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小说 > 在下,中医黄素 > 第195章 大查房

第195章 大查房

2022-06-21 作者: 十年老陈皮
  第195章 大查房

  课题组在草原市已经正常运行半月有余了。

  今天是课题组大查房的日子,课题组规定每半个月,由课题组的组长或者副组长带队全面检查本课题组所有的患者,为的是让课题组组长或副组长了解所有患者病情变化。

  黄素换上白大褂走进会议室,身边跟着那日松、何慧。

  黄素既然有了离开草原市,和将中医科交给二人的想法,现在就将二人带在身边,让他们多学多看。

  会议室里,三个小组的组长和副组长都已经到齐了,三个组分别是早期组、晚期组和混证组。

  主要是癌症进入晚期,脏腑机能都会出现不同程度的衰竭,即使是其他证型,也会出现不同程度的气血双亏的情况。

  在所有的课题组中,气血双亏证型是最为复杂,这也是对黄素的一种考验。

  黄素坐到主位上说道:“今天是课题组成立以来的第一次大查房,我提个建议,以后的大查房就由我和三个小组组长和副组长一同查房,以及一个记录员就行,就不要带其他人了,大家意下如何?”

  混证组的沙医生说道:“这个提议好,人多了不仅耽误时间,还会影响其他人的休息。”

  沙医生是孙教授的第一任研究生,有着丰富中医治疗肿瘤的经验,是孙教授特意叫来给课题组把关。

  见所有人都点头同意,黄素说道:“既然大家都同意,那咱们就开始今天的查房吧。”

  黄素这么做也是防止外贼打课题组主意。

  自从上次岛国人出现在报名诊室以后,黄素一直提防着岛国人。

  岛国人绝对不会轻易放弃,他们肯定有后手。

  虽然不能做到千日防贼,不能保证万无一失,但也能将方剂的传播降到最低,研究小组里,包括他在内,知道方剂的人也就八个。

  “沙师兄,今天就先从你们混证组查起。”黄素起身扫过在场所有的人道:“今天工作量会有些大,大家辛苦一下。”

  三个课题小组,一共有患者三百多人,要用最快速度检查一遍,工作量确实比较大。

  一行人走出会议室,向混证组的病房走去,混证组的病房在三楼。

  市医院的新楼住院一共是八层,两个课题组每一个小组一层,分别占据二到七层,第八层的病房划分给中医科,接待草原市的肿瘤患者。

  一行人走进301病房,黄素先查看病床尾的便签。

  上面写着:

  姓名:程栋。

  年龄:69岁。

  证型:瘀毒内阻证+气血双亏证。

  课题组每张病床上面都写着患者的基本信息和证候分型。

  见到一群医生走进来了,程栋陪护的家属起身问好道:“沙医生,各位医生好!”

  黄素从病床尾的资料袋中拿出程栋的胃镜片子查看出来。

  每一张病床上,都会有一个病人的资料夹,上面有病人的病历,还有半年内的所有胃镜检查的片子,方便医生检查。

  沙医生则为黄素介绍患者的病情:“程栋多年胃溃疡,今天三月突然感觉胃脘刺痛,胃镜活检检查后是胃腺癌,胃小弯距离贲门1.5cm浸润型腺癌,大小6cm×3.5cm×1cm,癌组织浸润在浆膜面脂肪内。”

  贲门就是食物进入胃部的口,幽门则是消化后的食物残渣进入肠道的口。

  沙医生指着胃镜片子道:“看,脉管内癌栓以及神经都有癌变组织,胃小弯淋巴结可以癌细胞转移的迹象。”

  浸润性腺癌是相对于原位腺癌的概念,它是腺癌的一种亚型,当腺癌细胞浸透了上皮的基底膜,向基底膜深层进行浸润,就称为浸润性腺癌。与原位腺癌不同,若腺癌发生了浸润,有机会进入到血管和淋巴管当中,可发生淋巴道、血道转移的情况。

