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修真武侠 > 我把师门送上天 > 第4章 生死大战提前了

第4章 生死大战提前了

2022-05-03 作者: 唐优优
  第4章 生死大战提前了

  其实,大家是冤枉胡来大师兄了。

  他提前两天就跟玉涵堂渗透过此事。

  他知师父行事向来古板,决定下来的事从来不改。

  为此,胡来早早做了功课,把花朝阳种灵植的天赋添油加醋在师父面前,吹了个天花乱坠。

  只希望师父能看到花朝阳对持云峰的贡献价值,对她能有个好印象,为她破例。

  玉涵堂当时听完,高深莫测的回复说要考虑一下。

  这是有松动的倾向,所以今天胡来才敢放手一博。

  说来也怪,玉涵堂从不肯收女弟子。凡是做杂役的女性,都被遣到看不到的地方去做工。殿里连只母蚊子都没有。

  花朝阳亏就亏在她是个女的。

  若她是男子,这事铁定能成。

  师父对女子有偏见,胡来实在担心师父固执起来,断了大家伙的修仙之路。

  持云峰灵气稀薄,就指着灵植提供灵力呢。

  虽然灵溪潭灵气复苏,但看如今局势,恐怕是保不住要被那边的人抢了去。唯一希望还在花朝阳身上。

  思及至此,胡来更加心急如焚:“师父,您莫要信花朝阳的一面之词,哪有自己说自己是奸细的。她是面对突如其来的权力和地位,有些惶恐,不知所措,才瞎说的。”

  胡来尴尬地转圜。

  众师弟倒也机灵,一个接一个跟着为花朝阳说好话。

  花朝阳听到胡来那句“面对权力惶恐论”差点笑出来。

  她未穿越前,手底下可有百十人跟着她混得风生水起,区区一个菜园子管事就能让她不知所措?简直是侮辱。

  若不是怕死在这儿,别说一个菜园子,就是整个持云峰都能整得妥妥滴。

  “掌座,花朝阳一介女流,不想耽误众师兄修仙大业,请辞。”

  之前是有王扒皮盯着她,她不能光明正大的离开持云峰。如今盯着的人滚蛋了,她还有什么好躲藏的,直接带阿离走,没人有理由拦她。

  “阿离,咱们下山。”

  不待玉涵堂开口,她抓了阿离的手向殿门走去。

  “师父。”

  “师父。”

  “师父。”

  众弟子焦急地催玉涵堂留人。

  随世者想离开,修仙者强留无用呀。

  花朝阳心道:你们师父割肉给我吃我也不会留下等死。我想走,谁也拦不住。

  “等一等,你、你可以开条件。”玉涵堂在座位上挪了挪屁股,终于吐口挽留。

  难得高高在上的玉涵堂也有求人的时候,花朝阳脚步踟蹰,颇感为难。

  其实,她也不想走。

  这地方待熟了,况且还有好多她培育的新品种都在山上,走了实在可惜。

  然而不走就要死来死去,永远无法走出死亡魔咒。

  她下意识摸了摸胸口那处伤,自从进入循环后,胸口处就莫名有了道伤口,且每循环一次归来,那道伤口都会扩大一点,发作起来痛得她死去活来的。

  那真不是人能忍受的。

  想到那种痛苦,她的头皮不由发紧,整个人都觉得不好了。

  不行,必须走。

  除非,玉涵堂不开启护山大阵。

  他会吗?
  花朝阳朝玉涵堂那边看过去。

  这时,阿离拽了拽她的手:“我困了。明天再走。”

  阿离的小身体看着结实,实则白天都要睡上两三个时辰,不然他就像快没电的玩具,动作迟缓、神情萎靡。

  花朝阳的目光落到阿离额间那团红色印记上。

  阿离和她不一样。他是修仙者。

  如果他离开持云峰,她能管他温饱,却没有办法教他修行。

  在这个世界,没有门派的散修,注定要走艰难崎岖之路。

  她不想他吃苦。

  若是能让玉涵堂不开护山大阵,她不用死,留下来也未必不可。

  可是,如何才能不让玉涵堂冲动呢?
  灵溪潭之争,不仅是灵气之争,更是玉涵堂憋在胸中的一口恶气。他不吐能快?

