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修真武侠 > 我在天师府苟到无敌 > 第426章 勃天岭,碧珍大雕(5400字)

第426章 勃天岭,碧珍大雕(5400字)

2022-11-22 作者: 沧月玄
  第426章 勃天岭,碧珍大雕(5400字)
  “先不管这些了,那叼树已经被我锁定,短时间内也不会跑,就先去把那碧珍大雕宰了!”周玄收了彻视之能,从蹲伏状态缓缓起身,简单看了一圈四周,便是将方向锁定在了西方。

  那里是日天峰和勃天岭之所在,而勃天岭就是那个碧珍大雕的老巢。

  “胡月早我九个月回来,要是真被那什么碧珍大雕搞了,岂不是……”周玄想起了那几只鼬精的话,脑海之中又浮现起了胡月那三无小萝莉的样子以及临别之前的那种情绪,心里忽然有些心烦意乱。

  虽然说,萝莉有三好……不是,虽然说,他对胡月并无那种男女之间的情愫,但横竖也算是个朋友,如果胡月真出了事情,那他……吗的!
  不能多想,越想越不爽!

  周玄逐渐眯起了眼睛,他的目光逐渐变得平静,气息也逐渐变得深沉可怕。

  从现在起,只要有生灵敢拦在他面前,就算是冥罗真身来了都是死。

  “勃天岭……”周玄轻轻地点了一下眉心,空间道纹“宇”飘飞而出,他手握神纹,以壶天之术演化空间之道。

  “嗡——”

  他身前空间如绽放的万花镜般裂出了无数的花瓣,一条隐藏在无数空间碎片下的通道,在他的面前缓缓打开。

  心之所向,道之所往。

  “我来也。”他一步跨入空间通道。

  从外界来看,他前方的空间就像是竖直的水面一样微微荡漾了一下,接着他一步跨入了其中,便直接消失在了水面之后。

  ……

  任何距离概念上的穿越,在空间层面上都不过是折叠后的垂直降落。

  虽然周玄还不到这个层次,却也足以借空间波动扭曲距离,使目的快速拉近。

  他还没有掌握缩地成尺,却已经能够施展比缩地成尺更“快”的神行之法。

  三千万里的距离,在他的面前,不过盏茶功夫。

  ……

  自一线天往西而去,苍茫大地辽阔无垠,至二千余万里处,地势开始高走,平原之下有山脉隆起,宛如龙之脊背,自大地之下露出,化为一片寥落的高原,宛如高天寥落。

  乃至三千万里处,峰峦叠嶂,群山绵延,山势之中,每隔数万里便有一座笔矗剑锋冲天而上。

  其中,有一座峰峦形似玄龟抬头,直入高云,峰下木树参天,松柏成片,栖息着数不清的高阶妖魔、飞禽走兽,从乃日天峰。

  自日天峰再往西去十万里,有着一片陡峭曲折的峰峦,那峰峦之中怪树成群,无数的树冠交织在一起,酷似一柄遮天蔽日的魔伞,那些树冠之中,无比盘踞着毒蛇妖兽,其形体小者细弱碗筷,大者则有数十上百丈,恐怖无匹。

  此乃勃天岭,岭中妖气萦回,近乎凝为实质的阴煞邪气与林中瘴气交融在一起,化为灰白色的雾霭笼罩着山岭。

  岭中枯叶堆积,风一吹,落叶之下尽是累累白骨。

  勃天岭深处,有着一面布满了裂纹的陡峭石壁,石壁之中冒出来了一株株挂满了藤蔓的老树,在丛生的老树之中,则是一座石窟。

  那石窟自外部望去像是一颗正在咆哮的狰狞兽首,洞内不见光影,却隐隐有凶兽嘶吼之声伴着呜咽的风声传出,令人胆战心惊。

  这里看似没有生灵把守,但风声一出,石壁之中挂满的蝙蝠不禁露出恐惧之色,老树上挂满的藤蔓,也是下意识地抖了抖——可若是细细一看,那哪里是什么藤蔓,分明就是一条又一条显露出原形的花斑蟒蛇精。

  洞窟的深处,居然是一个直达云霄的巨大空洞,空洞顶层乃是有着一座飞鸟振翅般的行宫,空洞内壁上则是雕凿着无数的石洞,这些石洞每一座均幽森恐怖、充满煞气,乃是勃天岭中真正的牢狱。

  牢狱之内,关押着形形色色的妖怪。

  忽然,伴随着一连串难听的“嗑哒哒哒哒”的声响,其中的十余座牢狱缓缓打开了门户。

  “承蒙大王恩赦,念及汝等初犯禁忌,给予尔等一线生机……”只见一只白毛猿猴单臂垂钓在宫殿山崖边的一座歪脖子树上,扯着尖锐刺耳的嗓音,像在宣读圣旨一般宣告着牢狱内妖魔的生机。

  “凡逃出生天者,即可免罪,重归妖庭!”

