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修真武侠 > 我把师门送上天 > 第2章 呜呜呜呜呜

第2章 呜呜呜呜呜

2022-05-03 作者: 唐优优
  第2章 呜呜呜呜呜

  阿离是花朝阳捡来的。五六岁的样子,一脸婴儿肥,眉间一小团红色印记。小短腿,人不大,脾气却暴躁的很。总爱对花朝阳立规矩,喜欢一本正经的指使花朝阳干这儿干那儿。

  花朝阳常错觉自己捡了一个爹回来。

  他天生反骨,常常不服管教,花朝阳为了让他明白她才是老大,逼他喊自己姑姑,他偏要直呼其名,宁死不屈。

  若不是他皮肤奶白,五官精致,是个美人胚子,颜控花朝阳早就把他扔给王管事,接受社会毒打了。鉴于他长了一张人见人爱的俊俏脸蛋,花朝阳不仅供他吃好喝好,还精心培育各种稀有灵植,榨取其中灵力供他修炼。

  她自觉对他掏心掏肺,比养儿子还精心,谁知他却在她最需要支持时,想对她落井下石,背后捅刀。

  花朝阳感到寒心。

  “老娘是为了带你下山才被抓的。你个小没良心的。白疼你一场了。”

  她隔着一嘴的破布条喊出了肺腑之言,只可惜听在众人耳朵里,不过是抑扬顿挫的“呜呜呜呜呜”而已。

  王管事察言观色后总结了当下形势,看来阿离这臭小子要大义灭亲检举揭发花朝阳。

  打从第一眼见到这小人儿,就觉得他不简单,从他看人的眼神,到他行事做派,他断定这小娃人小鬼大,少年老成,一肚子坏水。

  花朝阳对他一向亲厚疼爱,自己舍不得吃的用的,对别人抠门,对他却毫不吝啬。

  两人一向孟不离焦、焦不离孟,这小子却在这时反水,想来是想趁这个机会立个功,借此拜入太虚宗门下,哪怕只是外门弟子,也会有人指导修炼,不像现在一样每天瞎耽误功夫。

  是人就想往高处走,想当人上人。

  无人能有例外。

  这小娃为个人前程背叛花朝阳,于己非常有利。

  他想除掉姓花的已经很久了。

  这臭丫头不知哪学来的一手侍弄灵植的好手艺,凡是她经手种植的灵植,榨取出来的灵力均比其他人种植的浓度高。

  这事强烈引起持云峰众弟子的注意。纷纷打听为何相同灵植,灵力度却不同。

  他原以为她是个听话的,自己可以利用她这个优势,发点小财。

  哪成想,这臭丫头长了尾巴,比猴都精。

  他不但一点好处没捞到,还沦为过河的桥,那些知晓就里的人,越过他,找她私自交易,直接掐断了他的生财之道。

  如今,好不容易抓住她的把柄,他说什么也要给她摁泥里,让她再无翻身之日。

  “掌座,这小娃子与花朝阳向来形影不离,他说的话可信。花朝阳绝对是那边派来的奸细。”

  殿内一阵骚动。

  “花花是奸细?不像揶。”

  “她那么笨,经常算错账,怎么会是奸细。”

  “老王一定是嫉妒她。”

  “她要是奸细,更不能放她走啊。”

  “为什么?”

  “会种灵植的奸细,可以当免费劳动力。”

  “对头,还是师兄英明神武。”

  端坐殿上的玉涵堂皱起眉,不怒自威。他犀利的目光射向扎堆议论的众人。

  殿内立即安静下来。

  王管事早就猜到这群得了好处的家伙,定会偏袒花朝阳,即使他不把人抓住,他们也会在下一个路口截住她。

  娑婆大陆灵气匮乏,有一个会种灵植的杂役,对他们来说就相当于捡到了宝。谁舍得放走?

