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修真武侠 > 我把师门送上天 > 第8章 这就是谁横谁有理的世道

第8章 这就是谁横谁有理的世道

2022-05-03 作者: 唐优优
  第8章 这就是谁横谁有理的世道

  “这也不能证明鱼就你的。万一鱼就长成这样子呢?”

  林玉泉的大弟子极不要脸的强辩道。

  花朝阳被他这种胡搅蛮缠的嘴脸,差点气笑了。

  真是人不要脸,天下无敌啊。

  持云峰的弟子都认识这个标记。花朝阳自己培育的灵植上都被烙上了这种印记。

  他们没少在她那儿买东西,对这个“花”字熟悉的很。

  可是,持云峰弟子们的证词对方根本不信,还污蔑说是他们与花朝阳是一丘之貉、沆瀣一气。尤其是林玉泉骂得最难听。

  花朝阳无奈地朝龙清风看去,提了个建议:“要不你把那个说鱼就长这样的弟子抓过来,我现在就在他肚子上刺个一模一样的字,看看他和鱼是不是亲戚?”

  “不可。”

  龙清风还未说话,阿离却不干了。

  梗着脖子一脸的不悦:“腌脏的东西,不怕污了你的眼!”

  花朝阳知道阿离“要当她爹”的老毛病又犯了,不好在人前教育他,无奈扯起嘴角干笑两声:“只不过是随便说说”。

  她是实在拿这帮混不吝没办法了。

  她也明白,之所以持云峰从上到下都理智地克制着,不与三峰的人发生武力冲突,完全是因为对方人多势众,论打,根本占不到任何便宜。

  所以,才这般忍气吞声,想要以理服人。

  可是在修仙的世界里,“道理”这玩意完全服务于强权者。

  若是今天持云峰的弟子个个筑基、掌座化神期、长老大乘期,看这三峰的混蛋还敢不敢来家门口抢东西。

  这就是谁横谁有理的世道。

  唉,花朝阳觉得她以后的人生,任重道远。

  为了阿离的师门能够早日振兴,她也要努力把灵植园打理兴旺,多产出灵力,帮助持云峰脱离薛星辰那个老东西的钳制。

  最重要的是,有朝一日阿离能坐上宗主那个位置就好了.她以后岂不是可以在宗门内横着走?
  想怎么割韭菜,就怎么割韭菜。

  她完全沉浸在幻想中,越想越离谱,越离谱越开心。

  “给。”

  突然,一只小手干脆利落地伸到花朝阳眼前,小手里握着回溯镜。

  花朝阳看了一眼小手的主人,他逆着光站着,神情半隐在阴影中。但不用猜,她也知道,阿离的表情一定是郑重其事,像个苦大仇深的大人一样。

  仿佛她是让他不省心的女儿。

  她接过回溯镜,镜面正在显示着一组画面。是她平日养鱼、在鱼腹刺字、放鱼进潭的那些片断。

  她看完一遍,内心澎湃激荡。冲着阿离开心地眨了眨眼,镜面朝向众人,清澈悠扬地声音响起,大声质问三峰众人:“这回你们无话可说了吧?”

  画面不停的放映着,每一个影像都似一张大手,在啪啪打耳光。

  花朝阳:可算是扬眉吐气。

  遮天峰的主殿。

  薛星辰负手,站在白玉石砌的栏杆前,望着远处的风景。

  算算时辰,差不多可以搞定了。

  四师弟向来顽固,若不是有龙清风,灵溪潭的事早就理清楚了。

  他揉揉眉心,心中郁结始终无法散去。

  “何事?”

  小弟子急匆匆的脚步声,打断了他的沉思。

  来人正是问月峰的简向杰。

  他悄悄远离了是非中心,一直在灵溪潭外围观察着形势,当看到花朝阳召唤有灵气的锦鲤成功,众人围攻她时,他觉得机会来了。

  他恭敬地向太虚宗最高掌权人禀告着自己的观察所得,斟酌着说出自己的想法:“既然花朝阳能把鱼养出灵气来,想必她有过人之处,弟子愚见,为何不让她为宗门效劳,而是非要把人往外推呢?”

  薛星辰听完他这句,目光深沉地看着他。

  此人野心不小,却也胆大心细,倒是可塑之材。

  他沉声问道:“你是认为你师父做的不对?”

  “弟子不敢,弟子只是觉得宗门需要像花朝阳这样的人才,不可把人留给持云峰。宗主眼观全局,深谋远虑,凡事都为门下弟子着想。而师父他老人家,估计是被持云峰气着了,一时没想到这些。”

  薛星辰瞧他说话滴水不漏,深深看他一眼,沉思片刻,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简向杰躬身:“弟子问月峰简向杰。”

  薛星辰颌首,挥手让他下去。

  “你先去那边,本座稍后联系你师父。”

  看着简向杰从容离去的背影,薛星辰心生疑惑:此人竟然压着境界,停在练气后期没有筑基。看来此人的心思比他想的还要深。有意思有意思。

  简向杰从主殿走出来,一阵冷风拂过,他停下脚步回头望了一眼主殿上那几个大字,这才算放下心来。

  但愿宗主能把花朝阳弄到这边来。

  他想不明白,明眼人一看就懂的道理,为何他师父林玉泉却逆着来,把矛头指向不该指向的人。

  难道他此刻不应该立即放下脸面,去积极的拉拢花朝阳吗?
  简向杰早就发现花朝阳与众不同的能力,能把这样的人才归拢到自己身边,才是修仙者的福音。

  等他赶到灵溪潭,才发现福音没了。

  林玉泉、朱慧一脸挫败,正带着弟子准备返回主峰。

  简向杰急忙问身边人发生了何事,对方一言难尽的摇头。

  再看持云峰那边,一团喜气洋洋,不时传来哈哈大笑的胜利之声。

  简向杰沮丧地跟在队伍后面,听几个小弟子叽叽喳喳讨论起来。

  “你们说那个花朝阳真的这么厉害?一条鱼都能养出灵气来,那她种的灵植是不是灵力值更大?”

  “你这不是废话吗?不厉害能打你脸?”

  “持云峰难怪会这么嚣张,你瞧胡来那个样儿,冲花朝阳笑的贱兮兮的。”

  “他们持云峰的弟子对花朝阳都这态度。”

  “哪个修仙者不希望身边有这么个随世者呀。持云峰的人祖坟冒黑烟了。”

  “你们别在这羡慕了,刚才就你们骂花朝阳骂的最凶。现在都酸了,知道羡慕了?想巴结人家都不要。”

  “哎,咱都听师父的,哪有前后眼。”

  有人推了一把混在队伍中的简向杰:“小师弟,听说你与那花朝阳关系不错?你是不是早知她有这个本事了?”

  简向杰强装笑意:“哪能啊。要是知道早就告诉你们了。”

  众人才不信他的鬼话,哄然大笑。

  简向杰不介意他们的态度,心中着急,频频向主峰方向望去,不知宗主为何还不发号施令?

   花朝阳:谢谢飞落叶与兜兜转转小快乐的打赏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