感慨起来,“我后来左思右想,你那日骂我的话,十分对。石头出事,我便把铁蛋看得跟眼珠子似的,太过骄纵,养坏了他。这时不出事,往后便要出更大的事,到那时,后悔也来不及……”

  说着,她将鸡子和竹篮拎过来往辛夷的手里塞。

  “这次多亏有你,我也没什么可答谢的,你前些日子落了水,这只鸡熬了汤恰可以补补,还有这些鸡蛋……孩子长身子,吃着正好。”

  辛夷没有接,只道:“曹娘子不用客气。诊金都给过了,不好再拿你的东西。”

  “这是我的一番心意,你务必收下,不然就是还记着仇,生着我的气。”

  “不会不会。”辛夷微微一笑,“我有仇当场就报了,一般不往心里去。”

  小曹娘子愕愕地看着她。

  片刻,嗤哧一声。

  “说来我还真是喜欢你这爽利性子。”

  又把东西塞给辛夷,“你当是我赔罪也好,诚心与你结交也好,总归得收下,不然我是不会回去的……”

  辛夷不想为了这点东西拉拉扯扯,笑着让一念过来把东西接过去,然后转头拉开驴车的盖棚,将从汴京城里买回来的糕点和果脯拿出一些。

  “我知道你家什么都不缺,但这八珍糕我吃着好,还健脾养胃,铁蛋大病初愈,吃它再好不过了。”

  小曹娘子的娘家小曹府,和大曹府比不得,何况她母亲只是个丫头抬的姨娘,地位不高,嫁到吕家,也远没有瞧着那样光鲜。

  “你这刚分了家,什么事都不方便。我怎好拿你的东西?”

  辛夷笑着摇头,“乡里乡亲的,哪能这点便把我吃穷了?往后要曹娘子相帮的地方,多着呢。”

  小曹娘子热心起来,“有什么事你尽可开口。这张家村我也是说得上话的人,往后谁要再欺辱你们母子几个,我必不饶他。”

  辛夷沉吟一下,笑起来。

  “眼前还真有一桩事,要曹娘子帮忙……”

  辛夷环视四周,看着这破败的房屋和院子,再看看三个瘦干巴的孩子,无奈叹息。

  “我准备把这三间破屋修葺一番,顺便再做点营生养家糊口,可带着三个孩子,手脚也不便利,想找几个帮手,帮我应付应付……”

  小曹娘子是个聪明人,一听就明白她的意思了。

  原本她觉得辛夷是没那银钱请杂工的,可看她驴车里拖回来的东西,全都不是便宜货,根本就不是缺钱的人。

  三十年河东,四十年河西,这小娘子是个有本事的人,有广陵郡王的路子,往后,谁求着谁还说不定呢,搞好关系准没错。

  小曹娘子想着,脸上的笑更是柔和了几分。

  “这个还不好办么?”

  小曹娘子努努嘴,指向官道对面的院子,压低了声音,“你婆家虽然不是东西,但你大伯家却都是老实本分的人。这门对门的,多方便啦。”

  张正福家和张正祥家当年因为分割祖产,以及张巡得势后的种种事情,发生过不少过节,便是张巡死了,张正福也只是来上了一次香,随了个礼,丧饭都没有吃一口。

  辛夷看着小曹娘子脸上的笑,福至心灵。

  “那敢情好。”

  ……

  大伯家孩子多,一家子十几口人,就靠在虹桥摆摊卖米糕饼子为生,日子过得紧巴。

  他家有两个女儿,一个叫湘灵,一个叫良人,早就到婚配的年纪,但因为张家村女子生子不详的传闻,两个姑娘都没有许配人家。

  湘灵十四,眼睛窄细,逢人先笑,看着机灵又讨喜。

  良人十五,生得高大壮实,性子稳重,是劳作的一把好手。

  当天晚上,辛夷便让一念带着三念,带了些糖果糕点去大伯家里,给他家两个小孙子。

  那家子知道她和婆家不对付,并不意外她的示好。为投桃报李,晚上辛夷烧不来炕,大伯便让张良人过来帮忙,顺便带来了两担柴火。

  辛夷趁机提出,花钱雇湘灵和良人姐妹两个来家里相帮,每人每天五十文钱。

  张正福家里劳动力多,不差两个小闺女干活,一听这话,简直感恩戴德,哪有不肯的道理?
  辛夷又在小曹娘子的引荐下,找了几个青壮年杂工,每日雇钱一百文,起早贪黑地干了五六日,便把三间老屋翻盖一新。

  换了新瓦,补了围墙,打了篱笆,新砌了一个灶台,又在靠近汴河那边打入木桩,铺上木板,砌了一个方方正正的木岸,还用茅草在木岸上搭了个休憩用的亭子……

  屋外的荒草扒拉干净,翻了土,用篱巴一围,撒了大伯家里买来的萝卜白菜插上香葱蒜头,便像模像样起来……

  辛夷自个儿也没有闲着,带着三个孩子和张家两姐妹,一边处理从孙家药铺拖回来的药材,一边认认真真为自己的脸打算起来。

  她做出的第一个成品便是“清颜八白散”。

  没办法,她有任务强迫症,同时也抱有那么一丢丢希望——想要回到原来的世界……

  一觉醒来,她没能穿回去,傅九衢倒是派段隋送来了一些制药的器具。

  同时送来的,还有段隋的大嘴巴。

  “水鬼案有结果了,凶犯也伏诛了——”

  辛夷吃惊不小,“凶犯?是谁?”

  段隋卖了个关子,待辛夷给他倒了口茶喝下,这才笑吟吟地道:“说来还是孙怀的功劳,帮我们九爷审出了一个女叛徒,女叛徒又招出了男凶犯……”

  辛夷竖起耳朵。

  “此事说来嘛,就话长了。”

  段隋声音未落下,突地撑着桌几。

  “得,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我还有公务,失陪了。”

  辛夷后牙槽紧紧一咬,瞥见段隋吊儿郎当要走,一脚踹在椅子上,那椅子飞过去便重重撞在了段隋的后腿弯……

  砰的一声,段隋往前一跪,摔了。

  “你……偷袭我?”他猛地回头,瞪着辛夷。

  咚!辛夷抬脚踩在椅背上,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吊人胃口,砍脚宰手。是你吊我的胃口,还是我砍你的手~选吧!”

   注:宋仁宗颁天圣令,适婚年龄为男十五,女十三。

    像我这把年纪到了仁宗朝,做奶奶是不成问题的了……

    PS:亲亲小姐姐们,多多点赞投票并评论啊,我知道最近xx评论区有点抽风,为难你们了,但能留言的情况下,还是多和二锦互动互动,没看着你们苗条可爱的身影,我写着怪不得滋味的……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