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小说 > 夜的第一章 > 第101章 千万富翁

第101章 千万富翁

2022-06-29 作者: 刀一耕
  第101章 千万富翁
  “喂,二哥?”

  “啊,是我,正华是吧?怎么想起来打电话?有事儿?”

  徐正华的二师兄卢立果,是在一家工厂上班的,起先没技术,干粗活儿,后来学会开叉车,到现在已经能开上大货了,负责在这家公司的两个厂之间开着大货车送货,他又没手机,只能打他们工段的电话找他,还好,半个多小时,他就开了一班回来了,把电话给打了过来。

  反正徐正华在车里等的无聊,半个小时的工夫,也就看两篇文章而已,倒是没当回事,“嗯,有点事儿。我想问问你,有个开车的活儿,你愿意干不?”

  “哦……给我介绍活儿?我现在干的挺好的!”

  “钱多。”

  “哦……开啥车?这活儿能干长久不?”

  “就小汽车,你应该是肯定没问题的,大货车伱都开那么溜!”

  “那倒是没问题,小汽车我肯定开得好……”他犹豫了一下,问:“是你老板要找人啊?”

  二师兄只是人老实、实在,可绝对不傻。

  反应快着呢!
  “不是,我。”

  “你找人开车?”他愣了一下,“你费那个钱干嘛!驾驶本很好考的,不行你找小十一,让他给你办,他虽然不在交警队,但面子大着呢!他肯定给你弄!你弄个本,想开车自己开呗!”

  徐正华哭笑不得,耐心解释,“二哥,我要开公司啦!需要找一个能让我绝对信得过,能帮我保守秘密,同时开车技术还得过硬的人。”

  “哦……”

  他沉吟了片刻,很快语调就轻松起来,“看来你是真的混大发了!呵呵,想照顾照顾二哥呀!那行,跟着自己兄弟吃饭,我没话说,不丢人!”

  “那成,你回头就办辞职手续吧!让嫂子把工作也辞了,我这两天就安排人在这边给你们先租个房子,你们带着我侄女儿一块儿过来。”

  “啊?你嫂子也去?”

  “你这话说的……我把你拉来,留嫂子独守空房啊?你放心,房租我给你出,你放心在这边安家,帮我开几年车再说。”

  “嗨……呵呵,那……那你嫂子过去也干不了啥呀,她也就比我强点儿有限,就是个高中毕业,去帝都那种地方……不过她倒是也会开车……你找俩司机啊?”

  嗨!
  二师兄这人是真老实。

  记忆中,那位二嫂也是个诚恳朴实的人。

  学问有限本事不大,但做人做事都特别踏实。

  这就够了。

  “昂!找俩司机,你俩都来吧!”说半截他自己忍不住笑了,“我侄女儿才四岁,你俩过来之后,你就不能让人家闲两年陪陪孩子呀!”

  卢立果憨笑,“也是!但是……咱们这样人家,哪能就一个人上班……”

  “接下来你自己挣的,会比现在你俩挣得多,放心了不?”

  电话对面,卢立果停顿了几秒钟,“行嘞,兄弟你的意思我明白了,二哥回头把这边处理利索了,就过去找你。跟你混饭吃去!”

  “嗳,这就对了!尽快来!”

  正好说完这一句,徐正华一抬头,已经看见管玉兰和大师姐她们两个从东方之星的楼里走出来了——看来是钱拿到手了,俩人都说话带笑,于是他赶紧说:“那行了,那我挂了啊!你来之前先打电话!”

  他很快收起手机,开门迎出去,“还算顺利?”还往楼上瞥了一眼。

  谢淑仪笑着说:“顺利,没有问题!”

  说话间,她打开文件袋,掏出一张支票递过来。

  徐正华接过来一看,忍不住屈指弹了一下,“嚯,不错!”

