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1章 插翅难飞

2022-05-22 作者: 罗布丁
  第271章 插翅难飞
  比武大会的胜利者骑着白色的骏马不轻不慢地走进人们的视野之中,现场顿时欢声如雷,无数的观众们尖叫着为他喝彩。

  直到高远下马伫立在国王的面前开始接受众人的欢呼,艾德与其他观众这才想起他此次比武的对手,他们此刻仍旧没有在这场上看到猎狗的身影。

  待到场上的烟尘完全散尽,艾德他们这才瞧见躺在场上生死不知的猎狗。

  此刻的桑铎·克里冈早已昏死过去,躺在地上的他仍旧保持着最后迎战高远时的姿态。其左手的紧握盾牌上,直挺挺地插着一根完整无缺的骑枪,骑枪的枪尖深深刺进了他左边的臂膀之中。

  艾德认出了那杆由鱼梁木所削制的骑枪,上次他见到这杆骑枪时它还在高远的手中。

  令人没想到的是,此时它竟然插在了猎狗的身上。

  此前艾德还以为这杆骑枪已经在那场剧烈的冲撞中,爆裂成了无数的木屑碎片。

  眼见猎狗昏迷不醒,早已在场边等候多时的两名医护人员,赶忙抬着手中的担架冲进了场地的中央。

  好在经过他们检查之后,很快便确认了昏迷不醒的桑铎·克里冈此时并无大碍。

  那杆骑枪也并未真正刺穿他的臂膀,虽然看似异常恐怖,但是却只是洞穿了猎狗肩头的铠甲罢了。

  场上的那两名医护人员花费了好大的力气,这才将那杆骑枪从猎狗的身上拔下来。

  当他们又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将猎狗抬上担架,并将他转移至营帐中时,两人于半途中还因为腿软不小心绊了一跤。

  而此刻高远早已经骑着骏马从场上离开了,当他从场上下来返回营帐的时候,营帐中早已经有数十名全副武装的士兵在此等候多时了。

  他们当中为首的那位,正是如今的御林铁卫队长巴利斯坦爵士。

  “这可真是场精彩的比赛,高远公爵大人!”巴利斯坦爵士恭敬地朝着高远点头行礼,“将一杆比赛用的骑枪,完好无损地插进对手的铠甲之中,维斯特洛恐怕没有几个人能够做到如此地步。”

  “更何况,在此之前您还刺穿了他手中的盾牌。这可比那晚在鹰巢城中发生的事情,更加令我感到震撼。”

  “十分感谢你对我的赞赏,巴利斯坦爵士。”高远笑着回应道,紧接着他又是脸色一正,“行动都准备好了嘛,爵士?”

  “这里有四十名来自都城守备队的成员,他们都是由我亲自挑选”巴利斯坦爵士闻言顿时神色凛然,“我们随时听候您和劳勃陛下的差遣,高远大人!”

  视线越过巴利斯坦爵士,看向他身后列队整齐的四十名士兵,高远颇为满意地点了点头。

  “因为比武大会的缘故现场龙蛇混杂,待会你必须在得到我的命令之后再下手,以免到时伤及无辜以及跟在小指头身边的那些世族权贵们。”高远向营帐中的众人叮嘱道。

  “我们必须在第一时间就拿下小指头,若是因为你们当中的哪一位的疏忽大意,而放跑了小指头,又或者是让他劫持了其他人质作为威胁。”高远向他们发出严厉警告,“我和劳勃国王都不会轻易放过你们在场的所有人,明白了吗?”

  “明白,大人!”营帐内的士兵们齐声回答道。

  “现在,所有人都换上自己的寻常衣服。”

  就在所有人都在为接下来的行动做准备的时候,巴利斯坦爵士突然找上了高远:“高远大人,我们真的有必要这么做吗?”

  “在这颇为盛大的比武大会之上,于众目睽睽之下带走御前议会的重臣。”

  正在换下身上铠甲的高远闻言,转头狠狠地瞪了对方一眼:“怎么?巴利斯坦爵士你没有收到劳勃陛下的指示吗?”

  巴利斯坦爵士闻言顿时有些尴尬:“我自然是收到了劳勃陛下的指示,这才敢有所行动毕竟贝里席大人如今还是御前议会的重臣”

  “可是高远大人,劳勃陛下这么做的理由又是什么呢?这样无缘无故地抓走贝里席大人,恐怕会在城内造成巨大的不良影响,特别是在如此数量众多的贵族和平民面前。”巴利斯坦爵士还是对此次的行动有所疑虑,因为劳勃国王的命令的到来,和这一切都发生的太过突然了。

  “我至少得知道贝里席大人究竟犯下了什么样的罪行!为什么偏偏要在这个时候将他带走。”

  “巴利斯坦爵士,不该打听的事情你最好少去打听,身为劳勃国王的御林铁卫,你应该做的是学会相信自己的国王。他既然吩咐你这么去做,那必然就有他让你这么去做的理由。”高远起身严肃地望着巴利斯坦爵士,“我虽然知晓一些这其中的内情,但是为了大局着想我只能告诉你无可奉告!”

