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小说 > 汴京小医娘 > 第3章 荒唐的 桀傲的,格格不入的她

第3章 荒唐的 桀傲的,格格不入的她

2022-05-14 作者: 姒锦
  第3章 荒唐的 桀傲的,格格不入的她

  灵棚外围满了张家宗亲和四野村邻。

  人挨着人,人挤着人,踮着脚尖往里瞅。

  他们紧张、害怕,又忍不住往里张望,想多看一眼广陵郡王这个闻名朝野的人物。

  当今赵官家三个儿子都陆续夭折了,多少年来再无所出,而官家对傅九衢这个唯一的外甥,比对赵家宗嗣的堂侄子们要亲近许多……

  眼前这位爷的尊贵,可想而知。

  一群人上赶着想巴结。

  可惜,灵堂的白幔遮住了傅九衢的身影,一群披甲持锐的高大侍卫守在外头,冷面冷眼,将人群连同视线隔绝在外。

  ·
  傅九衢拜祭完张巡,刚在客堂坐定,便叫侍从端上一个朱漆的匣子。上面盖着绸布,一看便知是数量不少的银钱。

  “往后有什么难处,张公尽管找我。”

  张正祥忙不迭地摆手,“使不得,使不得,三郎食朝廷俸禄,为朝廷办差,本是应当应分的事……”

  “老东西,你说的是什么话?”刘氏打断张正祥,献媚地道:“三郎有广陵郡王这样的好兄弟,那是我们张家的福分,负了郡王的心意是要遭天谴的。”

  刘氏是张正祥的续弦,前头三个孩子都不是从她肚子里爬出来的,对张巡的死除了痛惜从此少了一份收入外,剩下的便是忧心自己那两个亲生儿子的出路了。

  若能得广陵郡王提携,何愁将来不出人头地?
  刘氏觍着脸道:“民妇有个儿子,今岁恰十八,和三郎长得有几分相像,也是个能文能武的出挑郎君,民妇这便去唤他过来给郡王磕头……”

  辛夷换上孝衣过来,正好听到这句话,差点笑出声来。

  “四郎不是偷看沈家小媳妇洗澡被人揍得鼻青脸肿,不便见客么?这是三天不到就痊愈了?看来脸皮挺厚的嘛,耐揍。”

  “你……”刘氏一口气卡在喉头,脸上迅速褪去了血色。

  此事并无外人知晓,沈家也没声张。

  三儿媳妇当时都投河了,从哪里得知的?
  刘氏心如炙火在烧,一时间吭哧吭哧,顾左右而言他,“小蹄子,要不是老娘请神招魂,把你从阎王殿里拽回来,你早就跟那些倒霉鬼一样淹死在汴河里……”

  刘氏是十里八村有名的“神婆”,水鬼的说法,便出自她的嘴巴。

  辛夷冷冷看着她,哼笑。

  “拽回来就架起柴火,泼上火油?你做人肉烧烤呢?”

  “小娘养的,你说什么疯话?我那是在,那是在……”

  当着傅九衢的面,刘氏紧张得嘴角都不利索。

  辛夷杏眼微挑:“口角歪斜,话语不清,婆母你这是中风前兆。别急,吃口茶缓一缓,再接着编。”

  婆媳当众斗法,让张正祥老脸通红,下不来台。

  傅九衢却微眯眼睛,指腹轻轻摩挲着木椅扶手,好似在认真倾听,又好似置身事外。

  许久,才见他放下茶盏。

  “小嫂——”

  一道水渍溅在他右手翠绿的玉扳指上。

  孙怀赶紧递上一方雪白的帕子。

  傅九衢慢条斯理地擦手,那指节干净修长,修剪整齐,看着赏心悦目,却像有一头蛰伏的野兽在指尖跳跃,冰凉、危险。

  “水鬼案,可有听说?”

  辛夷怔了怔,轻轻笑开,“我差点被人当成水鬼烧死,郡王以为呢?”

  “那你……浮尸水面而活,是何缘故?”

  傅九衢声线温悦,却听得辛夷心惊肉跳。

  既然上赶着勾引他会要小命,那不如给他点颜色瞧瞧?

  反其道而行之,说不定还能得一个好死。

  “郡王不都听到了吗?因为我有一个会招魂闹鬼的婆母,是她从阎王殿里把我抢回来的。郡王要是不信,不如亲自去问问阎王爷,有没有这回事?”

  “……”

  客堂突然安静下来。

  傅九衢手指曲起,压住茶盏,不动声色地看着她,难以揣摩想法。

  张家人惊讶,又害怕。

  三郎媳妇哪里来的吃雷胆子,竟敢当面呛问广陵郡王?
  刘氏训道:“不懂礼数的小蹄子,叫你出来是给郡王谢恩的,不是让你来说这些疯话。还不快跪下,给郡王磕头。”

  作为“张巡的未亡人”,给前来烧香送礼的傅九衢谢个恩是常理。

  可辛夷不是这个时代的人,对此有心理抗拒。更何况,张小娘子本就没有什么好名声,她又何必去突破人设?

