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小说 > 在下,中医黄素 > 第196章 贼心不死

第196章 贼心不死

2022-06-22 作者: 十年老陈皮
  第196章 贼心不死
  转过身来,看到李燕冲进来,黄素停止了与病人的交谈。

  见李燕慌张的样子,黄素心中一惊,难道是那个志愿者的病情突然恶化了?
  癌症恶化起来,真的是十分突然的,根本没有预见性。

  “李燕不要着急慢慢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李燕来到黄素面前,深呼吸两下,对黄素说道:“黄医生,不好了!有一位患者和我们的医生争吵起来了。”

  “您先慢慢化疗,等化疗结束我再来看您。”

  黄素和患者打过招呼,站起来身来就想外面走。

  所有人都跟着黄素一同离开病房。

  走廊里,黄素对身边的李燕问道:“你把情况仔细跟我说一下。”

  “我按照每天的流程给429病房二号床位的患者端药,那位患者就是不喝药,说喝了我们开的药,胃变得更疼了,他们说是我们药的问题,非要让我那方子给他们看,管理429病房的秦医生正在和患者交涉,并让我过来找你们。”李燕跟在黄素的身后解释道。

  黄素紧紧皱着眉头,觉得这件事情绝对不会像表面那么简单。

  随着,李燕详细的介绍,一行人拐了两个弯,终于到了429病房。

  难怪黄素没有听见这边声音,距离实在是太远了。

  走进病房,看见秦医生正在安抚病人,而病人确实一手捂着胃部,一副不配合的样子。

  见到黄素进来,秦医生对病人说道:“我们课题组的副组长来了,你有什么要求可以和我们副组长说。”

  说着,秦医生离开病床,走到黄素身边。

  黄素问道:“患者什么情况。”

  秦医生走到黄素身边,凑近耳边小声说道:“患者名叫沐阳全,我刚刚给诊过脉,他的脉象根本没有痛证的脉象,我敢肯定他是在装病。”

  黄素一边听着秦医生的讲述,一边仔细打量沐阳全的状况。

  只见沐阳全双手捂着胃部,脸上一副龇牙咧嘴的表情,然而脸色却没有一点变化,眼睛却时不时地偷偷向自己的方向偷瞄两眼。

  正常向这种胃癌疼痛起来,都会疼得脸色苍白,冷汗直流,可以回想一下,邹文治化疗后,胃脘痛的样子。

  而眼前的沐阳全,虽说脸色无华,那是气血双亏的病症,在看他呼吸匀称平稳,这哪里有一点胃疼的样子。

  听了秦医生的介绍,黄素微微点头表示明白。

  黄素走到沐阳全病床边,坐下问道:“这位患者,伱哪里不舒服?”

  沐阳全依旧双手捂着胃部,装出一副疼痛无法说话的样子,用眼角斜视,偷偷瞄了黄素一眼。

  而沐阳全的陪护家属上前说道:“我们自从喝了你们开的药,胃是一天比一天疼,今天我把突然疼得无法忍受了,早上疼的都无法吃饭了,我怀疑你们的药有问题,我们要检查你们给我爸喝的药。”

  黄素望向身边年轻人问道:“你是谁,你和患者是什么关系。”

  年轻男子回答道:“我叫沐国佳,患者是我父亲。”

  “首先,我要纠正你一个错误,你们不是我们患者,而是课题组的志愿者。其次,我们签署的协议你们有没有仔细看过,在课题试验阶段,方剂是严格保密的。”黄素轻蔑地看着沐国佳继续说道:“还有,谁告诉你是方剂的毛病,全院三百多号相同证候的胃癌患者,别人病情都在不同程度的恢复,怎么就你们的病情突然出现了变化。”

  这还是一侧邻床的志愿者附和道:“是呀,我们喝的都好好的,怎么就你爸出现了问题。”

  而另一边的临床也说道:“小沐呀,你爸的胃疼也有可能是别的原因,正好现在医生都在,好好让医生给你爸看看。”

  “怎么就不是药的问题,没和这药的时候,我爸的胃可不疼,从喝了他们药才开始疼的。难道我爸先闲着没事装病吗!”沐国佳气汹汹地回怼了两侧病床的志愿者,又依旧理直气壮地对黄素质问地道:“我爸喝了你们开的药,胃疼的越来越严重的了,我想检验方子难道还有错了吗,你们课题组在牛,我们患者也是有知情权的。”

  见到沐国佳一副听不出好赖话的蛮横样子,两侧临床的志愿者也识趣的不在说话了,难免给自己惹上麻烦。

  黄素仰着头白了一眼沐国佳,依旧语气不善地说道:“谁告诉你胃疼就一定是药的的问题,我这个医生在没检查之前,都不知道患者胃疼是什么原因,你就什么都知道,既然你这么厉害,不如你爸的胃癌,你自己来治疗好了。”

