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小说 > 夜的第一章 > 第102章 撕

第102章 撕

2022-06-29 作者: 刀一耕
  第102章 撕

  “轻点轻点,老公你轻点,嘶……疼……”

  安小菁呲牙咧嘴,雪雪呼痛。

  说来好笑,她刚一回来就憋不住了,要跑出来幽会。

  提前安排好了陆铭到外面路上等着,但眼瞧着都快十点半了,外面居然还是有几个狗仔没走,她不敢走大门,只好跑去翻自己家的围墙,想溜出去。

  她家围墙还是那种标枪造型的,眼看成功,下去的时候腿在标枪上卡了一下,被她弄疼了,结果就没能抓稳栏杆,直接摔下去,把脚给崴了。

  好不容易撑着溜到外面上了陆铭的车,她们一边往医院赶,一边这就赶紧打电话哭起来了,徐正华就让陆铭直接把车开到这边来,自己还下车库去等着,把她给扶上来,这才有了现在的这一幕。

  眼看她那脚脖子都肿成萝卜了,陆铭在旁边也是一脸担心的模样,“行不行啊正华,不行咱们就还是去医院吧?这崴脚可不是小事儿,别留下伤!”

  徐正华一脸好笑,“放心吧,正骨推拿那是在下师门的不传之秘,巧了,在下正好是亲传弟子……”手里把玩着安小菁那已经肿起老粗的脚腕,他轻巧地转动着,忽然某一下,猛地一个巧劲儿往上一推。

  微不可查的一声轻响,安小菁“啊”了一声,已经闭上了眼睛,但很快又睁开,“嗳,感觉……好多了,不那么疼了……”

  还小心地又活动了两下,“真不疼了!”

  “哎呀呀,正华,你这本事……厉害厉害!不愧是亲传弟子!”

  眼见安小菁居然真没事儿了,陆铭赶紧拍马屁。

  徐正华小心地把安小菁的腿给她放下,“大腿那儿没事儿吧?”

  这个就有点隐秘了,偏偏陆铭还在旁边呢,但安小菁倒像是眼里压根儿也瞥不见他似的,自己伸手摁一摁大腿内侧,撒娇,“也疼!估计得肿了!”

  就差当场脱裤子叫委屈了。

  徐正华失笑。

  陆铭眼睛一眨,“那我出去抽根烟。”

  “不用,你走吧!”安小菁直接赶人了,“正华肯定能给我治好的!”

  陆铭赶紧点头,“嗳,嗳,那行,那我走了。”

  等他关上了门,安小菁又活动活动脚腕,果然不疼了,只是还有点肿,就赶紧把凉毛巾又敷上去。

  徐正华在一边看得好笑,“伱这……笨的,唉……”

  她撒娇,“我都受伤了!”

  “好好好!”

  不跟她打嘴仗。

  这下子人倒是见着了,也算幽会了,但办事儿是肯定不行了。

  人家拖着条伤腿,也不落忍。

  倒是可以歪在沙发上腻歪一会儿,解一解相思之苦。

  脱下牛仔裤看,她大腿那里的确也有一片红肿,只好也拿冰箱里的冰水打湿毛巾给她敷上——还好穿了裤子,不然估计要出血。

  俩人正说话,楼上忽然传来隐约可闻的音乐声。

  徐正华装没听见,安小菁倒是偶尔抬头,往天花板上瞥一眼。

  每看一眼,她就忍不住又想起刚进门时就发现,堆在门口的那个大纸箱子——里面有她不少衣服、高跟鞋、拖鞋之类的,原本都在楼上。

  声音还达不到扰民的程度,但毫无疑问某个人在公开地宣布着什么。

  然而,毕竟袁维也没跑下来示威不是吗?

  安小菁就也装不知道。

  半个小时之后,音乐停了。

  徐正华去洗澡的时候,安小菁就特意打楼上的电话号码,等电话接通,直接甩了一句,“袁维,卧槽你大爷!”

  结果袁维毫不相让,反骂式,“槽你大爷!”

  “他是我男朋友,你好歹要点脸,掩饰一下行不行?”

  “他是你男朋友那你公布出去呀,敢吗?”

  这一下戳到安小菁的肺管子了,“你他妈两回了!我都没跟你计较,还有完没完?有理了是吧?别觉得我真不记你仇!”

  “敢情你过去一直让着我呗?别介,别让啊!痛快点儿,来最狠的!”

  安小菁快气炸了,偏偏她自己的人设在那里竖着,现在束手束脚的那个人是她。只要一天不能公开男女朋友的关系,她就拿不出真正能一棍子闷死袁维的利器。深呼吸一口,她还是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你俩上床了?”

  “废话!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嘛!”

