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官场职场 > 古神图书馆 > 第164章 一个敢学,一个敢教

第164章 一个敢学,一个敢教

2022-05-19 作者: 三尺秋水尘不染
  第164章 一个敢学,一个敢教

  艾莫斯看见罗蒙脸上的疑惑,继续解释道:“以独特的姿势和技巧来受力,就可以卸下正面迎来的大多数冲击力道,这种消力的技巧,被我们骑士称之为‘断流水’。”

  罗蒙无力吐槽这个名字。

  不过仔细一想,这称呼倒也形象。

  自己那股力气攻向斯瓦娜时,就像是被强行阻断的水流从两边流走,没有真正落到对方身上。

  不信邪的罗蒙反复尝试了好几次,最后都无功而返。

  断流水的防御,的确很霸道。

  而另一种进攻的技巧,也同样难缠,甚至会让人的皮肤和肌肉扭曲。

  “这种可以打出扭曲力道的技巧,叫做‘绞筋’。”斯瓦娜又是一拳刺来,罗蒙连忙闪避开,不愿正面硬接这诡异的攻击。

  他依靠着综合格斗的巧妙步伐,以退为进,暗中寻找着反攻的机会。

  只不过斯瓦娜的步伐同样精妙。

  对方身上的技巧是罗蒙如今见过最厉害的,大家都用灵能和觉醒能力对轰的今天,钻研战斗技巧的人就是一股清流。

  几十招过去。

  斯瓦娜眼里神光大盛,对罗蒙的实力大为满意。这位小弟弟能坚持这么久,让她感到无比意外。

  旁边艾莫斯更是眯起眼睛,对于罗蒙的一招一式,有种熟悉的感觉。

  虽然他的招式经过了很大的改变,但绝对是那个艾莫斯曾经在战场上见过的……深渊恶魔的升华术。

  可不管怎么看,他都是个正常的人类。

  能够修炼深渊恶魔的玩意,不知道是怪胎,还是有其他的奇遇。那些东西,普通人只是看一眼就会发疯。

  艾莫斯心中暗道。

  恰逢此时,斯瓦娜后退两步,摆手呼气:“不打了,和你这家伙打起来没劲,半天都碰不到一下!”

  她的“断流水”和“绞筋”十分难缠,但罗蒙苦练综合格斗这么久,也不是可以随意拿捏的软柿子。

  斯瓦娜没打过这么憋屈的架,越打越感觉没劲。

  不过她不知道,罗蒙心里也憋屈得很。

  不管是拳脚掌,每一击打在斯瓦娜身上,都会被断流水卸掉百分之六十以上的力道,根本就破不了防。

  他这样的作战方式,被这种技巧完克了。

  “艾莫斯大师,我的断流水和绞筋,您看练习得如何?能够继续学下一种了吗?”斯瓦娜目光转向旁边的老骑士。

  她如此频繁过来,自然不是为了打人解压,虽然这的确是一部分原因,但最重要的还是学习这位近战大师的精髓技巧,学习传说中的骑士六技,这对于她有莫大帮助。

  “不行,还要继续练习!你要有自己的韵律节奏,配合呼吸和肌肉的收缩。

  回去接着练,等什么时候断流水练得能够卸下八层力气,才算真正掌握,我给你的《骑士恪守录》,你也要时常阅读和翻看。

  配合心境,才能够更快掌握。”

  这位老骑士的要求显然极为严苛。

  斯瓦娜恭敬点头,并未有任何意见,向对方告别道:“那我今天就先到这里了。”

  艾莫斯摆摆手,没有多言。

  眼见斯瓦娜要离开,罗蒙也打算跟着一起,但他才走出两步便被艾莫斯叫住:“你先等等,我有点事情想要和你谈,有时间吗?”

  “叫我罗蒙就好了,艾莫斯大师。既然您主动邀请,我自然有时间。”

  罗蒙正想要和他谈谈有关于技巧的事情,对方主动开口正和他意。

  艾莫斯没有在大厅谈事情,而是把罗蒙带到骑士宫的侧间,泡上两杯咖啡,“罗蒙先生,你的一招一式我很熟悉,这个问题很唐突,但我还是希望你能解惑。作为交换,我也可以回答你的问题。”

  “交换?”

  “是的交换,我一向喜欢这种对双方都好的交易方式。”

  “那我们怎么确定双方问题的价值等同?”