  当诊断了浸润型腺癌之后,需要给予积极的治疗方式,早期浸润性腺癌可以进行手术切除治疗。在手术之后还可以根据病理回报的结果进行术后辅助的化疗。

  患者就是胃腺癌转移到胃小弯淋巴,已经无法通过手术剥离癌细胞了,就要通过采用化疗等全身治疗手段,控制病情的发展。

  浸润型腺癌是中医比较棘手的一种癌症,因为这种癌症容易扩散,而且扩散的速度非常快,只要进入血管,就可以将癌细胞传遍全身。

  看着床上面色无华,嘴唇苍白的程栋,黄素微微皱眉问道:“患者现在身体状况什么时候能安排化疗。”

  沙医生道:“患者气血双亏的情况比较严重,我们已经在桃红四物汤和失笑散的基础上又加入了八珍汤,估计怎么也得再持续服用一个月。”

  听了沙医生的解释,黄素的眉头皱的更深了。

  一个月,谁也不能担保会发生什么事情,这种浸润性腺癌患者,真的是转移快,扩散也快,人走的更快。

  见到黄素的表情,沙医生也知道黄素担心什么解释道:“黄师弟,你放心,家属的心态非常好,只要我们尽量治疗就行,患者确诊后,他们找了很多医院,没有一家医院愿意收治,我们是唯一收治的。”

  黄素点了点头,走到程栋身边坐下,拿起他的手臂,三指搭在寸关尺三部,用力触及腕骨方有脉象,脉搏跳动,脉来时艰涩而细弱,这是沉涩细弱的脉象。

  黄素发下手说道:“张开嘴,我看一下舌苔。”

  程栋伸出舌头,只见舌体稍小,舌质紫红带有暗色瘀斑。

  沙医生走过来讲解道:“患者现在的舌象已经好了很多,刚刚来的时候,舌头全是暗紫色。”

  黄素点了点头,问道:“现在吃饭的时候,胃部是否还有刺痛的感觉?”

  程栋削弱地说道:“还有,但是已经好多了,医生您是不知道,和以前吃饭就是如同酷刑一样,每次吃饭时候,仿佛有刀片在割我的胃,尤其是晚上,胃疼的整夜整夜睡不着觉。现在吃饭的时候变成是刺痛,我已经非常满足了。”

  气为血帅,血随气行,气滞日久,则导致瘀血内停,由于瘀血是有形的,故痛又定处,往往瘀血所在之处都是拒按的。

  瘀血内停之处,脉络壅塞而不通,故痛如针刺,严重就会如刀割。

  胃部淤毒内阻之证,瘀血在胃部,往往进食就会触动瘀血,所以按着痛甚,进食会加剧。

  在中医理论中,由于血属于阴,故入夜后,胃部即使是不按或不进食,疼痛也会发作。

  黄素点了点头,继续问道:“还会有吐血和变黑的情况吗?”

  “大便还是黑色的,但是吐血的情况已经变少了。”

  淤血内阻,会导致血行不畅,而溢出脉外,随胃气上逆则吐血,随肠道下行则变黑。

  这就是淤毒内阻常见症状,胃部刺痛,吐血、便黑的病机。

  “把方子拿过来我看一下。”

  黄素接过沙医生递过来的方子查看起来。

  桃仁12g、红花10g、当归10g、赤芍10g、生蒲黄10g、五灵脂10g、丹参15g、元胡10g、川楝子10g、乌药10g、侧柏炭12g、血余炭12g、仙鹤草30g、白花蛇舌草30g、虎杖30g、党参10g、白术15g、茯苓15g、川芎10g、白芍10g、熟地黄10g、甘草10g。

  方中以桃红四物汤和失笑散活血化瘀,以川楝子、元胡、乌药加强行气,气行则血行,血行则吐血、便黑可愈,再以侧柏炭、血余炭化瘀止血,以仙鹤、白花蛇舌草、虎杖软坚散结。

  最后以八珍汤补气补血,至于为何不用十全大补汤。

  因为瘀毒内阻之证,常常瘀久生热,所以人参、肉桂助阳生燥大热的药不能用,即使八珍汤也将人参改为党参,补气而不燥。

  黄素看了此方说道:“我们当时做课题设计的时候,有点没有考虑周全,像程栋这样的患者还是应该归瘀毒内阻证型课题组,患者根本病机还是瘀毒内阻证,治疗还是以桃红四物汤加失笑散为主,其他的方剂不过是辅助的作用。”

