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小说 > 我全家都在古代逃荒种田 > 第116章 世上没有早知道

第116章 世上没有早知道

2022-06-25 作者: 西门墩
  第116章 世上没有早知道

  他扑通一声,跪在南珂面前。

  “大姐,求求你。”

  南珂叹了口气,兄弟姐妹长大娶了媳妇嫁了人就离心了。

  她前世只有一个弟弟,那还是个傻子,从从小到大都围着自己转。自己穿过来了,那傻子要是发现自己死了不知道会伤心成什么样子。

  南珂从兜里掏出一包药塞到南德荣手里, 抱着山子走了。

  南德荣见南珂不说话以为都没戏了,没想到还会有转机。

  他看看南珂离开的方向,拿着药回去,找水给孩子吃药。

  二妞跟艾稻子的情况差不多,大姐给艾稻子吃这种药,二妞也能吃。

  蔡耿秋看到他弄到药,奔上去倒了一碗水, 压低声音嘀咕。

  “亲姐弟, 还用这样跪着求, 你那大姐……”

  南德荣一巴掌朝她甩过去,把她后面的话打掉了:“再敢在我面前编排我大姐,我打不死你。”

  蔡耿秋头次被打,捂着脸当场撒泼。

  南德荣两个闺女连忙跑过去,劝她。

  蔡耿秋跟疯了一样,拿脑袋去撞南德荣。

  哎哟,这叫啥事儿哦,围观的连忙去拉架。

  南德荣被人拉开,端着撒了一半的药铁青着脸在老爹的帮助下给二闺女喂下去。

  蔡耿秋又追过来了,不依不饶的撒泼。

  气头上的南德荣把碗放在二妞身边,捏着拳头朝她走过去。

  蔡耿秋见势不妙,撒腿往外面跑。

  “爹,南德荣疯了。”

  南宝根无奈摇头,家里就两个媳妇,一个比一个不省心。

  小儿子都被媳妇带歪了,孙女病了去找大闺女求药,弄到下跪的地步。

  唉!
  家门不幸。

  大媳妇没了,二媳妇开始作妖。

  这日子, 啥时候能有个安静的时候?
  蔡耿秋跑出山洞,直奔南珂搭帐篷的那棵树:“大姐,快管管你弟弟。”

  南珂连头都没回,抱着米南山上树,刚把米南山安顿好,就听到蔡耿秋在下面绕着树骂她。

  她这个暴脾气再也控制不住了,把帐篷掖好,叮嘱米南山不许下去,自己蹭蹭下了悬梯,抓住蔡耿秋的头发,反手就是一耳光。

  蔡耿秋差点气疯:“好哇,你们都欺负我,都欺负我,我跟你拼了。”

  她拿脑袋去撞南珂这一幕正好被南德荣看到了,他心头一个哆嗦拔腿跑出去。

  几个身影比他更快,先一步赶到现场拉架。

  南珂看到柳如月也在拉架的人群中,一把把她按在地上,拳头不要钱似的往她胸口砸。

  混乱之中谁也看不清谁, 误伤了柳如月几下。

  柳如月快背过气去了,不敢暴露武功底子,只好歇斯底里的喊:“大嫂,我是老三媳妇。”

  “老三媳妇?”南珂掀开人群,把她拉出来,顺手擦掉她脸上的血迹。

  “哎哟,还真是你啊,你说说你挺着个大肚子怎么还来拉架。

  肚子怎么样,有没有不舒服?”

  柳如月摇摇头:“我没事儿,你有话好好跟南家嫂子说,到底是一家人。”

  “我没有这样的一家人。”南珂冷哼一声,扶着柳如月往回走。

  “以后再遇到这种事情你千万别再往前冲,你现在是特殊时期,自己的身体最重要,天塌下来都不要管,否则米老三就不是嫌弃我了,肯定要找我拼命。”

  “嗐,我也是关心则乱,今天都是我的错,怪我身体乏犯困没跟下人交代清楚。

  那几个下人都是我才买来的,还没收拢,不知道眉高眼低,大嫂你千万别往心里去。”

  “今天我也有不对的地方,这事儿就这么揭过去吧,以后谁也别提。”南珂暗暗磨牙,取点血让柳如月找到了机会修复关系,真是特么的。

  柳如月莞尔一笑:“这就对了,咱是一家人,大嫂你别跟我客气,我看你弟妹闹得挺厉害的,你去瞧瞧吧。”

  “行。”南珂扭头赶到大树边看到蔡耿秋又在拿脑袋撞脑袋南德荣冷笑一声:“行了行了,别作了,你马上收拾东西滚回庆云县。”

  蔡耿秋如晴天霹雳劈下来,把她劈得趔趄了几下,摔倒在雨里。

  南德荣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又气又怒,冲蔡耿秋吼:“你满意了?”

  “大姐,你不能这样啊。”反应过来的蔡耿秋爬到南珂面前哀求。

  “咱们是一家人……”

  “你撺掇我弟弟躲着我,躲着我们家的事儿的时候,想过我们是一家人吗?
  你拿到我给的救命药,还编排我的时候想到我们是一家人吗?
  你一个不顺心就绕着树骂我,想过我们是一家人吗?
  这会子你来跟我说一家人,真是搞笑。

  南珂挥挥手,像赶苍蝇似的:“啥也别说了,赶紧走吧,回去还能跟南德桂做个伴。”

  回去死路一条,天大地大哪里都不是自己的家,蔡耿秋到这一刻彻底慌了。

  南宝根冒雨出来,跟南珂求情:“大……”

  “你要是想帮她求情,就一起回去吧。”

  南珂的话让南宝根还没来得及说出来的话堵在了嗓子眼儿里,强咽了下去,他重重的叹了口气,背着手回去了。

  南珂居高临下的望着蔡耿秋:“半个时辰内,你要是不走,我就让人把你清出队伍。”

  “大姐……”南德荣拉着她的胳膊祈求。

  “她,她到底给我生了几个孩子,看在咱们姐弟一场的份儿上,这次你放过她吧。”

  他朝蔡耿秋使了个眼色,赶紧求大姐。

  蔡耿秋心领神会,扑通跪在南珂面前:“大姐,我以后再也不敢闹了,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

  到底是一家人,已经没了一个弟妹,不能连这个也丢了,围观群众纷纷劝南珂。

  “米大嫂,再给她一次机会吧。

  “南珂啊,你娘家几个侄女还小,没娘咋活啊?”

  “米大娘子,我们替你看着她,如果她再敢跟你弟弟闹,或者骂你,我们就把她赶走。”

  南珂眉头紧皱,不甘不愿的退了一步:“行吧,看在嫂子大娘们的面子上,我这次放过她,若有下次……”

  “你放心,都不用你动手,我们就把人赶走了。”围观者纷纷表态。

  南珂哼了一声,丢下南德荣两口子,从悬梯爬上大树。

  米南山对她叹气,南德荣媳妇比栓子娘还坏,留下她早晚是个祸患,带南家逃荒是个极其错误的决定,如果早知道南家一家子极品绝对不会带着他们……

  可惜世上没有早知道。

  南珂没工夫搭理他,伪装好现场就进了空间。

  娘气糊涂了,都不知道米文彦不在。

  米南山拿起竹哨吹,通知带着人上山密谈的米文彦回来干活。

  米文彦听到动静从山上飞下来落在树上,麻溜进了帐篷。

  米南山用嘴型对他说,我娘要洗澡。

  哦,哦,米文彦抓了只兔子出来,然后进了空间。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