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小说 > 在下,中医黄素 > 第198章 防与盗

第198章 防与盗

2022-06-24 作者: 十年老陈皮
  第198章 防与盗

  “李燕,搬到你爷爷病房的那名患者情况怎么样了。”

  查房回来的黄素,恰好在自己的办公室门前遇见送药准备上楼的李燕。

  聪明的李燕自然知道黄素想问什么,含糊说道:“黄医生,经过您上次的治疗,沐阳全的胃已经不疼了,这两天也在按时服用中药。”

  深层次的意思是告诉黄素,这对父子现在非常老实,并没有其他的动向。

  黄素轻轻点头表示情况自己已经知道了。

  就在这时,黄素衣兜里手机响了起来。

  见黄素有电话,李燕说道:“黄医生,您先忙!”

  说着李燕端着托盘走向楼上,里面全是装满中药液的中药袋。

  黄素拿起手机,一看是一个陌生号码,黄素还是快速接通的电话。

  在这个年代,电话诈骗还没有那么嚣张,更没有互联网公司将客户的信息打包成数据包往外卖。

  电话里传来了一个陌生的声音:“您好,请问是黄素黄医生吗?”

  “我是,请问您是哪位?”黄素接通电话问道。

  电话里面介绍道:“黄医生,您好,我是招商局的吴局长!”

  “吴局长,您好!您给我打电话有什么事情吗?”

  黄素心里纳闷,自己和这个招商局的吴局长并不认识,他怎么会突然给自己打电话。

  “黄医生,是这样的!一名打算来我们这里投资建厂的岛国客商,他的叔父得了胃癌。”电话里的吴局长便将藤原次郎拜托的事情说了一遍,最后强调道:“黄医生,这件事情直接关系到一个五亿美金的项目是否能成功落地咱们草原市,还请黄医生您能尽力帮忙医治。”

  听了吴局长的介绍,黄素怎么就闻到了岛国那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

  上一世自己对国内外中医行业多少也算了解一些,对津村汉方制药株式会社也是如雷贯耳,只知道他们在魔都建立起了制药厂,就连主要中药原料产地的川府地区都没有,怎么可能来蒙疆建立制药厂。

  津村汉方制药株式会社的心思,可谓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了。

  就是为了盗取课题组的方子来的,五亿美金投资不过是他们给草原市画的一张大饼。

  看来自己等待的幕后大鱼就是这个津村汉方制药株式会社了,看来自己提出方剂严格保密的措施,让他们已经失去耐心,终于露出狐狸的尾巴了。

  虽说心里明白,黄素语气依旧正常地说道:“吴局长,这您放心!对于每名患者,无论他是贫穷还是富有,无论他是中国人还是外国人,我们都会用全力救治的。我每周日都会在市医院中医科坐诊,你直接让你们投资者带着他的叔父挂号就行了。”

  “黄主任,您看您能不能抽出一些时间,专门给我们投资者看一下,也显示我们草原市对外商的重视,更有助于这个项目落地草原市。”电话里面吴局长用着商量的语气说道。

  对于黄素,吴局长真的不敢摆官威,先不说王书记、赵市长对黄素感官都非常好,就说现在黄素可是草原市的名医,这名医的身份,吴局长也不敢说重话,谁知道哪天自己有需要黄素的时候。

  黄素婉拒道:“吴局长不好意思,我们课题组的工作实在是太多了,我能每周日坐诊已经是尽量抽出时间了,真的没有出外诊的时间了,伱带着客商来门诊挂号也是一样的。”

  明明知道这个藤原次郎居心不良,自己怎可能还上门服务呢。

  “那好吧,黄医生!周末我会派工作人员一同前往的。”

  吴局长语气带着为难地挂断了电话。

  结束了和吴局长的通话,黄素走楼梯向四楼走去。

  四楼是蒙疆医科大学中医系课题组的楼层。

  黄素走到崔教授办公室门前,轻轻地敲响了房门。

  “进!”

  “崔教授!”

  黄素推门走进办公室,和崔教授打着招呼。

  陈静山作为系主任,不可能一直守在课题组,所以崔教授其实就是课题组的实际负责人。

  “黄素,过来坐!”

  崔教授起身从办公桌后面出来,走到会客沙发招呼着黄素坐下。

  待黄素坐下,崔教授问道:“今天你怎么有空来我这里了?”

  黄素问道:“崔教授,你们课题组有没有出现志愿者要看方子的情况?”

  “这倒没有!”崔教授问道:“黄素,你怎么问起这个问题了?”

