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小说 > 在下,中医黄素 > 第199章 仇人相见

第199章 仇人相见

2022-06-25 作者: 十年老陈皮
  第199章 仇人相见
  中医科。

  黄素一边翻开魏学礼的病历,一边问道:“服药后,咳痰的情况有没有好转。”

  “黄主任,喝了您开的七副药后,我咳痰已经好了很多,咳痰的频率也减少了,咳出来的痰液没有以前那么多了。”

  这次是魏学礼亲自开口介绍自己的病情,不像初诊的时候都是由自己的儿子介绍病情。

  魏学礼在介绍自己病情的时候,大家就能感受到他脸上的高兴,说话的语气也带着喜悦和希望。

  “吃饭和大便的情况如何了?”

  “现在吃饭也有胃口了,饭量也增加了,大便现在也恢复正常了,没有以前的便秘,现在每天早上起床就是上大号,一天一次。”

  黄素继续问道:“睡眠的情况如何。”

  魏学礼摇头道:“睡眠还是不行,睡眠差,有点声音就醒,而且天天晚上都做梦,经常在梦中惊醒。”

  黄素点了点头,继续询问:“胸闷咳嗽的情况是否有所缓解。”

  魏学礼说道:“胸闷咳嗽稍微好了一些,但是没有咳痰那么有效果,胸闷咳嗽依然非常严重。”

  黄素说道:“把手给我,我诊一下脉!”

  就在此时,中医门诊外面来了一群人。

  刘科长在前面引路介绍道:“藤原先生,这就是中医科门诊,每周日患者都是爆满,全是来找黄医生治疗癌症的。”

  看着排号等候区已经坐满了人,藤原次郎搀扶着一名与自己有两分像的老人,向刘科长问道:“刘桑,我们还需要等多久。”

  “藤原先生,不好意思!黄医生的号实在是太难挂了,我排了三天都没有挂上号。”刘科长脸上带着歉意说明情况,随后话音突变保证道:“藤原先生,您放心,我现在就进去和黄医生说明一下情况,相信很快就能轮到您和您的叔父了。”

  藤原次郎松开老人,再次鞠躬九十度道:“刘桑,给你添麻烦了。”

  看着刘科长一行人怪异的举动,和藤原次郎蹩脚的汉语,中医科等候的看病的人瞬间小声地议论开了。

  “看这人蹩脚的说话和怪异的动作,我怎么觉得这是一个鬼子呢!”

  “没错,就是鬼子,抗日剧里鬼子对汉奸的称呼不都是这个桑、那个桑的。”

  “我看这家伙就和汉奸没有什么两样,你看他那点头哈腰,一副奴才狗腿子的样子。”

  “乖乖,黄医生的医术真是不得了呀,就连岛国人都来找他看病了。”

  刘科长也不理会患者的议论,接着走到诊室门口就要敲门。

  突然,一名患者的家属突然叫住刘科长:“你是干什么的?”

  刘科长一副上位者的态度,居高临下地对那名家属说道:“我找黄医生有要事。”

  在场所有患者早就看不惯刘科长刚刚低三下四的狗腿子的样子,现在对自己人却趾高气昂起来。

  另一名家属说道:“伱问问在座的所有人,谁没有要事找黄主任,大家都是来看病的,你在这里装什么大瓣蒜,想看病后面排队去。”

  刘科长一副不与你们这帮庶民见识的样子,轻轻敲响了诊室的大门,也没有等里面的回应声,直接就推门走进去了。

  “这人谁呀,怎么这么没有素质。”

  “就是,这是谁呀,一副天王老子的样子。”

  见刘科长就这样大大咧咧地走了进去,所有的人都骂了起来。

  诊室内。

  黄素向魏学礼叮嘱道:“你的脉象和舌象都已经大有改善了,我在原方的基础上再给你加入杏仁、远志、酸枣仁。杏仁可以宣肺止咳,远志、酸枣仁可以安神助眠,你们回去再喝两个星期的,再过来复查,如果身体条件允许,我们就准备进行了化疗。”

  一听到还能有化疗的机会,魏学礼和儿子魏思贤都变得激动起来,起身连忙向黄素鞠躬感谢。

  就在这时诊室大门突然被打开了。

  黄素看见刘科长横冲直撞地走进来,紧皱眉头语气冰冷地说道:“你是什么人,谁让你擅自进来的,懂不懂看病要排队,没看见诊室里面还有病人吗,想看病出去排队。”

  见到黄素表情冰冷,魏学礼说道:“黄主任,那我们就先走了,您先忙着!”