  今天是结算版税的好日子,不止是东方之星这边,连小岛唱片那边也已经说好了今天结算,只不过两边比较,徐正华对东方之星、对赵天平这边更不放心一些,为了尽可能的避免出现任何意外,他选择了先来这边结算。

  徐正华当然不愿意去东方之星,跟赵天平打哈哈,所以就提前签了一份委托书,同意自己的私人会计师谢淑仪,代为签字领取。

  现在看来,一切顺利。

  他顺手把支票又递回去,拉开车门,“先上车,这大太阳,太晒了!”

  于是三人上车。

  因为徐正华留在车里要吹空调,车子一直都没熄火,管玉兰作为司机,直接就开着车子先上了路,等于是把介绍和解说的事情,留给了谢淑仪。

  今天是谢淑仪第一次作为徐正华的私人会计师,代为出面查账、结算。

  还好一切顺利,对方没有耍什么手段。

  《千千阙歌》的第一次结算,就直接结算到了358万张有余的销售数!

  可见即便是四周卡二期间,那份B榜前十也不是白给的,是真的大卖呀!更不要提最近两周已经连冠……简直卖疯了!

  徐正华在这首单曲里,享有合计14%的版税分成,结算下来,一共是300万零8000来块——妥妥的一张大支票,很值得弹它一下。

  简单估算,只能拿5%版税的靳晓青,这次也收获百万支票一张!
  当然,她那张支票是管玉兰代为签字领走了。

  “完美!下一家!”

  收钱之旅这才刚刚开始!
  接下来轮到小岛唱片副总何建良的办公室。

  这一次,徐正华就跟着上去了,自己领。

  而且这次会是两份——《短发》又卖了那么久,本来也就可以再结算一下了,何建良最近又格外着意的拍徐正华马屁,管玉兰一提,他就同意了。

  刚出电梯进了走廊,先就一眼看到了等待已久的安小菁和陆铭。

  之前安小菁就已经要回来了,也争得了何建良的同意,现在得知徐正华跟何建良约好了,周二上午要结算版税,她更是有了理由提前撤退,干脆昨天晚上就带着她的宣发团队坐飞机赶回来了。

  当然,如徐正华所预料的那样,她没敢回俩人那边的房子,甚至也不敢住酒店,下了飞机就直接上了她爸妈过去接她的车,回她家那大别墅住去了。

  且不说他们父女母女之间的关系,的确已经缓和许多,就算是还有些矛盾和心结没有来得及化解开,在媒体和狗仔们时刻的紧盯之下,她远途出行归来,也是绝对不能住到酒店里去的——那就等于是明摆着告诉人,她家出问题了。

  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摆平她那对爸妈的,总之这次过来,她只带了陆铭和之前见过的那位她们家的会计师,她爸妈却没有出现。

  许是困了,安小菁正歪在长椅上打瞌睡。

  这边徐正华一下电梯,一队三个人走过去,陆铭就轻轻推了她一下,然后她就醒了过来,站起身,揉揉眼睛笑着看过来。

  当着那么多人,尤其是还当着何建良那位助理,以及她那位会计师的面,两人相对迎上去,浅浅地抱了一下就松开。

  她踮起脚尖,趁机在徐正华耳垂上飞快地舔了一下。

  可会撩了。

  耳朵一湿,她就已经松开了。

  倒是又诧异地看了谢淑仪一眼。

  这边陆铭迎上来,哈着腰跟徐正华握手的时候,她已经露出笑容,冲谢淑仪走过去,“你好,你是……”她指指身后的徐正华,“他那位师姐吗?”

  跟袁维一样,她也无数次拿起过钢琴上的那张照片,仔细打量。

  对于徐正华两位师姐的美貌,记忆深刻。

  谢淑仪伸出手,笑容温婉,刚才这姑娘舔徐正华耳垂那一幕,她身后那几个人看不到,但却正好落进了她和管玉兰的眼中,“现在是他的会计师。我叫谢淑仪,很高兴认识你,安小姐。”

  安小菁没有丝毫的明星架子,顿时展露出十足的热情,同时脸上还平白飞起一抹晕红,她当然知道刚才那一幕被这个女人看见了,此时伸出手去,她满脸笑容,“啊,师姐你好!早就在他钢琴上见过你照片了!你真人比照片还漂亮!”