  “大王仁慈,汝等……”白毛猿猴眼中绽放金光,尖锐刺耳的嗓音忽然变得雄浑,在法力的加持之下,好似洪钟一样放出圈圈音波,“还·不·奔·命?!”

  “轰——”

  可怕的气浪冲刷出去,将牢狱中活得一般活命机会的妖怪震得惊醒了起来。

  这群妖怪陡然回过神来,赶紧从牢狱石窟之中冲出,各式手段,飞天而起,向着象征着自由的云霄冲去!
  空洞高出的宫殿中,胡月坐在一只精致的网笼中,面无表情地望着空洞之中不断挣扎着活命的妖怪,缓缓地收回了目光。

  在她这网笼之外,有着一道健硕的身影,那是一位浑身披覆着黑金色长袍之中的鸟人,其外观与人族相似,却生着一颗鹏鸟的头,鸟头之上,更是带着一个羽冠。

  这正是勃天岭的王者——有着人仙境修为的大妖魔“碧珍大雕”。

  “妖皇大祭在即,本王的耐心可不多。”碧珍大雕背负双手,悠悠道,“识相一点的话,你最好老老实实地收起这枚破铜钱……不要以为有它在,本王就真的碰不得你。”

  只见在胡月的面前,静静地漂浮着一枚铜钱,那铜钱之上,有着四个字:混洞通宝。

  俨然是金蟾交给胡月的护身之物,仅仅只是一枚铜钱,便让得人仙境的碧珍大雕望而却鸟。

  “你若先在放开,待本王爽过,还能许你一具全尸。不然等到了妖皇大祭之日,本王请族兄当众破去你这护身之物,定要在万妖面前狠狠地将你把玩致死……”

  “你若还想死得体面,便老老实实地从了本王,不然等到了那时,可就说什么也晚了。”

  “我想你也不愿意当着族人与月狐那婆娘的面,跪倒在本王的胯下吧?”

  碧珍大雕冷冷地看着胡月,当见到其面前飘着的铜钱时,眼眸深处不自觉地闪过一丝忌惮之色,胸口犹然隐隐作痛……

  数月之前,当它找到胡月时,本想就地提枪正法,,却不料这铜钱化作一道坚不可摧的壁垒将其死死守护,不论它施以何等手段,都无法破开铜钱之防护。

  无奈之下,它只好以拘禁之法将胡月带回勃天岭老巢,再从长计议。

  在它看来,护身法宝左右需要法力加持,这铜钱再强,还能不眠不休撑几个月?

  可它远远低估了混洞通宝的能耐,更不知道金蟾的手段。

  在金蟾手中,这枚铜钱还真就是一次充电待机一年的料。

  见胡月依然不为所动,碧珍大雕也没有意外,它冰冷的目光落入了那空洞之中的其余妖怪身上,冷笑一声后,便化作一道残影从宫殿之中冲了出去。

  掠出宫殿之后,碧珍大雕晃了晃身子,双翅一展,便从人形显露原形,迎风暴涨为一只浑身覆盖着翡翠般羽毛的巨大鹏鸟!

  它双翅一振,登时翼下生风,搅动空洞之中的风云,将原本那些原本即将飞出空洞的妖怪们尽数打落了下去!
  白买猿猴将这一切都看在眼中,不禁讥笑道:“这帮蠢物,真以为有命活着离开。”