  “由心而定。”

  老骑士脸上露出微笑。

  罗蒙想了想,觉得自己健身术的消息,怎么也算得上辛秘,能够用来交换的信息至少也得是巨龙之战这种吧?

  罗蒙很快就问了他有关于巨龙之战的历史。

  结果这位老骑士并不知道。

  他和费兰卡的说辞差不多,要了解巨龙之战,只有去看皇族秘典。或者一些活了很多年的老怪物,也可能会知晓一些,不过罗蒙如果去问这些家伙,下场应该是直接被做掉。

  “看来这一场交换是无法完成了。”

  罗蒙深表遗憾。

  艾莫斯脸上倒没有什么遗憾的神色:“呵呵,我大概能够猜到一些,你所修炼的招式,有深渊恶魔的影子。深渊恶魔啊,自从深渊彻底消失在世界上之后,就在也没有出现过了。没想到在这里,居然还能够看见深渊恶魔的锻体之术。”

  罗蒙眉头微皱起,看向这名老骑士。

  “不用紧张,深渊恶魔的招式现在几乎没有人能认出来,它们已经消失在大陆上百年,很少出现。而且就算有人修行恶魔之术,也不会被官方列为危险分子。”

  恶魔并非是蛊惑人心之辈。

  它们争抢好斗,嗜血凶暴,喜好杀戮和战争。

  但深渊消失后,恶魔便差不多绝迹。

  就算偶然得到恶魔之术的人,也很快会把自己练废掉,那不是人类可以修炼的,两类生物的身体构造就完全不同。

  但罗蒙关心的不是这个。

  “你怎么能够确定我修炼过恶魔的招术,大师,凭空污人清白可不是什么好习惯。”罗蒙自然不会承认,反而很好奇他是怎么看出来的。

  健身术是深渊恶魔锻体术。

  这是罗蒙从阿娜奇那里得确定过的!
  他看到的书本内容,和其他人看见的并不相同。

  罗蒙之后还仔细问过阿娜奇,对方虽然有些惧怕古神的怪罪,不过还是把书籍的内容给他大致描述了一下。

  她看见的内容,和罗蒙从健身术上学到的,并无什么不同。

  唯一的区别。

  那就是阿娜奇的健身术,是阉割和谐版本。

  罗蒙看见的健身术更全面,阿娜奇则没有了解到那么多,似乎她只能看到自己可以理解的东西。

  对此罗蒙猜测,这可能是古神图书馆的保护机制?
  不然以阿娜奇、菲伦娜的承受能力,很有可能无法接受上面的内容。

  就像电话电脑这些电子产品,你穿越回到古代,无法向古代人解释它们是如何运作的。

  房间内,咖啡的香醇缓缓逸散。

  面对罗蒙的询问,艾莫斯微微笑道:“因为我见过恶魔,在战场上,曾经和这些疯狂的战斗者交过手。不过,我也只是随口一问,来吧,展露出你真正的战斗状态,我们试试。”

  罗蒙再三确认,他似乎没有开玩笑。

  “别小瞧我啊,年轻人!我也可是年轻过的,就算是这一副残躯,曾经也经历过千锤百炼!”

  艾莫斯走到房间外。

  见状,罗蒙也不在犹豫,解开了身体束缚的力量。

  只不过才交手几招,罗蒙就感觉到艾莫斯的技巧要比斯瓦娜更离谱,他甚至连伤害到对方的机会都没有,如果不使用觉醒能力,那只能靠着身体比对方强劲而耗死对手。

  “断流水,绞筋,风踏……”

  艾莫斯停了下来:“骑士六技,每一种技巧,都是经过无数磨练流传下来的绝技,当初便是那些觉醒者也要修行学习这六技。

  只不过到了这个时代,六技的缺失,骑士的落寞,早就无人知晓这些东西。

  没有强大的体魄,现在这些人也无法学习。

  你想要学吗?
  配合深渊恶魔的锻体术,你如果能够学会骑士六技,体术将会达到一个无人可及的地步。就连骑士的时代,都不会有你这样的怪胎存在!

  这也是我把你留下来,想要和你谈的原因,你想学,我也想要教。”

  罗蒙没料到艾莫斯会直接这样问,自己难道想要偷师的意图很明显吗?

  “那我需要付出什么?”

