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小说 > 合喜 > 第3章 三急?

第3章 三急?

2022-05-03 作者: 青铜穗
  第3章 三急?
  位于通往安庆堂必经之路上的小偏厅中,镇国公夫人杨氏此时手抚着案上新剪的红梅,脸色不豫。

  陪坐的娘子拂云连看了她几眼,忍不住道:“世子武功盖世,去的地方又不远,想来是因为风雪走得慢些,不至于出意外,太太不必担心。”

  “他自然不会吃亏!他要是能吃几个亏,倒好了!”

  杨氏闻言愈发恼火。“打三岁以后他就没让我省过心,不是得罪了这家就是得罪了那家,这些年他老子赚的俸禄都快替他赔礼赔光了!偏他还要瞒着我进东林卫,那地方是他能进的吗?从前闯祸,好歹也就是跟公子哥儿们打个架拆个台,我跟他老子出面,人家多少要给个面子。

  “这东林卫是什么地方?动辙是要丢人乌纱帽的!挡了人家的前程,那是说几句好话能了结的吗?先前护卫就说一刻钟能到府,这都几刻钟过去了,人影也没见,谁知道他又去哪里耍威风了!”

  杨夫人说着把梅枝拍在了案上,仍然风韵绝佳的脸上,满是怒容。

  拂云连忙站起来:“世子大了,知道分寸了。再说眼下是替皇上办事,皇上都敢用,那自然无妨。”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你忘了上个月他才把李家那儿子打断了腿吗?现在咱们还替李家担着医药费呢!他还有理,还说本来就是李家儿子不该欺负良家妇女!老天爷,我怎么就生了这么个祸根?”

  拂云笑着给她递着摊好了的乳羹:“世子锄强扶弱,有好的品行,这是好事啊。皇上还夸奖来着。”

  “他倒好了,我却愁死了。把人都得罪光,有什么好处?不行,早晚我得让他从衙门里退出来,在家给我本本份份守着家业!”

  杨氏撑着额头叹气。随后想到一事,又抬起头:“老爷上哪儿去了?我让他去李家问候几句,他去了不曾?……”

  “十几个脑袋想不出个办法?!”

  屋里话音刚落,外头就传来震破天的一道怒斥。

  杨氏顿住,腾地起身:“是他回来了?”

  韩陌一脚踹在门下花架上,一只鸡翅木做就的架子,瞬间被踢散了架。“都有哪些人在?”

  窦尹垂首说了一串名字。

  韩陌冷笑起来:“倒个个都是办案的能吏呢!”

  “阿瞒!”

  前方廊下传来呼喊,韩陌扭头,只见杨氏正急步从前方走过来。

  他看了一眼自己身上,随后急转身,指着窦尹:“去备车!两刻钟后去苏家!”

  杨氏追到跟前,看着他逃也似的背影,疑惑地望着窦尹:“他跑什么?”

  窦尹屏息看着手指尖上半片烂菜叶子,缓声道:“想必,是三急?”

  ……

  街头的不愉快没给苏婼带来任何后续烦恼。毕竟回府后她还有更重要的事情须关心。

  下了马车,她先站在苏家影壁下打量。

  建造了已有好几十年的府第依旧坚固阔绰,门楣上描金的“苏府”两个大字应是旧年重新上过漆,看上去十分新净。角门半敞着,门口的树下停着好些马匹车辆,而门口内外,偶有不同服色的家丁下人冒着雪在进出。

  苏婼收回目光:“你去找木槿,我在东边天井里等你们。”

  按照既定规矩,回府后苏婼应该先去正院先见过长辈。但她越过正院,直接走向了东跨院最顶前的天井。

  天井里有株老梅树,一树猩红花朵绽开在风雪中。

  她站在冰雪压枝的梅树后方,踮起脚尖,差不多能看到前院那边的光景。有雪花阻挡,庭院里景物看上去不算很分明,只能辨出府里的下人,此时都聚在前院忙碌。但那股凝重严肃的气氛,风雪却无法挡住。

  今日是大周顺康十八年正月初十,离苏婼出府养病那日,已经过去六个月十八天。之所以把这个日子记得这么清楚,是因为选择今日回府,是这几个月里她反复推敲过决定的。

  抬头看看四面的青瓦高墙,这里一草一木,都比记忆里要新净,没有人知道,他人眼里这短短六个月,她苏婼已重来了一遍人生。

  按照她人生原来的轨迹,十四岁那年——也就是去年,继母徐氏正待分娩之前,她忽然染病,咳嗽了许久也不见好。

  于是她便在徐氏生产过后,主动提出先搬到庄子上休养调理。一来免得过了病气给苏礼,二来则是苏母三年孝期将满,她正好在那里抄抄经书,静待除服。

  三个月后,她如期回来出席了苏礼的百日宴。那场宴会办得十分热闹,苏家不是顶流的权贵,但却细水长流,恩荣不断,所以捧场的人也多,其中还有相中了她的未婚夫吕家。

  接下来她遵从父命议婚定亲,直到又三个月以后的今日——那一世的今日,府里突然来了这么多人,也有着这么样的气氛。

  但苏婼身处内宅,只像往常一样做着女红,筹备着婚礼,浑然不知外面发生了什么。

  她只知道苏绶和二叔苏缵一整日没有归家。继母徐氏难得没有来传她的丫鬟去训话,住在安福堂的苏家老太太也在佛堂里颂了一整日的经。

  就连她的弟弟苏祈,也没有闯祸,而是惶惑地在院子里遛达,余下时间就在房间里读书。

  后来苏绶照常上衙上朝,日子好像并没有什么改变,但从那以后,苏家锁道圣手的名声就不那么响亮了,原先由苏家承制的御门里那套天牢机括,没多久就由神机营和将造局接了手。

  苏绶原本有望在仕途上青云直上,再过不久,他的恩师就会推举他升迁为六部侍郎,但后来一直到病逝,他一直都在四五品官之间徘徊。

  苏家依然是苏家,但却由前程似锦而变得疲沓下来。原本订好亲的苏婼,更是在此过程里被退婚。

  于是多年以后苏婼坐在灯下摆弄着满桌的锁钥簧片、于郁郁中追溯起这混蛋的前半生时,便总觉得顺康十八年正月初十这一日,对她来说并不是毫不相干。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