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小说 > 夜的第一章 > 第103章 摊牌

第103章 摊牌

2022-06-29 作者: 刀一耕
  第103章 摊牌
  “好!很好!这首歌太棒了!”

  何建良手里捧着《把耳朵叫醒》的总谱,笑得几乎合不拢嘴,对坐在沙发上的管玉兰说:“正华出手,果然不同凡响啊!我虽然不是内行,但好歹还算能认音符,这首歌拿给小菁唱,那是绝对合适!会火!一定会火!”

  说着,他放下谱子,又忍不住深情地看了一眼,然后起身冲沙发区走过来,笑着,“所以,玉兰你这次带着律师一起来,是想咱们直接就把合同谈出来?”

  坐在另一边单座沙发上的江亮筠继续不置可否,把话语权完全交给管玉兰。

  管玉兰笑着,拿出另外一份预备好的文件,“有这个意思吧,何总您看看这个,看看有什么不同的看法没有。”

  “哦?哈哈,你们把合同都准备好了?”

  他笑着过来坐下,接过合同。

  在过去,合同初稿一般都是用唱片公司这边的制式合同,而且几乎所有唱片公司的基本原则就是,轻易不会同意用外面的合同做底稿的——自己家手里的稿子,是多年一点点折腾出来,连一个字都不大愿意改,因为那是最能维护自家利益的,只会给对方挖坑。

  但对方的底稿,就可能留着什么看不见的陷阱。

  但哪怕礼貌性的,也还是要看一眼的。

  于是他翘起二郎腿,下意识地就想简单翻一翻,然而入目第一眼,他就不由得一愣,下意识地往回找刚才略过的东西,又是一愣。

  甲方:正华音乐?
  他皱起眉头,足足好几秒钟,脸色才刷的一下惨白。

  忽然用力地晃了晃手里的合同,抖得那纸哗啦哗啦响,他又惊又怒,“你们什么意思?正华音乐?版权共有?”

  小岛唱片昨天才刚刚把母公司西坡唱片那边给硬顶回去!

  为了抢到徐正华的歌手约,周总也算是豁出去了,应该是做出了几十年职业生涯以来最有魄力的一次壮举——他顶的可是母公司的蔡卓群蔡总!
  西坡唱片好不容易才答应不会插手的!

  结果这……这不是拿自己当猴耍吗?

  管玉兰耐心解释,“正华音乐是徐正华刚刚注册成立的一家唱片公司,暂时就算是个独立厂牌吧,但目前还什么都没有。”

  何建良心念电转,“那正华的唱片约?”

  “哦,还在东方之星。”

  何建良忽然就松了口气,感觉脑子一下子就又恢复了清明——刚才都觉得一股热血上涌,脑子一下都快炸了。

  但是转念一想,他忽然就又明白过来了。

  “啪”的一下把手里的合同往茶几上一摔,他当即拂袖而起。

  现在徐正华的唱片约很可能的确还在东方之星,但现在连正华音乐都有了,徐正华那小子摆明了是想大干一场,他还会把唱片约签给别人?
  区区三百万的违约金而已,东方之星不愿意放人,那就直接砸钱就是了,这笔钱现在的徐正华完全掏得起——他妈的,昨天刚给他完成了一笔大额结算!
  不用想了,这就是在拿自己当猴儿耍!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我们小岛唱片绝对不会跟任何人分享版权,就算我们同意,西坡唱片也不会同意!”

  他怒不可遏,说出话来的语气,斩钉截铁。

  而且说完这句话之后,他还站在那里,俯视过来,一脸凶恶,“管小姐,伱们这么弄,是不是太过分了?之前我一次一次又一次的问,徐正华都把话说的模棱两可,非得说等你回来才能谈,结果在这儿等着我呢是吗?”

  “徐正华自己开始玩厂牌了?开什么玩笑!是谁给他注资的?东方之星?启明星?泰山?长城?华歌?肯定不会是西坡唱片!”

  管玉兰无语地抬头看着他。

  他似乎也没打算听到管玉兰的回答,说完之后就在房间里来回走动。

  脚步极快。

  显示出他现在正出离愤怒。

  等他终于停下脚步,看过来,又说:“想必他是肯定会把自己的歌手约给买断过去了,对吧?说说看,把我耍了一道,把我们小岛唱片整个儿给耍了一道,他到底卖给谁了?发行商是谁?”

  管玉兰神色始终平静,“启明星。”

  “果然!”

  何建良一脸痛恨,猛地握拳砸向自己左手,“草!”

  他背过身去,走向窗前。

  背对着这边足足好几分钟,才终于回过身来,神色有些晦暗,甚至感觉带了些苦笑,“所以,这首歌就是他给我的补偿了,对吗?”