  黄素既然已经猜测出他们的目的,自然对他们也没有好语气。

  心里也是打着激化矛盾的想法,直接将他们驱逐出课题组,要知道课题组对于不配合工作的志愿者是可以直接劝离的,这都是在协议上写着的。

  沐国佳听见黄素难听的话,他自己心里也开始有点后怕了,真要是惹怒这位组长将自己父亲驱逐出课题组,自己的发财大计还怎么实现。

  沐国佳瞬间语气变得缓和下来道:“黄组长,对不起!我爸突然胃这么疼,我也是着急了,说话有点冲,您多担待。还请您给我爸好好看看,我爸的胃疼究竟是什么原因。”

  说着还装出十分焦急的样子,看着沐阳全,好似十分关心自己父亲病情的样子。

  黄素也没有想到,沐国佳的态度变得这么快,让自己的计划落空了。

  不在理会沐国佳,黄素直接拿过沐阳全的手腕诊起了脉象,只觉得三指下,脉搏细小而弱,这是典型气血双亏的脉象,根本就没有一点痛证的脉象。

  痛证最明显就是弦脉,除此之外不同位置的疼痛都会有不同脉象。

  头痛脉弦;外感风邪头痛脉浮弦;外感寒邪头痛脉弦紧;湿邪头痛脉弦细;伤暑头痛脉缓弱;痰浊头痛脉弦滑;气虚头痛脉弦软;热病头痛脉弦洪;血虚头痛脉微涩;肾气厥逆头痛脉弦坚;真头痛脉短涩。

  疝气痛,脉弦紧有力;如阴寒实邪在里脉实急;阳气大虚,寒湿阴邪亦盛脉弱中带急。

  腰痛脉沉而弦;风邪腰痛脉沉弦兼见浮脉;寒邪腰痛脉沉紧;痰饮腰痛脉沉弦滑;肾阳虚导致的腰痛脉沉软细;肾虚腰痛脉虚大;闪挫伤腰痛脉沉实。

  痹病脉浮、紧、涩;痈疽发热疼痛脉数;肺痈虚证脉短涩;肺痈热盛脉浮大。

  肠痈实证脉滑数;肠痈溃脓血虚脉数而无力或芤虚;肠痈湿毒凝聚脉微涩;肠痈溃脓脉紧数。

  至于胃痛,胃脘痛时,正气不足,邪气亦不盛时,脉来细迟;正气虛衰,邪亦盛时,脉来浮大。

  胃寒引起的胃脘痛,脉象沉紧;胃热引起的胃痛,脉象多滑数;胃阴虚一起胃痛脉细数;淤血阻胃脉象弦数或涩,患者脾胃阳虚的胃痛则是脉象虚缓,肝气犯胃引起的胃痛则是脉弦。

  在中医四诊合参面前,一切的装病都将无所遁形。

  就在黄素诊脉的过程中,张远和魏莱也轮流地拿起沐阳全另外一只手诊了起来。

  见黄素放下沐阳全的胳膊,沐国佳装出一副焦急的样子问道:“黄组长,我父亲怎么样了。”

  心中却得意地想着:无论你怎么治疗,只要自己的爹一直装作胃疼,自己就可以一口咬定是药方的问题,就要求看药方,只要拿到药方,自己就发财了。

  黄素说道:“你父亲是血瘀在胃,只要用针灸十宣穴放血之后,你父亲的胃痛就会好了。”

  不等沐国佳说话,黄素直接对那日松说道:“那日松,帮我取一包三棱针来。”

  “好的,主任!”

  那日松急忙跑出了诊室,而给沐阳全诊过脉的张远和魏莱则打量黄素,不明白黄素葫芦里面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不多久,那日松便拿着一包一次性三棱针走进病房。

  黄素撕开包装,抽出一根三棱针,随手拿过沐阳全的右手,抓在自己手里,让他无法抽出来。

  “老人家,十宣放血有点疼,您忍着点。”

  随即,黄素手上也不留力气,狠狠刺入沐阳全中指的十宣穴上。

  这回沐阳全真的是痛得吃牙咧嘴,嘴里狠狠地吸了一口凉气。

  针灸总体的疼痛很微弱,一般都是刚刚刺破皮肤会带来一些疼痛,主要是针具现在比较细,而且疼痛程度跟操作者有很大关系,熟练的针灸大夫基本上能让病人很少感到疼痛或者是几乎无痛感。

  但也有例外,能够说让人感到很疼的穴位,一般都在手足,特别是井穴,或者是十宣,都属于肢端末梢的这些穴位。

  如果是用银针正常针灸,痛感还能轻一些。

  但是黄素为了惩戒这对父子,换成了三棱针,加之用力过大,大家可以想象成针扎手指尖是什么感觉,十指连心地疼。

  黄素不顾沐阳全的反应,又一针重重地刺进他食指上的十宣穴。

  十宣穴放血具有清热开窍醒神的功效,黄素也是让这些被金钱迷心窍的人开开窍。

  就在黄素连续针刺了沐阳全右手五指后,继续抓向他的右手的时候。

  “老人家,你放心!只要接受五六次行针治疗后,您的胃痛一定会好的。”

  沐阳全早已经忍受不了疼痛了,又听到还要继续忍受这样疼痛五六次,急忙说道:“黄组长,我感觉我的胃没有那么疼了,不用再扎了。”

  黄素抓住沐阳全的左手,一针扎入左手食指的十宣穴,道:“那怎么行,如果十指不扎完,你胃疼复发怎么办。”

  黄素不理会沐阳全的挣扎,知道把左手五指的十宣穴都扎了一遍,才放开手。

  “既然他的痛已经好了,为了保险起见,明天你们最好还是再做一个胃镜。”

  说着,黄素起身带着所有的医生离开了病房。

  “谢谢您了,黄组长!辛苦您了,黄组长!”