  黄素换回和善的表情说道:“那您慢走!”

  当黄素拒绝出外诊的那一刻起,刘科长本来就对黄素没有好印象,认为黄素没有大局观,不顾草原市的经济发展。

  刘科长做起事来,也变得冲动起来。

  在看到黄素对自己和别人完全是两种态度,刘科长心里更生出了一股怒火道:“黄医生,我是招商局投资促进科的科长,我叫刘建民。我想我们局长已经跟你说了藤原先生叔父的病情,我今天是带着藤原先生和他的叔父过来看病的……”

  黄素打断刘科长未说完的话,故意地说道:“既然是来看病就更应该排队,我记得接下来的患者可不是什么姓藤原的。”

  说着看向张远说道:“张远去看一下,下一位是谁?”

  这是刘科长也火了,说道:“黄医生,你这个人怎么如此不顾大局,藤原先生可是过来的投资的外商……”

  黄素在点断刘科长的话说道:“刘科长请你搞清楚,我不是你们招商局的工作人员,我是一名医生,在我的眼里没有什么外商、内商的,只有病人,你现在已经干扰到了我给患者看病了,如果你再在这里扰乱医院的正常工作秩序,我就要请保安将你请出去了。”

  刘科长深呼吸,压住了心中火气道:“黄医生,你的号太难排了,我希望你能先给藤原先生的叔父看病,这关乎草原市一个五亿美金的大项目,我希望黄医生有大局观。”

  “我还是那句话,我是名医生,在我眼里只有患者,没有什么外商,我每天看的名额有限,我让你们插队了,请问你打算让哪名患者失去今天看病的机会。”

  刘科长其实心里想的是这些老百姓怎么跟外商比。

  但是作为公务员队伍里的老油条,这种话他肯定是不能说出来,说出来就是政治思想的问题里。

  刘科长憋得满脸通红,看着黄素道:“黄医生,藤原先生的叔父昨天特意坐飞机从岛国慕名而来,就是冲着这份诚心,我想您不能不顾及国际友人的感情吧,况且,你也说了你是一名医生,总不能见死不救吧。”

  没想到,最后刘科长就用黄素自己的话,反将了一军,不愧是老油条子,从来就不吃亏。

  “既然如此,那我就抽中午的空闲时间,给这位藤原先生的叔父诊治一下。”

  “你们可以趁着现在,带着病人做一下胃镜检查。”最后黄素冷冷地看了刘科长一眼道:“刘科长现在你可以出去了,不要耽误我的工作。”

  本来听见黄素抽出中午休息的时间给藤原次郎的叔父看病,刘科长的脸色已经缓和了许多。

  但一听到撵自己走,刘科长的脸色再次变得黑了起来,重重地哼了一声,便转身离开诊室。

  黄素看着刘科长的离开的背影,嘴角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

  随后,看向那日松到:“那日松,去叫下一位患者。”

  鱼饵既然已经马上要咬钩了,黄素怎么可能让鱼饵跑了。

  刘科长走出诊室,向藤原次郎的方向走去。

  藤原次郎则装作一副焦急的样子,走上前询问道:“刘桑,黄医生怎么说的。”

  刘科长脸上带着为难的表情说道:“黄医生答应了,利用午休的时间,给您的叔父诊治。”

  随后,刘科长添油加醋地将黄素的话跟藤原次郎叙述了一遍,毕竟黄素让自己在藤原次郎面前信誓旦旦地保证成为了笑话。

  “这位黄医生是一位医德高尚,让人值得尊敬的好医生。”

  听见藤原次郎对黄素的夸奖,刘科长的脸色就变得更黑了。

  藤原次郎不理会刘科长难看的脸色,说道:“刘桑,那就带我的叔父去做胃镜检查。”

  对于自己的目的马上就要达到了,此时藤原次郎也没有最开始对刘科长的客气,那股颐指气使傲慢的秉性已经慢慢地透露出来。

  刘科长瞬间变脸,面带笑容地道:“藤原先生,请跟我来!”

