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小说 > 汴京小医娘 > 第29章 奇怪的挑夫

第29章 奇怪的挑夫

2022-06-11 作者: 姒锦
  第29章 奇怪的挑夫
  今儿是个大晴天,碧空无云。

  辛夷赶着驴车沿着汴水边的官道进城,一路上车水马龙、行人如织,挑担的、赶车的、送货的人们,沿着汴河蜿蜓了一路。入了城就更是热闹,吆喝的、摆摊的、来来往往的农人商贾、货郎挑夫骆绎不绝。

  快节奏那叫苟活,慢节奏才叫生活。

  穿越前,辛夷虽然不至于996、007那般辛苦,但生活节奏也是极快。

  同大多数人一样,幼儿园、小学、中学、大学、参加工作,她一步一个脚印的长大,从不敢松懈半分。

  唯一不同的是,她出生中医世家,父母给她更严厉的管教,从有记忆起就在被督促学习,学习,很少有机会停下来,感觉这种“慢节奏”的人生。

  这一切,新鲜、有趣又自然。

  就好像她原就该属于这里。

  辛夷长长舒一口气。

  一入城,她便盘算起了要买的东西。

  除了三小只的日用品,全家人吃的、穿的、用的都要买,还需要一些相关的药具。有了工具,她可以炮制药材,治疗自己的脸,做一些护肤的脂膏胰子,等有了信誉,攒的银子也够了,就扩大营生,开医馆或者开一间驻颜馆,一路开到汴京城……

  辛夷美滋滋的,三个孩子也美滋滋的。

  因为辛夷懒得做早饭,带三小只吃的汴京城有名的金泰楼。石肚羹、精烧燥子、胡饼……面点小吃,摆了满满一桌。

  “大户人家顿顿都吃这么多吗?”

  二念香喷喷吃着,恨不得把舌头咽下去。

  三念笑眯眯的,“娘,以后我们家都要这么吃吗?”

  一念老成许多,困惑地盯住辛夷。

  “你有钱么?”

  辛夷知道他在担心什么,把小蒸笼往他面前一推,夹了一个汤包在他碗里。

  “吃你的。”

  “你哪来的钱?”一念又问。

  真是个爱操心的小人儿。

  辛夷斜着眼笑:“没钱付账,我就把你们抵押了。”

  一念皱起眉头,认真地审视辛夷片刻,垂下眼,埋头认真地吃了起来,再不相问。

  辛夷松口气。

  “娘!”小三念眉开眼笑,见两个哥哥不说话了,宛若贴心小棉袄一般靠在辛夷的胳膊上,小嘴儿乖巧得如同抹了蜜。

  “你真好看。”

  辛夷嘴角扬起,替她擦擦嘴。

  “这么撒谎,你不亏心啊?”

  三念笑得叽叽的,如同偷到油的小老鼠。

  “娘,你快看街上……”

  辛夷顺着三念所指望出去。

  大街上披甲持刃走来的,是禁军步军司的人马,兵士步伐整齐,井然有序,行人纷纷避让。

  打马走在最前面的男子,正是殿前司副都指挥使曹翊。

  上次曹翊到张家烧香,一身石蜜襕衫,做士子打扮,看着斯文温雅,如今头戴红缨盔,身穿锃亮铁甲,添了些英气,却也不像个粗蛮武将,仍像个饱读诗书的文臣。

  辛夷察觉到三念绷紧了身子,连忙转回头,揽了揽她,“别怕,那些是朝廷的将士,守护百姓的。”

  三念偷偷瞄她,“和爹爹一样的大英雄,对不对?”

  辛夷微怔。

  这些孩子不是不知道这些将士是做什么的,只是看到他们就想念父亲了。

  辛夷对张巡没有感情,对这段夫妻关系也没有认同感,但她不想伤害孩子的心,笑着摸摸三念的脑袋。

  “是的,和你爹一样。”

  二念小小声,哼道:“才不是!我爹爹比他们可威风多了……。”

  大男主人设的张巡无疑是威风而俊朗的,不然也不会在原剧情里获得那么多倾世红颜的喜爱。

  可惜——人没了。

  辛夷笑了笑,不说话。

  见孩子都吃好,招手叫小二过来结账。

  “来了。客官。”小二肩上搭着汗巾子,望着从金泰楼门口经过的禁军队伍,自言自语般嘟哝。

  “奇怪!这几日街上的禁军比年节头都多,也不知发生了什么大事……该不会要打仗了吧?”

  辛夷低头数钱,没有接话。

  自康定年间的宋夏战争后,大宋已经有十余年没有发生战事。汴京繁华似锦,民生安稳富裕,汴京百姓大概已经忘了有战争这回事……

  但辛夷记得,再有两年,南边的侬智高会攻破邕州,建立“大南国”,昆仑关之战一触即发……

  到那时,药材价格大概会水涨船高。

  她的小医馆还开不开得起来?
  辛夷漫无边际地想着,出了金泰楼,将三小只一个接一个抱上驴车,依葫芦画瓢,让他们报数排排坐好,再手牵着手,互相管理,然后牵着驴子往前走。

  吸取上次的教训,她没敢在大街上坐车辕,而是老老实实地拽好驴子的缰绳,蜗牛般慢吞吞行走在人来人往的街道。

  前方的禁军大军已经过了云骑桥,只看得到一个尾巴。三个孩子眼巴巴地伸长脖子,望着那些军士的铁甲,默默不语,目光却有些潮湿,尤其是三念,瘪着嘴巴,差点要哭出来。

  辛夷不忍心看,眼睛瞥向路边。

  几个坐在扁担上的挑夫在揽活。

  “小娘子,要挑夫吗?”

  “十里路,五个大钱。”

  枯水期漕运不便,在汴京城庞大的物流体系里,挑夫是最低等的运输职业,却占了很重要的一环,但他们明明看到她有驴车还来相问,这么没眼色?
  辛夷半眯一下眼,笑着拍拍驴脑袋。

  “不用了,谢谢。”

  她今天心情好,对谁都友好。

  那壮硕的挑夫却不识趣,吐掉嘴里的杂草,便拍拍屁丨股站起来。

  “怎么会不用?你这不带着三个孩子吗?车坐了人,哪里还能拉货呀?”

  “可不是么?小娘子用吧,我们罗哥牛高马大,好用得很,保管你用了还想用……”一个圆脸的汉子跟着起哄,笑嘻嘻说着,过来要拦她的驴。

  辛夷脸色微变。

  却见另一个挑夫也起身围了过来,他无意踢到脚边的竹筐,仿佛有金属碰撞的声音——

  筐里有刀?

  辛夷带着三个孩子,不敢与歹人硬碰硬。

  “曹大人,曹都指挥使——等等我呀。”辛夷急中生智,朝禁军远去的方向大喊一声,猛地拽住那圆脸汉子拦在面前的胳膊,将他狠狠一推。

  “抱歉了,兄台,我找曹大人有急事,下回再雇你们。”

  那圆脸壮汉猝不及防,被辛夷推过去重重撞在同伴的身上,踉跄着往后倒。

  两人同时哎哟一声,破口大骂。

  恰好,一个校尉模样的禁军打马经过,闻声看了过来。

  三个挑夫身姿顿了顿,辛夷赶紧坐上驴车。

  “驾——曹大人!你等等我——”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