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修真武侠 > 我把师门送上天 > 第25章 说不清就不说

第25章 说不清就不说

2022-05-12 作者: 唐优优
  第25章 说不清就不说
  阿离脸上挂着“又遇到蠢货”的厌烦表情,挑眉,凌厉目光瞟过去,看得那年轻男人兀得心中一慌,下一瞬反应过来,自己一个筑基中期修士,还会怕一个孩子。

  他咳了声缓解自己刚才的失态,大声追问一句:“你这东西可是正经来路?我这里可不收赃物。”他想给自己低价收购做足铺垫。

  阿离见他毫无诚意,念力驱动,灵力瓶嗖地飞进他掌心。封印、握紧、甩袖,动作一气呵成,转身向门口走去,一个字都懒得跟对方说。

  年轻男子本想吓唬吓唬小孩子,顺势压压价,他好多赚一些。

  没想到这小孩年纪不大,脾气不小,竟二话不说抬脚就走。

  “小道友,小道友,说得好好的,别走啊。有事好商量。”

  年轻男子追了出来,挡住阿离的去路。

  阿离额头皱成川字:“让开。”

  “小道友咱再商量商量。”

  “你既无诚意,何必纠缠。”

  阿离挥袖间一股真气御出,逼得那年轻男子倒退几步。他后面的人躲闪不及,被踩了个正着。

  奈何这人是个随世者,不想惹事生非,只不满地嘟囔了一句:“走路也不看着点。”便掸掸脚上的尘土,匆匆走开了。

  年轻男子心中大骇,一个孩子怎么会有这么深厚的修为,一定是他身上的法宝在起作用。

  他的眼睛盯着阿离的披风,嘴上仍是劝道:“小道友咱有话回店里好好说。”

  这一番动静,被街对面的另一家材料行店伙计看到,他觉察出不对,立即跟掌柜的说了。

  同行是冤家,掌柜余良干脆走出来看热闹。

  阿离最不耐烦与这些修仙者打交道,遇到不知趣的人纠缠,极为不悦,强忍住怒火,想先办了事情再说。

  年轻男子岂可放弃到嘴的肥肉,又追了上来拦住阿离。

  余良瞧着有意思,在旁边起哄:“疤瘌吴,你一个大人当街欺负一个小孩子,不怕被人笑话。”

  阿离听到“疤瘌无”三个字,心道这个外号起得还真是人不如其名。

  他朝说话的人看去,瞧见余良头顶匾额上写着振东材料行,转身走了过去。

  叫疤瘌吴的年轻男子眼见到手的鸭子飞了不说,还飞到了对头家,心中生出一股恼意来。

  他见劝不回这个固执的小孩,干脆也不劝了,就在阿离马上要抬脚迈进振东材料行时,他恶从胆边生,大声嚷起来:“你别走,偷了我店里东西还想走。”

  说着跑过去要去抓阿离。

  他这声吼如炮仗扔进了人群中,热闹的大街出现短暂的寂静,随后各种各样的目光投到阿离身上。

  阿离缓缓转身,遮在斗篷里的大半张脸泛起古怪的笑意。

  他稚嫩的声音,带着重重威压,一字一顿,质问疤瘌吴:“你说什么?”

  话已经出口,疤瘌吴仗着对方是个小孩子,自己又在这条街上做了多年生意,勉强算个地头蛇,便耍起不要脸来。

  昧着良心道:“我说你这小道友偷了我的东西,还想走。要么把东西交出来,要么你给了钱再走。”

  这就是光天化日之下打劫了。

  阿离对于行凶的人向来不会姑息。

  掩在袖子里的手掌掌心,浮起一团金色光芒。

  准备教训一下这个无赖。

  此时,人群里有人站了出来。

  不管什么时候什么地点,都不缺少看热闹的人。

  众人七嘴八舌,不辩是非的发表着自己的意见,全然不顾自己并没看见事情全貌,只凭一面之词就乱表达观点。

  “这小孩子也就五六岁的样子吧,竟然不学好,跑出来偷东西,他家大人呢,也不好好管教一下。”

  “这一看就是没人教的样子。”

  “也可能是家里宠着,无法无天,惯坏了。”

  “哎,这小道友你快把东西给了店家,自己快点回家吧。我给说个情,他不会把你怎么样?”

  听话锋,相信阿离没偷东西的人,几乎没有。大家的风向都倒向疤瘌吴。

  阿离冰冷目光扫过说话的人,把这些人划进疤瘌吴一类人里。

  另一只手也浮起金色光团。

  此时,在自己家店门口站着的余良,听到这里,突然冷哼了一声,打断了众人的议论。

  “这位大哥你说得可不对。你哪只眼睛看见小道友偷东西?说不定是哪个不要脸的看人家手中的东西贵重,想出这个法子强占了去。”

  余良与疤瘌吴本就有旧过,向来不对付,疤瘌吴追出来时,脸上可都是讨好的笑意。

  若真是这个小孩子偷了东西,以他的人性,当时就发作了,怎么会笑脸劝人回店里继续商量。

  疤瘌吴就是利用路人没看到事件全貌的弱点,来故意弄这么一出,也真是险恶。

  对付一个孩子用这种下三滥招数,真是枉为修仙者。

  他看不惯。便要说出来。

  阿离扭头看了余良一眼,眼中闪过赞赏之意。

  疤瘌吴的诡计被余良三言两语戳穿,恼羞成怒。

  “姓余的,你这么积极为这孩子说好话,难不成是你支使他来偷我店里东西的?你家的材料行向来不死不活,恨我家店的生意比你那里好,竟然想出这么不要脸的招数来对付我,大家快来评评理,这小孩子与振东材料行是一伙的,商量好了偷完我的东西,他那边去销赃。如今东窗事发,他怕这小孩子供出身后的人,先狗急跳墙自己站出来装好人了。”

  “众位街坊邻居,大家可要看清楚了,莫要再去振东材料行买东西。这就是个賊窝。”

  他一番话说下来,口灿莲花,生生把黑得说成了白的,白的说成了黑的。

  余良气得破口大骂:“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你这种比不要脸还不要脸的。”

  疤瘌吴指着他:“你们看,你们看,被我揭穿了,就恼羞成怒了。这就是做贼心虚的表现。”

  阿离怒极反笑,清脆的笑声带着阵阵威压精准的压向那些不明是非的人。

  他手腕一翻,掌心的金光如一道闪电极速而去,直击疤瘌吴胸口。

  有些事说不清就不说。

  打便是了。

  打服他,才有公道。

   求月票,求推荐票,求收藏。感谢红袖的alicelxfu送我的红豆。感谢古涛来、郭侠、神朝一夏、简单、亚克亚克西、以及堂主龙哥的打赏。我会继续努力的。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