  管玉兰见他终于平静了下来,这才开口,神色郑重,“第一,正华从来都没有答应过任何人,他愿意来小岛唱片签歌手约,并且他一再劝您不要弄!”

  “第二,他的歌手约何去何从,是正华音乐跟东方之星唱片之间的事情,恕我直言,您也好,小岛唱片也好,或者是西坡唱片,从来都不是局中人。”

  她说到这里,何建良脸上苦笑的意味已经更浓了。

  有些莫名颓唐。

  但管玉兰还在继续说下去,“第三,在合作期间,正华已经先后为小岛唱片带来了三首冠军单曲,捧红了两个歌手,在他之前,小岛唱片甚至已经十几二十年都没有拿过哪怕一次的冠军了!所以,别的地方不好说,至少是对小岛唱片,对您,他没有丝毫的亏欠!更谈不上补偿!”

  何建良抬头,忽然大吼,“那他妈的他怎么不敢亲自来!”

  他满面狰狞,额头上青筋暴起。

  管玉兰仰头看着他,三秒钟之后,她起身,默默地收起被何建良摔到茶几上的合同,装进自己的包里,挤出一个笑容,“既然是这样,那……告辞。”

  何建良低下头。

  管玉兰和江亮筠都起身,迈步往外走。

  眼看要到门口,管玉兰忽然脚步一顿,“哦,对了……”

  但与此同时,何建良也忽然开口了,“等一下!”

  两边对视一眼。

  何建良说:“什么?您先说!”

  当然是临走前要亮出剑光了,也就是那份留做最后威慑的收购合同,徐正华为安小菁个人的歌手约,和《短发》、《当爱在靠近》这两首歌,开出了合计高达1800万的收购价格——别管这些钱拿得出来拿不出来,先亮剑再说!

  但现在,这份合同似乎用不上了。

  “没什么,您说!”

  何建良等了片刻,见管玉兰不肯说,不由得仰头深吸一口气,再长长地吐出来,抬手狠狠地搓了搓自己的脸,放下手,哈哈一笑,“见笑了!见笑了!有点失态,哈哈哈……坐,坐!”

  管玉兰回去坐下。

  何建良也重新回到了自己的位子上,过了一会儿,他问:“正华此前曾经说过,他已经给小菁写好了出专辑需要的剩下八首歌!所以……还会给吗?”

  “会!”

  管玉兰毫不犹豫地回答他,同时又把那份合同重新掏出来,递过去,“但是都必须按照这个合同里说的,版权五五分。”

  这一次何建良没有愤怒,接过合同,认真地看起来。

  其实没有新东西,核心就一点,版权五五开。

  当然,制作费用也五五开。

  版权管理也仍然归属小岛唱片,正华音乐直接放弃,不参与——事实上就是归属西坡唱片了。

  可以预想,剩下那另外的七首歌,也会是这个要求,只不过需要每首歌都单独签合同罢了——这就是徐正华开出的合作条件了。

  他已经不再甘心只做一个幕后创作者,已经要加入到版权游戏中来了。

  可是他到现在才一共出了四首歌!

  但是……也对,谁让他四首歌都那么爆红呢!

  加一起已经拿下12周的冠单了,今年到现在才刚第31周而已,他自己的作品,就已经占了三分之一还多!尤其是最近这两三个月,从《眉飞色舞》的六连冠,到《当爱在靠近》的两连冠,再到现在《千千阙歌》也已经拿到了第二周冠军,前后他已经连续制霸A榜长达十周了!

  有这样一份无比惊人的成绩在手……

  有野心是正常的,没有野心才不正常!

  更何况,从第一天认识他起,自己就是知道的,他不是那种正常的二十岁的年轻人,他一直都是一个谋定而后动的有野心的年轻人。

  但是……八首歌啊!
  八首歌他那家正华音乐都占一半版权的话,整张专辑一出来,正华音乐就要坐地拿走40%的版权——这怎么可能!

  他还是太痴心妄想了!
  就算自己同意,周总也不会同意,就算周总都同意了,西坡唱片也肯定不同意——这种牵涉到版权的事情,对于发行方和母公司来说,完全不容讨论。

  看完,何建良把合同轻轻地放到茶几上,又抬手,搓了搓脸。

  “如果我不同意的话,你们会怎么做?正华说过吗?”

  管玉兰抿嘴,纠结了足足三秒钟,最终还是决定不亮剑,转而采取之前设计好的另外一条思路,甩包袱,“那么这首歌,连同另外的七首歌一起,都会被交到启明星唱片刘君羡刘总那里,至于启明星会选用哪位女歌手来唱,或者是干脆把安小菁的合约……呵呵,您明白的,刘总做事一向霸道……嗯,怎么说呢,歌一旦交出去,可能就由不得我们操控了。”

  何建良心头冰凉。

  这当然不公平——为什么给我们,就要拿一半的版权,给启明星就不要?

