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章 怕死?

2022-06-24 作者: 三一零白月光
  第125章 怕死?

  静王心头一阵悲凉,尽管他知道一切不过都只是自己的猜测,可心里有了猜测,又如何还能够像平日里那般看待这些事。

  这夜,静王府的书房灯火一夜通明。

  是夜,裴辞一行人宿在林间。

  盛宝龄靠在树边,看着裴辞翻动着手里的野味, 香气一直萦绕在鼻尖,她不由舔了两下嘴唇,馋。

  可见裴辞手法娴熟,她心里又有疑惑。

  按理说,裴辞身子不好,在裴府, 自小也应该是娇养着的,这些个事, 都是不沾的才对。

  可为什么他这会儿,烤这野味,手法却这般娴熟,好似曾做过。

  不仅是盛宝龄心里有疑惑,一旁一直守在盛宝龄身边的离生,看着自家大人十指从未沾阳春水的手,这会儿烤着这野味,心里头的困惑,不比盛宝龄少。

  而裴辞,显然没有察觉到这一点上的不妥,在盛宝龄目光望过来,且不再移开时,他只当盛宝龄是饿了。

  见烤熟了,这才将吃的递给了盛宝龄,“山间吃食少,将就一下。”

  见了吃的,盛宝龄也不再纠结裴辞为什么这么会烤野味,小心翼翼接过吃的,摇摇头, 脸上挂着浅浅的笑,“闻着挺香的。”

  言下之意,这哪里算是将就了。

  当朝左相亲手烤的野味,这世间还不知有几个人能吃上。

  盛宝龄小口小口的咬下,细嚼慢咽,果然美味。

  她忍不住眯了眯眼,显然对手里的吃食,很是满意。

  想法全挂在脸上了。

  裴辞见了,不由勾了勾嘴角,像是也受了她的情绪影响,慢条斯理的拿过另外一串还未上火的开始翻烤。

  看着眼前的这一幕,离生根本不知道该作何反应,便是傻子,这会儿也都该发现了这两人之间的不妥之处了!

  大人为太后娘娘洗手烤野味,只为搏得太后娘娘一笑,太后娘娘这一笑,大人的情绪, 也受到了影响。

  向来都是板着脸,可这短短两三日, 他却见大人笑了不下七八次。

  这若是让管家或是大姑娘瞧见了, 只怕都要以为是在发梦。

  按理说,这该是好事,可这人是当朝太后,那可是先帝的皇后,那先帝又与大人是知己。

  虽说先帝已故,可这大人又怎能对太后娘娘动了些这心思。

  动了便也就动了,却又这般往来密切。

  这半年多来,盛宝龄回回来裴府,最后都是离生送回去的。

  离生的视线太过瞩目,盛宝龄循着他的视线,回望过去,眼里茫然,还以为他是瞧见了自己手里的吃的,嘴馋,也想分一杯羹。

  她顿时又收紧了不少。

  旁的什么能给,可这野味,自己也就这么一份,却是不能给的。

  盛宝龄的小动作,被裴辞尽收眼底。

  依旧像多年前在盛府时一般,她将东西藏在身后,唯恐被旁人抢占了去。

  小姑娘又娇又软,说话也是那样。

  想到这,他眼里的光不由柔和了一些。

  若能一直都如此……

  此时的裴辞脑子里划过一个念头,这次南下,危机重重。

  小皇帝和朝中其他敌对,势必会在这一路上对自己下手,若他借此假死脱身,带着盛宝龄离开。

  这天下之大,何处不能去?
  汴京虽繁华,却处处受限,身份亦是他和盛宝龄之间最大的阻碍。

  裴辞薄唇紧抿,反复在心里思考。

  汴京的一切,总还是会有其他人接手。

  既已知道最后的结果是死,为什么不能一走了之,逃过一劫?
  因为想得太入神,连手里的东西烤焦了,都未察觉。

  直到盛宝龄闻到了焦味,唤了裴辞两声都一直没有反应,这才起身伸手,从裴辞手里将那一串已经焦了的野味拿了过来。

  这一动作,才将裴辞惊醒。

  盛宝龄倾身嗅了两下,眉头皱了皱,太焦了,已经不能吃了。

  心里多少有些惋惜。

  “你怎么了?”盛宝龄放下手里的东西,看向裴辞,问,“在想什么事想得这么入神?”

  连东西焦了也没发觉。

  裴辞的目光在盛宝龄身上停留了片刻,思及方才在自己脑子里划过的想法。

  若是自己想带她离开汴京,离开大宋,远离这尘世,她可会愿意?

  想着想着,裴辞心里涌起一阵苦涩,怕是不会愿意。

  上辈子,那般相处过后,他以为盛宝龄对自己也是有意的,可最后,发觉时局不对劲时,他为盛宝龄做了安排,可她却不信自己。

  甚至是争执之间,扯断了手串。

  他便该知道,眼前的这个盛宝龄,更是不可能会放下汴京里的一切,同自己离开。

  自己又为何在这里这般胡思乱想。

  她心里有朝廷,有百姓,又如何放得下。

  便是自己,在知道今后会发生的事,亦是没办法彻底狠心置之不理。

  裴辞嗓音沉沉,“在想,此次南下,沿路可能会遇上的事。”

  盛宝龄笑了笑,眼里划过一抹狡黠,“怕死?”

  她故意问了这么一句,心里存了些许的试探之意。

  她想知道,裴辞究竟怕不怕死。

  裴辞淡淡的应了一声,没再说些其它的了。

  任凭盛宝龄再问什么,他也不再多少,便只是应上一两声,仿佛又变成了从前那个板着脸,话少的裴左相,如一块石头般。

  盛宝龄连说了几句,见裴辞反应都有些敷衍,也没了兴致继续问下去。

  她转过身,背对着裴辞,靠着树,闭上了眼睛,浅浅入眠。

  可裴辞,却是睡不着,依旧维持着方才的坐姿,余光落在那已经睡着,肩膀有规律的轻轻动来动动去的身影。

  眼底深色不明。

  月朗星疏,风刮动着林间的叶子,发出细微的动静。

  火堆也随之发出“噼啪”声响。

  裴辞脑子里一直回转着,是盛宝龄方才问的那句话。

  怕死?

  他自然怕死。

  可比起死,他更怕的是,他死了,无人再能护她。

  先帝将她最后的安危托付于自己,自己必然便是她最后的后路。

  自己若是死了,她今后若是想离开京城,再无人能相助于她。

  裴辞怕,怕自己死后,盛宝龄便永远都只能留在宫里,再不见今日这般笑颜。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