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小说 > 她靠摆摊火了 > 第54章 心之所向

第54章 心之所向

2022-05-17 作者: 看水是水
  第54章 心之所向

  “伊诺,我有钱,我借给你。”朱梓柳捂着脑袋,她小心翼翼地插了一句,试图以此来换回江伊诺的恻隐之心。

  呵——

  “你用卖我照片的钱借给我,朱梓柳,你绝了,在你坐牢之前,你还是先把欠我的钱都还了吧!”被张嘉开解了一通,明旬又答应帮她,没了后顾之忧,江伊诺很快想开,她现在对朱梓柳除了厌恶,再无其他情绪。

  最终江伊诺也没下楼去取钱。

  因为明旬又开口了。

  “我有。”话是对江伊诺说的,狭长的眸子却是看向时落的,里头流光闪烁。

  时落歪了歪头,“还是车里拿的?”

  “这回倒不是。”明旬从口袋里掏出折叠的整齐的几张现金。

  时落盯着这几张崭新的钱看,灵光一闪,她取出一张,放回明旬口袋,再隔空画了一道符,虚虚拍进明旬口袋中,“这叫聚灵符。”

  “我自创的。”为了让明旬信她,时落强调,“我试过了,很有用,可收集四散的灵力,多数人都喜欢金钱,这种喜爱虽及不上信仰之力,对你应当也是有些用处。”

  “若是无用,我再想别的法子。”

  明旬看向还放在自己口袋上的这只玉白小手,温和地笑道:“看来我随身带着钱还是有些用处的。”

  张嘉嘴快,他说:“时小姐,自打上回你问明总要现金,明总没带,之后他每天身上都要装些现金,还让助理特意提醒呢。”

  当日助理不知道事情始末,在明旬交代了这事后,助理还悄悄问了他跟曲爱国,到底他们明总发生了什么事,竟然每天都要带现金。

  难道明总每天都要出入特殊的,必须要带现金的场合?

  没有明总的准许,曲爱国跟张嘉自然不会将时落的事跟助理说。

  于是,一群助理只能抓耳挠腮,不得其解。

  “我收过你的钱了,以后都不收。”时落自以为很贴心地跟明旬说。

  明旬笑容一滞,而后重新扬起眉眼,他点头,“时姑娘,能认识你,当真是幸运。”

  “认识你也挺好。”时落认真地回道。

  她跟老头生活了十几年,老头有时候都看不懂她的眼神,明旬就很好,明旬果然跟传言的一样,太能干了。

  笑意直达眼底,明旬朝时落伸手。

  时落先是一愣,而后也伸出手。

  一大一小,一冷一暖,同样修长的手握在一处。

  两人相视一笑。

  待放开手后,明旬指尖点了点掌心,体温向来偏冷的他竟觉得掌心热意升腾。

  明旬将五百块现金交给张嘉,张嘉再递给江伊诺,然后江伊诺再将现金递给时落。

  绕了这么一圈,还带着明旬体温的现金终还是到了时落手里。

  江伊诺不知道时落的规矩,趁着明旬低声与时落说话,她低声问张嘉,“为什么明总不直接将钱给时小姐?”

  “我也不懂,这是时小姐的规矩,我猜是因为她帮了你,所以现金必须经过你的手,再交给时小姐才行。”张嘉也压低了声音。

  时落的视线在张嘉跟江伊诺身上转了一圈,神色莫名。

  “他们?”明旬从不是个爱听八卦的人,只是时落的每一个眼神他总有探究的欲望。

  时落但笑不语。

  等张嘉跟江伊诺说完了话,她才问明旬,“你觉得男女结合,是父母之言更重要,还是自己喜好的更重要?”

  时落的话也引得张嘉几人注意。

  “终身大事,自然该是我心之所向。”

  “你们觉得呢?”时落又问张嘉三人。

  这个问题有些莫名其妙。

  曲爱国说:“这个吧,我媳妇就是我爹妈让人介绍的,开始我跟我媳妇也没多深的感情,后来处的久了,就越来越分不开了。”

  时落的视线落在张嘉身上。

  “我没交过女朋友,不知道啊。”张嘉倒是有过暗恋的女神,只是人家女神早早嫁人了,他也就歇了那份心思,后来一直做明旬的保镖,整天跟着明旬,也没时间接触女孩子,他接触最多的就是顶层的明旬下属们。

  能进明氏大楼顶层工作的都是佼佼者,那些女孩子眼光自然是高,她们对张嘉只有客气。

  时落视又看向江伊诺。

  “我觉得都重要吧,父母毕竟是过来人,看人准一些,但是也得自己喜欢,要不然相处的时候多难受。”江伊诺与父母一向亲近,若是她父母不喜欢她交往的男朋友,大家也都不会开心。

  时落心下一叹,不再多言。

  “各人有各人的缘法,无需强求。”明旬看向时落。

  “不错。”不是所有事都会圆满。

  若按事情的发展,江伊诺感激张嘉,会约着他吃饭,两人相处久了,情愫渐生,只是张嘉可称得上是个愚孝的人,他父母不满意江伊诺是个服务员,及她的家乡离张家太远。

  两人终究是有缘无分。

  抛开走偏的思绪,时落走向朱梓柳男朋友面前,她隔空画了一道符箓,准备往男人身上拍时,动作一顿。

  明旬上前一步,往男人身上搁了一张消毒纸巾。

  时落手拍在男人胸前。

  “这是真言符。”她看着面如土色的男人,说道:“警察问你话时,你若撒谎,或是拒不承认,将受烈火焚烧,霜雪冰冻之苦,你好自为之。”

  对于这种做尽坏事,执迷不悟之人,时落从不会浪费口舌。

  今天时落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动作都颠覆了男人的认知,他想逃,可曲爱国跟张嘉两个大块头在屋里,他逃无可逃,他想求饶,又有朱梓柳的前车之鉴,男人不想认命,又不得不认命。

  至于朱梓柳,在时落转向她时,她自觉举起双手,“我招,我什么都招,你别给我用符。”

  在她看来,出卖灵魂是她自己的私事,警察还管不着,至于拍照的事,她也是被逼无奈,最多算是从犯,至于以前她做的那些事,都是他们心甘情愿,她没有错。

  出卖了三魂之一的她并不知道,一旦她进了警察局,日后想出来就难了。

  朱梓柳话刚落,门被敲响。

  在看到警察的那一刻,朱梓柳跟她男朋友竟然都有一种松了口气的感觉。

  他们在警察面前可以死不承认自己的罪行,可他们在时落眼里却是无处躲藏的。

  去警察局之前,江伊诺眼睛又红了,她不由分说地抓着时落的手,用力晃了晃,“时小姐,谢谢你,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机会见面。”

  “有,我还去酒店吃饭。”时落肯定地说。

  江伊诺看着时落认真的脸,破涕为笑,她说:“那等时小姐去酒店,我一个人为你服务。”

  “好。”

  因明旬身份特殊,时落又有明旬担保,朱梓柳跟她男朋友更不希望时落去警察局揭穿他们,是以,时落不需要去做笔录。

  至于男人身上的伤,他说是自己不小心摔下了床,自己磕的。

  等明旬跟时落再回到车上,外头天已经彻底黑沉下来。

   晚上七点还有一更,谢谢妞们的首订支持,鞠躬感谢。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