  花朝阳思忖的这个功夫,外人看在眼中以为她回心转意了,之所以迟迟不松口,那是正在考虑条件。

  胡来赶忙抓住时机,上前拦在她面前:“你要有条件可以慢慢想,提什么师父都会答应的。”

  在他看来,她无非是想抬高身价,多要些灵石,提高些居住条件罢了。

  这些于持云峰来说,虽然都是很难解决的问题,但他相信,只要肯想办法,难题总能得到解决的。

  先把人留住才是最重要的。

  他热切地看着花朝阳。

  花朝阳的视线从阿离脸上移开,看向胡来:“什么条件都可以?”

  胡来拍着胸脯正要替师父应下,突然殿外传来一道洪亮的声音,震的耳朵发麻:“谁说可以?”语气霸道,听着让人极为不悦。

  话音落下,众人立即向殿门外望去,连同坐着的玉涵堂都站了起来,走下台阶去迎接进殿之人。

  花朝阳逆光看向来人,身材高大、胡须花白、衣袂飘飘。

  她随即垂下眸子。

  其实不用看,听声音就知道,定是那个比玉涵堂还怪的老顽固,戒律堂长老龙清风。

  胡来没想到龙长老会来大殿。

  胡来的目光射向四师弟郭不去。眼神里全是责备:你怎么看人的?不是让你把人绊住。你一点用没有。

  郭不去很无辜地哭丧着脸:大活人你看的住,你去看。

  玉涵堂已经走下来,穿过弟子们的列队,恭敬地向龙清风行了弟子礼。

  龙清风摆摆手扫了胡来一眼,又冷冰冰瞧一眼低着头的花朝阳。冷哼一声:“什么时候持云峰都到了要低声下气求人的地步?”

  持云峰弟子噤若寒蝉。

  龙长老的地位在整个宗门是无人敢惹的。不仅因为他是前宗主萧云的师叔,还缘于他炼药师的身份。

  在娑婆大陆,炼药师十分稀少,地位崇高。

  四大长老中,他是唯一支持玉涵堂的长老。

  玉涵堂被赶到持云峰,他也跟着过来了。玉涵堂十分敬重他,他说的话在持云峰一言九鼎。

  胡来偷偷地瞥了一眼龙清风,心中哀叹:看来花朝阳是留不住了。

  果然,有骨气的花朝阳牵着别扭的阿离,步伐坚定地向外走去。

  “慢着。”龙清风大袖一挥,两扇沉重的殿门在花朝阳和阿离面前“咣”地阖上。

  花朝阳眼看着门缝越来越小,愤怒地转过身子歪头瞪向龙清风:“龙长老是何意?”

  “简向杰交给你的东西,交出来。”龙长老面沉如水。

  花朝阳心里一突:“什么东西,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交不出来东西,那你今天就别想走了。”龙清风捋着胸前白须,对玉涵堂吩咐道,“把人给我看好了,不交出东西不放人。”

  玉涵堂虽然不明白发生何事,却没有问出口,爽快地应了声“是”。

  龙长老比他师父辈分还高,性格古怪,爱下人面子。如今在气头上,不宜多说。说多错多。当着弟子的面要是得了训斥,脸面上总归过不去。

  此时的胡来,心里却乐开了花,他原以为龙长老是来捣乱的,谁知竟然是神助攻呀。

  情不自禁地搓搓手,兴奋地看向花朝阳。

  花朝阳握着阿离的手紧了紧,盘算着怎样才能保住简向杰给的东西,门外突然传来弟子急切的敲门声。

  伴着敲门声响起的,还有慌乱的禀告:“不好了,师父,不好了,灵溪潭那边打起来了。问月峰搞出一个大阵法,要把灵溪潭的水抽走。二师兄阻拦不住,带人和他们打起来了。”

  花朝阳俊俏的小脸垮塌下来:不会吧,怎么生死大战提前了?
   持云峰一脉人物关系

    戒律堂长老:龙清风

    持云峰掌座:玉涵堂

    大师兄:胡来
    二师兄:卫来
    三师兄:风不疑

    四师兄:郭不去

    小师兄:姜来
    花朝阳:来来来,这还有龙套,你们要吗?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