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小说 > 汴京小医娘 > 第28章 白捡的,这是赚大发了吧?

第28章 白捡的,这是赚大发了吧?

2022-05-08 作者: 姒锦
  第28章 白捡的,这是赚大发了吧?
  咚!
  手臂在半空被辛夷捉住,稍稍往前一带,曹漪兰收不住力气,整个人便往前扑去,结结实实地撞在桌几上。

  碰撞声里,茶几翻转,茶水飞溅……

  曹漪兰扑倒在地上,钗环歪斜,一身茶渍。

  这次辛夷收了些力气,仍是打得曹漪兰懵了许久才哇的一声哭出来。

  “表姐,她打我,这个小贱人,她居然敢打我……”

  辛夷冷笑看向高淼。

  “郡君都看见了,我只是为躲避曹大姑娘无礼抠打,并不曾出手。是非对错,想必郡君会给公道。”

  高淼暗自咬牙。

  哪里有什么公道?
  这狗东西就是仗着有她把柄,欺负人。

  “表姐……”曹漪兰哭得泪人似的。

  她长这么大都没受过这么大的委屈,皇姑父和皇姑母都对她和颜悦色,今日竟被一个农庄里的小寡妇摔了个狗吃屎……

  “这要传出去,我往后还怎么见人……”

  “够了!”高淼冷着脸,“知道丢人,你就收敛点。”说着吩咐贴身丫头,“宝妆,带大姑娘下去更衣。”

  高淼凶起来,是有几分冷色和威仪的。

  曹漪兰哭哭啼啼地下去了,屋子里总算恢复了平静。

  ·
  辛夷和崔郎中商议片刻,没给铁蛋再开药,而是给了小曹娘子两个食疗的方子,叮嘱她慢慢给孩子调理。

  高淼始终沉默坐在一侧,直到辛夷和崔郎中要告辞离去,她才忽地开口。

  “崔郎中行医多少年了?”

  猝不及防的问话,崔郎中有点愣。

  他看看辛夷,随即恭敬地行个揖礼,“回郡君,老夫幼时从师便跟着师父行医,满打满算,约莫有四十五载了。”

  “老大夫了。”高淼点点头,不知想到什么,眼睛里流露出几分希冀的光来,“我想向郎中打听一个人。”

  崔郎中:“请郡君明示。”

  高淼垂眸,轻叹。

  “陈储圣。景祐年间曾在翰林医官院任职,后因故被乏,不知去向……”

  崔郎中讶声,“陈储圣?老夫略有耳闻。传闻此人出身医学世家,技用超群,尤擅妇人科,一生追索医道极致,编著有多部本草释疑、医药方书,后来好似得罪了人……咳,老夫多嘴了,多嘴了,民间常常以谣传谣,真假犹未可知……”

  他又凝紧眉头望向高淼。

  “不知郡君为何有此一问?”

  “郎中可知他下落?”

  崔郎中摇摇头,不无感慨:“我一个江湖郎中,哪里识得这等医家圣手……”

  高淼一声叹息,跟着起了身,朝崔郎中行了个男子揖礼,“有劳郎中。”

  相比娇蛮任性作威作福的曹漪兰,高淼傲是傲,冷是冷,该有的礼数从来不失。

  但对辛夷是个例外。

  高淼看到辛夷便自恃全无,愤怨火灼火燎般冲入大脑,恨不能撕碎了她。

  “崔郎中名德重望,却是太过仁慈,须得小心肖小之辈借故攀扯,拉你下水……”

  这话她憋半天了,不吐不快,毫不避讳地指向辛夷,双眼凉嗖嗖的,像看杀父仇人。

  辛夷不怒反笑。

  “郡君说得有理,尤其眼下有水鬼作祟,这些鬼邪之物,最喜欢对仁慈的长者下手,崔郎中要小心……”

  高淼冷笑。

  “我不信世上有鬼。”

  辛夷赞同点头,“是的是的,哪能有鬼呢?”

  高淼:“即便当真有鬼,我也一定会把他揪出来——你最好小心点,别露了狐狸尾巴。”

  敢情这位郡君是认真把她当成了凶手,在她面前敲山震虎呢?

