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小说 > 合喜 > 第5章 他不去就打到他去

第5章 他不去就打到他去

2022-05-03 作者: 青铜穗
  第5章 他不去就打到他去
  到时候受斥的是谁呢?绝对不会是韩陌。

  一直深受恩宠的苏家虽说不至于因此罢官,但终究是让皇帝失望了。失去了御匠的光环,苏家便只是个普通的官户。

  苏绶绝对明白这个道理,他只是没有办法。如果苏家日后能培养出个锁器方面的英才,那倒还有翻身之日,但遗憾的是,苏婼从前世后来那几十年的平淡里,已看出来苏家子弟没一个成器的。

  所以不是因为韩陌的强横导致了苏家名声受损,曾祖爷留下的技艺被荒废、子孙一代不如一代的事实被披露,这才是使得苏家后期由盛转衰的根本原因,也是苏家必然的走向。毕竟朝中有才的读书人不少,精通锁器机括且又有才华的读书人却不多。

  想到这里苏婼凉凉扯起了嘴角,被祖训所缚,她身为苏家女儿,前世从来不知道这祖传的技艺究竟传承得如何,父亲和叔父们也绝不会跟她提及这些,于是直到此刻她才看明白了,合着苏家正厅里挂着的那块匾,早已经名不符实!

  想起自己前世那些年,她顿时没有了兴趣,掉转头往石阶上走去。

  苏家技艺传男不传女,前世她颠沛流离的时候,苏家人依然过着锦衣玉食的日子,只要苏家目前倒不了,她操那心作甚?

  “姑娘快看!”

  刚踏上两步阶段,落在后方的扶桑忽然指着窗户外边道:“又有人来了!”

  苏婼扭头,眯眼透过窗花看去。

  花墙的那头已经传来了声势浩大的脚步声,进来的这群人足有一二十个,大多是配着剑的武士。

  细看走在最前面的是管家吴淳,在他们引路之下,以及苏婼的二叔苏缵,在他们浑身都透着恭谨的行动中,一把描着岁寒四友的油纸伞,遮住身着玄色绣银云纹锦袍的人走进来。

  纸伞遮挡,看不到胸膛以上,但是那双长腿以及极其合身的锦衣却无一不彰显着这是个男人,还是个身形十分挺拔,肌肉也相当紧实的男人……又或者还算不上“男人”,因为他从身侧露出来的手背皮肤还是紧致的,骨节也很精致,并没有年岁渐长后暴出的青筋。

  “肯定是韩大人!”木槿把声音压得很低,“后面跟着的武士穿的衣服,跟前院里那位宋公子身边两个东林卫武士穿的一模一样!”

  苏婼还以为被称为“小阎王”的韩陌是个五大三粗的糙汉子,没想到不但仪态不错,且有副这么样的好身材。

  不过也没准儿,有这样的身段却得了那样的恶号,搞不好是因为长了张猪头脸呢?
  “这下惨了,这小阎王都亲自来了,老爷肯定更头疼了。”

  扶桑的喃喃自语使苏婼心思转了回来。

  韩陌搅和的事情就没有能善了的,他这一来,苏家是连半点推脱的机会也没有了。他这么大一番阵仗,如果前世也来了苏家,那她肯定也会耳闻。既然没有,那就是说,事情在这世有了改变。

  为了减少她重生带来的变化,她都在田庄多住了三个月。那这个与她毫无交集的韩大人,怎么又突然会到苏家来呢?
  “完了,他连二老爷也没理,直接去前院了!”

  木槿报告着最新进展。

  苏婼攀着梅枝,也看到了这一幕。

  这简直来势汹汹啊!

  虽然知道韩陌嚣张不了多久了,但是眼下这会儿他的表现,谁知道他会把事情闹成什么样子?
  她想了下:“先前你说传去的只有祐哥儿和祯哥儿,这么说祈哥儿还在禁足?”

  木槿点头:“二爷自昨日起一直在房里读书,洗墨寸步不离地守在房门口,奴婢昨儿看到三爷打发小厮过去探望来着,洗墨死活都不肯放人进去,看得出来这次怡志堂的人都不敢有疏忽了。不过二爷在房里可没消停!”

  苏婼示意扶桑:“你去找秦烨,跟他说一声,让他替我去建安坊内麻鸭胡同里,把周姓人家一个叫阿吉的底细摸清楚,然后来回我。”

  扶桑不知她想做什么,讷讷道:“秦公子会去吗?”

  毕竟先前都那副样子了。

  “那你带把笤帚,他不去就打到他去。”

  扶桑无语。

  苏婼说完看了眼木槿,又说道:“回房把我的家伙什儿找出来,送到怡志堂。”

  听到这里,丫鬟俩都惊了:“您要做什么?”

  “开锁呀。”

  苏婼施施然把手从梅枝上收回来,仿佛做这个决定天经地义,而先前打算不操心的人,压根不是她。

  扶桑急得抓住了她的手腕:“姑娘可不能暴露自己,这不关您的事!老爷肯定有办法解决的!您忘了苏家祖训有多严苛吗?老爷本来就……

  “总之奴婢可以肯定,您会制锁的秘密要是泄露了出去,绝对会有大麻烦!老爷知道了只会反过来以祖训严惩于您!您千万别冲动行事!”

  木槿也道:“就是!”

  “啰嗦什么?”苏婼理理袖子,“照办就是。”

  ……

  苏家三房仍然合住在祖宅,老太爷过世后,身为长子的苏绶居了正院,二老爷苏缵住了东院,三老爷苏缨则住了西院。二爷苏祈与苏婼同胞一母生,苏婼长他四岁,三年前母亲过世之后,苏祈就搬到了与清芷堂隔着一座敞轩的怡志堂。

  苏婼到达门下,眉心长着颗痣的小厮洗墨顿时目露惊色,好一会儿才喊“大姑娘”。

  苏婼示意把门打开。他便麻溜地开了锁,并将门推开了。

  雪天的屋里是昏暗的,除了薰香,还散发着一股浓烈的墨汁的味道。苏婼皱着鼻子打量屋里,目光刚落到满地的墨渍与打翻的砚池上头,忽而一只枕头就飞到了跟前,咆哮声也跟着传了过来:“谁让你进来的?给爷滚!”

  苏婼眼疾手快,一伸手就稳稳抓住了枕头。

  绕过帘栊走进去,只见才过了十一岁生辰不久的半高少年怒容满面立在屋中,目光在对上她的一刹那,他一身气焰下意识收了收。

  眼里也有同样的惊诧之色,但是紧接着他的表情又更加恶狠狠起来:“你回来的正好,我正要找你!为什么告我的状?!”

  苏婼把枕头扔回床上,照着他后脑勺啪啪扇了两巴掌:“几个月不见,能耐了?!”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