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修真武侠 > 谁还没把剑 > 第47章 暗礁

第47章 暗礁

2022-05-21 作者: 修仙呢没空
  第47章 暗礁
  几个女孩子,一起修整着两个师兄拖来的竹子。

  沈贯鱼那盘扔地上的绳子,很是招眼。

  不到一刻钟已经有四波人来买了。

  她的回答一律是:等我们做好了,剩余的才能卖,一块灵石一丈,可以记帐,领月供时还。

  “喂,你也太黑了吧?这一捆连十颗灵珠都用不到,你却做价一块下品灵石。”又有人上来没买到,气急。

  唐悦立刻反击:“那你十灵珠下山买去呀!”

  “有没有同门爱了?”那人一手掐腰,一手指过来了。

  沈贯鱼忙着捆竹排,压根不看来人。

  池艾坐不住了,上前按下他手指道:“我们累死累活背一百里时,怎么没人说同门爱来帮忙了。”

  “喂,男女授受不清你懂不?”荀茴缩回手后跳两步。

  结果被后面又来的一年轻女子弹了片竹叶打脑瓜儿上:“乱说什么?”

  “谁?”

  “我!怎么听不出来?”年轻女子脸似寒霜,说话声音立时低了八度。

  苟茴转过身使劲摇双手:“没没没,长姐。”

  “哼!”荀至看他小心站到自己身后,又趁自己不回头,晃晃脖子抬抬下巴的,很想把这货扔回府里。

  她轻咳一声,向看着最大的曹近道抱拳赔笑:“在下荀至,舍弟年幼无知冒犯了,还望兄台和几位见谅。”

  池艾和皇甫朝颜怔住了,她们被荀至的英气又不失俊秀的笑脸迷了,这真是男女皆宜的一张脸!

  曹近道只好丢下手里刚拖来的竹子回礼:“别再有下次。”

  他说话时,直直看着荀茴。

  荀至一倾身挡住他视线:“不打扰诸位了,我们告辞。”十分干脆的转身,提溜走弟弟。

  唐悦从小在修士堆儿里长大,什么样儿的都见过,她手肘碰一下箍竹子的沈贯鱼,“她笑的虽然很假,但我不讨厌她怎办么?”

  沈贯鱼掀起眼皮扫一眼侧颜,嗯,帅姐一枚,她也不讨厌,看脸法则宇宙通行。

  和不理纷扰的张俊交换对方手里的绳结,她用力一紧道:“你可以延揽她与我们一队,老弟子们不是说了,五人一个院,我们现在还差一个。”

  “好主意!”唐悦丢下竹子,追上前邀人去了。

  不一会就高兴的回来道:“她同意了。不过……”

  “不过什么?”池艾和皇甫朝颜同时问道。

  唐悦看向曹近道说:“她说想让她弟弟跟你们俩住同一院。

  希望遇到什么事了,给她通个信儿。”

  “他弟有什么毛病?”曹近道不解。

  张俊直指核心道:“嘴欠。”

  沈贯鱼给竖拇指:“张师兄好眼力。

  不知道他和你们住,会不会变得少话一点。”

  曹近道意外:“小鱼也想邀那姑娘同住?”

  沈贯鱼表明态度:“嗯!师兄应该注意到了,那姑娘步伐轻盈,下盘极稳,她当时不出声,我们没那么快注意到又来一人。

  三个月禁灵期间,有个可能的先天高手一组,会便宜很多吧?”

  曹近道拳击手掌:“唐师妹,我这没问题了。”他很看重沈贯鱼,那天在广场趁着一丝道蕴,自己蹉跎五年的炼气七层终于打破,进阶了炼气八层,迈入炼气后期。

  从爬山道开始,若非沈师妹拒绝,同船而来得了进益的弟子中,好些个找她组队。

  “嗯!”张俊还是一贯言简。

  池艾和皇甫朝颜更不会反讨,于是唐悦和沈贯鱼截断一截绳子,赞助给了荀至带队的小队。

  基本上,所有赶别河边的弟子,都选择各种方法做竹筏过河。

  竹林里的竹鼠们,居然不怕人,一个个排队出来看人砍竹子。

  有弟子想捉住它们填肚子,怎知道它们一窜跳到竹根部,整个竹林开始自动错位,它们也进到深处就没影儿了。

  追捕的些许弟子,被夹到竹林丛里求救。

  沈贯鱼他们扎好竹排后,还顺手救出几个师兄弟。

  两排长长的竹排落水,曹近道和张俊分别执船。

  沈贯鱼带着池艾跟曹师兄一排,唐悦带着不会武功只会舞功的皇甫朝颜和张俊一组。

  河水湍急,竹筏在河里直打飘,小追风直往沈贯鱼怀里钻,它还不会水,怕!
  三人以绳套相互缠腰,齐齐用力用长竹杆滑水,眼看就要与别的竹排撞上了,殿后的沈贯鱼猛一下以枪头扎入一处长着水草的暗礁。

  他们的竹排绕着暗礁转一圈儿,却不知这“暗礁”都快烦死了,它一抖身,夹到龟壳缝内的枪头,倾刻间就断了。

  每过十年都有新弟子渡河,十次里总有那么一两次,有人扎到它。

  要不是为了每年有足够的丹药吃,它才不愿意配合太乙宗的试炼。

  趴在河沙上睡觉它不香吗?
  沈贯鱼在打转的竹排上,被这力道反弹,差点滑到河里。

  她立稳收枪一看,得,枪头没有了,变成齐眉棍了。“曹师兄,快离开这里,不对劲儿。”

  “你们站稳撑住了。”曹近道也是满身满脸水,长竹杆用力一撑,竹排顺势荡走。

  让本来在后面,现在又跑到前面的张俊几个,大松一口气。

  那“暗礁”老龟伸出脑袋暗自观察,待到七八成竹排滑至河中央位时,它张嘴叫出一声。

  瞬间,河里鱼虾龟蟹跳出水面,一个个比成人大许多的妖兽,冲着弟子们就撞。

  这边,沈贯鱼枪杆打下一条红尾笛音鱼,不防身后一双蟹爪钳来,她翻身躲开之际,中间的池艾被一只花龟撞进河,连带着他们整条竹排翻水。

  而绑着小追风的包裹,也被蟹钳抓开掉入河里。

  追风游泳的本领还没练过,只靠前爪越刨越沉。

  敖羡在空间里干看着没法,它听到老龟叫声提醒沈贯鱼时,已经晚了。

  沈贯鱼当即立断,拔出靴内的登山刀割断绳子,和池艾两个摆手指上面,让两人先游上去。

  她自己则是奋力踩脚下咬她的一只乌龟,快速的向追风游去。

  此时的河下,简直跟沸水刚下的饺子般,弟子们与妖兽缠斗在一起。

  沈贯鱼无心理会他人,凡是挡住她去救小追风的,通通打开。

  水的浮力也对别人造不成太大的伤害。

  当小追风一脑袋载进河底沙,激起一片混浊时,沈贯鱼终于赶到了。

  踢开一只小龙犀鳄,她一把拽住追风的尾巴拉到自己怀里,小家伙已经呛水了,试了几次,她送不了它和任何物体进空间。

  “沈贯鱼,你后面那个乌龟,打它尾巴,让它驮你们到对岸。”敖羡恨不能亲自出爪,它看出来了,这河里的妖类虽然都禁了灵识,但等阶都在四五。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