  袁维一副很不屑的口气,“斜对门也没回家那个李芳,你没少花了钱吧?监视我是吗?其实不用,要不是怕他为难,我自己就直接打电话告诉你了!我就是在他家住了,怎么着吧!上床了,见血了!哦,对了,还有上次,那天大早上打电话来,一声没吭就扣了的那个,也是你吧?嘁,就你这点小心思,咱俩一个屋睡了快两年呢宝贝儿,我还不知道你!”

  “行,我算你脸皮够厚!咱走着瞧!”

  “彼此彼此,论脸皮厚,咱谁也别夸谁!”

  “他承诺给你写歌了?”

  袁维犹豫了一下,但还是硬着头皮耍横,“你说呢?”

  安小菁忽然就笑起来了,“哈,原来还什么都没捞到!我以为你道行多牛逼呢!那就等你红了再说吧!”

  袁维“哈哈”两声,“别急,快了!我马上就要签约了!”

  安小菁的脸色一下子又沉了下来。

  “你也要去小岛唱片了?还是东方之星?”

  “不知道,他还没说,但我敢肯定,他早就已经想好怎么安排我了,你别急,等等我,等我也签约了,正好咱俩在媒体上秀一秀姐妹情,你还能帮我拉拉人气什么的,你不会不认我这个姐妹儿吧?咱俩可是一个宿舍的!”

  安小菁深呼吸,深呼吸。

  又一次被她气到了。

  关键是要真像她说的,她接下来也签了唱片公司要发作品的话,跑宣传的时候只要她说跟自己是好姐妹,这个就根本不容否认,自己就必须配合着她演戏,而且还得夸她,不然就毁人设。

  你个清纯玉女,邻家漂亮女孩的人设,跟同宿舍的舍友关系那么僵?
  她深吸一口气,“咱俩别吵了行吗?有什么意思啊吵来吵去?”

  “那行,不吵就不吵,你俩完事儿了吗?应该没办吧?你脚都崴了,肯定没那么饥渴,那你放着他也没用,让他上来吧!”

  “我搂着!搂着不行吗?”

  “嘁!”

  袁维不屑嗤笑。

  “你他妈霸占了多少天了,你至于跟我一个伤号抢?”

  “行行行,别卖可怜,我不抢!我也抢不了,你用嘴吧!对了,别忘了跟他说一声,明天还是五点半,一起跑步。你要想来你也来!”

  咔的一声,电话挂了。

  安小菁放下手机,深呼吸了半天,平息自己的怒气。

  太气人了!

  关键是没有招儿能收拾她。

  她躺在床上想了又想,忽然眼睛一亮,等徐正华晃荡着鸟从浴室出来的时候,她忽然说:“老公,这种日子我过够了!见个面还要偷偷摸摸的!要不咱俩官宣吧,告诉大家咱俩谈恋爱了,我当你正式的女朋友!”

  徐正华愣了一下,但很快就反应过来,“好啊,我当然无所谓,但你要考虑好,跟陆铭,跟何总,都商量下,忽然公布……至少也得赔三百万哦!”

  安小菁果然就犹豫了一下。

  三百万,她现在是拿得出来的,但三百万也绝对没那么好挣。

  只是心底里的那口气还是让她下定了决心,至少也得警告一下,不然那个破女表子太嚣张了,“我考虑好了,我明天就先跟老陆商量下!”

  徐正华一脸无所谓,“没问题,那你们商量吧!我完全没意见!”

  不仅没意见,做当红玉女的男朋友,说不定还没出道就先红一把,再着力塑造一下才子人设的话,估计光宣传费就能剩下好大一笔钱呢!
  这种好事儿,不要白不要!
  当然,她的意思也要get到。

  “你非得惹她有意思吗?”

  早上起来跟袁维一起跑步,等结束了跑步,两人就着半路上找个早餐铺随意吃了点儿东西,徐正华还特意给安小菁买了一份儿拎上。

  回去的路上,徐正华忍不住开口问袁维。

  袁维支吾了片刻,居然先告状,“是她打电话上来骂我的!”

  这个徐正华倒是不知道,但依然反应极快,“什么时候?她什么时候给你打电话骂你了?是在你放音乐前,还是放音乐后?”

  这下子袁维没话说了。

  真是头大。

  同时有两个女朋友,就是这一点不好弄。

  谁都不是纸糊的,谁都不是泥捏的。

  “那……我以后不放音乐了。”

  虽然一脸不情愿的样子,但她依然乖乖低头了,不过随后就又抱住胳膊,“可是我吃醋嘛!我自己一个人呆着,你俩在下边肯定搂搂抱抱的……”

  徐正华向来不愿意回应这种话。

  很容易越哄事情越大。

  直接甩四个二带俩王,“她说要跟我官宣,正式做男女朋友。”你俩打去吧!