  沐国佳心里明白是怎么回事,但是还要强忍欢笑将黄素一行人送出病房。

  等送走了黄素后,沐国佳阴沉着坐到了沐阳全的病床边,比划出一个十的手势道:“爸,你的胃疼真的好了。”

  考虑到了病房还有其他人,沐国佳没有直白的把话说出来。

  他的意思是质问沐阳全,为了十万元,你怎么这点疼都忍受不了。

  “你还别说,黄组长的医术真的了得,这一扎我的胃病就好了。”

  说着将挤出血滴的十根手指递给沐国佳看。

  沐阳全的意思是十指连心,真的很疼。

  走廊外,黄素脸色阴沉的走在最前方,一股压抑的气氛弥漫开来。

  张远走到黄素身边说道:“黄组长,我觉得这件事情有些蹊跷,这对父子明显就是冲着配方来的,你还记得在京城,大闹报名处的岛国人吗,我觉得和他们脱不了关系。八十年代他们就用这招要盗取云南白药的配方。”

  听了张远的解释,一行人面色也变得阴沉起来。

  大家最开始以为不过是普通的医患纠纷,虽说中医医患纠纷不及西医的一个零头,但是多少也都遇见过,并没有当回事,没想到背后还有这样的隐情。

  现在大家也明白了,为什么课题组严格把控方剂的传播,只让少数的几个人知道。

  “主任,我现在就把这对忘恩负义,吃里爬外的父子赶出课题组。”

  那日松二世祖的脾气又上来了,气冲冲地转身就要回病房。

  “站住!”

  黄素呵斥住冲动的那日松:“你能赶走一个,你还能赶走所有志愿者吗,你能保证全楼近六百名的志愿者,就这一对被收买的吗?”

  那日松负气的回来问道:“主任,你说该怎么办?”

  “是呀,你说该怎么办,总不能不管不问吧!”魏莱也非常担心地询问道。

  “我们无法做到千日防贼,只有用鱼饵将幕后黑手找出来,我们才能真正一劳永逸。”黄素胸有成竹地看向魏莱交代着:“明天你们给沐阳全做胃镜检查,把他转到中晚期组。”

  随后,又转头望向中晚期组的谢医生道:“谢师兄,这个病人我就交给你了,一定要把他们的一举一动看好!”

  谢医生明白黄素的意思,重重地点头道:“行,你就交给我吧。”

  “黄医生!”这时李燕从队伍里走出来道:“不如你们让我爷爷和他一个病房,我爷爷就可以随时随刻注意他们的一举一动。”

  黄素听了李燕的建议,眼睛一亮道:“这个主意好,谢师兄,就由您安排了。”

  “好!我来安排!”

  黄素又看向李燕问道:“从明天开始,李燕你专门负责中晚期组的送药,你要多注意这对父子的动向。”

  “黄医生,你就放心,我一定随时随刻注意这二人的动向。”

  听见自己能够帮助到黄素,李燕脸上挂满了笑容。

  自己祖孙二人承受了黄素太多的恩惠了,自己终于能帮助黄素分忧了,心里能不高兴吗。

  “你也不要太刻意了,难免他们发现破绽,这个沐国佳还是很狡猾的,我本想激怒他,将他们父子直接逐出课题组,没想到他尽然能压制住情绪。”黄素叮嘱后,有意味深长地看向李燕道:“有可能,放饵还需要你呢。”

  聪明的李燕,仿佛明白了黄素的意思,重重地点了点头。

  魔都津村株式会社的总部,野田部长的办公室。

  野田部长问对面站着的藤原次郎道:“藤原君,已经一个多月了,中国人课题组的配方你们拿到手了吗?”

  “对不起,野田大人,卑职无能。”藤原次郎九十度鞠躬解释道:“中国人课题组的保密程度太高了,没有课题组只有少数的几个人知道,我们收买的患者至今无法拿到药方。”

  野田部长皱着眉头道:“难道,他们也对患者保密吗?”

  “是的!”藤原次郎将一份协议递给野田部长道:“野田部长,您看了这份协议就知道。”

  少时,野田部长看完协议后问道:“藤原君,你还有什么别的对策没有,总部对于这次配方非常看重,只要你等将配方拿到,总部奖励大大的。”

  藤原次郎胸有成竹地说道:“野田大人,我准备打着睦邻友好,投资建厂的名义去趟蒙疆,我相信草原市需要政绩的友人们会帮我们达成目的的,想想以前的自动化技术、景泰蓝、宣纸等等,多少中国人技术就被我们这样的轻易拿到了。”

  听到了藤原次郎的解释,野田部长放肆地大笑了起来。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