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修真武侠 > 我把师门送上天 > 第10章 看不出他的境界

第10章 看不出他的境界

2022-05-03 作者: 唐优优
  第10章 看不出他的境界

  “花花,我错了。”

  胡来悄悄挪到花朝阳身边,趁师父与龙长老正在殿后议事,趁众师弟都在勤奋用功,他主动向花朝阳承认错误。

  花朝阳四处溜达,完全沉浸在“真大”宫殿的恢弘之中,忍不住想试试嵌在墙上的宝石能不能抠下来,被胡来的一句道歉吓了一跳。

  她歪着头,斜眼挑眉问胡来:“你哪错了?”

  胡来对她的明知故问不作回答,掏出一袋鼓鼓的灵石,塞到花朝阳手里:“你看,隐身符的事,能不能过?”

  花朝阳扒开袋子瞧了一眼,中品灵石。这家伙难道改运了?平时抠的恨不得蒙上脑袋,打劫富二代郭不去,今天竟然变成了有钱人。

  “偷来的东西我可不要。”她掂了掂袋子又给他塞了回去。

  “这是我做任务赚来的。”胡来涨红脸,也不再顾忌大庭广众有人听到。

  幸好,他那群勤奋的师弟们,全部心思已经用在修炼上,无暇他顾。

  花朝阳看着他的大红脸,开玩笑地提醒他,当大师兄的要注意形象。

  胡来望师弟处瞅了眼,冷静下来。

  几年时光相处下来,花朝阳做为旁观者,挺佩服持云峰上包括胡来在内的这帮弟子的。

  持云峰上灵气稀薄这是无法回避的事实,对于修仙者来说,没有灵气的地方修行起来简直事倍功半。

  太虚宗分峰时,薛星辰下过一道指令,玉涵堂门下弟子若有想留在主峰的,皆可申请留下,

  但,要拜入宗主门下。

  也就是说要弃师重拜。

  当时,玉涵堂的三百弟子中,确有十几个弟子留在了遮天峰,没有跟着玉涵堂到持云峰来,从此见了玉涵堂不是躲着走,就是硬着头皮喊师叔。

  剩下的大部分人都义无反顾的跟着玉涵堂来到持云峰上。

  这种不离不弃的精神,一方面印证了玉涵堂这个师父当的还算合格,另一方面说明这群弟子都是有情有义之人。

  到了持云峰后,由于灵气匮乏,每个人都遇到修行瓶颈,即便这样,他们也没有背叛玉涵堂,反而练就了一身“四处蹭灵气、随时可修行”的本事。

  花朝阳把阿离放到这群人中,十分放心。

  能让她佩服的人,她一般都能忍住不去主动割韭菜。

  所以,她把那袋灵石又还给了胡来。

  “你急什么,我不要灵石。你把你那本《符箓通》借我看看就行。”

  花朝阳穿来七年,把能看到的书全翻了个遍,目前的兴趣是画符。

  虽说自己不是修仙人,没有灵气,但不耽误她好奇心驱使。

  再说,她学会后,可以辅导阿离学习符箓术,这才是最主要的。在修仙界当个陪孩子写作业的家长,同样不容易。

  胡来万没想到一个随世者,竟然跟一个修仙者要画符的书看。

  “你看的懂吗?”话说出口,又觉得这样问不妥,急忙换了语气:“我的意思是说,就算你能看懂,这个对你也没用呀。”

  “有没有用不用你管,给还是不给?”

  胡来不再犹豫,从乾坤袋里掏出一本翻旧的册子:“给。不要灵石你可别后悔。”这本是入门书籍,他已经能倒背如流。

  花朝阳麻利接过书,塞进怀里。

  还是忍不住小割一下:“你要是灵石富裕,有空去山下买些灵植种子回来,我准备扩大种植面积。算你入股。”

  胡来听到花朝阳要扩大种植面积,眼睛一亮:“入股是什么意思?”

  “就是灵植成熟后,你可以免费用。”

  “好,那简直太好了。此事可行。我明天就去山下买。”

  胡来兴奋的搓搓手,突然想明白什么似的双眼死死盯住花朝阳:“你同意了?同意留下来当管事?”

  花朝阳不置可否挥手赶他离自己远点,继续去研究墙上那几颗宝石。

  大殿内堂,龙清风喝着弟子送上来的热茶,眼角眉梢都染了笑意。

  “涵堂,你算是捡到宝了。”

  玉涵堂脑海中立即浮现陶瓮里,那几条自带灵气的锦鲤,觉得花朝阳果然是个宝。

  龙清风把茶水一饮而尽:“师叔帮你收了个徒弟。”

  玉涵堂顿觉不妙,前一句话,他以为是在说花朝阳,后一句话就没谱了。

  花朝阳不是修仙者,不能入太虚宗。而且,她是个女的这不太好吧。

  “没记错,花朝阳是你师父从外面带来,专门寄养在你这儿的吧。”龙清风自斟自饮,心情格外好。

  玉涵堂想起师父当初的嘱托,点点头:“师父说她有朝一日或能帮到我。”

  他虽不喜异性,可是花朝阳能种出高价值灵植的事,他一直有关注。对于弟子们常常找她高价购买她自己培植的灵植,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师父说她不同,就是不同。

  “嗯,你师父向来深谋远虑。这一点就比你强多了。”玉涵堂对于这个师叔祖的扎心能力,向来深有体会,不敢深究,垂眸盯着面前的茶叶在杯里慢慢沉下去。

  “阿离那孩子是个修仙的好苗子,你收下当关门弟子吧。”

  “好。”玉涵堂麻木的点头应着,下一秒反应过来,倏然抬头:“阿离?”不是说花朝阳吗?难道是他误会了。

  想了想,他便想明白这是师叔祖一惯的行事作风——声东击西。

  缓了缓,他又接了一句:“阿离这孩子有些奇怪。我看不出他的境界。”

  修仙界,高境界者一眼就能看出低境界的人处于修炼的哪个阶段。而低界境者无法窥视高于自己的人。

  阿离明明灵力低微,为何他会看不出境界?他觉得这孩子让自己隐隐有危机感。

  龙清风咳了一声:“一个小童,能有什么境界。你好好教他,日后自能看到。”原来,不是他一人看不出阿离那小孩子的境界。

  这倒是怪了。龙清风暗自思忖。

  玉涵堂坐在这儿喝茶,心中却在惦记另外一件事:“花朝阳怎么办?”

  “你想怎么办?”

  “留下。”

  龙清风放下茶杯,心道,终于逼你说出来了。

  他站起身:“走吧,去大殿看看,顺便把你这两个决定跟弟子们宣布一下。”

  玉涵堂:好像被套路了。

  大殿内安静得如落针可闻。

  玉涵堂看着弟子们专心致志围着锦鲤,认真修炼的样子,突然鼻子发酸。

  是他太对不起这帮孩子了。

  一直没能给他们创造优越的修仙条件,以至于他们看到灵气就双眼冒绿光,只想蹭。

  玉涵堂又看向大殿内,正贴墙背对着众人站着的花朝阳,只觉得她,简直就是那道灼灼绿光啊。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