  这样的一幕,胡月已经见到了许多次了,她闭上了眼睛,似乎并不愿见到接下来的那一幕。

  只见碧珍大雕邪笑一声,扑向一只鹿妖,利爪穿透鹿妖的肋骨,将其死死摁在了空洞的山壁上,然后整个鸟腹贴了上去,弓着身子便在石壁上一顿输出。

  “哒哒哒哒……”空洞颤抖,鹿妖嘶吼,血泪齐下。

  其余妖怪面色大变。

  碧珍大雕一边输出鹿妖,一边搜索着下一个妖怪,目中爆闪淫邪之光,嘴角露出残忍的笑声。

  鹿妖很快精疲力尽,接着整个妖身都像是泄了气一样萎缩了起来,其体内的一切精元都开始向碧珍大雕流去,而碧珍大雕的道行则开始缓缓提升。

  最终,鹿妖的生机与精元全部流逝,其体内神魂也黯灭崩溃。

  碧珍大雕松开鹿妖,已经化为了一具枯骨的后者,便无力地从空洞的山壁上坠落到了深渊之中。

  “啊——”其余妖怪见状,更是惊恐万分,拼尽全力也要突破空洞之上的封锁,然而它们的修为与碧珍大雕相差甚远,只能全部沦为碧珍大雕的采补对象。

  全部杀完之后,碧珍大雕抖擞了一下羽毛,一次性对付十余只,饶是以它的体格都有些吃不消,尤其是到了后来,更是无法细细品味,只能粗枪烂炮胡来一通。

  紧接着,它身形一闪,便是飞回了宫殿之中,双翅一收,便再度化为了那身着黑金色长袍的鸟兽人身模样。

  它望着胡月,邪笑道:“闭眼?呵呵呵呵……装什么清纯,你月狐一脉可是出了名了采阳补阴,怎么,现在在本王面前装纯了?”

  胡月缓缓睁开眼睛,平静地与碧珍大雕对视着,接着,缓缓开口,语气淡漠地说道:“就算你能破开铜钱,也休想得到我的元阴。”

  “你终于舍得开口了。”碧珍大雕捻着下巴上的那一撮毛,笑道,“还有六日,到时候得不得得到,可不是由你说了算的。”

  “实话告诉你,你最好老老实实迎合我,这样兴许还能尝尝巅峰极乐,不然的话,就算你自尽,我也会趁你尸身热乎,让你九泉不宁!哈哈哈哈……”

  胡月微微地眯了一下眼睛,随后,语气微微转冷:“是么,那我要是说,我早已将我的元阴给出去了呢?”

  “什么巅峰极乐,我也早已尝过,而且他可厉害的很,可不像你这般虚,锁了阳神都只能持续盏茶功夫。”

  碧珍大雕完全没有想到胡月着娇小的身躯居然能够说出杀伤力如此大的话,一时间面色剧变,而且它一次输出能够持续整整盏茶功夫——这可是它的骄傲,那日天峰的凤阳神雉,可是只能持续十三息功夫啊!
  于是它以近乎变形的声音嘶哑地吼道:“你!你说什么?!”

  它在乎的,不是胡月的元阴已经被别人捷足先登,而是它引以为傲的持续时间,居然如此不堪!
  此乃颜面,怎能受辱?!
  胡月见状,微微摇头,数月下来,她一直静静地观察着碧珍大雕,大抵猜到了对方的软肋,如今试探了一下,果然让对方跳脚。

  人仙境的妖又如何,那方面一旦不行,那可就是实打实地不行。

  “到底是那个不开眼的妖怪敢抢本王的先,你说出来,我定会将他抓到你的面前,当着你的面让他知道我的厉害!”碧珍大雕面色扭曲。

  胡月一愣,旋即,忽然想到这碧珍大雕乃是一种能够在性别之中来回切换的雌雄同体之物,当即面色微变。

  但她还是开口,道:“得到我元阴的那位,可不是你这样的鸟妖,他是堂堂正正的人族,他叫周玄,号称一夜七次郎,次次一炷香。”

  “一炷香?!七次郎?!”碧珍大雕的面上豁然色变,“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胡月淡漠地说道:“你若真有本事,大可去人族找他。”

  碧珍大雕正欲发作,闻言,反而压制下了大变的脸色,阴恻恻地笑了起来,“我算是弄明白了,这个叫‘周玄’的,不管取没取你元阴,肯定都与你相识,更有可能是人族之中战力不弱的陆地神仙。”

  “你妄图以激将之法让本王去找他死斗,好救你性命。”

  “可笑!真是可笑!你当本王是只会用下半身思考的蠢物?!”

  “难道不是?”胡月淡漠地反问。

  碧珍大雕怒极反笑,指了指自己的脑袋:“本王这里可精着呢!他若真是你的姘头,怎么不来这妖庭救你?要有六日光景,需不需要我帮你去人族传个话,看看这个什么周玄敢不敢来救你?哈哈哈哈……”

  碧珍大雕正笑着,一道平淡地声音,忽然从宫殿之中缓缓响起。

  “传话什么的就免了,有这个功夫,不如把葱姜蒜准备一下。”

  听到这仿佛刻入到了灵魂深处的声音,胡月娇小的身躯忽然一颤,望着那逐渐凝实的身影,她的眼中忽然有了光彩。

  碧珍大雕眸光一凝,冷喝道:“何方宵小?给本王滚出来!”