  所以,他必须把事情闹到掌座面前,由掌座赶她走,这样再也没人敢留下她了。

  这招叫釜底抽薪。

  想到这儿,他掏出怀里的回溯镜,信心十足。

  “我有证据,请掌座过目。”

  打蛇打七寸。眼下持云峰正与其他三峰明争暗斗,玉涵堂最忌讳此时有叛徒,最不能容忍有人损害持云峰的利益。

  花朝阳这次死定了。

  玉涵堂目光落在王管事的回溯镜上,大弟子胡来立即从王管事手中接过,恭敬地递到了师父手中。

  他没有立即从丹墀上下来,反而站到了玉涵堂旁边与他一同观看回溯镜回放的资料。

  首先映入镜面上的是一条约三尺宽的涓涓小溪,小溪依傍着持云峰后山山体,蜿蜒逶迤汇入灵溪潭。

  潭边站着一名身穿白色道袍的男子,鬼鬼祟祟地向潭水里张望。

  此时,花朝阳从树丛间走出来,手中拎着一个瓦罐。

  她把瓦罐递给那个男子,那男子从怀里掏出一个长方扁平小包裹塞进花朝阳手中,花朝阳看都没看里面的东西,塞入怀里转身又走进树丛里。

  回溯镜镜面一黑,回放结束。

  胡来捏了捏下巴,小声低估:“就这儿?能看出什么?”

  其实他内心的独白却是这样的:花花竟然跟问月峰的简向杰做交易?难道是他给的灵石比我给的多吗?简向杰,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敌人。

  殿内传出唏嘘之声。

  花朝阳又开始“呜呜呜呜”。这次呜呜的更亢奋。

  刚才是她脑子进水了。还想着为自己辩解,洗刷冤屈。

  冷静下来才发现,生机就在眼前呀。

  在两军对垒的这种敏感时刻,如果她被抓住把柄当成奸细,肯定会让人扫地出门,毫不留情逐出持云峰。

  花朝阳的小心脏又激动的上蹿下跳起来,真是刚口渴就有人递水喝。

  她的目的不就是离开太虚宗,逃脱死循环吗?

  王扒皮呀王扒皮,加油啊。一定要把老娘赶出太虚宗。

  我的幸福就看你的了。

  花朝阳又兴奋地冲着王管事呜呜几声。

  王管事误以为花朝阳投来的眼神是威慑是愤怒,心中得意计谋快要得逞。

  大声地据理力争,反驳胡来:“这还不能说明问题?很明显花朝阳在和对方做交易。灵溪潭有灵气的消息,一定是她泄露出去的。”

  此话一出,殿内一片哗然。

  灵溪潭之所以有“灵溪”二字,便是因为潭水中曾蕴含着纯度极高的灵气。

  当初太虚宗开山始祖挑选灵溪山建立宗门,便是看中了此潭丰沛的灵气。

  然而,不知何故,百年前,灵溪潭的灵气一夜之间突然消失,一泓哺育宗门的圣潭变成废水,再不招待见。

  好在太虚宗建在灵脉上,虽娑婆大陆灵气稀薄,但有灵脉滋养,宗门弟子修行还是有保障的。

  只是苦了持云峰玉涵堂这一脉,平日修行除了蹭主峰的灵气,就是靠灵植榨取灵力供养。

  一个月前,灵溪潭如当初突然没了灵气一样,又突然有了灵气,把持云峰弟子们激动的差点癫狂。

  大家心照不宣,十分默契地合力瞒下了这个消息。

  而做为师父,为了弟子们的修行能尽快进阶,突破境界,玉涵堂接连施展了几个法阵,终于遮掩住灵溪潭的灵气。

  他严令不得将此事外传,否则宗规处置。

  持云峰弟子悄无声息开小灶,开得很欢快。

  本以为会一直持续开下去,哪知不到三天,与持云峰极少来往的摘星峰掌座朱慧,竟破天荒带人过来查看灵溪潭。

  随后,她与问月峰掌座林玉泉联手,通力破了玉涵堂的阵法,灵溪潭再生灵气的事情彻底暴露。

  不到一炷香功夫,位于持云峰脚下的灵溪潭便被围了起来,任何人不得靠近。看那架势,似要把灵溪潭占为己有。

  此时的玉涵堂,已经是一忍再忍,忍无可忍。

  当初大师兄薛星辰、二师兄林玉泉,三师姐朱慧,合力用计,把他挤兑到持云峰,就是因为这里灵力稀薄,修行艰难。

  如今见灵溪潭灵气复苏,却又想抢回去,简直欺人太甚。

  于是,两拨人以潭为界,南、北岸各据一队,对峙起来,场面十分棘手,陷入僵局。

  玉涵堂对泄露消息之人恨之入骨,听完王管事的诉状,他十指交叉,两根大拇指快速交错打转。心里盘算着王管事这人的可信度。

  他审视着殿内众人,目光落到阿离身上。

  小孩子应该不会说谎。他突抬手指了指阿离:“小娃娃,你来说,花朝阳是奸细吗?”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