  “我都要改嫁了,张家的赙银又落不到我的手里,广陵郡王对我何恩之有?”

  “你——”刘氏气得浑身发颤,“混账东西,还不快跪下!”

  辛夷不冷不热地笑一笑。

  “要不郡王也赏我些银钱,我再谢恩不迟?”

  她有一双好看的眼睛,湿漉漉的,大胆地注意着傅九衢。

  无惧、热烈,却带着一点荒唐的、桀傲的、与这个客堂格格不入的气质。

  还有那窄细的腰,系一根麻绳,好似一把就能被人折断,偏生长着如此刚硬的脊骨,像一头会扎人的小刺猬……

  漫长的寂静后,

  傅九衢意味不明地一笑,缓缓起身。

  “孙怀,给她。”

  ……

  傅九衢头也不回地走了。

  张家人又惊又怕,一个个像奉承老祖宗似的,陪着笑恭送出门。

  辛夷嘴角微微扬起,暗哼一声,不紧不慢地回头,朝独自留下的孙怀摊开手。

  “公公,拿来吧?”

  孙怀满脸的笑容蓦地僵硬,一张圆圆胖胖的脸,带着见鬼般的震惊。

  “你怎知我的身份?”

  他穿着普通的时服,声音也没有一般内监的阴柔尖利。初次见面,张小娘子怎会得知他下面……少了那一点?
  辛夷怔了怔,立马反应过来自己上帝视角了,赶紧笑着解释。

  “以前听三郎说过,广陵郡王身边有一位人品贵重慈眉善目的公公,待人极好,我一看公公仁厚的模样,便猜到是你。”

  这不着痕迹的恭维,令孙怀十分受用。

  “好说,好说。”

  一笑即过,孙怀从袖中掏出一个布包。

  “这是小娘子落在郡王府里的,现在物归原主。”

  不是要给她银子么?

  辛夷抿了抿唇,不大高兴。

  “这是什么?”

  孙怀以为她在装傻,一副老好人的笑容,“小娘子自己看。”

  辛夷哼声,笑问:“莫非广陵郡王要与我私相授受?我是他兄弟的遗孀,这于礼不合吧。”

  咳!孙怀清了清嗓子,慢吞吞掀开布头,“咱家奉劝小娘子一句,这种贴身之物,还是小心保管为好,免得给你再添一个罪名……”

  贴身之物?

  辛夷看着那映入眼帘的“鸳鸯戏水”和布条,这才认出那是一个女子的肚兜。

  她心跳微微加快,轻轻捻起那细软的带子,莫名就想到了傅九衢端茶时白皙修长的指节。

  那洁净的白,这刺目的红……

  肚兜落到傅九衢的手上,是怎样的情形?
  “小娘子??”

  辛夷手指一颤,惊觉回神,一副诧异的样子。

  “公公在说笑话吧?我的罪名,不是丑死丈夫吗?怎么还给加戏了?”

  孙怀:……

  辛夷:“这不是我的。是不是郡王姬妾太多,弄错了?”

  孙怀:……

  关于张小娘子的丑鄙之处,孙怀早有耳闻,对她本就没甚好感。

  可眼前的人,似乎和想象中的不大一样——

  不是绝美佳人,但要说她会丑死人,那一定会笑死人。

  “小娘子脸皮薄,不肯承认,咱家也不勉强。”

  看到有张家人朝这边走过来,孙怀将东西纳入怀里。

  “郡王还有一言,要我叮嘱娘子。”

  辛夷道:“既然不给银子,别的叮嘱,就大可不必了吧?”

  孙怀在傅九衢身边侍候久了,很少感受到别人的不敬。可这小娘子眼窝带笑,脸上却有一股匪夷所思的傲气,让他话还没有出口,就有了对牛弹琴的感受。

  “咳!郡王说,张家村的奇案已然引来朝廷的注意,小娘子眼下不要再私自离村,免得落人口实,说你畏罪潜逃。”

  辛夷心下微沉。

  怪不得张家人那么快就在汴京城找到了她,原来是皇城司的功劳。

  哼!
  大反派行事,果然够野够黑够莫名其妙。

  不给银子,让她背上拿了银子的锅也就算了,还找个公公来教训她?
  辛夷瞥一眼院里的人,笑着拔高声音。

  “公公回去替我谢过郡王,就说他的情分,我领受了,这辈子必不会辜负了他。”

  孙怀:……

   亲们,有几件事情说一下。

    第一,本文背景是一个叫《汴京赋》的VR游戏,而游戏背景在北宋仁宗年间。所以,书友们不要对内容和历史太过较真,当架空看也可,若有错漏和争议,都是游戏策划的锅,可以建议指出,但莫找作者的麻烦,哈哈。

    第二,公众期都早上9点55分更新(希望我能坚持得久一点emm)……

    第三,读者群有活动,大家可以参加一下哦,比如客串一类的,还挺有意思的……

    第四……

    还想说啥来着,临到发文我又忘了,就这样吧,想到再说。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