  “崔教授,我觉得这件事情有蹊跷。”

  随后,黄素便将沐阳全父子装病图谋课题组药方的经过,和刚刚招商局吴局长打电话,拜托自己诊治藤原次郎叔父的事情说了一遍。

  崔教授微微皱眉,还是有些含糊地说道:“黄素,你是不是过于敏感了。”

  “崔教授,并不是我过于敏感,而是这就是一个岛国人盗取我们课题组方剂的阴谋。”黄素解释道:“我们这边刚刚有人装病骗取中药方剂,马上就有岛国人来草原市投资,而且还是汉方制药公司,恰巧这个投资商的叔父又得了胃癌,这世上哪有这么多巧合,如此多巧合只能说明这就是一场岛国人设计的阴谋。”

  见到崔教授依旧是皱着眉头不说话,黄素继续道:“崔教授,你不要忘记,岛国汉方制药生产的都是什么。”

  崔教授皱着眉头这才问道:“黄素,你打算怎么办?”

  黄素说道:“首先,我打算召集两个课题组所有知道方剂的医生,大家一起开个会,提高一下警惕。其次,我们不可能做到天天提防着这些人,只有把他们全部揪出来,做到一劳永逸。所以,我想来个将计就计,将这些黑手全部抓出来。”

  崔教授点了点头道:“好,我这就通知我们课题组的几个小组长和副组长。”

  毕竟两个课题组属于同级别,没有谁领导谁的关系,黄素想实施自己的计划,就要先和崔教授通气。

  好在,在黄素的劝说下,崔教授还是同意了。

  不多时,住院处的大会议室,两个组的所有小组长以及煎药组的几个组长全到了。

  崔教授先说道:“今天召集大家突然开会,黄组长是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与大家说。”

  随后,黄素就把在崔教授办公室说过的话,和在场所有的医生又说了一遍。

  黄素最后说道:“我敢肯定,藤原次郎一定会要求他叔父住院的。”

  听了黄素的分析,在场所有的人都皱起了眉头。

  在座,你让他们看病个个都是好医生,但是你让他们防贼抓贼,和贼人玩谍影重重和无间道,他们是真的不会。

  这时张远突然拳头砸在桌子上道:“你不给那个什么劳什子藤原叔父治病就得了,他们不住进医院不就不用引狼入室了吗!”

  这时,魏莱突然开口说道:“课题组任务完成,我们是可以拍拍屁股走人了,可是黄素还要在草原市工作,如果市政府真的把投资失败事情怪在黄素头上,你让他以后还怎么在草原市工作。”

  稍作停顿,魏莱继续说道:“我其实还是比较赞同,让藤原次郎这个叔父住进住院处的。”

  张远瞪圆了眼睛看着魏莱道:“魏莱,你说什么胡话!”

  魏莱解释道:“如果拒绝收治他们,他们在外面来个里应外合,我们更无法预测他们要做什么,还不如把岛国人放在眼皮下来的好,这样我们可以监视他们的一举一动。”

  黄素点了点头道:“其实,我也是这个意思,这次开会就是提醒大家提高警惕,还有我准备将计就计将这些老鼠全部揪出来。”

  随后,黄素望向煎药组的几个人道:“冯药师,你们要注意药渣的处理,千万不要让岛国通过丢弃的药渣把方剂分析出来。”

  冯药师说道:“黄组长,你放心!处理药渣的时候,我会把两个课题组的药渣全部混在一起,给他们天大本事也分析不出来成分。”

  和课题组的人不一样,煎药组的人都知道方子的配方,而且是两个课题组的经方他们都知道,就怕岛国人从药渣中分析出经方来。

  黄素摇了摇头道:“这样也不是百分百的,厉害的中医还是能分辨出里面的经方。这样你再煮一些其他的中草药,将这些药渣混到里面去。”

  这是张远也出主意道:“最好加入一些和原有药渣能够组成其他经方的药材。”

  黄素赞成道:“这个主意好,等会议结束,我给你写几个方子,正好也作为我们钓鱼的诱饵。”

  最后,黄素望向坐在角落的李燕。

  自从开会,李燕就有点怯怯的,开这么重要的会议为什么要叫自己。

  黄素对李燕说道:“至于这个抛鱼饵的人,我觉得李燕最合适。”

  李燕这才明白过来,原来这个计划自己非常重要,一想到能帮助到黄医生,李燕嘴角露出了笑容。

  会议结束后,黄素回到办公室,又给孙教授打去了电话。

  说明草原市这边复杂的情况,并提醒孙教授,让其他的课题小组也要小心岛国人。

  黄素不相信,岛国人只向自己这一个课题组派出了偷盗人员,肯定也会向其他课题组下手的。

  草原市招商局。

  吴局长发下手机,拿起桌子上的座机的话筒,拨打起了电话。

  “刘科长,你来我办公室一趟!”