  沙医生安慰道:“偶有瑕疵也能理解,毕竟中医研究院联合五大院校,如此大规模,不可能事事都能想的周全。”

  随后,黄素又检查同病房另两名患者才走出301病房。

  查房一直持续到晚上八点左右,才将混证组检查完毕。

  黄素简单地吃过晚饭,回到宿舍,刚刚冲过澡,准备睡觉。

  今天一天查房下来,让黄素感觉十分劳累,不仅是体力上的,更主要是精神上的,而这样日子,至少还要两天。

  黄素刚刚躺在床上,桌子上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下床拿起手机,一看是孙教授打来电话。

  轻轻地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心中不由得责怪自己,忙的都忘记了向孙教授汇报今天大查房的情况了。

  黄素急忙接通手机道:“老师!”

  手里传来孙教授的声音,问道:“黄素,今天查房的情况怎样了。”

  “今天我们只查完了混证组,我现在也是刚刚查房结束,回到宿舍,估计将全部查完还需要两天。”

  黄素随后把今天查房的情况向孙教授详细地讲了一遍,最后说道:“老师,我今天查房后才发现,我们的分组有些问题。”

  孙教授饶有兴致地说道:“哦!你发现什么问题了?”

  黄素说道:“我觉得,我们混证组的分组有些问题,今天查房,我发现,混证组很多的患者,都是因为其他证型病久,才出现了气血双虚的情况,而且每个人的气血双虚的情况也不同,轻的可以用四物汤、人参健脾丸,稍微重的可以用八珍汤,根本就不需要用十全大补汤。”

  稍作休息,黄素继续解释道:“今天查房,我发现混证组,有三分之一的患者应该归入其他证型组,而不是草率地直接归入到我们课题组。”

  电话里,孙教授道:“伱能发现这些错误非常好,我们的这次的课题主要目的,就是为中医循证医学探索一条道路,我们不要怕出现错误,只要发现错误,总结错误,未来的中医循证医学实验才能少走弯路。”

  黄素默默地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了,老师!我会吸取今天的错误经验,我在做课题的时候,绝对不会再犯类似的错误了。”

  随后,黄素又和孙教授聊一些课题组的事情,和自己坐诊开始诊治肿瘤患者的事情后,两人才挂断了手机。

  第二天,黄素一行又开始另一个课题小组的查房。

  黄素问身边的魏莱道:“魏莱,你们课题组是不是已经有患者开始进行化疗了。”

  魏莱回答道:“有,三名患者已经完成一次化疗,今天正好是进行第二次化疗。”

  在帮助孙教授完成大课题组的沟通工作后,魏莱也来到草原市,并担任早期课题组组长。

  黄素说道:“那今天就从早期课题组查起。”

  三人走进病房,就见化疗组已经开始准备给患者进行静脉化疗了。

  见到黄素进来,化疗组的柳医生放下手里的工作道:“黄医生,你们来了,今天是准备查早期组吗?”

  “今天就是查早期组,这不听魏莱说今天有几名患者要接受化疗,过来看看吗?”

  黄素对着正在做化疗的病人问道:“你上次化疗的时候,有什么不舒服吗?”

  患者笑呵呵说道:“黄医生,还是咱们中医的化疗好呀,上次化疗结束后,我既没有感觉到身体虚弱,也没有呕吐、厌食、厌油的情况,就是恶心两天,随后就是吃嘛嘛香。还是第一次化疗这么轻松,现在我对化疗也不害怕了。”

  在世纪初,化疗其实和闯鬼门关没有什么两样,谈到化疗,其实患者也是内心恐惧,即使是现在,猝死在化疗过程中的患者也是经常发生。

  说着,患者请身边的大塑料壶道:“听魏医生说,都是这些水和化疗前早餐功劳。”

  自从黄素给邹文治精心准备早餐和水化水效果非常好后,这次课题组也将这个方法用到了课题组的化疗中了。

  并根据气血双亏证型,治疗茯苓红枣黄芪粥和茯苓红枣黄芪水。

  茯苓红枣黄芪水的作用就是水化化疗的毒副作用,化疗期间大量喝水是可以减轻化疗的毒副作用的。

  就在黄素和患者闲聊之时,李燕急匆匆跑进了病房。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