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官场职场 > 柯南之我真不是酒厂劳模 > 第455章 贝尔摩德大小姐想要原地爆炸

第455章 贝尔摩德大小姐想要原地爆炸

2022-06-24 作者: 潦草的草
  第455章 贝尔摩德大小姐想要原地爆炸

  大概是被琴酒气到了,贝尔摩德半天都没回音儿。

  但,最后……

  她还是拖着疲惫的身躯,从自己住的地方不远万里跑过来,坐上了琴酒的黑车。

  至于琴酒为什么不直接叫伏特加去接人……

  那完全是怕原先盯着FBI的人还没散——目前,黑衣组织就只有贝尔摩德一个暴露在FBI的眼皮子底下,就连是被FBI所广为流传的琴酒都只算个传说, 除了赤井秀一以外就没人见过他。

  或者说,见过他的除了赤井秀一外都死绝了。

  即便是现在计划步入正轨,琴酒也不想在自己还身为组织成员的时候被FBI过多注意。

  因为在计划里,他既是棋子,也是棋手,同时还是局外人……

  如果早早被FBI的人盯上,琴酒多少需要用自己的行为去引导他们,这样过早入局的话,容易造成后面不容易脱身的情况。

  所以, 琴酒现在但凡出门,还是会避免被有心人盯上……

  当然,组织内部盯梢他的人不算。

  “这么一大早,你又要拉我去哪里啊?”

  贝尔摩德跟一滩刚洗过的衣服一样,软趴趴的贴在副驾驶座的椅背上,声音虚的不行。

  坐在后座的琴酒一听,马上下诊断——这是气虚。

  于是,他一边回答,一边在口袋里七掏八掏:“安高斯特拉那边有什么安排,他脱离大部队晚了很久才到东京,估计叫我们过去就是为了后面的责任分配……喏,拿去。”

  “喔,安高斯特拉啊,我没收到消息……这什么?”

  贝尔摩德顶着两个黑眼圈打了个哈欠,疑惑的接过琴酒递给它的一小包纸袋子。

  “大枣,补气的,我看你挺虚。”琴酒又掏了掏口袋,拿出自己的养生保温杯, 又薅了一个车上的纸杯,倒了杯热水,“没别的药,你将就着吧。”

  就纯当是把贝尔摩德一大早叫过来的补偿。

  贝尔摩德呆呆地接过纸杯。

  满满一杯热水,在伏特加平稳的驾驶技术下,愣是一滴也没撒出来。

  ……但,她很好奇。

  平时琴酒到底都塞了什么乱七八糟的玩意儿在口袋里?
  话说之前夏布利还在的时候,琴酒不仅满口袋零食,甚至还有炸弹那种危险品……

  喝着热水,吃着甜甜的大枣,贝尔摩德突然在这个寒冷的冬天感觉到了丝丝温暖。

  不过这么点温暖,就在琴酒的下一句话中消失的一干二净:

  “安高斯特拉没发邮件通知?我还以为他会叫你一起。”

  贝尔摩德的一口水差点没咽下去:“你……不是他说让你叫上我的?”

  琴酒奇怪的看了他一眼,“他为什么要让我叫上你?”

  “……那你一大早把我叫起来干什么!!”贝尔摩德恶狠狠的瞪过去。

  琴酒一阵沉默,半晌:

  “帮我造势?”

  “……滚!”

  贝尔摩德气哼哼地在一分钟内干光了琴酒所有的枣,而后在心里疯狂扎琴酒的小人:
  打扰她补眠的琴酒就应该被扎死!

  察觉到贝尔摩德似乎一股子怨气的琴酒有些沉默——他感觉身上有些凉。

  为了避免贝尔摩德对自己下什么恶毒的诅咒,琴酒忽而出声道:“贝尔摩德,你昨天干什么到那么晚?最近应该没什么事吧。”

  他昨晚睡得可香了,一直到今天早上睡到自然醒,出来的时候接到了镜给他打来的电话。

  “是没什么事……但是你不是让我规划一下那个任务的大体情况吗?”贝尔摩德翻了个非常苍劲有力的白眼,完全没了刚才有气无力的模样, 可见大枣效力之强,“我差那些议员的信息查到了后半夜……”

  “……不至于吧?”琴酒疑惑的看着他,“需要轮换的议员就那几个,主要看的也是新的候选人……”

  “……那你也没说到底是哪几个人要特别关注啊!”贝尔摩德的眼里开始冒杀气。

  琴酒:“……”

  咦,他没说吗?

  略有些心虚的别过眼,琴酒干脆的转移过话题:“那到后半夜,你也不至于熬到凌晨吧?”

  “那是因为波本突然联系我啊。”

  贝尔摩德没好气的道:“他大概是觉得现在还用以前的容貌太过显眼,所以请我帮他易容……还不是你上次让他有需要就找我的?”

  “……那也不至于弄那么久?”

  “……拜托,他又不可能到我这儿来,你知道我为了甩掉那些尾巴废了多大劲儿吗!”贝尔摩德几近吐血。

  琴酒再次心虚的别过眼神;“……喔。”

  他倒是忘了波本那边已经不属于组织的人了,确实不太方便。

  看到贝尔摩德眼里还残留着对他的杀气,琴酒果断再次转移话题:“那你收钱了吗?”

  “……哈?”

  “不收钱,你免费帮他易容?”琴酒突然开始指指点点,“他现在又不是我们自己人,你干嘛免费帮他打白工?他又是日本公安那边的,估计都可以公费报销,下次收个千把万当我们的活动经费肯定没问题……”

  薅羊毛,什么羊都能薅,只要是有毛就行。

  “……”

  贝尔摩德的脸有些红……

  别误会,她是被气的。

  可能还多亏了刚刚大枣补了不少元气,让她现在得以血压升高——她累死累活,琴酒这个混蛋居然还指指点点……

  她要弄死琴酒!!弄不死也要弄残!绝对!!
  琴酒:“……”

  奇怪,他本来是想缓和一下气氛的,了……可为什么贝尔摩德好像越来越生气了?
  莫非……

  琴酒想到了一个关键:“贝尔摩德,你是不是来那啥了?”

  贝尔摩德眼里杀气不减:“啥?又来啥了?”

  “就是那个啊,你们女的都会来的那个。”琴酒好奇的眨眨眼。

  “没有!”

  “……那你今天怎么那么上火?”

  “……你***自己心里没点数吗!”

  如果不是现在她坐在副驾驶座而琴酒就坐在她后头,她一定会过来跟琴酒拼了。

  “喔。”

  琴酒淡定的应了一声,随即低下头来沉思,半晌,打了个响指,“懂了。”

  贝尔摩德看他的样子气略微一消:“懂什么了?”

  琴酒语气笃定:“你是更年期到了。”

  嗯,一定是这样,他真是太机智了。

  贝尔摩德:“……”

  让这个鬼东西毁灭吧,赶紧的!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