  对方之前已经说过等价交换,罗蒙也自然清楚对方不可能白白教自己,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越免费越贵。

  至于为啥老师和师姐对自己很上心,从来不求报酬,那是一家人,自然不同。

  艾莫斯轻轻一笑,“我已经老了,只是维持生命,都已经耗尽了力气。余生我只能躲在这皇宫内,当个清闲无用的教师。

  但毕竟我还有些牵挂的东西,还有些想要在死前做完的事情。

  我愿意把所有的骑士战技全都传授给你,毫无保留。但是你先展露出最强的姿态,让我看看,你到底是不是我等的那个人。”

  罗蒙目露疑惑之色。

  艾莫斯笃定道:“你身上的肌肉密度和气血的澎湃程度,都绝不止刚才表现出的那一些,你在压制你的力量。

  我只是想要看看你的潜力,确定你成为这骑士技艺的传承者,能够走到那一步。

  对于达不到标准的人,我宁愿带到土里去,也不会传授。”

  对方的想法很简单。

  哪怕就是让这些技艺彻底失传,也不能让那些天资愚钝的人学去,辱没了威名。

  罗蒙能够理解这位老人的想法。

  在艾莫斯的注视中,他的身躯缓缓变大,所有被压缩控制的肌肉纤维,在此刻都彻底解放出来,随着拔高的身躯和澎湃的气血,空气里都充斥着着一股压抑的气氛。

  艾莫斯看见这一幕,浑浊的老眼中露出精芒。

  他盯着罗蒙那已经足有三米高的身躯,“这样的身躯和血气,就算是以前那些从小便淬炼身体的家伙,也无法相提并论。

  好,很好!

  虽然不知道你是怎么练成这个模样的,但你是我这些年来见过最合适的一个人选。

  我可以教你骑士六技。

  但你学会之后,我有两个请求。

  我曾经建立过一个和骑士相关的组织,里面有不少我的后辈,在我死后,需要你照看一下。

  你只需要在他们遇到危难时,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就可以,并不需要你付出太多。

  另一个请求是,你学会六技后,想要传给其他人,也需要他们符合我定下的条件。”

  这两个要求都很合理。

  第一个是为自己的亲友考虑,第二个则是不想要自己一身绝学被无才者继承,导致自己的声名受损。

  都不算过分的要求。

  罗蒙爽快答应了下来。

  这种事情口头协定自然没用,艾莫斯拿出一张烫金色的卷轴,上面灵能闪溢,并且隐隐藏着一股不容撼动的规则之力。

  “这是秩序教会发行的契约卷轴,上面有秩序神力加持。如果在这张契约上签名的人违约,将会受到秩序圣灵的惩罚,被秩序神力重伤甚至死亡。”

  艾莫斯解释道。

  秩序圣灵是十神之一,也是商人们信仰最多的一名神灵,因为只有秩序存在,他们才可以安稳的做生意。

  同样只有秩序存在,他们的权益才能够得到保护。

  之前罗蒙就了解过,基本上每个教会都有自己的产业。

  除了贩卖赎罪劵,收取教会税,以及租赁教会土地、放贷等等,教会利润最大的,还是自己开发出来的垄断行业。

  比如蒸汽教会的精巧机械,各类飞空艇、船舰和机械造物。

  又或者熔炉教会的铁匠,生命教会的医生,双生姐妹会的特殊产业链……

  秩序教会主要产业便各种契约卷,以及做各种交易的中间人、见证人,这么一张契约卷就要价值好几百磅。

  但很多时候人们为了交易安全,咬咬牙就买了。

  没想到艾莫斯居然也有。

  土豪啊!
  仔细审视了契约卷上的内容,确认没什么暗坑和陷阱,罗蒙这才在上面签下自己的名字。

  双方都签字之后,契约卷便无火自焚,燃烧成一片灰烬,在空气中消失。

  这就算是契约生效了。

  艾莫斯松了一口气,看向罗蒙的眼神亲切了许多:“时间紧迫,接下来我们就开始学第一种技巧!断流水的学习吧。一般情况下,要学会这个技巧需要三到四年的时间。不过以你如今的身体强度,估计只需要一年。”

  一年?
  听到这个时间,罗蒙差点没绷住,这也太久了一些。

  “是啊,只要一年,是不是觉得时间短得有点不可思议?一般对身体锤炼越深的人,越容易学会这些战斗技巧。”

  艾莫斯解释道。

  罗蒙很想说是因为时间太久了,但是看着老骑士脸上的笑容,他终究还是没有说出口。

  一年就一年吧。

  说不定自己天赋异禀,能够更快学会呢。

  罗蒙总感觉这一笔交易不是太赚。

  这还是第一种,后面五种全得学会,那岂不是要花个十年八年?就算觉醒者的寿命悠长,也不是这么玩的。

  幸好他在圣紫晶学院的生活很悠闲。

  除了每个星期要去薇薇那里,钓钓鱼,养养花之外,也没有什么其他事情。

  学吧!