  辛夷有点忍俊不禁,饶有兴味地看她一眼,挑挑眉,“郡君别吓我,我胆小得很。再怎样,也不敢在您跟前使坏呀。”

  高淼呼吸一窒,脸颊莫名泛红。

  辛夷只当没有看见,眨个眼,含笑辞别。

  ……

  手里头有了几个银子,辛夷盘算着处理那些堆放的药材。

  分家的事情,也排上了日程。

  在刘氏的眼皮子底下行事,既不方便又没有安全感,辛夷不想和那个蛇蝎妇人同住一个屋檐下。她怕没有死在“汴河水鬼”手上,先被刘氏搞死。

  哪料不等她去找刘氏,刘氏便上门来了,将宅子背后的三间旧房子指给她。

  说来张家现在的宅子还是张巡得势以后拿银子回来修建的,一大家子都是沾了三郎的光。

  但张巡死了,事情便不好办了。

  辛夷不想争一时长短,有个栖身的地方就行。原本她要分家的目的就不是为了房子,而是为了堂堂正正地脱离婆家,得到自由。

  令辛夷意外的是,三个孩子也被刘氏扫地出门了。美其名曰,孩子小,离不了母亲的照顾,孩子又自愿随她走。

  这原本不在辛夷的计划之内,可是看着三个抱着小包袱的小豆丁,她说不出拒绝的话。

  她要是不管,这三个没爹没娘的孩子落到刘氏那个恶毒妇人的手里,不知道要遭多少罪。

  “你们自愿跟我走的?”

  三个孩子站得整齐,都不说话。

  看来是不怎么自愿又无可奈何了?

  “既然是自愿的,那往后就听我话。”

  仍是沉默。

  “愣着干什么?”辛夷挽高袖子睨着三个不知所措的小家伙,努了努嘴巴,“把东西都放驴车上去呀,难不成要我帮你们拿?”

  一念和二念默然不语,转身去放东西。

  三念却仿佛松了口气似的,小短腿跑得嗖嗖地快,放好东西便爬上驴车,冲辛夷吐舌头。

  “我和哥哥往后会乖乖的,帮你做事情,不白吃你的饭。”

  辛夷暗自失笑,收拾行李去了。

  三间旧屋子背对张家新宅,正面是汴河,侧面是官道,毗邻的是张正祥的亲兄长张正福那一家子。

  辛夷牵着驴子,带着孩子便搬了新居。

  屋子旧,但环境好。

  陋屋虽小,好歹有个窝。

  收拾破屋的时候,辛夷再次感受到了力气大的好处。搬抬不必靠男人,自己就是个汉子。里里外外打扫干净,也不过大半天的工夫。

  等收拾好,她撑着酸痛的腰环视四周,规划起来——在靠汴河那侧要建造木堤和水岸,座个亭子,养点花花草草,蔬菜绿植,猫猫狗狗,该是何等惬意?
  当晚,辛夷带着三个孩子睡在唯一的炕上,大人孩子挤成一团,仍是免不了冻得身子冰凉。

  第二天早起,她二话不说套了驴车,将三个孩子下饺子似的抱上去,排坐整齐。

  “听我令,报数。”

  “一。”

  “二。”

  “三。”

  三小只听话地回应,辛夷满意地挨个拍他们的小脑袋。

  “出发——”

  往后,这就是她的小兵了。

  辛夷莫名有点得意。

  她不费吹灰之力就得了三个漂亮的孩儿,这是赚大了吧?

  三念从来没有进过城,大眼睛晶亮亮的看着她。

  “娘,我们进城是要买什么?”

  这声娘叫得脆脆的,来得猝不及防。

  一念和二念神态古怪地盯着三念。

  辛夷抬抬眉梢,笑着摸了摸三念的小脸,软乎乎的,真好摸。

  她内心柔软,跨上车辕坐好。

  “大采购。让你们感受一下大户人家少爷小姐的生活!”

   小姐妹,舞一舞你的小手,让我看到你,好吗??啵~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