  刘科长现在还没有发现藤原次郎对自己的态度已经发生了变化。

  一上午黄素三人又在忙碌中度过。

  见藤原次郎还没有进来,那日松问道:“主任,您还真打算给那个小鬼子治病呀,他们可是都没有安什么好心。”

  黄素语气严肃说道:“既来是问诊的患者,我们当然要全力医治了,我们的博弈是跟津村汉方制药株式会社,和患者无关。”

  就在这时,诊室大门敲响了。

  黄素说道:“请进!”

  藤原次郎搀扶着他所谓的叔父慢慢地走进了诊室。

  黄素开见藤原次郎这张脸,眼睛瞬间变得锋利起来。

  虽然这张脸年轻了将近二十岁,但是这张脸让黄素依然铭记在心,即使化成灰自己也认得。

  藤原次郎就是上一世,利诱自己买经方不成,陷害自己丢掉了工作的人。

  真可谓是仇人相见,前世今生两世的仇,这次自己要找他算的干干净净。

  藤原次郎没有注意到黄素的眼神,刚进屋就给黄素行了一个九十度的鞠躬。

  “黄医生,不好意思耽误你们中午休息的时间了,我们给你们添麻烦了。”

  上一世,初次见面藤原次郎也是这样的彬彬有礼,当自己拒绝了他的无理要求后,他就露出了恶毒的本性。

  黄素深呼吸几下,强压住心中仇恨的怒火。

  而身边何慧这个时候看出了黄素异样,小声地关心道:“主任,您没事吧!”

  “我没事!”黄素再次做了一个深呼吸,对着依然鞠躬的藤原次郎说道:“治病救人本来就是我们医生的职责,扶着晃着过来坐吧。”

  见黄素没有让藤原次郎起来的意思,刘科长急忙上前扶起藤原次郎,眼睛还狠狠地瞪了一眼黄素。

  黄素则对刘科长的敌视仿佛没有看见。

  待藤原次郎和他所谓的叔父坐下后,刘科长则如同狗腿子一样,乖乖地站在两人身后。

  黄素语气冷淡地说道:“胃镜做了吗?”

  何慧和那日松还是第一次看见黄素对患者如此冷淡,以往黄素对患者都是温声细语十分的和善。

  但何慧和那日松也只当是黄素对盗取配方黑手的痛恨,没有向别的方面想。

  “黄医生,这是我们刚刚照的胃镜。”

  藤原次郎将刚刚照的胃镜递给黄素。

  黄素看着片子,只见患者的贲门口周围已经布满了癌细胞,贲门口已经变得极为狭窄,这是胃癌中的贲门癌。

  黄素放下片子说道:“你们就没有通过手术治疗过吗?”

  在西医里面,治疗贲门癌的患者首选是手术治疗,一般都是做胃切除手术,贲门癌是属于黏液癌,因此放疗对于贲门癌基本无效,化疗起到的效果也比其他癌症的效果小。

  藤原次郎说道:“我们也找过岛国的很多医院,他们就建议我叔父切除绝大部分的胃,并且还不保证能彻底根除。”

  黄素点了点头说道:“把手伸出来,我诊一下脉。”

  随后,藤原次郎给老人翻译了一遍,老人这才伸出自己的胳膊。

  黄素三指搭在老人的脉搏上,只见脉如琴弦,这是脉弦的脉象,诊了老人的另一只胳膊,发现脉象依旧是脉弦的脉象。

  黄素几乎可以肯定,老人的癌症胃癌属于那种证型了。

  黄素放下老人的胳膊道:“伸出舌头,我看一下舌苔。”

  藤原次郎再次翻译后,老人伸出了自己的舌头。

  只见老人舌质鲜红,舌苔白薄,舌头两侧鼓胀,明显挤占了舌中,这是肝气犯胃的舌象,并且舌体表面有明显的沟壑和肝郁线。

  患者的胃癌属于明显的胃气郁闭型胃癌。

  这种胃癌的患者多有情志不遂或精神刺激的病史,肝主疏泄,性喜条达,若情志不疏,肝气郁结不得疏泄,则会出现横逆犯胃,以致胃气不和。

  此病虽然属于胃癌,其病机在肝,为肝郁气滞之象,病在气分而湿浊不甚,故苔多白薄,病在里而属肝主痛,故见脉弦。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