  对于学习和变强这种事情,罗蒙向来不抗拒。

  毕竟这是个随处都有危险的世界,不变强,那么命运就会一直掌握在其他人手中。

  骑士宫二楼。

  迷河公主轻笑道:“艾莫斯先生很少对其他人这么上心,对那些贵族的子女,他都已经放弃了。

  看来这位天赋很好。

  不过对方是个新面孔,我还没见过他,看起来好帅的啊,比那些一个个细皮嫩肉的家伙帅多了,不知道是哪一家的私生子。”

  薇薇听见她这样说,神情忽然紧张起来:“这还帅?迷河你什么时候喜好这一口了?你不是要和奥灵帝国的公爵之子订婚吗?”

  “啊,我就随口说说而已,你这个反应,不正常啊。”

  迷河公主两只眼睛笑得像是月牙般弯起,“这还不帅吗?你说一个比他看着更顺眼的人出来听听?你该不会和他有什么猫腻吧?”

  女人的心思总是很敏感。

  薇薇的反常没有逃过对方的眼睛。

  “我和他能有什么猫腻,不说了,记住矿山的事情确定了啊,我这个月就准备找人去开采。”薇薇支开话题。

  迷河公主笑了笑,“好的,绝对没有任何问题。”

  送走薇薇之后。

  迷河公主又回到骑士宫,看见罗蒙还在和艾莫斯学习,不由得眼中闪过一丝笑意。

  “薇薇今天的反应,绝对和这男人有关系。恩,要不要悄悄打听一下?”

  迷河脸上闪过极八卦的表情。

  在城堡内的生活很无趣,尤其是她这样的身份,一言一行都需要谨慎,很少有乐趣可言,难得现在遇到了一件有意思的事情。

  ……

  学习断流水并不简单,这种发力技巧很难掌握,需要不断的出力、受力,去细细感悟那种极为精巧的变化。

  一个星期时间,罗蒙才摸到了那种奇怪感觉。

  艾莫斯告诉他,等身体彻底记住了断流水的感觉后,才算初步入门,但想要真正练成,至少需要一年多的时间,坚持不懈。

  两星期后。

  罗蒙这般平静的生活便被打破了。

  菲尔德太太的办公室内,罗蒙接过一个木盒,打开一看,里面躺着两枚干瘪的球状物体,就像是两颗乒乓球。

  “这是你要的魅惑女妖双眸,这种材料实在有些稀少,需求量也少,所以花了这么久的时间找到。拿着吧,这是你应得的。”

  菲尔德太太脸上有两个浓浓的黑眼圈。

  看得出来最近这段时间,她的休息时间很少,可能是为了蛾教的事情而忙的焦头烂额。

  罗蒙出于礼貌问道:“墓园那件事解决了吗?”

  谁知道说起这个,菲尔德太太就像是找到了树洞一样,开始对罗蒙大倒苦水:“没那么容易,蛾教不是那么好抓的!

  这些家伙一个个比老鼠还能藏,并且他们做事都很诡异隐蔽,会在暗中引起莫大的混乱。

  欺瞒是他们的天赋。

  很多民众都会被他们哄骗,这导致他们更加难以追捕,给我们的工作造成了许多困扰。”

  听得菲尔德太太的描述,罗蒙也感觉到蛾教的棘手。

  这些不怕占卜,能够反侦查非凡力量追踪的家伙,还善于易容,骗术了得,简直是天生的逃犯。

  这段时间他也了解过。

  蛾教虽然名气不如血杯教团,但并非是实力弱,只是低调而已。

  他们干出了许多恐怖的大事情,甚至曾经欺瞒过一国的君主,导致整个国家灭亡。

  这就有些恐怖了。

  一国之主都被玩弄在股掌之中。一国的人民,也都沦为了蛾教的羔羊。

  “罗蒙先生,如果你发现蛾教的消息,一定要及时告诉我们。蛾教最喜欢愚弄人心,而且你还从上次蛾教的行动中逃了出来。那些疯子经常找上漏网之鱼,最后残忍的嬉弄杀害,以挑衅官方权威。”

  菲尔德太太沉声说道。

  看对方那不似开玩笑的样子,罗蒙深吸一口气:“意思就是这些家伙喜欢赶尽杀绝,不留活口?”

