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修真武侠 > 谁还没把剑 > 第46章 队友

第46章 队友

2022-06-08 作者: 修仙呢没空
  第46章 队友
  只见常居宗主后退一步,云团让到山门左侧,结丹真人里出来一位和和气气的开口道:“我是问仙峰求知堂堂主无为。

  新弟子头三个月男女分住蜕凡谷东西两舍,你们进入大门后,从专属通道走,明天日出之前需找到自己的住处。

  其间可独行可组队。

  然则,拜入太乙宗大家就是师兄弟师姐妹了,除非自愿退出的,否则,但有一人没有过关,你们会被安排重来一次。”

  “什么?”嗡一声,几乎所有人有不禁问左右,是不是听错。

  这场上的弟子,少说也有八千来人,掉队机率很大的好不好?

  沈贯鱼都能听到身边弟子们的吸气声。

  “呵呵!”无为真人似乎见惯了这情形,他笑着以指轻触手上的彩绘流云纹手鼓。

  咚咚咚,三声鼓响,犹如炸响在沈贯鱼和众弟子耳际一样,广场上立刻静了下来。

  只听无为真人道:“现在,以今天六月二十八为界,五六七八周岁的小弟子留下,其他弟子依次从正门进入。”

  小娃娃们有小娃娃们的试炼。

  ……

  山道上,蝉鸣鸟叫声随处可闻,隐身在各个云团里众多结丹真人或坐或立,看着行进在其间的弟子们。

  沈贯鱼他们从上午辰正(早上8点)进山门走到现在未初(下午1点),太阳越升越高,追风在包裹呆的不舒服,呀嗷嗷叫了好几次。

  她给追风喂了点水,自己也喝了一小口后,把水囊递给了池艾。

  这条绝灵山道,是没有隔绝外面四季温度的,越走越陡不说,还窄。

  三个带了两个水囊,唐悦那个早在一个时辰前,就分给从后队追上来的曹近道和张俊了。

  好多弟子三三两两的自发组队前行。

  沈贯鱼眼瞅着路过的人越走越累,还有人干脆坐到石阶边大喘气。

  “咱们走了这么久,差不多该有五十里了吧?”她是按照步行一小时十里来算的。

  曹近道以剑拄地,拉拉领口道:“不止,有八十多里了。我们修士常期被灵力冲刷身体,比之凡人走的要快。”

  “有重力。”张俊言简意赅,他试过,用世俗轻功别说飞几丈了,半尺都不给飞。

  五人互相瞅瞅,大家同时一叹,继续走着吧,好在路上没有幻境。

  “啊啊啊,蛇呀!”一个粉色衣裙的小姑娘,在石阶上猛的跳起。

  离最近的张俊一个箭步冲上前去,然后……

  沈贯鱼就看到他剑尖上挑着截麻绳。

  那小姑娘陡然停住尖叫,转身就往石阶下跑,长长后裙摆几次绊她,嘴里还嚷嚷着:我不要当仙子了,我要回去。

  这段路上的弟子们,纷纷驻足,目前,这是第一个跑回头路的。

  池艾拽拽沈贯鱼:“小鱼师姐,我们去帮帮她吧!就这么离开,她将来会后悔的。”

  “不许去!”唐悦挡住她们道:“她如果这么就放弃了,说明她吃不了当修士的苦。

  你们帮她一次,能帮她第二次么?”

  曹近道也说:“将来组队探险接任务,谁也时刻护不了谁?”

  池艾看一眼最先出手的张俊,见他也摇头,十分颓丧的低下头,她知道,五个人里自己就是那个扯后腿的。

  原先她是八周岁来着,可六月初四爹娘给过了生辰,如今她又归到九岁里头了。

  沈贯鱼拍拍她道:“池艾,你看下面。”

  池艾扶了扶沈贯鱼送她的,用绞丝重新固定好的眼镜,十多个台阶下,那个粉衣姑娘一边儿抹泪,又一边儿往上爬。

  而其他弟子不再看,继续抓紧时间赶路。

  到了他们跟前,小姑娘蹭去眼泪和张俊道:“刚刚谢谢你。”

  张俊点点头收下。

  粉衣姑娘略微一怔,随即又看向沈贯鱼三个女孩道:“能不能带上我?”