  但只要是在唱片圈子混过几年的管理人,都不会问出那么幼稚的问题。

  启明星唱片现在毫无疑问是新成立的正华音乐的粗大腿。

  那是他的发行商兼母公司!
  虽然不知道合股比例,但刘君羡做生意一向以下刀快准狠著称,想必启明星唱片在正华音乐的占股比例,不会低于50%的。

  所以,这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安小菁的合约……说白了也就只价值八百万而已。

  她自己都出得起这份违约金了。

  启明星唱片当然更是出得起这笔钱!
  而以启明星唱片行业六大的身份,再加上可以继续跟徐正华合作,继续拿冠单和大卖的诱惑,安小菁有九成以上的可能会欣然同意跳槽。

  他们甚至完全可以同时讨论一下,把《短发》和《当爱在靠近》的版权也一并打包买走,直接放进她的首专里。

  反正只要安小菁跳槽,这边就不可能再给她出专辑,那么丢着两首老歌在这里,很难再卖出下一份大钱了,打包卖出去,就也成了一桩合则两利的好买卖。

  但那样一来,毫无疑问,由安小菁爆红,而给自己的职业生涯带来的短暂的辉煌,将会就此终结。

  真狠呐!
  跟这个相比,被徐正华在歌手约上摆了一道,已经是不值一提的小事了。

  毕竟,他的确没给过自己任何承诺。

  都是自己一时被巨大的利益给迷了眼,所以才……

  “我能给正华打个电话吗?”

  何建良抬头看着管玉兰,“我觉得我们可以坐下来,喝杯酒,好好聊聊!”

  管玉兰笑了笑,“他出门了,最近压力有点大,他决定要出去转一圈,歇歇脑子,您非要打电话的话,可能会打扰他。”

  也就是说,他没关机,没有非得刻意避开自己的电话。

  可以打,但打不打,你自己考虑。

  何建良低头沉思片刻,缓缓点头,笑着说:“好,我明白了,但是……玉兰你是多年的经纪人了,你也知道,这么大的事情,已经牵涉到版权了,我不可能自己做主的,所以,容我们讨论讨论吧,好吗?”

  管玉兰当即点头,“当然!那这份合同您留着,随时可以给我打电话。”

  “好的!”

  见管玉兰站起身来,何建良也随之起身,两人握手,他笑着说:“很抱歉,我状态可能有点不大好,昨天晚上没睡好,就不送你了。”

  “没关系,那你好好休息。”

  “好。慢走!”

  管玉兰和江亮筠两个人,很快告辞离开,等进了电梯,江亮筠笑着奉承了一句,“接近完美!”

  “谢谢!”

  管玉兰闻言一笑。

  的确还算发挥不错,她也是不由得长出一口气。

  但要说表现好,她觉得自己还是远远不如何建良——心脏太强大了,转变的也太快了,真不愧是能在三十来岁就当上唱片公司副总的人物!

  “但是……”

  江亮筠笑着,说:“做好思想准备,半个小时之后,还有另一场怒火等着你!”

  管玉兰闻言耸耸肩,面露苦笑。

  可不,那个怒火可能更大!

  …………

  “徐正华你个王八蛋!”

  收购合同刚看了个开头,赵天平已经面色涨红、拍案而起。

  他摘下花镜,抄起手里的合同,猛烈地抖啊抖,纸张哗啦啦作响,“正华音乐?徐正华的唱片公司?行啊,有能耐啊!哈,以为自己注册个公司,就能跳出老子的手掌心了?还想玩自己挖自己这一套?”

  他怒斥,“做梦!”

  又摔下合同,指着管玉兰的鼻子,“让他做好准备烂死在老子这块地里吧!老子不卖!付违约金就打官司,老子拼着这个副总不干了,也不会让徐正华这种忘恩负义背信弃义的王八蛋跑出去逍遥自在!”

  “三年之内,他休想发一首歌!敢上市我就直接申请查封!”

  “……”

  管玉兰并不反驳,也不激动,只是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终于骂过瘾之后,他停了下来,犹自大喘气,怒不可遏的样子,更是回身抓起桌子上的合同,直接往管玉兰的方向一扔,装订好的纸张哗啦啦响着,堪堪飞过他的桌面,就迎头栽下去,掉到了地上。

  “滚!拿着你这份合同,给我有多远滚多远!”

  管玉兰深吸一口气,起身走过去捡起合同,脸上忽然带了些微的轻笑,“您不想问问这家正华音乐的发行商是谁?”

