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 被静王察觉

2022-06-23 作者: 三一零白月光
  第122章 被静王察觉

  裴辞思及此,不由看向盛宝龄身上其它各处。

  而盛宝龄也丝毫没有让裴辞失望,又从另外一边袖口里头掏出了两包毒药粉,递向了裴辞和离生,语气平淡,“毒药,来一包吗?”

  她的语气和举止, 好似手里头拿着的根本不是什么毒药,而是糖包似的,问眼前的两人是否要一人来上一包。

  离生表情有些僵硬,半晌过后也没有上手。

  裴辞却是伸出了手,将盛宝龄手里的那两包接了过来,“多谢。”

  随即便收了起来。

  盛宝龄下意识叮嘱了一句, “这毒药一沾即死,我身上也没解药,切记要存放得当。”

  裴辞应了一声,面上神情不变,显然盛宝龄的解释,对他丝毫没有影响,就宛如一包糖。

  离生却是一直紧紧盯着那毒药包,眼睁睁看着自家大人将那毒药揣进了怀里,又将其中一包递给了自己。

  那可是毒药,一沾即死,还没有解药。

  他顿时不知该作何反应,眼前的这两人,论身份,哪哪都比自己尊贵。

  尚且不怕这毒药不怕死,自己若是磨磨唧唧.
  离生这一想,腰背挺直,从裴辞手里将那毒药包接了过来,脸上神情,颇有些像视死如归。

  盛宝龄见了,便有些想笑。

  她嘴角不由弯了弯, 旁边的裴辞见了,也不由弯了弯嘴角。

  两人脸上都挂着浅淡的笑意,只有旁边的离生,苦大仇深。

  接下来一行南下,陆陆续续的遇上了几批难民,盛宝龄看着民间如此疾苦,不免心里难受。

  汴京富饶,她从前还以为,大宋境内各地皆如汴京这般。

  而今日所见,却让她印象深刻,只怕是一辈子都磨灭不了。

  裴辞在一旁看着盛宝龄的反应,她的种种情绪都被他看在眼里。

  盛宝龄透过马车的窗帘子,看着外头,马车里,裴辞的目光总是时不时落在盛宝龄身上,两人谁也没说话。

  这一路,气氛格外凝重。

  而此时,汴京城外的皇家寺庙。

  假扮成盛宝龄的蒹葭,已经在寺庙待了两日, 这两日里, 一直都是秋衣守在旁,杜绝旁人接近。

  太后离京,此乃大事,此事必须彻底隐瞒下来,一直到盛宝龄回京,都必须神不知鬼不觉,否则,慈宁殿这一行人,都将脑袋不保。

  蒹葭吃的吃,喝的喝,抄写佛经,可谓将盛宝龄给学了个十成十。

  若是没有极其亲近的那一类人仔细观察,是根本不会发现异样。

  这皇家寺庙,本就少有人来,蒹葭的心,也就放下了些。

  可让人意想不到的是,静王为了给齐家姑娘祈福,来了这,听太后在此吃斋念佛,为百姓祈福,当即前来拜见。

  秋衣以盛宝龄身子不适,要静养为由,拒了两回。

  可静王好似见不到人便不走一般,又来了这第三回,一直在外头等着。

  蒹葭和秋衣无奈,只能见了。

  将静王领了进来,秋衣心里头有些忐忑,这静王说什么都是与娘娘相处过好些年头,两小无猜,说实话,对娘娘,也是有些了解的。

  她只怕这会儿的静王,会察觉出什么不同。

  秋衣这一忐忑,便忍不住一直盯着静王的反应看,见并无什么怪异的神情,一如既往般,心里压着的这块大石头才悄然落下。

  没发现异样就好。

  若是静王发现了眼前的太后是假的,还不知要如何应对,若是他问起太后娘娘的下落,又该如何回应。

  静王只是一如往常般同“盛宝龄”请安,“微臣参见太后娘娘,不知太后娘娘近日以来,可还好?”

  蒹葭手心有些发汗,这是因为紧张。

  上回她假扮娘娘,遇上官家,情况才是真的好险。

  而事实上,这一次,应当还算好。

  “静王不必多礼。”蒹葭说着,看了一眼秋衣。

  脸可以易容,可眼睛,却没办法。

  若是旁人不去仔细盯着看的话,蒹葭的心里是丝毫不慌的,可今日静王不知怎么的,一点也不像平日里在宫中时见到盛宝龄那般拘谨。

  他指尖微微摩挲,看了好半晌,才说了些旁的家常话。

  蒹葭也问了一些齐家姑娘的情况,一旁的秋衣却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

  看静王的反应,让她觉得不对劲。

  难道,静王看出来了眼前的人不是太后娘娘?
  可若是看出来了,又为什么什么也没有问,还是将蒹葭当成娘娘一般在说着些家常话。

  静王说的这些,平日里都跟在盛宝龄身边的蒹葭自然能够答得上来。

  等到静王起身离开时,后头得蒹葭不自觉的松了口气。

  她以为谁也没有发现,可此时一只脚已经踏出了门槛的静王,眼底却是一片深色。

  将静王送走的秋衣匆匆回到蒹葭身边,“你方才可有露馅了?”

  蒹葭自然是摇头,虽说是有些紧张,却还不至于露馅。

  可秋衣自然是不可能会突然这么问,只怕是发现了什么,她皱着眉头问,“怎么了?”

  “可是静王殿下说了些什么?”

  秋衣摇头,“自然是没有,只是,你不觉得,方才静王殿下进来看见你的时候,反应有些不寻常吗?”

  她一边说着,一边回想着方才静王说过的话,言行举止,再到眼神,想看看是否有什么蛛丝马迹可循。

  可显然没有。

  静王的反应可以称得上是毫无反应。

  一旁的蒹葭原本自信慢慢,可在听到秋衣这般说后,不由陷入了自我怀疑,也开始回想,自己方才,是否有什么话说错了,还是举止有什么不妥暴露了。

  可她左思右想,却始终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她在娘娘身边自小伺候到现在,再过个一两年,都快有十个年头了。

  按理,她便是最了解娘娘的人才是。

  怎么被静王所发觉?

  蒹葭想着想着,这心里才终于放了下来,她倒了一杯茶,递给了秋衣,“你且放心,不会出事的。”

  她扮娘娘怎么说也扮了好些年头了,炉火纯青。

  便是要出事,也不该这么巧才是。

  秋衣想想也是,这才松了口气,接过那杯水喝。

  可就在蒹葭说出这话的同时,宫人匆匆来禀
  官家微服私访来了!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