  唐悦审视着她,这女孩儿和同为凡人的池艾不同,具体不同在哪?
  她看着她的眼睛,突然明白了,这女孩眼里有些自己最不喜欢的东西,小算计。

  池艾看看队友们,不敢做决定。

  沈贯鱼实芯大人,哪会看出小姑娘那抹讨好跟小心机,想了想道:“我们不希望将来被队友抛下。”

  粉衣姑娘使劲摇了好几个头,“不会的,我要是当不成仙子了,我母妃又会被关进冷宫。”

  听着是个挺有孝心的小公主。

  几人互视后纷纷点头,曹近道说:“我是曹近道,暂任队长。”

  “张俊。”

  “唐悦。”

  “沈贯鱼。”

  “池艾。”

  粉衣姑娘咬咬干的翘皮的唇,说道:“我叫皇甫朝颜,十二岁,是凡人国度皇帝的十五女。”皇甫和朝颜二字间,她停顿过长。

  “名字很好听啊!”池艾首先夸道。

  沈贯鱼却是多看了皇甫朝颜几眼。

  朝颜者,牵牛花也,扔哪儿都差不多能活,是公主却只说是皇帝的十五女,这暗藏的话真绕。

  小姑娘头发零乱,脸上道道黑印,又瘦又苍白,双手上还有些许冻痕,加上看似漂亮却不实用的衣裙,她道:“我以后叫你朝颜吧,你直接喊我小鱼就行。”

  对着比自己个头小的,她喊不出姐:“你这裙摆太长又层层叠叠,不介意的话我帮你把多余的剪掉。”

  唐悦暗暗挑眉,又悄悄看看池艾,心道:小鱼就是特别心软。

  “啊这!裙子是皇后娘娘御赐,我不敢动。”其实皇甫朝颜也不想穿。

  池艾不解:“你以后就是修士了,怕她作甚?”

  皇甫朝颜娇弱的脸上满是苦笑:“我不怕她,可我母妃要靠她活下去,哪怕我将来厉害了,也帮不了现在的母妃。

  而且,这一路上,她还派了个先天高手的女卫护送我,下船时,听说宗门发衣服,只给我换上了这身衣裳。

  说将来回宫探亲时,穿着这身回去,娘娘定然很高兴。”

  宫斗真累!

  沈贯鱼庆幸她是修士,拿出针线包道:“我给你缝几下,回头再拆开。”

  “嗯!”皇甫朝颜忙提起裙摆。

  池艾把水递来:“喝口。”

  “你喝水吧,不影响我干活儿。”只是将裙尾折起缝合,沈贯鱼做起来很熟练的,她曾在手工丝织坊,专门看过老师傅复原一件古代百褶裙,长达两月不挪窝。

  “小鱼师姐,看起来就像原来就是这样。”池艾上前转一圈儿。

  曹近道和张俊转身一看,确实看不出有长裙摆了,他挥手道:“我们出发吧,百里山路走完,后面还有一关。”

  “冲鸭!”沈贯鱼握拳追上。

  “冲呀!”唐悦和池艾也一起追。

  有些茫然的皇甫朝颜,也立刻跟着跑。

  剩下十几里路,他们跑了一个时辰,结果,山道是走完了,前面却有条汹涌宽阔的河。

  河岸边,先跑到的弟子或坐或躺,也有人到远处竹林砍竹子。

  沈贯鱼左手滑着枪杆儿,右手摸摸小号的登山刀,这两样都不是砍竹子的利器。

  不行,以后出门可以学剑修,一把剑背身后。

  她这么想的功夫,曹近道和张俊已经拎着剑跑去砍竹子了。

  沈贯鱼四个跟上,到林边就见一木牌上写着:砍一种十,一个月之内完成。

  天下果然没有白砍的竹子。

  幸亏扛着盘绳,她手里的刀砍不了竹子,但可以削掉竹枝,还能将绳子截断制竹筏。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