  谢淑仪笑容不变,“谢谢!”

  大家寒暄了一圈,陆铭还特意跑过去又拍了谢淑仪几句马屁,认识了一下,但徐正华的脸色却渐渐不好看了起来,问何建良那位助理,“何总呢?就让小菁在外头等着?我们继续就这么等下去?”

  这可是很不给面子的哦!

  那位助理被他问得一脸尴尬,赶忙解释,“何总临时有事,去我们周总的办公室了,他走时吩咐过,你们来了就先进他办公室里休息,但刚才安小姐说,何总既然不在,他们就在外面等一下就行,这才……”

  好吧……但是,说好了上午结算的,忽然又去忙别的事情了,这是几个意思?
  徐正华回头看了一眼管玉兰。

  管玉兰默默地微微摇头。

  看来她也不知道。

  那就只好等着了。

  徐正华也选择了不进何建良的办公室——主人不在,进去多少犯点忌讳。

  正好坐下跟陆铭聊聊天。

  不跟安小菁聊——当着一大群人,亲也没法亲,抱也不好抱,反而要说些假的不行的话,没意思,还是跟陆铭闲扯比较好,自然。

  安小菁显然也差不多是这个意思,坐下之后,她就拉着管玉兰和谢淑仪闲聊起来——只要正常发挥,她的脑子和情商,应对这种局面都绝对够用。

  结果这一等就是二十多分钟。

  等的徐正华开始越来越不耐烦。

  要不是安小菁也在这里陪着等,他都有心先跑去刘举的办公室了——按照约定的时间,这会儿陈邦道和杜雪岚估计都已经到了。

  “正华,小菁……对不住,耽误了!久等了久等了!”

  二十多分钟之后,何建良从不远处几乎是走廊尽头的一间办公室出来,脚步匆匆而来,先跟徐正华握手,冲两人打招呼,但随后却说:“正华,你先跟我来一下!”又回头冲安小菁和管玉兰他们说:“对不住各位,稍等片刻!对不住哈!”

  然后搂着徐正华的肩膀,直接开门进了他的办公室。

  徐正华的表情已经沉下来了。

  看这表现……他不是嗅出什么味道来了吧?

  不能……吧?

  隐瞒的很好啊!

  启明星唱片那边也是一直都在努力地把事情控制在一个很小的范围内,而且关键是合同都签完了,大家已经是自己人,他们也不该有什么故意坏自己事的动机才对。

  但是很明显,出事儿了。

  “正华,坐,先坐,我就不跟你客套了!”

  拉着徐正华在沙发上坐下,他直接摆手赶走了助理,自己动手解开一颗胸口的扣子,“咱们兄弟共事,也已经不是第一遭,合作也一直都特别愉快,所以我有话直说……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西坡唱片想挖你……”

  徐正华一下子瞪大了眼睛。

  卧槽?

  何建良赶紧解释,“你别多想,是我给你报价的消息,不知道怎么传到西坡唱片去了,他们那边忽然开始关心这个事儿,刚才就给我们周总来了个电话,而且是最上头那位老大,蔡总打来的。但是,我跟周总我们商量过了,我们的态度非常坚定!哪怕是西坡唱片,我们也决不让步……”

  他忽然一把抓住徐正华的手,态度异常热切,“正华,我们是真的特别想签下你,来小岛吧,好吗?我们虽然不是西坡那样的大公司,但是我在这里给你拍胸脯保证,我们给你的条件、待遇,绝对不会比西坡唱片差!甚至会更好!”

  “呃……”

  “关键咱们公司虽然小,但破事儿也少啊!”

  他一手紧紧抓住徐正华的手,一手拍胸脯下保证,态度诚恳得不像话,“有我在,什么事情都给你直接打理好,你就可以直接只负责做音乐,对不对?别人不知道,我可知道,你是个艺术家,而且是最顶级的那种创作型艺术家,你其实特别讨厌那些蝇营狗苟的破事儿,对吧?”

