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小说 > 穿书后她与反派大佬相互娇养 > 第110章 准备参加科举考试

第110章 准备参加科举考试

2022-07-01 作者: 兜兜不回家
  第110章 准备参加科举考试
  叶扶苏看着她羞红了脸,一副又气又急的样子,嘴角勾了勾,胸腔里透着快意,道:“罢了,不逗你了。本座明天找人来给你补一下课业。”

  哈,还要上课?当年高考没过瘾?——陈瑾初想翻白眼。

  只要你进了二甲,本座就举荐伱,但是,你能不能上任、上任后做多久就看你的造化和本事了。”

  陈瑾初笑道:“能跟着国师就是我最大的造化和本事了,其他的不重要。”

  反正,叶扶苏也不会真的不管她。

  “嘴巴很甜,算是学乖了。”叶扶苏道。

  陈瑾初直接吻了上去,笑道:“国师,还有更甜的呢,不如,我们试试你方才的提议?”

  陈瑾初之所以这般卖力,还有一个原因,她体内的功力被叶扶苏封住了,这有点类似食髓知味的心态,若是没有那段当高手的日子,她现在这种普通人的状态她也能接受,但是,进入宗师境再退回来,有点意难平。

  但是,叶扶苏明确拒绝了她:“不行,你多次受伤,元气受损,这份功力你又不能完全控制,若是放开,对你只有损伤。”

  陈瑾初不懂这些,但是听起来叶扶苏这是为自己着想。

  “真的不能帮我解开吗?那万一我遇见了坏人怎么办?”陈瑾初道,她若是普通人,就靠体术,也够自保了,但是,她跟在叶扶苏身边,有多少人想杀叶扶苏,就有多少人顺手想杀她。

  叶扶苏道:“本座会给你派人保护你。你先安心在府里准备课业。”

  陈瑾初依偎在叶扶苏的怀里,身体又累又满足,学点课业,冲刺一下三个月之后的制试,也算是给自己找点活儿了。

  第二日晌午时分,来了三个人,这些人身着官服,看官服的式样,是文官。

  这三人对叶扶苏行了礼,叶扶苏道:“本座就把她交付给你们,务必用心教。”

  那三人又是一鞠躬,急忙道:“定不辱使命,请国师放心。”

  叶扶苏转头对陈瑾初道:“这是宋国廉,国子监的祭酒。”

  他指了另一个瘦高青年男子道:“吴络,司业;这位是杨庆,博士。他们俱是饱读诗书、才华横溢之人,务必要潜心跟着他们修习。吴司业连中三元,乃是天源国建国以来的第二人。”

  三元及第,就是连得州试、会试、殿试三轮考试的第一名,那妥妥的学霸了,不,应该说是学神!按照她看杂书所得的知识,科举制度实行了一千多年,但是三元及第的不过十三人。

  陈瑾初向来敬重学霸,当即恭敬无比,道:“一定谨遵国师教诲,跟着三位先生潜心学习、虚心求教。”

  杜卿凝也过来凑热闹,道:“哟,这都多大的人了,启蒙授业了?再说,杀鸡焉用宰牛刀,还派这么几个人来教你,你能开窍么?”

  陈瑾初笑道:“我不像杜大人,七窍通了六窍。”

  “死丫头,拐弯抹角地骂我!”杜卿凝明白过来,当即想打人。

  叶扶苏道:“师姐,你来一下。”

  二人走远之后,杜卿凝笑道:“你还真是下了本钱,是想让大祈那位见了她更欢喜吗?”

  叶扶苏道:“不是。师姐离开大祈太久了,也该回了。”

  “你赶我?你竟然赶我?臭小子!”杜卿凝跳脚喊道。

  接下来就是学习,而且是超负荷的那种,比当年的高考有过之而无不及。

  当然,她不用去国子监,也不用去弘文馆、青云阁这样的官办学堂,有人来国师府给她开小灶。

  这天源国的科举制度分为一般科举和特殊科举,她现在要参加的制试又成制科,就是特殊科举。

  一般科举又有州试、会试、殿试三道流程。

  学子想参加州试,首先要通过县级举办的乡试,取得童生的身份,或者通过先办官学的考核由官学进行推荐。

  通过州试才有资格参加会试,通过会试者才有资格进入殿试。会试是由礼部、吏部主持的全国性考试,称礼闱,因为通常是春天举行,又称春闱。

  殿试是在会试后当年举行,殿试不作淘汰,只进行排名,由皇帝亲自主持。

  取得童生身份参加州试又未通过州试的学子,每年要进行考核,又称为岁试,只有通过考核的人才能保留童生身份及参加州试的资格,同时,岁试成绩优异者可评选为“秀才”。

  州试的第一名称之为解元、会试的第一名称之为会元、殿试的第一名称之为鼎元,又称状元。

  天源国科举制度的考法很复杂,包含门类多达五十个,其中有两个重量级的门类考试:“明经”与“进士”。

  “明经”考得是基础知识,以经典古文为主,只要背诵熟练,“贴经”就没问题,所谓“贴经”,就类似现代考试中的默写和填空,经典文章遮住一部分,由考生默写出另外一部分,有的是一句话,有的是整篇,根据题型不同而略有出入。

  “进士”考诗赋、文章和对策,除了会诗词歌赋,还要会写论文,要言之有物、言之凿凿,不仅如此,还有时事政治问答的“对策”,等于要求考生有文采,还要关心时事,又要有政治觉悟,缺一不可。

  陈瑾初听了吴络的介绍,暗自感叹,这比现代的高考还难、录取比例太低了,难怪通过会试选拔就有做官的资格,因为难啊!

  正因为难度大,有些人终其一生也未能进入会试,甚至考个童生出来都熬到了头发斑白。

  制试虽然是特殊人才选拔程序,是皇帝临时命人加出来的,不是每年都有,但考生也要考“明经”和“进士”,能参与制试的官宦子弟也是经过初步选拔的,包括学问、行止、风评等,并不是报名就能参加。

  这样一来,就淘汰了一部分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

  大部分的官宦世家子弟从小就接受良好的教育,资源更是寒门学子无法比拟,即便制试存在很多不确定的人为因素,比如皇帝的偏袒或喜好,皇帝为了拉拢某个权臣,甚至有舞弊情形,然而,正常情况,这样的考试竞争不小。

  不排除个别人是简单走个过场,但对大部分考生来说是一项同等阶层相对公平的考试。

  “先生,我想做一下历年真题。”陈瑾初道,又怕吴络听不懂,急忙解释:“就是历年尤其是近两年殿试及制试的考卷。”

  吴络道:“我案头就有一套,可以命人取来。你有什么想法,也可以和我说说。只要你基础不算太差,努力三个月也是有希望登科的。”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