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小说 > 合喜 > 第11章 这样的父女关系

第11章 这样的父女关系

2022-05-09 作者: 青铜穗
  第11章 这样的父女关系

  “我出门早,怕是错过了。昨日行李都收拾好了,我也就懒得再开箱。左右路途不远。”

  “没出什么事就好。你二婶这几日恰好也回娘家了,你打小就与她亲近,不然有她接应你,也好些。”

  “无妨,太太打点的很妥当。”

  不咸不淡的对着话,丫鬟把茶点奉上来了。

  徐氏虽说人至中年,却也为妻为人母不久,与这继女的相处多少透着些不自如。等上了茶,她道:“前院里的事,想必你也听说了,我先前忙着张罗茶水饭食,没有来得及去招呼你,怕是有所疏忽。房里可有什么缺的?让丫鬟们直接来找银杏,她会送过去。”

  苏婼皆应着,道着“多谢”,又说:“我因听说太太忙碌,便先去了趟怡志堂,教训了他几句,这才来给太太请安,失了礼数,还望太太莫怪我。”

  “你去过怡志堂了?”徐氏讶异。

  苏婼笑了下:“去过了,还让他去了前院。他是长房嫡长子,祯哥儿祐哥儿他们都去了,没道理他却躲在后方不作为。我是长姐,敦促他是应该的。”

  徐氏望她半晌,点头道:“难怪。”

  苏祈一向不肯在苏绶跟前露面,何况是这样的场合?原来是苏婼催促的。

  回想起过去他们姐弟的相处,她又说道:“先前祯哥儿来说,祈哥儿把锁解开了,他替你父亲,也替苏家解决了大难题。那箱子那样棘手,动辙就是要受皇上斥责的事,你父亲愁得头发都快白了,只差上折子向圣上请罪,他有这样的本事,你父亲已经琢磨着要褒奖他了。想必这些事你也都知道罢?”

  苏婼道:“小孩子当虚心为上,不宜给过多的赞誉,不然就容易骄傲了。不过,他一向受批评打击较多,受到一回赞赏也不容易,我以为适当激励下也可。”

  既然是褒奖,不要白不要嘛,先让他收着,回头她再去取他的孝敬。

  徐氏听她不紧不慢地说话,回应得滴水不漏,游刃有余,话题渐渐有些难以为继。

  她没有做母亲的经验,又隔着个早逝的原配夫人在其中,哪里能有那么亲近?

  印象中的苏婼温柔娴静,乖巧听话,并不曾给自己添过堵。很是省心。但除去她的好性情好相貌之外,这位大小姐其实与谁都称不上亲近。出府了半年归来也是,好像总跟人隔着一层——倒也罢了,毕竟是幼年丧母,总归是有些失意。

  可是除此之外,这个十几岁的少女,眼底似乎幽深得过份,让人看不穿。你说她沉着冷漠,她又与你言笑晏晏,说她热情天真,目光所及之处,却不管是人还是物,不管是飞鸟花木还是家俱器皿,又似都不在她的关心范围内。

  徐氏也不想过多地研究她,但她毕竟及笄了,也到了议婚时候,过不多久她就要出阁,意味着彼此没有多少时间共同生活了,那她这个当继母的,便很该尽心尽责,留个好名声罢?
  想到这里她又探究地看过去,对坐的少女不知在看什么,目光逐寸地在屋里游移,像是温习着脑海里对这屋子已经不太深刻的印象。在这样的审视中,那股超出年龄之外的沉着也就更明显了。

  “太太,老爷回来了,说晚饭多备几个菜,要奖赏二爷。”

  丫鬟银杏撩帘进来禀道。

  苏婼听闻,问道:“皇上没传父亲也进宫么?”

  “暂且还没消息来呢。不传不是更好?你父亲一向不愿意对这些事卷入太深。”

  徐氏说完,朝丫鬟挥手:“你去厨院里传个话。大姑娘正好回府,再备几个大姑娘爱吃的菜。”说着她与苏婼道:“祈哥儿真是给苏家长了脸。难得今儿这样高兴,我晚饭就在正院里吃罢。许久不见你父亲,父女俩也好好说说话。”

  徐氏眼里的苏祈,打小就性子执拗,又贪玩厌学,无论是学堂里功课还是祖传的技艺,都从来没有好生对待过。今日前院剑拔驽张,苏绶苏缵都可说是被形势逼到了绝路,都未曾想到开解之法,他苏祈一去就迎刃而解了,她也不敢相信,但不信也得信。

  苏婼回道:“原不该拒了太太的爱意,但父亲今日应该挺忙的,也没法叙话,干脆就免了吧。”

  韩陌弄出这么大个乌龙,摆明是递出了把柄让人捉,先前来的时候她已经听说罗智等人已进宫告起了御状,苏绶身为大理寺少卿,又是打开铜箱的见证人,只怕他想不卷进去都难。眼下纵然皇帝还没传他进宫,他也没有闲心跟她叙话吧?
  退一步说,即便他有这闲心,苏婼也是不稀罕的。

  在她人生里,父亲这个词就相当于一个符号。从记事起,苏绶就在外地任职,他不带妻儿赴任,见他面的次数也屈指可数。且就是回来了,也总是住在书房,并不怎么回这个正院。

  苏婼初见父亲时也曾很亲热,很期待,但每次到他面前,他要么是视若未见,要么伸手抱一抱,也是冷着脸不耐烦,搁膝上坐坐就放了下来。到她四岁时,母亲生了苏祈,长房里终于有了传宗接代的人,父亲更是几年都难得回来一次。

  直到最后他回京任职,她都已经十二岁了,而那个时候很多事情都变了。

  这样的父女关系,有什么叙话的必要?

  这个正院,这个房间,所有的记忆都是她和母亲,没有父亲的存在。

  而现在,连母亲的影子也让他快速地娶回来的徐氏给代替了。

  苏婼从来不否认自己是苏家人,是受家族的庇佑拥有着这样的生活与身份。所以她不管前世今生,不管在哪里,都以维护苏家名声为首要准则,先前也借着苏祈的手化解了韩陌给予的危机,但她并不认为她该接受这样一个父亲。这是两码事。

  苏婼从扶桑手上接过那只两寸见方的锦盒,打开放到桌上:“我特地请人打了这把长命锁,给礼哥儿求个好福气。太太事忙,我就先回房了。”

  说着她站了起来。

   求月票('')*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