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小说 > 夜的第一章 > 第100章 蛋白

第100章 蛋白

2022-06-29 作者: 刀一耕
  第100章 蛋白
  “姐,你真不去呀?”

  时间是周六的晚上,晚饭后,徐正华歪在沙发上,给谢淑仪打电话。

  别人家里不方便,自己家里当然也不方便,徐正华就想约谢淑仪逛个街、看个电影什么的,也不图别的,就是想跟她一起厮守一天。

  周五晚上吃饭的时候,他就跟她咬过耳朵了,谢淑仪说不去,累,要休息。

  结果今天晚上再问,还是不去,累,要休息。

  “真不去!天那么热,瞎逛什么呀!再说了,我刚接手不少工作,这两天正好一边在家休息,一边让小米给我指导指导,我得快点上手啊!”

  得,知道了,没得劝。

  理由都找了那么多个,已经很给面子了。

  她倒是会疼人,也愿意让着人,但绝不是那种没主见的。

  但是……我可以主动送过去呀!

  也顾不上会有蒋小米这个大灯泡了,“那我明天过去找你吧!”

  但那边马上拒绝,“别介!你来干嘛,弄得人家小米不自在!”

  啧!
  唉!
  “好吧好吧,不去打扰伱们的二人世界好了!”

  他酸溜溜的说。

  谢淑仪失笑,“少浑说,耍嘴皮子!你就让我好好安生两天吧,怎么那么会磨人呢!从小就这样!挂了!”

  “好吧好吧,那再见。”

  电话挂断,徐正华无聊地把手机往沙发上随手一扔,眼睛下意识地顺着袁维的领口往里瞄了一眼——她正枕在徐正华身上看杂志呢。

  一份专门报道娱乐圈无聊八卦的周刊。

  关键她还能看得无比专注。

  手顺着她的领口就伸进去了,满满一大把。

  “最近软乎多了!”

  “嗯?哈,那不还是得多谢你大老爷给揉的。”

  她顺口回答,还换了换姿势,更方便徐正华的手,但又忽然放下杂志,“嗳,正华,刚才听你打电话,那是……你姐?”

  “嗯,师姐。”

  “哦!”

  她心念电转,“是哪个?大师姐还是小师姐?”

  虽然从来没听徐正华聊过他的家庭、师门之类的事情,但那两张那么明显就摆在钢琴上的照片,她可是认真看过的。

  尤其是他师父过生日的那张大合照。

  那两个女孩长那么漂亮,在整张照片上几乎都是男人的情况下,一左一右两个那么漂亮的女孩子抱住他的胳膊照合影这件事,实在是叫人印象深刻。

  所以当初袁维是特意问过的,知道那两个女孩子都是他师姐。

  “是我大师姐,叫谢淑仪。”

  “哦。”

  那就是抱左边胳膊那个。

  “我看过她照片,她好漂亮啊!当然,小师姐也很漂亮!”她拍马屁。

  徐正华坦然代收,“嗯,是啊!大师姐还很白!”

  但是手掌抓一抓,又修正,“当然,还是没你白!大师姐是奶白奶白的那种,你这个白……是真白!应该叫……鸡蛋清儿白?蛋白!”

  袁维噗嗤一声笑出来,拍拍他的手,给他拽出来,杂志也不看了,扔一边儿,自己起来坐好,双手吊在他脖子上,亲一口,然后看着他的眼睛,问:“你昨天说,小菁下周就要回来了?”

  “嗯,是啊!怎么了?”

  “那我……要不要躲躲什么的?还是真给她气炸一回?”

  啊……这个问题……

  好像也的确该考虑一下了。

  但徐正华很快摆手,一把把袁维搂过来,“不用!你谁都不用躲!”他想了想,说:“她下周回来,但肯定会带回来一大堆狗仔,借她个胆儿,她也不敢直接回这边来!她肯定回她家里去,回她爸妈买的那套别墅。至于以后……”

  徐正华还在回想着当初管玉兰给支的招,说的那些明星偷偷约会的办法,“以后再说!楼下那房子就是她租的,保不齐哪天她就跑过来了,但跑过来就跑过来呗,你住楼上,她住楼下,挺好!”

  袁维失笑,“呸!你个大色狼!”

  …………

  “赵总你好啊!”

  随着助理推开门,做出一个“请”的姿势,管玉兰迈步走进赵天平的办公室,开口笑着打招呼。

  赵天平一抬头,“哎呦,哈哈哈,玉兰来了,来来来!坐,坐!”

