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官场职场 > 刘宋汉阙 > 第357章 策论试题

第357章 策论试题

2022-05-15 作者: 三林校尉
  第357章 策论试题
  “法律清明,天下大兴!”

  好大的志向!
  巢尚之被年纪轻轻的戴法兴给惊艳到。

  更奇怪是,若是有别的孩童放下如此狂言,巢尚之多半会一笑了之。但眼前的戴法兴却让他有种“此子必定成功”的怪诞念头。

  “就算戴硕子无法科举成功,单凭他的儿子也足以令他们家族发扬光大!”

  这个念头在巢尚之脑海里一闪而过后,便又如云烟般消散。

  顾人先顾己。

  出身寒门的他们,无论是关心他人还是被关心都是奢侈品,轻易的给予或是接受都可能带来难以承受的代价。

  向戴硕子和戴法兴拱手告别:“期望能与戴兄榜上再会。”

  “那就承巢贤弟吉言了。”

  临走时,巢尚之又向后撇了眼戴法兴,将这孩子的模样记在脑中后便快步离去。

  戴法兴望着巢尚之的背影,眼里露出憧憬。

  “如此方为大丈夫!”

  ——————————

  ——————————

  大业四年,六月初六。

  刘宋史上,也是赤县史上第一次科举如期举行。

  大批的州举人和国子监学子早早就在这天来到长安城南面的考场进行验身。

  维护秩序的是沈田子、毛德祖两员统率天子六军的大将,偶尔还有身穿蜀锦的锦衣卫穿插其中。

  锦衣卫自从抄了无数世家的家底后是富得流油。

  凡是在编的锦衣卫几乎是人手一件昂贵的蜀锦短衫,骚包属性直接点满,想不被关注都行。

  当然,除了骚包外,锦衣卫的危险属性也逐渐被世人所知,往往是见锦衣卫如见虎,不敢与其直视。

  如今军队和锦衣卫一起出动,根本没有不长眼的上来捣乱,整个验身过程都是有条不紊。

  期间有考生身上被搜查出夹带,负责搜查的士卒也是很客气的将对方给请出去,而锦衣卫则是默契的在对方名字后方画上一个圈圈。

  总有人抱有幻想,但幻想之所以为幻想,就是因为它的不切实际。

  在科举这件如此受朝廷重视的事上钻空子,只能说他们未免有些太过天真。

  考生验证完身份,并确定其身上没有夹带后,便能进入考场落座。

  考场是一个个四平方米见宽的小格子,考生未来三天的吃喝拉撒睡都要在其中度过。

  最后,负责监考的则是礼部和御史台的官员。

  礼部尚书郑献之和御史大夫蔡廓两大主官更是联手坐镇,誓要维护考场的公平。

  有世家子弟在看到两人之后,表情都是异常精彩。

  两人的不讲情面在朝堂是出了名的。

  无论是王弘、谢晦那种老臣还是王买德、高允这样的新贵,几乎都被这两人纠过错。

  现在他们出现在了科举的考场上,无疑彻底断绝了考生舞弊的可能性。

  两人也没有让这些考生“失望”,又仔仔细细搜查一遍考生的物品后才算罢休。

  这其中自然又是搜出来几个漏网之鱼,锦衣卫出现将其带走时他们脸上的阴郁几乎快要化为实质。

  如此恐怖的氛围自然会影响到其他考生的心理。

  但心理,同样也是科举要考察一大重点。

  科举,是选官。

  官员,若是连丁点的心理素质都没有,还是不要出去祸害百姓了。

  可以说,这场考试从考生入场之时就已经开始。

  终于,熬到发卷的时间,一张张试卷被发放到考生手中。

  作为第一批科举考生,他们没有真题,没有模板。有的,只是此刻摆在眼前的试卷。

  第一门——《策论》。

  “郭嘉字奉孝,颖川阳翟人也。初,北见袁绍,谓绍谋臣辛评、郭图曰……”

  “关羽字云长,本字长生,河东解人也。亡命奔涿郡。先主于乡里合徒众,而羽与张飞为之御侮……”

  “吕蒙字子明,汝南富陂人也。少南渡,依姊夫邓当。当为孙策将,数讨山越。蒙年十五六,窃随当击贼……”

  此次试题出的很有意思。

  居然是以陈寿《三国志》当中的三篇人物传记作为试题!

  郭嘉、关羽、吕蒙。

  曹魏核心谋士。

  蜀汉半壁长城。

  东吴社稷功臣。

  三人每一个放出来都够考生大书特书,但是放在一起就让人有些摸不着头脑。

  不过也有考生很快反应过来。

  这三个在三国位高权重,能在史书上留有姓名的都是寒门子弟!
  郭嘉在未被荀彧举荐给曹操的時候是个隱士。

  关羽遇见刘備前是个隐姓埋名的逃犯。

  吕蒙只能跟着姐夫邓当打打山越。

  但最终,他们都走上人生巅峰,成为一国柱梁。

  读着他们的传记,就仿佛重新经历了他们那如同开挂一般的人生。而这,对于寒门士子来说,无疑是最有用的振奋剂。

  如宗悫这种又是出身寒门,又有策论经验的考生来说,这种题目完全没有难度,洋洋洒洒便是一篇吹捧天子重用寒门的锦绣文章。

  如柳元景这种世家子弟,虽然他们自己就出身世家,但也明白重用寒门对朝廷的重要性,思考一阵便也是有了思路。

  还有一些思想不愿意拐弯的世家子弟,这偌大的空白也足够容下他们心中的抱怨。

  反倒是那些真正出身贫寒的士人,在面对这种题目之时久久不肯动笔。

  巢尚之便是其中之一。

  “郭奉孝虽隐居六年,但还是能结交到荀彧这种世家高官。”

  “关云长逃亡涿郡,也有汉昭烈帝能够收留他。”

  “吕子明南渡江东,也有身为将领的姐夫投靠。”

  “但真正如我,如那戴法興一般的贫贱庶民,又该如何寻觅机会呢?”

  巢尚之思虑这些,并非是在哀怨,而是在思考破题之策。

  “仅凭科举,是不够的。”

  “或者说,仅凭在长安的科举,是不够的!”

  “天下州县何其多?天下士子何其多?每年又有多少人能被州刺史举荐为官,来到这长安跃一跃这龙门?”

  一念至此,巢尚之已是想到了破题的要点。

  机会!

  天下士子最缺的机会!

  科举,虽然给了很多人机会,但对于朝廷,对于寒门,对于更贫贱的庶民,还是杯水车薪!
  沉思片刻,巢尚之缓缓写上自己策论的题目——

  《县州道三级科举方策》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