  “你也不用为此事所造成的影响而感到过分担忧,相信用不了多久劳勃国王就会对小指头进行审判,届时你便自然会明白他究竟犯下了怎样的重罪了。”

  此次比武大会的重头戏如今已经落下了帷幕,现场数量众多的贵族与平民正在逐渐散去。虽然接下来分别还有两场射箭比武和团体比武即将举行,但是很显然这两场比武,对他们的吸引力还是相当有限的。

  再加上现在已经临近午间用餐时间,因此许多人都选择了暂时先返回自己的帐篷之中,又或者是在这河畔便临时搭建的集市上享受今天的午餐。

  尚未离去的那些人在享用过美美的午餐过后,都急急忙忙地朝着即将举行射箭比武的场地走去。艾德·史塔克和珊莎两人此刻正顺着稠密的人流走在前往射箭场的路上,而小指头、蓝礼公爵和其他几位人物此时也突然跟了上来。

  很快他们就赶到了那射箭比武的现场,于拥挤的人群之中推挤而过,他们好不容易才各自在看台上列席。

  好巧不巧的是小指头和蓝礼公爵二人,恰好就落座于珊莎·史塔克的身旁。因此她在等待高远到来的同时,还不得不全程忍受这两位冤家的斗嘴吵闹。

  “哎上午的比赛真是可惜.猎狗竟然没能赢得最终的冠军。”只听小指头突然在珊莎的耳边唏嘘道,“两人马儿扬起的烟尘太过浓密了,以至于在场的所有人都没能看清,当时在场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小指头,我看你是在可惜输给我的那两百枚金龙吧!”年轻英俊的蓝礼公爵突然开口嘲讽道,“我在宫中可是听闻,你曾经与那位猎狗不止一次发生过冲突,我可不会相信你为他的落败而感到惋惜的这种鬼话。”

  “只不过,没能看清高远公爵是如何打败猎狗赢得冠军,这的确令人感到非常可惜。”蓝礼感叹道,“我们唯一能够知道的便是比武大会的冠军是谁,猎狗的落败如今已成定局”

  “贝里席大人请原谅我的好奇,高远公爵明明已经在今天的第一场比武中,证明了自己的实力。”蓝礼微笑说,“在最后一场比赛中,小指头你为什么偏偏还要将赌注,押在高远公爵的对手身上呢?话说你又是怎么做到每次与人打赌时候,都会恰好将堵住押注在失败者那一边的呢?”

  “哼,我只不过是习惯了将赌注压在自己熟悉的人身上罢了。”小指头不满地冷哼一声,“看来在下次比武大会开始前,我应该先去熟悉一下这位高远公爵了,否则我的钱包恐怕会被蓝礼公爵你给掏空了。”

  “像你这样的赌徒,活该将自己身上的钱都给输光!”艾德·史塔克的口气格外严峻,身为北方人的他对比武大会没有丝毫好感,特别是在那次的赫伦堡比武大会结束之后。

  “不怕告诉你们,昨晚我已经去接近过这位来自峡海对岸的高远公爵,这一点珊莎小姐可以为我作证。”小指头装作可惜地说,“令人感到惋惜的是,我们这位公爵大人的身边似乎并不缺少我这样一位,同样来自峡海对岸的朋友。”

  “哈哈.高远公爵昨晚可真是做了个明智的选择,谁和你朋友那简直是倒了八辈子霉了,小指头你说是不是?”蓝礼公爵似乎是想起了好笑的事情。

  “我似乎听见有人提起了我的名字,小指头与蓝礼公爵,这可真是对奇妙的组合!你们刚才是在背后谈论些有关于我的事情吗?”就在两人谈话间的功夫,高远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来到了两人的身后,他的声音从蓝礼公爵的身后传来,“敢问你们刚才是在对我进行赞扬呢,还是在背后说些见不得人的坏话?”

  听见高远的声音传来,两人都不禁回身抬起头看向他,只见换上一身华服的高远此刻正居高临下地望着他们二人。

  “高远公爵您不要误会了,我与他小指头可从来都不是一路人,您今天在比武场上的勇武表现,可是帮我从他那里赢了两百枚金龙呢。”蓝礼公爵趁机挑拨离间道,“我是坚定站在您这边的!反倒是他小指头,似乎是因为上午那两百枚金龙的事情,直到现在对您还颇有微词。”

  “蓝礼公爵说的都是真的吗?”高远闻言转头看向小指头,脸上露出个意味深长的笑容:“小指头,你若是真的对我有意见的话,大可不必在这暗地里说些坏话。这样若是让旁人听去了,大家恐怕都会以为你小指头是那种,只会在背后嚼人舌根的小人呢。”

  “我倒是觉得我们可以在比武大会结束之后,找个空旷的场地上去练练,就只有你我二人!”