  很亲热。

  之前近两年不曾有过的亲热。

  从“小管”,到“玉兰”,说起来也不过就最近这一个来月的事儿。

  “去,拿我那个大红袍,咱给玉兰冲点好茶喝,哈哈……坐呀,坐!”,随着管玉兰在长沙发上坐下,赵天平也已经来到沙发区,到单人沙发上坐下了,侧着身子跟管玉兰说话,“咱这关系,你推门儿就进,不用弄那些客套。”

  又抬头,扬声对自己的助理说:“以后管小姐来了,直接进。”

  “好的赵总。”

  管玉兰笑眯眯的笑纳了这一切礼遇。

  很淡定。

  今天是周一,又是出榜单的日子,她是特意挑了下午过来的。

  不出意料的是,《千千阙歌》蝉联了A榜第一名。

  下午过来,一切就会更好谈。

  两人寒暄几句、讨论下榜单的工夫,助理冲好了茶,给二人都倒上,这才告辞一声退出办公室,并且带上了门。

  赵天平让一阵茶,等管玉兰喝过一口,才说:“正华不愿意跳槽,我很高兴,公司上上下下都很高兴,下次你再来,带他一起来嘛!这里毕竟是他的公司,大家过去就算是有点小不愉快,也都已经过去了。就从这一次,他坚决拒绝小岛唱片的引诱,我就能看出来,正华的心,还是在咱们公司这边的!带他来,大家都多熟悉熟悉,本来就没有什么大矛盾嘛!”

  管玉兰笑了笑,说:“好,等他有时间了,我就陪他过来,找您喝茶。”

  “好!哈哈哈!”

  这话说的,让赵天平越发高兴。

  之前小岛唱片的何建良忽然跑过来,给了一份报价单,要买断徐正华的合约,让赵天平一下子异常紧张,虽然那份报价在当场就已经被他言辞竣拒了,但他依然是一再的打电话给管玉兰,催了好多次,她终于在上周六的时候“赶回来”,果然,她这一回来,就把徐正华给拿住了。

  她这个经纪人,还是很有能力的,至少是很会说服那个年轻人。

  徐正华透过管玉兰,给出了坚定的表态:绝对不会跳槽去小岛唱片!
  赵天平这才一下子放了心。

  “那你今天过来的意思是?”

  “哦,没别的,这不是回来了嘛,正好我就过来一趟,拜访您一下,顺便呢,《千千阙歌》的版税,也该结一下了!我回来的时候,晓青就特意叮嘱我了一下,回来了之后呢,正华也催我……到现在300万张的出货量,是肯定得有了吧?咱们公司在这方面可不能慢呀,你看小岛唱片,结算快得很!”

  “啊……啊哈哈,是啊是啊!哦,你是为这个来的!”

  赵天平抬手抹了抹自己的额头,若有所思。

  管玉兰继续说:“正华想买套大房子,还要买车,年轻人嘛,就这性子,有钱了就想花,没花过,着急!他手里的钱不够用。晓青呢,您也知道,上一张专辑其实她也没赚多少,其实也着急,都是年轻人,底子薄,又红了,眼看着红了,这钱拿不到手里呀,他们心里都痒痒,您……理解吧?”

  “啊,理解理解!这个是理解的!”

  “那您看,今天下午,或者明天,能结算一下不?我想尽快再赶回晓青那边去,接下来《千千阙歌》还有后劲儿,但她已经抱怨好几回了,叫苦呢!我得督促着她点儿,那么大好的形势,对吧?”

  “是的是的,这个是对的。哦……结算的事情啊……”

  他明显有些犹疑,吭吭哧哧不肯给一个肯定的答复。

  管玉兰心里叹了口气,干脆也不说话了,端起杯子喝茶,等他开价。

  反正给结算是一定会给结算的,就算不考虑徐正华怎么想,他也不敢不考虑靳晓青的想法——人家还在A榜第一上待着呢,四周卡二之后居然还能拿下两周连冠,且势头依然很猛,口碑更是已经爆得不行了,现在的靳晓青,绝对是东方之星最在意的那一个了,得罪谁也不敢得罪这位姑奶奶。

  但是……看来得有附加条件了。

  东方之星这边的整体风格一向如此,在靳晓青一举爆红之前,张原可是公司里最有牌面的一位,可新专辑拖拖拉拉做了几个月了,到现在愣是没做完,为什么?还不就是因为签字费没谈拢,张原一直都不肯跟公司续约嘛!

  当然,据说已经快谈拢了。

  加钱呗,想留人只能加钱。

  而事实上……靳晓青别看签约公司还不到两年,却也已经只剩一张专辑的合同了。

  她当初作为新人,签的也是三年1+1专。

  “是这样哈玉兰,正华不愿意离开东方之星去小岛唱片,我很高兴,特别高兴,但是你说,晓青的合同……”

  果然,来了。

  会让人感觉不大舒服,但也早就在意料之中。

  不算出奇。

  其实也算业界常态了。

  怎么捧都不红的那种,公司随便凑点没人唱的烂歌,出个EP,也就是迷你专辑,就给你打发了,出个几百盘磁带往货架上一摆,合同完成,你滚蛋吧!
  可一旦要是你红了,那一定会千方百计的想办法,让你续签合同。

  对于东方之星来说,现在的徐正华方面,还不急,反正他也没想着跳槽,就暂时这么稳着,等大家的关系再缓和一些的时候,大不了提出换约,给他些签字费,换一份五年的长约,违约金设高一点,就稳当了。

  但靳晓青不一样了。

  难就难在靳晓青已经出过一张专辑,按照合同规定,她再做一张专辑,就能转身走人了——这谁受得了啊,她现在那么红!