  怎么跟血杯教团的那些玩意一样,自己惹不起还躲不起了?

  菲尔德太太叹气一声:“是啊,他们都是疯子。你以前接触过血杯教团,那些家伙就已经够疯狂了,但血杯教团的人至少还有逻辑,做事有目的性。

  可是蛾教这些家伙,行事没有逻辑,没有目的。

  他们就是一群真正的疯子,永远不要以常人的思维来考虑他们。”

  罗蒙眯起眼睛。

  什么样的敌人最可怕?当然是命都不要的人!
  要是不仅不要命,还是个精神病,还有莫大的能力,那绝对没有人想要面对这种敌人。

  从菲尔德太太的办公室走出,罗蒙离开学院,向安茹城堡内走去,继续学习骑士六技。

  安茹城堡在间海中心,罗蒙从艾莫斯那里得到了出入令,对方身份并不只是一名教师,在城堡内他的权利并不低。

  罗蒙今天没有坐蒸汽马车。

  他已经通过自己的所有渠道,再收集有关灵吸猴的消息,如果一旦出现他需要的灵吸猴头骨,那么到时会花费一大笔钱。

  四阶的稀少异兽材料,价值不菲。

  所以能省一点还是省一点,免得到时候囊中羞涩,需要的东西出现了,结果钱不够。

  罗蒙步行穿过紫荆区,来到人声鼎沸的赛马区。

  这里因为有许多跑马场,并且几乎每天都有各种各样的马赛举行,所以被叫做这个名字。

  经过这些年的演变。

  赛马区都变成了一个巨大的赌场集合体,聚集了各种赌鬼,赌马是这个时代最为常见的方式。

  因为赌徒多了,这里的治安并不算好,但至少明面上还看得过去,有好几家大赌场在维持着秩序,自成了一套规矩。

  不过罗蒙没想到,他在这里居然会遇到意外。

  几名穿着布衣,手中提着铁棍的帮派份子,大街上拦住了罗蒙,眼神不善。

  “兄弟,跟我们走一趟吧,有人要见你。”领头那家伙不怀好意笑道。

  就算四周还有人看着,他们也肆无忌惮。

  罗蒙顿了一下,眼见几人逼近,他点了点头:“行啊,带路吧,是谁要见我?”

  “到了就清楚了。”

  那几人没有多说,隐隐把他前后位置封锁住,防止他逃跑。

  跟着这几人罗蒙来到了一处比较空旷、堆放着杂物的地下室。

  才走进去。

  身后的大门便砰的一声关闭。

  两道人影从暗中走出来,那几名领着罗蒙来此地的家伙急忙退到一边,脸上露出一副看好戏的表情。

  “这家伙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惹到了大人,这下子可是生不如死了。”

  “谁知道呢,派出了两名特使,他的性命也到头了。”

  几人眼中全是幸灾乐祸。

  罗蒙灵视一扫,除了他们之外,暗中等待的两人都是觉醒者,并不厉害,只有二阶左右。

  但是。

  能够出动两名觉醒者,并且还在这里截住了自己,加上本地帮派的参与,这样的人也不算太多。

  他的仇人很少。

  一直低调发育,从不主动树敌。

  唯一一次产生冲突,还是那次在旧日世界内,和几名家伙产生了一点点小摩擦。最后也愉快的解决掉了,没有花太多时间。

  除此之外,便是上次在骑士宫里,和安东尼那名朋友产生了一些小小的不愉快。

  至于蛾教的人,罗蒙直接排除掉。

  蛾教是疯,但是不傻。

  从黑暗中走出的两个家伙都做了易容打扮,身上也穿着厚重黑袍,不过从他们干枯异常的皮肤上来看,这两人不是什么正经觉醒者。

  “谁派你们来的?”罗蒙看着两人靠近,并未行动。

  两人却只是怪笑一声,便直接灵能爆发,朝着他攻来。

  “小子,惹到了不该惹的人,那就去死吧!”

