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小说 > 汴京小医娘 > 第38章 猫和女人

第38章 猫和女人

2022-07-17 作者: 姒锦
  第38章 猫和女人
  傅九衢没有偷鸡也没有摸狗,而是去……撸猫了。

  东水门外,虹桥以东。

  有一座与开封府地界的庄子都不尽相同的建筑。

  背靠汴河,占面极大,三面环水,四方高墙,整个庄子被遮掩得严严实实,四角还筑有角楼,常年有禁军放哨,可谓戒备森严。

  没有人知道这座神秘庄子的主人是谁,但都会自觉远离。

  其实,这里是广陵郡王的秘密猫居。

  他称之为“狸奴庄”。

  傅九衢爱猫,但长公主身子不好,见不得猫儿。傅九衢顾及母亲,便在外头建了一个猫庄,尽了孝道,又合了自己的心意。

  汴京城大把人家养猫当宠,可常有不肯好好养的,或是猫儿自己跑出来的,傅九衢都让人捡了来,收拾干净,养在狸奴庄。狸奴庄的猫儿,一小半是傅九衢各处搜罗来的名贵品种,一大半是五花八门的流浪猫。

  此刻,天光正浓,一群猫儿徜徉在庭院里晒太阳,或悠闲或慵懒或好奇,趴着,躺着,横着,或在木栅与木房子上跳跃耍闹。

  傅九衢众猫环绕,倚在檐下的紫檀木躺椅上,半阖的眸,不羁的笑,慵懒的动作,竟染上几分猫儿的样子,如同猫妖。

  孙怀看得内心直叹。

  广陵郡王血气方刚的年龄,不睡女人却爱睡猫……

  可惜了。

  暴殄天物。

  也不知什么样的女子能把这猫妖主子给收了……

  段隋在门口禀报,“爷,檀奴来了。”

  傅九衢嗯声,修长的指缓慢地抚过软绒绒的猫背。

  一个身着鞓红色直领对襟褙子,里头着石青色罗裙的姑娘走了进来,衣着干净,长得端正文秀。

  “檀奴见过爷……”

  狸奴庄里的猫奴共有二十八人,全是二八芳华的姑娘。孙怀怕污了主子的眼睛,挑的全是清秀貌美,善意温和的美人。

  这女子原本叫罗檀,在这些猫奴里年纪最长,是个管事的。

  她小心翼翼地朝傅九衢行了礼,话说得缓慢,手指却微微攥紧,显得十分紧张。

  “九爷这些日子没来狸奴庄,又添了好几个小家伙,除一只成猫,余下三五只都不足月,用羊奶喂养着,就等着爷来取名呢……”

  傅九衢抬眼:“金盏呢?”

  罗檀哆嗦一下,膝盖仿佛都软了,结结巴巴。

  “金盏,金盏婢子们……正在找。”

  “找?”傅九衢从紫檀木椅上缓缓站起来,声音不大,音色清悦好听,却冰冷得如同一把刮骨的尖刀,令人毛骨悚然。

  罗檀扑嗵一声跪下了,仰起的脸蛋儿苍白如纸,肩膀颤抖不停。

  “九爷,都是婢子不好。那天下雨,我身子不爽利,喂食后便吩咐碧烟那小蹄子看好金盏,便先回房歇了……哪晓得次日起来,婢子就发现,发现金盏不见了。”

  金盏是一只猫的名字。

  又叫金被银床,长得漂亮又神气,是傅九衢的心头好,
  “连一只猫都看不好,要你何用?”

  傅九衢声音冷淡,罗檀仰着青白的脸,哀求。

  “都怪婢子太相信碧烟,以为她会好好看着金盏,婢子罪该万死,请九爷责罚……”

  傅九衢眯起眼,冷冷看了罗檀片刻,突地勾唇一笑。

  “万死不必,一死即可。孙怀,带下去,杖毙!”

  杖毙?

  罗檀身子一晃,拼命磕头。

  “九爷饶了婢子吧,饶婢子一命,婢子下辈子给九爷做牛做马……”

  庭院里鸦雀无声,没有人敢劝。

  也没有人知道为什么傅九衢可以对一只猫那么温柔深情,对待如此貌美的婢女却不见半分怜悯。

  郡王爱猫,在猫的事情上也较为偏执,但震怒到要取人的性命,却是第一次。

  孙怀眼皮直跳。

  眼看罗檀额头磕破,血溅到地上成了一朵血花,他硬着头皮赔笑。

  “爷,檀奴弄丢了金盏,是犯下了大错,但小的这便派人去找……兴许能把金盏给找回来……”

  傅九衢冷冰冰看着他,笑了起来。

  “找回来?”

  他幽冷的视线缓缓落在罗檀的头顶。

  “有心弄丢的,如何找得回来?”

  罗檀唰地抬头,满脸是血地看着傅九衢,嘴皮不停蠕动,想要解释什么,却一个字都没有说出口。

  傅九衢摆摆手,一脸厌烦。

  “拉下去。”

  “九爷……”

  一道恐惧的叫声短促响过,

  罗檀便软倒下去。

  段隋手上握着刀柄,似乎还在困惑自己用刀背就把人打晕了,翻来覆去地看着那把刀,然后对傅九衢尬笑。

  “郡王,属下也不知道这姑娘,她不经敲呀?”

  傅九衢面无表情,就像没有识破他那点小心思似的,缓缓侧过脸,看向孙怀。

  “爷……”

  孙怀不用人叫,身子一软便跪了下来。

  这些年孙怀没少犯错,屁丨股也没少挨傅九衢的狠踹,但他从未担心过傅九衢会要他的命……以前,孙怀一直认为是广陵郡王的脾气好,如今看来完全是自己运气好。

  “小的方才犯糊涂,不该替罪婢说话……”

  “愚蠢。”

  傅九衢冷沉沉地笑。

  “你和段隋,一人罚俸半年。”

  孙怀没作声,段隋唉一声,指着自己的苦脸。

  “为什么又有我?属下又做错了什么?”

  ·
  孙怀战战兢兢出门,双腿像灌了水银似的,好半晌都找不着意识。

  等他安排人将罗檀拖下去,在园子里转了好几圈,这才明白过来傅九衢为何骂他愚蠢,又为何会勃然大怒——

  狸奴庄里老鼠都溜不出去一只,怎么可能丢了猫?
  罗檀在说谎。

  “爷。”孙怀快步跑回去,当着傅九衢的面,重重跪下去,一个巴掌心甘情愿地扇在自己的脸上。

  “小的愚钝,这才明白过来,那檀奴不是个好东西,她在欺骗爷呀。”

  傅九衢抬抬眼皮,不说话。

  孙怀腻歪着脸靠近他,“小的就说嘛,爷是世上最好的主子,才不会随便打杀下人……”

  傅九衢冷着脸:“你再说一句废话,爷割了你的肉喂猫。”

  孙怀赶紧笑着说正经事。

  “小的不明白,檀奴受爷恩惠,好吃好喝地在狸奴庄里养猫,还有什么不知足的,为何要背叛主子……”

  “人心不足蛇吞象,得陇望蜀者,岂会差她一个?”

  傅九衢哼笑一声,突地变脸。

  “还不去审!”

  孙怀哆嗦一下,作势撸袖管,凶巴巴的。

  “小的这就去审,吃里扒外的东西,真是反了天了,竟敢在主子爷的眼皮子底下兴风作浪,看公公我今儿不扒了她们的皮……”

  傅九衢一脚踹在他屁股上。

  “装模作样,滚!”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