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小说 > 合喜 > 第8章 她竟然有这么神?!

第8章 她竟然有这么神?!

2022-05-06 作者: 青铜穗
  第8章 她竟然有这么神?!

  距离苏祈被威胁过后不到半个时辰,他居然又被苏婼给削了!

  想他苏二爷大小也是荣安坊内能墴着走的人物,没想到他竟然在苏府被苏婼拎住了后颈皮!
  是可忍孰不可忍啊,行走在前往前院的路上时,他每个毛孔每一根筋都在冒火!

  攥着手里的锁钥,他恨不能拿着它倒回去刮她的皮!她到底哪来的信心,就凭这两个破锁片就能把那把锁打开?

  真是不自量力,给他等着!回头要是开不了,看他回来怎么收拾她!
  “我要见父亲。”

  回到前院门下,他咬牙按捺住心中的躁怒,让管家吴淳递话。

  吴淳看到他后立刻惊了:“二爷怎么又回来了?”

  苏祈不耐烦:“听不懂人话吗?我是来开锁的!”

  吴淳眼珠子都快跌下地来:“……二爷您当真?”

  苏祈已经不想跟他罗嗦了,拨开他就进了屋里。

  “父亲,我回来了。”

  堂上的苏绶已经走到了铜箱旁侧,正打算强行试一把,猛地听到这句话,他抬起头,正打算怒斥,苏祈却已经走到了桌旁,拿着不知哪来的两片做工粗糙的锁钥在那比试来比试去的。

  “你搞什么明堂?!”

  苏绶十分惊怒,他来开锁?简直滑天下之大稽!“回去!再过来就打断你的腿!”

  苏绶为人严肃,苏祈向来不敢在他面前乱来。眼下听他越来越浓重的怒意,还是有些胆怯的。但他也知道自己无功而返意味着什么!他怎么能就这么回去呢?阿吉的生计都拿捏在苏婼手里!要是这么容易放弃,他刚才就不会过来了!

  他当作没听到苏绶的话,扭头望着韩陌,躬身道:“敢问韩大人,您确定这箱子里有火药,也有您要的证据是么?”

  韩陌皱了下眉头:“当然。”

  要不然他这兴师动众的是干什么?
  东林卫的人办事还能有差错?

  “好!”苏祈点头。

  既然成败在此一举,他又还有什么理由反对?父亲再生气,只要箱子打开了,他也不可能重罚他!

  转过身后,苏祈看准锁上的孔眼,先按照苏婼交代的,把短的那把取出来,不由分说,紧贴着锁孔下壁插了进去!……

  “祈哥儿!”

  看他如此任性莽撞,苏绶和苏缵怒吼的声音都变形了!满屋子也顿时响起此起彼伏的惊呼声,好些人都忍不住震惊站了起来!更有些还做出避让之势,生怕万一引爆了火气,结果却伤及了自己!

  但与此同时,一道并不算响亮的“啪嗒”声却从锁腔中传了出来,精于锁道的苏绶敏锐地听见,那分明就是熟悉的簧片弹开的声音!
  苏祈心头好像涌上了一股热血,他不再停顿,当下把另一把锁钥也插进去!随后便听得再度传来两声轻响,而后铜锁的锁梁跳开了!那把两寸来长的沉甸甸的铜铛“哐当”掉落在地!惊呆的众人没有一个想到接住它,它便跳落在地上,弹跳出一串更加清脆响亮的声响来!
  “真的打开了!”

  不知谁的一声惊呼,刹时安静的厅堂又瞬间沸腾!

  原先端坐的官员躬着身子从座位上向前探看,一双双眼睛瞪得有如铜锣那般大,它们从地上的锁移到苏祈身上,又从苏祈身上移回锁身上,如此往复,紧接着便有呼哧呼哧激动的气喘声响起来,还有从脚跟挪动椅子的各种摩擦声,不到片刻,屋里所有人就都围到了桌子周围!
  韩陌在原地略坐,随后在宋延与窦尹伴随下大步走近。

  确定铜箱完好而且铜锁已经顺利打开,他看向苏绶的目光更加迷惑了!

  苏家这是搞什么?这不明明能打开吗?家里一个半大孩子出来都能解决的事,他们却拖了这么久,是故意的吗?!
  合着先前不让苏祈出来,是他心里有数,担心这孩子坏他的事吧?

  苏绶这老狐狸!
  韩陌深深看了一眼苏家兄弟,再转向苏祈,拍拍他的肩膀说道:“祈哥儿是吧?明天你来镇国公府,我请你吃茶。今日之事回头要是谁敢为难你,只管来告诉本官!”

  看在最终还是苏家人给他解决了难题的份上,他就不为难苏绶了。但要是谁还敢回过头来苛责苏祈,那可就是明摆着跟他过不去了!

  把手收回来,他冲门外道:“来人,开箱!”

  得到了小阎王关照的苏祈一动也不敢动!
  面对着一双双投过来的惊叹的目光,他已经呆了,完全说不出话来了!

  虽然也曾心存侥幸这箱子能打开,但理论上来说基本上不存在任何可能啊!

  他没想到真的打开了!
  苏婼居然根本不用到现场,只借着他一双手,就把这箱子给打开了!
  她……竟然有这么神?
  完了!

  先前他是那样地嘲讽她,刺激她……

  一旁望着他的苏绶同样是震惊得无语形容!

  他与苏缵参研了一日的锁,居然苏祈只是看过一回之后,就解开了,而前后竟然才只花了两刻钟工夫!

  自己这个生性顽劣的儿子拥有如此天资,他竟然从来都没有看出来过!
  这中间到底出了什么差错?
  对祖传技艺的传承看得比什么都重的他,绝不相信自己有可能看走眼!

  深咽了一下喉头,他走到苏祈面前:“你是怎么做到的?!”

  “大人!”

  这句话刚问出口,后来就突然响起来一道惊呼。

  苏绶扭头,只见开箱的两名东林卫武士目露惊讶之色,手抓着两把从箱子里拿出来的白纸,迅速走向了韩陌:“大人请看!……”

  ……

  打发苏祈出去,苏婼就坐在廊栏上,无聊把玩着璎珞上那把锁。

  木槿与传话回来的扶桑穿过梅树,俱带着喜色匆匆而来:“姑娘,锁开了!二爷当着所有人的面,把锁打开了!方才祯大爷亲口说的,锁开之后,二老爷就打发人进后院报喜来了,又把大爷三爷也唤了回来,如今各个院子都知道了!前院里当差的下人们也都喜翻天了!”

  虽然事前百般劝阻,但麻烦在苏婼手上又得到了完美解决,她们又由衷地感到骄傲起来。

  苏婼站起来:“这么说老爷也该回房了,走,咱们去正院请安。”

  苏祈已轰动内院,她正好趁着大伙欢天喜地时,夹在其中去露个面,也省得还要打起精神应对。

  “哎,姑娘等等!”

  她刚起身丫鬟俩就把她拉了回去:“暂且不必去,老爷还回不来!”

  “什么意思”?”

  “眼下锁是解了,苏家的心头之患也确实去了,但是韩大人带来的那铜箱里头,竟然没有火药,也压根没有什么死者妻子与罗智勾且的证据,而只有一堆无字白纸!老爷他们都还在前院里头呢!”

  “……没有证据?”

  苏婼讷然。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