  小指头闻言不禁皱起了眉头,他怎么顿时有种对方此刻就是冲着自己来的感觉呢?高远后面的那些火药味十足的话语,更是让他不由一阵恼火。

  可是现在他又不好当即发作出来,小指头自知以自己目前的实力和阶层,是绝对没有斗过对方的可能的。

  如今还不是自己选择与高远彻底翻脸的时候,在小指头看来他高远公爵或许的确算得上是个难啃的硬骨头。

  但是他相信只要自己能够按照原定的计划,将史塔克和劳勃这两个更加难啃的硬骨头给啃下来。

  届时高远失去了这两人的庇护,他就算是身子骨再怎么硬,在自己的铁齿铜牙之下,也只不过是个煮熟的脆骨罢了。

  “快了.快了现在自己已经除掉了一个琼恩·艾林.你们这些瞧不起我的人,很快都将为今天对我的轻视而付出巨大的代价,我要让你们一个个全都死无葬身之地。”想到这里小指头不由舒展了眉头,眨眼间就在脸上换上了自己的招牌笑容。

  “高远公爵大人您言重了,您现在可是这比武大会上的明星人物,谁敢去与您单独比试啊,这不是在自讨苦头吗?”小指头献媚道,“再说了我刚才可不是在您的背后嚼舌根,我只不过是与蓝礼大人在痛惜我那失去的两百枚金龙罢了。”

  “您今天上午在那比武场上击败猎狗时所展现的英姿,可是让在场的所有观众和国王都为之眼前一亮.”

  小指头的这番连环马屁一拍,就连原本特地前来找他麻烦的高远,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发作了。

  “培提尔·贝里席,请问你方便在珊莎小姐的身旁给我腾出个位置吗?”高远的这番话看似是在请求小指头给自己腾位,实则在他的言语之中满是命令式的口吻,似乎是压根没有想过给对方拒绝的权利。

  亲眼见到小指头在高远的面前吃瘪,蓝礼公爵此刻的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为了让自己不至于失礼地笑出声来,他的那张俊俏的脸几乎憋得如同猴子屁股一般,任谁都能够看出来此刻他憋得有多辛苦。

  听闻此言小指头倒也不恼,只见他优雅地从原本的座位上起身:“既然高远公爵大人您想要与珊莎小姐待在一起,我自然很乐意助人为乐只消您与我说上一声便可以”

  “只是您或许还应该征求一下珊莎小姐的意见。”小指头脸上带着虚伪的笑容,“如果珊莎小姐对此没有意见的话,我立马便将自己的位置腾出来给高远大人您。”

  话音刚落,几人便都将目光放在了小指头身旁的珊莎·史塔克身上。眼见小指头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引到了自己身上,珊莎一时之间也有些六神无主。

  只见她转过头看向自己身旁的父亲,似乎是在向他征求意见。在得到艾德·史塔克的点头同意之后,她这才重新转过头说道:“很抱歉贝里席大人!先前我们已经与高远大人约定好了,要一起观赏这场射箭比武。”

  “没关系,珊莎小姐!”小指头微笑与珊莎说道,“既然你和艾德大人早已经与高远公爵约定好了,那便是我的不对!是我贸然占据了高远公爵的席位才对,你不必向我表示道歉。”说罢小指头便抬脚离开自己的座位,转而坐在了蓝礼公爵的另外一侧。

  随着射箭比武的临近,就坐于高远他们所在看台的贵族也愈发多了起来。在巴利斯坦爵士的远程指挥之下,接连不断有乔装打扮过的士兵,被安排在小指头的周围就坐。

  或者是察觉到了自己的身边的气氛不对劲,又或者是他感觉到了那些不断落在自己身上的不善眼神。原本还在正襟危坐与蓝礼公爵闲聊的小指头,开始有意无意地用余光打量起了,围在自己身边的这些身型健硕的士兵。

  虽然这些士兵都经过了乔装打扮,但是小指头这个阴险狡诈的家伙又哪里有那么简单。只是一眼小指头便察觉到了不对劲,此刻自己身边围坐的男人未免也太多了点。

  而且这些包围住自己的人,在小指头的眼中都是些生面孔,他从未在这君临城中或者是大大小小的权贵家族中见过他们。

  他们的身上也未有佩戴任何的贵族纹章,这在贵族遍布的看台上是十分罕见的。

  事实上还有更多的破绽小指头都没有去细看,其实他也没有必要再去细看了,因为仅仅是这些小小的瑕疵就足以引起小指头的高度警觉。

  既然明知这其中有问题,他就没有再去仔细查看了,那样只会提前惊扰到那些人。

  小指头扭头装作若无其事地看向高远的方向,可是紧接着他的脸上就露出了惊恐的神情。

  惊恐的情绪并未在小指头的脑海中持续太久,很快就化作了一丝苦笑,就这一刻他便知道自己再也逃脱不得了。

  只听他淡定自若的开口问道:“高远大人!怎么您前来观赏这射箭比武,还要随身佩戴自己的佩剑吗?”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