  它浑身妖气沸腾,瞬间将法力漩涡催谷到极致,演化出一方天地囚笼,欲要击穿那道身影。

  但下一刻,身着一袭黑色流云长衫的周玄微微抬手,便是直接将天地囚笼拘束到了手掌之中。

  他淡淡地看了一眼碧珍大雕,可怕的天地大势就像是深海狂潮一样涌了过去,直接将其淹没!

  “嘭……”

  碧珍大雕当场被震得现出了圆形,化作一道巨大的鹏鸟,被死死地摁在了地上。

  它浑身的羽毛都在这一刻爆开,周遭更是盘踞着恐怖的法力,但在周玄的威压面前,哪怕他将自己的法力催谷到极致,仍旧没有半点抵抗的余地!
  “你……你到底是谁?!”口水和血液不断地从碧珍大雕的喙里喷吐出来,在如果不是有神识波动能够分辨含义,周玄只能听到一连串像鸡叫一样“咯咯咯”的声音。

  “周玄……”胡月缓缓出声,语气之中,带上了几分梦幻之色,“你……来了?”

  周玄回过头去看向胡月,揶揄道:“来归来,那什么一夜七次郎,次次一炷香的事情,你是认真的吗?”

  “呃……”胡月一愣,哪里能够想到周玄一见面居然什么都不问,就先提这个东西!

  “想不到你看起来斯斯文文的,了解的倒是这么透彻。”周玄咂了咂嘴。

  胡月:“……”

  胡月欲言又止,她哪里知道这东西呀,都是在广隆洲飞舟上,听其他去停课的人谈起来才无意间听到的,当初只觉得有些猎奇,没想到如今正好用到了……

  “你!你就是周玄?”碧珍大雕的心中忽然有些惶恐,这种层次的压制力,真的是这个世界上的生灵所能够具备的吗?

  见周玄不为所动,它吼道:“搞偷袭算什么东西,有种放开我,我们再决一死战!”

  周玄淡淡地俯视着宛如死狗一样被摁在了地上的碧珍大雕,忽然觉得与后者一起被摁在了地上的,不止是它的妖身,还有它的智商。

  “我听说一只鸽子说,舌尖上的南疆有三道名菜,其中一道似乎是‘叫花碧珍鸡’,不知道是不是就是你啊?”

  “混、混账东西!我乃碧珍大雕!岂能沦为汝等口食?!”碧珍大雕怒不可遏,激动地浑身都在颤栗,“裴目妖皇乃是我族兄,你敢动我!我便要你死无葬身之地!”

  “真是聒噪,不过,看来就是你了。”周玄眉梢微皱,一道气机落下,直接将碧珍大雕当场拍死。

  碧珍大雕那淡绿色的元神透体而出,撂下一句狠话的同时,直接燃烧元神施展神行之法“鹏程万里”。

  “吗的,敢毁我妖身,你们今天谁也休想活着离开南疆!待我重塑妖身,定要将你们全部采补,让你们精元枯竭而死!”

  它浑身金光大放,一边咒骂一边遁行,但知道它元神燃烧了小半,周身的金光开始暗淡下来了,却发现已然没有离开这座宫殿。

  它的气焰瞬间像是被泼了一桶凉水那样熄灭了,它痴痴地望着着熟悉的宫殿,一种前所未有的陌生感,忽然涌上心头。

  “这……”它茫然失措,完全想不通为什么自己连这最后的逃命底牌就交出来了,却还是死活也飞不出去。

  周玄也懒得和它解释什么五行皆定之类的,屈指一弹,一点薪火燃起,直接将其元神当场焚灭。

  接着,周玄看了一眼地上碧珍大雕的尸体,想了想,还是以法力将其去毛剁吊,去除内脏再用水行之气幻化出清水里外冲洗干净了一番……

  然后,便是那当着胡月的面以法力从南疆某地摄来一片荷叶,又以五土玄气拘来一团优质的土壤,料理起了叫花鸡来。

  一番操作后,他将叫花碧珍鸡埋入地下,引动地火慢慢的烧烤了起来。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