  袁维闻言愣了一愣,脚都忘了迈,被徐正华的胳膊带了一下,才又赶紧跟上,“真的假的?她舍得?那她这人设,名声什么的……还有违约金,她不是签了那个什么合同嘛,我记得光违约金就三百万?”

  “呵,你这话说的,忽然感觉……你到底是不是女孩?”

  袁维懂了。

  女人生起气发起飙来,哪管那么多!
  然而……安小菁什么时候变成这种为了出口气就不顾一切的人了?

  她才不会为了出口气,就直接砸毁自己的人设!

  还要赔三百万给人家!
  所以这是在吓唬我!
  然而,“我知道了,我以后再也不惹她了,我见了她就躲着走还不行嘛!”她低着头,态度比刚才还要更诚恳了一点。

  这是核心利益问题。

  一旦安小菁要是敢公开宣布,有什么负面效应啊违约什么的,姑且不论,至少她手里就掌握了天然正义了——要是自己还没来得及出道呢,就先被她给扣上一顶勾引男人的帽子,那可就没红先臭了。

  国内说是全面现代化了,但那只是经济,和整体的制度,国人整体的伦理观念,却依然还是很偏守旧和保守的。

  对于要混娱乐圈的人来说,名声一旦臭了,要红起来就会平添极大的阻力。

  甚至很可能你歌再好都红不起来。

  “嗳,这就对了嘛!”

  徐正华很赞许地抬手摸了摸她的脸蛋儿,嫩嫩滑滑的,还带着汗水稍退之后的一点微微黏腻,“但也没你说的那么夸张!以后她不惹你,你就尽量别惹她就是了呗!她那个人……我估计她早就知道你已经过来这边住了,但一直都忍着,一句话都没说,也没问过,你要不惹她这一回,她能一直当不知道!结果你那段音乐一放,你瞧瞧,给自己找麻烦不是吗?”

  “嗯。”

  她又乖乖点头,“不惹她了!”

  等我红了再跟你算账!
  …………

  上午的时候,刚八点多,管玉兰就跑了过来。

  同行的赫然还有江亮筠。

  她们先是找去了楼上,然后才下来,安小菁刚把门打开,她就一脸急色地问:“小菁你脚没事了吧?”得知已经没什么感觉了,就是徐正华还不让她用这只脚发力,所以只能蹦着走之后,就一副松了口气的样子,“吓死我了,一听说你摔着了,给我担心的不行!没事儿就好,没事儿就好!”

  安小菁很受用。

  但江亮筠她就有点陌生。

  尽管之前其实他们俩碰过面,《短发》和《当爱在靠近》两首歌的合同,都是他审的,但是很显然,安小菁已经不记得他了。

  江亮筠自我介绍之后,两个人都进来。

  这就摆明了是要说事情了。

  徐正华从书房出来,就招呼安小菁,“你之前不是一直说想看报纸嘛,去,到书房看会儿报纸吧!”

  安小菁眼眸一转,笑着答应了,扭头蹦跳着进了书房,还带上了门。

  隔音其实不太好,但哪怕只是稍微背点儿眼,也比不背着要好——她可以悄悄听见,但徐正华暂时还没打算解释什么。

  等她进了书房,徐正华招呼管玉兰和江亮筠两个人都坐下,自己也过去沙发上坐了,江亮筠就打开他的公文包,先就是几份文件递了过来,“这一份是报价,给东方之星的,按你说的,我填了150万。需要盖个章。”

  “这一份是《把耳朵叫醒》的版权合作协议,还有这一份,是你特意要求的,给安小姐的歌手约连同《短发》和《当爱在靠近》两首歌版权的打包收购协议。”

  徐正华接过去,大概翻了翻,然后就放下了,三分文本都摊开了,指着第二份,跟两个人说:“这一份才是目的!”又指着第三份,“这一份只是威胁!”

  “你们两个去谈的时候,心里要打好预防针,他们可能会接受不了的,尤其何建良,他大概会觉得被我给耍了,所以要做好准备承接一下他的怒火,但如果他们真的是聪明人,骂完你们之后,他们会给你们道歉的。”

  江亮筠笑起来,“不道歉也没事儿,挨骂是很正常的。另外,主要是管小姐去谈,我只是负责敲个边鼓,甚至都不用说话,挨骂主要也是她。”

  徐正华笑了笑。

  事情就算这么敲定下来。

  管玉兰拿起三份合同,逐一收到自己的包里,然后才主动开口,说起的却是另外一件事,“昨天下午,我跟刘锴碰了个面,因为没有什么新玩意儿,就没有及时跟你打电话,刘锴的意思是,赵去病的确非常想要拿到你那首歌,他很想唱歌,但那边要求先看到谱子,然后才能谈价钱。”