  “老子才不关心……”

  话说到一半,赵天平忽然一愣,瞪大眼睛看过来,“他已经找好发行商了?”但他旋即醒悟,猛地抬手一拍脑门!
  “是西坡唱片对吧?草他大爷!蔡卓群办事儿真不讲究!”

  管玉兰保持微笑,“是启明星唱片。”

  赵天平猛地定住,愣了足足好几秒钟,回过神来后,他下意识地抬手抹了抹额头上的那一缕长发,把它扶顺归位,咳嗽一声,走回自己的办公桌后,一屁股坐到老板椅上,往后一靠,闭上了眼睛。

  他这一闭眼,就是半分多钟。

  缓缓睁开眼睛之后,他咳嗽一声,极具威严,抬头看向管玉兰,“回去吧,告诉他,我们不卖,徐正华是我们公司很看好的潜力新人,我们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把他卖掉的。想把他带走,直接出违约金,然后打官司吧!”

  管玉兰嘴唇微抿,点点头,“好的赵总。”

  说完了,她把合同放回自己的包里,面带微笑,“赵总,那我们就先告辞了,您的意思,我会带给他的!”

  “等等!”

  赵天平面色威严,毫无表情地看过来,但说出话来,语气却忽然有些软,“他跟靳晓青的合作……”

  犹豫好几秒钟,到底还是问出来了,“不会因为这个而结束吧?”

  管玉兰笑了笑,眼眸微转,“这个……我暂时没法儿给您什么承诺了。不过也不是完全不可能,他俩的经纪人,还都是我嘛!大不了到时候,咱们一边打官司,一边谈?”

  赵天平张了张嘴,过了一会儿,他声音彻底和软下来,“玉兰呀,你得劝劝他,年轻人,不要太心急!一口吃不成个大胖子嘛!对不对?”

  管玉兰继续面带微笑,“是,您说的有道理。”

  赵天平又抬手抚摸了一下额顶的那一绺儿长发,想了想,伸手,“你把合同再拿来我看看。”

  “嗳,给您!”

  合同重新递回去,赵天平接过来,重新带上花镜,认真地看起来。

  几分钟之后,他猛然抬头,“150万?你们开什么玩笑!”

  管玉兰面带微笑。

  瞪着管玉兰看了几秒钟,却没等来回答,片刻后,他又重新低下头去。

  一份合同,他看了十几分钟。

  且大多数时候,其实心思也没在合同上。

  看完合上,手在合同上轻轻地砸了几下,他抬起头来,“这个……东西留下吧,我再好好看看,回头是肯定要上会讨论一下的,这不是我一个人能决定的事情!……玉兰呀,坐,坐下说!”

  他摘了花镜,一边走过来,一边又忍不住瞥了一眼江亮筠。

  从进了房间起,这个徐正华的私人律师就几乎没怎么开口说话,像个雕塑一样,让他心里相当不舒服。

  等到坐下来,他语重心长,“玉兰呀,你们这弄得……太不合规矩了!前脚公司刚给你们结算完那么大一笔版税,对不对?你们这一转身就……这么做,很不地道啊!正华还年轻,他做事情莽撞,我可以理解,你应当劝一劝的嘛!”

  管玉兰笑着回答,“是,该劝劝的,怪我,怪我!”

  “嗳,这就对了!年轻人做事莽撞,这个时候就是你这个经纪人体现价值的地方了!以后不可以再这么做事情了!”

  “好的,回头我一定说他!”

  赵天平抬手抚发,缓缓点头,“嗯,我回头会把这件事提交到公司办公会上,大家讨论一下,另外,也会给启明星这边分部的邱总打个电话沟通一下,看还有没有什么更好的合作方式。”

  “好的,好的。我随时等您消息。”

  “哎呀,你们呀,年轻人,做事情真的是……急了,急啦!”

  管玉兰赔笑,“那您要是没别的事儿……”

  “嗳,嗳,嗳……”

  赵天平赶紧抬手拦人,凑过来,小声,“晓青新专辑的事情,你得上心呀!他的公司办的再好再坏,也不会分给你钱,对不对?但晓青的专辑,你可是要拿钱的,对不对?”

  管玉兰点头,很认真的样子,“我明白。您放心,我一定上心。”

  赵天平抬头瞥了管玉兰一眼,第一次觉得有点看不透这个娘们,只好半真半假地叹了口气,“那行吧,我就不送你了,随时保持联系!”

  管玉兰起身,“不用送,那您坐着,我走了!”

  …………

  等到走出赵天平的办公室,管玉兰轻轻地吐出一口气来。

  此时扭头,与江亮筠对视一眼,两人都露出笑容来。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