  这个……你其实不知道。

  我不但不是艺术家,而且我还最擅长处理那些蝇营狗苟的破事儿!

  我做艺术家纯粹是被迫的。

  为了赚钱起家而已!

  做实业,那才是我真正的老本行!
  当然,这辈子不一定继续干了。

  至少最近几年不打算干了,因为有明摆着的一波大潮即将袭来。

  那个发财太快了。

  赶上一朵浪花,就直接躺赢了。

  “何总,你的心情我理解。但是呢,其实我直到现在,也没接到你说的西坡唱片那边的任何消息,没有人联系过我,我保证!”

  徐正华也玩拍胸脯那一套,并且顺势就把话题拉回来了,“但今天咱能不聊这个吗?你的意思我明白了,但小菁他们,还在外头等着呢!”

  今天的主题是结算啊老兄!

  先把该给我们的钱结算到手,接下来我才好跟你摊牌啊!

  至于什么西坡唱片……对不住,他们来晚了!

  但谁让刘君羡眼睛毒辣鼻子又灵,做事情还特别主动呢!

  他在那么早的时候,就已经找上了我,态度还给的那么诚恳,在大家实力差不多的情况下,那我当然选熟不选生啊!
  对不住,虽然你们早就在局里,但一直都没告诉你们!
  “嗯……好吧,那就……先结算?”

  好不容易呀!

  看他表情,估计内心还挣扎着呢!
  很犹豫。

  毕竟,《短发》和《当爱在靠近》的这一次结算,数额不小,把这笔钱捏在手里,是他的优势所在,但偏偏,此时此刻他又不可能直接耍赖不结算了。

  那岂不就等于要撕破脸了?
  于是,结算。

  打开大门,呼呼啦啦六七个人都一齐涌进来。

  何建良心事重重,招呼了财会部门的人拿销售账本来,交给这边跟来的两位会计师查账本,自己则坐回到办公桌后头出神。

  这次结算也是提前说好的,账目肯定是精心准备过的,轻易不会出什么问题,至少是不会让你轻易看出来——就算有问题,也是长时间之后才能查得出来的。

  比如说,那条渠道的账,都已经五个多月了,还没统计上来?

  现在来说,这些账目毫无问题。

  于是开始结算。

  《短发》上次已经结算到了243万多张,这一次再查账,已经可以结算到334万多张——91万张出头,徐正华拿10.5%,可以结算到手57万4千来块。

  《当爱在靠近》则是属于第一次结算,而且这张单曲碟的销售势头相当不错,所以第一次结算,直接就是218万多张——这个徐正华已经是15%的版税了,一番计算,结算到手196万3千来块。

  两者相加,253万8千块。

  安小菁能拿到的,当然就少得多,两首歌她的版税分成都只是5%而已。

  总算下来,大概还不到93万。

  不过通过四首歌的上阵实战,徐正华也逐渐总结出一些规律来。

  任何地方的唱片市场,消费主力都毫无疑问是青少年,因为就他们最有时间,也最没心事,有的是大把的时间和空闲,去听歌,去追星。

  但青少年流行这个路子,至少在当下的国内来说,却并非是最畅销的。

  很简单,社会经济发达,国内普遍双休,有钱了之后,大家也都愿意花钱去追求更高的精神享受——所以,成年人的唱片消费市场,是实在不小。

  然而,青少年会被好的成人抒情风作品打动,但成年人却一般都不太会去喜欢青少年流行了——虽然别管哪种风格,说的肯定还是你爱我我爱你你不爱我我却爱着你这点破事儿,但成年人的爱情,却早已不是青少年那一套。

  于是,《千千阙歌》四周卡二两周连冠之后,第一次结算,可以确定的销售数据,就已经高达358万张有余,且时至今日犹有后力,而《短发》虽然一度爆红,也销售火爆,但上市那么久到现在,总销量才堪堪334万张!