  顿了顿,又说:“另外,其实不难查,赵去病的经纪人是郭晓军,但辉耀那边的规矩就是这样,像赵去病这种大牌,会有一个主经纪人,还会同时给他配备两到三个的副经纪人,他们内部有自己的计算方式,总之大概就是,谁拉到的活儿,最后成了,副经纪人也能有分成。郭晓军的人脉主要是在影视圈,但刘锴的圈子就更广一点,所以这件事才会由他来出面牵线想促成。”

  这说的是上次刘锴给徐正华打电话,要谈那首写给男歌手的作品的问题。

  坦白讲,挣钱嘛,徐正华甚至不介意给他“量身打造”一首。

  当然可以谈。

  “另外,我也旁敲侧击的问了,这个事儿应该还没有扩散出去,赵去病只是有这个想法,还没正式确定,所以,虽然没有直接问,但是听刘锴话里话外的意思,我有九成的把握可以肯定,他的歌手约还没签出去。”

  “嗯。”

  徐正华缓缓点头,向后歪到沙发上,皱眉苦思。

  演员非要演而优则唱,十有八九是唱不出好作品的,这一点无论中外,很多很多的例子了,但也不得不承认,这种正当红的人忽然跨界所带来的流量,是真的很馋人——然而,这口肉虽然肥,却几乎不可能轮到自己去吃啊!

  赵去病要想出唱片,业界六大都会抢。

  尽管大家都会觉得这就是个一锤子买卖,但一锤子买卖也是买卖呀!

  给他好好归置归置,认真打造一下,宣发的时候甚至都不用使多大劲儿,就能卖的不错——人正红,年轻帅气演技佳,观众缘儿极好,尤其深受年轻女观众的喜爱,光是这些条件往那里一摆,就已经可以判定,至少是他的第一张专辑,肯定会挣钱。而且还能挣不老少!

  口碑烂就烂呗,大不了没下一张了!

  而他自己过一过唱歌的瘾,说不定也不愿意出下一张了。

  这个信息就在手里,但是却只能挣一点卖歌的版税钱,徐正华多少有点不甘心。然而,赵去病要出专辑要跨界,几乎不可能看上自己这家刚成立几天的厂牌。

  一首歌都还没制作过呢!
  而且连办公场地都还没租,挂在会计师事务所那边办的注册,制作、设备、人员,等等,更是要什么没什么。

  就算赵去病眼睛是瞎的,刘锴可不瞎。

  所以,现在自己手里唯一的优势,就是会写歌、能写好歌。

  “再查查吧,把赵去病最近的动向,都是在干嘛,仔细的梳理一下,我回头再好好想想该怎么办!”

  “好的!”

  管玉兰当即答应下来,然后又说:“对了,机票已经给你订好了,估计今天下午就能送来……你确定不亲自去?”

  “不去了,你们替我去正好,省得当面撕破脸,不好弥缝。”

  “好!哦,对了,还有……”

  管玉兰抬头瞥了一眼书房的门,“租场地这个事情,我当然可以做,但是我觉得,如果你让老陆给你办这件事,他能办的比我好。”

  徐正华抬头看了她一眼,笑了笑,点头,“也行。”

  老管同志最近进步很大啊!

  于是他当场拿起茶几上的手机,拨号,“喂,陆哥!”

  “哎呦……别!别!千万别!我……正华,我是又有哪儿办事情办砸了吗?你跟我告诉告诉,我赶紧改!但是你别叫我陆哥,你叫我老陆!”

  徐正华哈哈一笑,“有个事儿找你帮忙啊,当然得说话好听点儿。”

  “不用,不用!完全不用!你有什么让我做的,尽管说,正好这两天小菁那边没什么安排,我完全归你使派!”

  “哈哈哈!那好,我就跟你不客气了!是这样,我最近需要租个办公场地,你呢,对这一块比较熟悉,帮我跑跑?”

  “哦……”

  他明显愣了一下,但很快就回过神来,“好啊好啊!那要不……我现在就去你家?租场地这个事儿我肯定能办,我过去听听你的要求?毕竟这不同于租个房子住,很多细节,你的要求越清晰,地方越好找。我得听一听记一记。”

  徐正华想了想,点点头,“也行吧,你来吧!”

  话刚说完,手机挂断还没断利索,安小菁忽然打开门,就站在门口,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徐正华,“正华,你要开公司了?”

  果然偷听了。

  这个安小菁啊,真的是……

  徐正华笑笑,扭头看看管玉兰,又看看江亮筠,“那行了,你们忙去吧!回头办完了,跟我说一声。”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