  两名家伙分工合作。

  一人在后方摇晃着一枚铃铛,发出古怪刺耳的声音。

  这声音传来,罗蒙只感觉像是有无数怪物在脑海中低语,几乎难以忍受。

  而靠近那家伙,腹部居然破开一个血洞,伸出两只黑毛大手,捏成大锤向前方砸下。

  “是你们逼我的!”

  罗蒙朝着前方一踏,砸下来的两只黑毛大手直接被他单臂荡开,断流水在实战中发挥的作用不仅仅是卸力那么简单。

  这名觉醒者的身子一个踉跄,居然重心不稳,朝着一边倒下去。

  “欧卡!”

  身后那人看见这幕,厉声道:“这家伙有古怪,用我的身体!”

  然而他话未说完。

  被叫做欧卡那人,倾倒的身体忽然一顿,罗蒙左手抓住他的肩膀,右手横下劈出一掌。

  清脆的骨裂声响起。

  对方的腰肢扭曲,上半身和下半身被折成了一个直角,大口鲜血从他嘴里面喷出来,腹部中伸出来的两只黑毛大手也迅速枯萎。

  罗蒙把尸体丢在一边,转身看向其他家伙,“搞得这么邪乎,吓我一跳。”

  那名摇铃的觉醒者见状吓得肝胆俱裂,手中铃铛晃荡得叮铃响,几名之前领罗蒙过来的小混混被铃铛声影响,身体迅速开始异变。

  他们皮肤外翻,血肉膨胀,短短时间就变成好几具血尸,朝着他咆哮而来。

  罗蒙向后踩实,右拳捏紧,灵能在拳上汇聚。

  寸杀!

  直拳刺出。

  几具血尸被爆炸性的攻击摧毁,鲜血溅得地下室到处都是。

  那名摇铃的觉醒者趁此机会,已经快要跑出地下室。

  罗蒙两步踏上,恐怖的速度瞬间拉短着两人的差距。

  这家伙心急如焚,口袋里不断掏出护符向后砸,只是这些一二阶的护符对于罗蒙来说就和挠痒痒没什么区别。

  “别杀我,我可以告诉你是谁让我们来杀你的。”

  这名觉醒者一口鲜血喷在自己的铃铛上面,对罗蒙大声求饶。

  “真的吗?”罗蒙两步走到他身前,眼神匆匆扫过。

  “真的!”

  男人大喜过望。

  “可惜,我不信。”

  话音一落,一点寒芒闪过,对方脖颈下瞬间冒出一道血线。毒牙的锋利和灵巧,最适合这种近距离偷袭。

  战斗光速完结。

  甚至这两名二阶觉醒者连自己的能力都没有尽数用出来,便直接被斩杀。

  两者间的差距实在太大。

  罗蒙火速搜刮了两名觉醒者的尸体,发现是两个穷鬼后,不由得感觉有些晦气。

  他趁着这两人的尸体还未凉透,立刻以他们的鲜血为引子,开始占卜幕后黑手的信息。

  虽然他不是专业占卜师。

  但也可以进行占卜,无非就是占卜的结果会偏差一些。

  平时罗蒙没事时,也在紫晶图书馆内,看过不少占卜书,对于占卜结果的解读至少没问题。

  一分钟后,罗蒙便得到了占卜结果。

  不过,他并没有直接去往占卜结果指向的地方,而是很快叫来调查局。

  这种事情不上报,肯定瞒不住。

  如此剧烈的灵能残留,很快就会吸引来调查局的家伙。

  到时候他们通过追查手段找到自己,反而有些麻烦。

  还不如趁现在早解决。

  很快四名调查局成员就和罗蒙一起来到现场,其中有他的熟人费兰卡。

  “罗蒙,你这搞得这么凶,有点让我们不好交差啊。”

  看着地下室内这一片狼藉的情况,费兰卡满脸古怪。

  这里的模样,实在太像邪教的献祭场所了,甚至就算那些变态杀人狂也弄不成这个样子。

  罗蒙解释了原因。

  大部分的血迹,都是那名觉醒者制造的血尸溅出来的,和他罗某人没半毛钱关系。

  换个角度来想,罗蒙这也算为民除害,帮调查局减轻了工作负担。

  最后调查局这几人勘探了现场,确定罗蒙所言非虚后,也没有多过问。

  “这两名民间觉醒者的信息背景,我们查到后会立刻通知你,这些家伙居然敢这样明目张胆行凶,还真以为没有人能管住他们了!”

  费兰卡最后给了罗蒙这句话后,便草草收队。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