  很快,办公室大门就传来了敲门的声音。

  “进!”

  刘科长推门走进办公室说道:“局长,您找我!”

  吴局长指着对面椅子,示意刘科长坐下。

  等刘科长坐下后,吴局长说道:“如果这位藤原先生的叔父到了草原市,你就陪同他们二人去一趟草原市的中医科,每周日黄医生都会在中医科坐诊。”

  听了吴局长的交代,刘科长微微皱眉,试探地问道:“局长,就不能让这个黄医生出一趟外诊吗,这也显得我们对岛国客商的重视,有利于我们真正将项目落到我们草原市。”

  “我已经和黄医生商量过了。”

  说着,吴局长将黄素说的话大致又和刘科长说了一遍。

  刘科长一副替吴局长打抱不平地说道:“这个黄医生怎么一点觉悟都没有,这是关乎草原市的发展,他作为草原市的医生,就应该配合我们工作,况且局长您还好言相求,他怎么可以如此随意的推脱呢,就不相信几个小时的时间都抽不出来。我看这个黄医生一点大局观都没有,什么事情能比草原市发展更重要。”

  “好了,刘科长!你就不要在这里埋怨,毕竟我们分属于不同部门,人家不配合,我们也不能强求。”随后,吴局长叮嘱道:“你去一趟酒店,把这件事情和藤原先生说一下。”

  “好的,局长!我现在就去酒店和藤原先生说一声。”

  刘科长起身,脸上依旧带着愤愤不平的表情,走出了吴局长的办公室。

  藤原次郎下榻的酒店,刘科长敲响了房门。

  藤原次郎打开房门道:“刘桑,你怎么来了,快请进!”

  说着藤原次郎让出身位,示意刘科长进屋说话。

  “刘桑,请坐!”

  “刘桑,请尝尝我们岛国的茶叶。”

  藤原次郎端来两杯茶水递给刘科长,坐在刘科长的对面。

  刘科长仿佛端着宝贝似的,小心翼翼地端起茶杯,轻轻小品一口。

  藤原次郎看见刘科长低头小心喝茶的样子,脸上露出了鄙夷的神色,当刘科长轻轻放下茶杯抬头的时候,又换回了友善的表情。

  刘科长放下茶杯夸赞道:“不愧是岛国茶叶,非常好喝。”

  藤原次郎也轻轻地喝了一口茶水,放下茶杯问道:“刘桑,不知道你这个时间过来,有何贵干。”

  刘科长表情为难,欲言欲止最后说道:“藤原先生,我是为了您叔父看病的事情来的。”

  看着刘科长的表情,藤原次郎配合地问道:“刘桑,难道是看病出现了问题了,是那位黄医生无法给我叔父看病吗。”

  说着脸上还做出了一副十分焦急的样子。

  刘科长见藤原次郎误会了,急忙解释道:“藤原先生,您误会了!不是不能给您叔父看病。而是我们本想让黄医生出外诊过来给您叔父看病,被黄医生拒绝了。还需要您的叔父去医院挂号。”

  藤原次郎装作一副如释重负的样子道:“求医问诊挂号本就是应该的,即使我们是投资商也是要遵守的。”

  刘科长因为藤原次郎的善解人意,好感度再次被拉满。

  心里想:看看还是人家岛国人有素质,哪里像那个黄医生一点大局都不顾,一点素质都没有。

  “刘桑,请问我的叔父什么时候才能找那位黄医生看病,他老人家昨天已经坐飞机来中国了,明天就能到草原市。”藤原次郎问道。

  “藤原先生,黄医生是每周日,在市医院中医科坐诊,但是由于黄医生在我们草原市非常有名,他的号非常难挂。”

  说了困难后,刘科长立刻拍着胸脯保证道:“藤原先生,您放心,你叔父的挂号就包在我身上了。”

  藤原次郎再次起身九十度鞠躬,一副非常诚恳的样子感谢道:“刘桑,太感谢你了!让你为我叔父的事情如此费心。”

  刘科长扶起藤原次郎道:“藤原先生,您太客气了!为外商做好服务是我们招商局的本职工作。”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