  接下来,《千千阙歌》一路突破五百万张的单曲销量,已经几乎不再存疑,再高也依然值得期待一下,但《短发》的火,却已经基本上过去了。

  接下来要是安小菁的新专里不收录这首歌,就放着单曲碟那么卖,它肯定也能慢慢卖过400万张这条线,可一旦专辑上市,单曲碟的销量肯定应声滑落。

  以时间进度来算,只要安小菁这张专辑不太拖拉,《短发》这支单曲卖过400万张的可能,就无限趋近于零了。

  《当爱在靠近》也是差不多的命运。

  接下来过三百万张,肯定问题不大,但四百万张……也不要想了。

  账单没问题,徐正华和安小菁纷纷在各自的账本上签字确认。

  支票到手。

  何建良的眼睛里写满了期待,看来是很想拉徐正华留下来继续聊一聊。

  安小菁也频繁目视过来,递眼色。

  但很明显,徐正华暂时没空,他冲何建良笑嘻嘻的,却把话说给安小菁听,“那我们就先走了哈,还有《眉飞色舞》没结算呢!”

  于是临出门时丢给安小菁一个眼神,他带着谢淑仪和管玉兰潇洒而去,直奔刘举的办公室——果然,陈邦道和杜雪岚已经等在那里了。

  于是谢淑仪就亲眼看着徐正华又跟杜雪岚坐在一起,俩人几乎要脑袋挨着脑袋,在一起嘀嘀咕咕的,聊得热络异常。

  杜雪岚跟安小菁不一样,一来性格使然,她从来都不在意外人的看法,二来俩人心里干净,反而可以坦然地无视外界的任何目光。

  哪怕当着很多人,她都可以毫无顾忌的跟徐正华凑一起咬耳朵。

  账目同样没有问题。

  签字之后,徐正华就拿到了今天的第四张支票。

  《眉飞色舞》已经是第二次结算,徐正华还清楚地记得,上次结算,是大致截止到6月20号的销量,当时是结算了183万多张,这一次则是结算到8月8日,也就是上周日,一共算是近50天的时间过去,这张单曲碟的总销量,居然已经去到了486万多张!
  距离500万张销量,只剩一步之遥!
  这首歌,是徐正华做的第二首歌,签之前还几经周折,最终谈下来时,也只能拿到14%的版税,这一次合计到手是254万7千块。

  正事儿办完,支票收起,徐正华心满意足。

  这四张加在一起,飞速就能心算出来,应该是合计809万出头的样子——咦,加上之前的200来万存款,哥已经妥妥千万富翁了!
  杜雪岚却理都没理她自己的那张支票,直接转手就交给了陈邦道,却反而对徐正华说:“下午你有事情吗?去我那里拆箱子去呀?”

  真是念念不忘!

  他们应该是刚从琼南和新琼州回来也就一天,看来这一趟出门是不怎么累的。

  但徐正华扒拉着刘举办公室窗户的窗帘,往下看了一眼,指给杜雪岚看,“瞧瞧,瞧瞧,想跟我闹绯闻吗?这个时候看电影?”

  陈邦道不由失笑。

  杜雪岚则失望地抿起嘴来。

  她跟安小菁都是正当红,又都是刚从外面跑宣传回来,火热的紧,身后各自带着一大帮狗仔作尾巴,这下好了,两拨人在楼下会师了。

  刚才上来的时候,徐正华就是大踏步冲进来的,当时狗仔已经不少,后来在何建良办公室等的工夫,他也是像这样趴窗口上往下看,人更多了。

  而且感觉上两边还聊得挺热乎,似乎是在交流经验呢!
  但这会儿人却已经又变得少了很多了。

  于是徐正华指挥她,“你走,你先走,安小菁把她那一拨带走了,你再把你这拨带走!赶紧的……我保证,回头我就穿上夜行衣,夜半三更那时候,飞去你家,陪你拆你那个包裹去!”

  杜雪岚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指着他,“你说的哦!夜行衣哦!”

  “呃……”

  我只是形容一下,描述一下那个夜潜香闺的感觉啊喂!

  这也能当真?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