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修真武侠 > 谁还没把剑 > 第48章 小友

第48章 小友

2022-06-03 作者: 修仙呢没空
  第48章 小友
  敖羡就是不说,沈贯鱼也打算这么干的。

  她早前已经发现,那只乌龟一直若隐若现的跟着自己,总是趁自己攻击前方时,在后抽冷子撞一下自己。

  沈贯鱼以装饰用的腰带,努力绑好小追风,如一条箭鱼似的,左突右冲出了河面。

  河面上的战况不比河下易,处处有妖处处有人对阵,上万生灵混战,用眼睛看,早寻不到小伙伴儿们的身影了。

  她大口换气之时,按压追风腹腔帮它排出水。

  到底是妖兽,再是弱这点水也造不成大影响,追风低低的呜呜。

  沈贯鱼顺顺它的湿毛:“别怕,姐姐现在就给你报仇去。

  来吸一大口气憋住。”

  小追风听话呼吸时,沈贯鱼借着浮力躲开了又一只黑钳甲蟹。

  没入河中,她假意与之对擂,时刻防备着身后。

  一只巨钳迎面夹来,就是现在,她身形一蜷,侧倒,后面的乌龟迎头和黑钳撞面。

  得亏乌龟缩头缩的快,不然脑袋真会被夹,它自以为闪的快下沉的稳,不料短短尾巴什么挠住。

  吃痛之下头伸出来看是哪个王八羔子偷袭自己。

  不料刚一转头,就见自己追击的女弟子,她的双手迎面抓来掐住了自己耳后的头胫骨。

  徒劳挣扎的结果就是人家手劲越用越大,救命!

  “快松手。”一道低沉的声音传来,“你再用力它小命不保。”

  沈贯鱼就见眼前绿豆眼的乌龟,急切的望向左前方。

  下一刻,几间房子大的一只龟疾速游到面前,张口说:“小友快快松开。”

  修仙的世界,见到一只在河面下说话的老龟,沈贯鱼表示再正常不过,她示意老龟往河面上说话。

  老龟利落的一旋身,把个沈贯鱼和小龟都驮上了不见其他人和妖的水面。

  ……

  玄襄峰掌教理事大殿内的水影璧镜前,章和真君不厚道的笑了:“这老乌龟,我每年给它送多少好东西,一次都不给我坐的。

  不就是幼时不晓事,把它洞府前的灵雕珊瑚给打碎了么?”

  “不止吧师姐,听我师父说,你把老龟养了几千年的蜜心藕都刨回来炼丹了。”酉生真君冒似不经意的开口。

  章和猛握拳:“怎么?你有意见?”

  “没没没。”酉生真君拍下自己的嘴,“我刚刚什么都没有说,师兄师姐们给我作证。”

  “我听见了。”子雍真君漫不经心倒盏茶。

  辰水几人也都道:“我也听见了。”

  “啊呀!苦也。”对章和师姐弹来的丹药,酉生真君不敢吐。

  章和真君满意了,“哼!”

  而河里的沈贯鱼也比较满意了,她不知道这老龟为何不用雷霆手段制住自己,但想要她放人,不对,放龟,那就驮她找小伙伴儿们一起到对岸。

  不想,那老龟居然答应了,遗憾的是它不同意驮更多人上岸。

  沈贯鱼当然满意的放龟了,“多谢龟爷爷。”

  “叫我龟丞相。”老龟不乐意听人喊爷爷,边游边道:“千年王八万年龟,我们千年才能算抵你们人族的一岁吧。”

  沈贯鱼嘴角微抽,您高兴就好,小追风呀嗷一声,似乎在表示惊讶。

  敖羡传音她道:“这老龟不过才两万多岁,确实不算老。

  妖族有的百年算一岁。”

  沈贯鱼不由好奇:“那你在龙妈妈肚里就记事了,又在龙蛋里睡好几万年,现在出壳一年算几岁?”

  “蛋壳里的不算岁数,以出壳后的修为等阶来论。”敖羡五阶出壳算五岁。

  “咦,小友在和谁说话?”老龟停下不游了。

  沈贯鱼摇头:“您听错了。”

  “呵呵!”老龟笑声轻缓,它可没老,不是看这丫头死命护一个没契约的追风虎,它也不会同意驮她,“坐稳了,我要加速。”

  ……

  理事殿内,辰水紧紧的盯着被龟丞相光速带倒的沈贯鱼。

  他早前在百花城广场的感觉没有错,这孩子身上带了什么妖或修出意识的灵物器灵,且它不受绝灵阵影响。

  那么有一种可能,它驻在沈贯鱼的识海里,只有这样,他们才不用神识就能交流。

  还有一种可能,就是某些高阶修士的残魂,晃晃头,这不可能,宗门的石柱上有先天灵宝离天镜,任何残魂在它面前都几无遁形。

  为掩饰,他开口道:“沈贯鱼若被龟丞相送上岸,算不算过关?”

  子雍、章和以及观蒙同为元后大修,当然不会觉得老龟在无的放矢。

  只是师弟已经对这弟子,如此看中了?

  几人同时看向常居。

  “咳!算,运气也是实力的一种么。”常居被大家看的不自在,“那个,忘了和你们说,这弟子不仅献上龙泪。

  且在百花城的藏宝楼,顺利取出了祖师加炼的银电雷龙枪。”

  几人一听都很激动,连一向喜欢当隐形人的申德,都不免盯紧水影璧内的弟子。

  自从祖师兵解将那杆枪放入百花城,历代长辈都希望自家弟子能有机缘得到。

  却不曾想,此枪两万年前竟被一长住魔门不是雷灵根的散修得去。

  待那位惊才绝艳的修士陨落,只剩下枪头的长枪,自己回到了藏宝楼中的原位。

  “等等!”子雍真君最先冷静下来,“这孩子什么灵根?宗门已经许多届没收到过变异灵根了。”

  “水木火三灵根。”常居看了看辰水,又道:“辰水师兄近来发现,这孩子可能和他一样有隐灵根。

  只有这样,她才能轻易拿到枪头。”

  宗门秘档有记,当年那位散修曾来过宗门,他有隐风雷根。

  大殿内顿时只能听到水镜上,各弟子和妖兽打架的声音。

  隐灵根呀!

  别看是异灵根,但它时隐时现,拥有的人,没有机缘的话自己也发现不了。

  只会觉得引气入体比常人慢,待进阶炼气五层后,修炼速度更是掉崖式下降。

  若不及时发觉,或发觉了没有资源激发隐灵根的稳定性,可能一生都只是个小炼气。

  当初辰水被长辈们发现,几乎花去三成宗门秘藏,才将隐雷灵根激发。

  现在又有一个隐灵根,嘶!他们是不是都该出宗寻寻材料补补秘库了?
  至于她在和谁说话,只要不是什么残魂恶魄,而是妖族木灵或器灵之类,他们不会在意的。

  有机缘得到,那也是弟子的本事。

  沈贯鱼对此当然一无所知,自她进阶五层,至今不足一月,她还没有什么感觉。

  此时的她,在老龟隐形后四处接应小伙伴们。

  一通忙碌,队友们都上岸了,老龟带着小龟光一般闪没。

  “天快黑了。”唐悦躺在草地上,不能用灵力烘干衣物,她有些冷呢。

  沈贯鱼原来准备的火机蜡烛等,早就不知掉哪处河底,她帮着追风拨动毛发,希望它身上快干。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