  论唱功、论嗓音、论作品,甚至是论形象,她现在已经公认是下一代天后的预备役!排上队了!

  一首《千千阙歌》,让她近乎封神。

  “哦,你说晓青的合同啊!怎么说呢,赵总,在这件事情上,其实咱们是站在同一边的!”管玉兰应对的不徐不疾。

  “哦?怎么说?”

  赵天平果然大感兴趣。

  这套词,是管玉兰最近这一个月各种寻思和琢磨,才琢磨出来的。

  “你想啊,正华正在合作的人,不止一个,而且谁都拦不住他,他想跟谁合作,就能跟谁合作!我肯定也不行,那小孩,你得哄着,不能拧着!对吧?”

  “那是那是!”

  “但是在他所有的合作歌手里,他跟谁合作我最高兴?”

  “那就是……哦,对,晓青!哈哈哈……”

  “对呀!”

  管玉兰也笑起来,彼此都心领神会的模样,“所以接下来,你也好,我也好,咱们的共同利益在哪儿?在于我得催着正华,给晓青再写首歌!写一首能拿A榜冠单的歌!这样一来,晓青的新专辑不就稳了嘛!你说呢?”

  赵天平一下子来了精气神。

  心念电转之间,他探着身子凑过来,“最好两首!”

  “嗯,是。我知道。”管玉兰赞同。

  赵天平说:“一首第一主打,一首第二主打。万一有一首失手了的,另外那一首也能撑住,这样这张专辑想不好卖都难!”

  “您说得对!我接下来工作的重中之重,就是催这个!像你说的,两首!”

  说到这里,她叹了口气,“毕竟,专辑卖得好,那才是真叫好啊!”

  “是啊是啊!”

  这一点,赵天平无比赞同。

  歌迷们无比看重A榜,那是个综合权重计算的单曲榜单,当然,唱片公司和歌坛内部,也都很看重是没错了,毕竟上了榜,就是最好的宣传利器,但真正的业界大咖,也并没有那么绝对的就只看A榜。

  B榜,销量榜,尤其是把B榜和A榜拿到一起结合着看,才能看出真正的门道——说一千道一万,宣发也好打榜也罢,最终为的不都是卖货嘛!
  今年上半年,是业界公认的小公司的爆发期。

  看看吧,徐正华一个人,四首作品,在过去的31周榜单中,已经合计拿下12周的冠单了,占比三分之一还多。

  这四首作品,全部都是小公司的歌手推出的。

  但在这些迅速崛起的小唱片公司之中,最显眼的一家,却既不是推出了《千千阙歌》的东方之星,也不是连续推出《短发》、《眉飞色舞》和《当爱在靠近》这三首爆款作品,也捧红了安小菁和杜雪岚的小岛唱片。

  而是成功推出了摇滚新星砍树乐队的老城墙唱片。

  一家长安的小唱片公司,签了几个来自东北的伐木工人,在《眉飞色舞》和《千千阙歌》联手的强势压制之下,他们的主打歌《坎坎伐檀》甚至直到现在,都还没有拿过一次冠单,但是专辑却早就已经卖疯了。

  连拿了三周的B榜冠军了!

  业内估算,销量应该是早就已经过了五白金,接下来就直接奔着八白金去了,只要不出大岔子,这张专辑已经预定了一张钻石专!

  一千万张!
  这是什么概念?
  一张专辑卖出1.6亿的销售额啊!
  再考虑到长尾效应,和后续的其他各种收入,就这一张专辑,就够老城墙那种小唱片公司接下来赔个十年八年都没事儿了!

  这才是业界公认的巨大成功!

  《千千阙歌》这张单曲碟,接下来卖过500万张压力不大,甚至从口碑上来看,卖过600万张、700万张,跟同样卖爆的《眉飞色舞》一起手拉手冲进单曲碟史上销量前十名的榜单,都很有希望。

  但即便是红到这个程度,即便是卖到800万张,一共才多少钱?
  不到5000万的销售额而已。

  “专辑大卖才是王道啊!”

  赵天平频频点头,眼睛急转的同时,脑子里也有各种念头滴溜溜的转,过了一会儿,他扭头看向管玉兰,“你的意思是……你先把这个定下来,咱们再考虑续约的事儿?”

  “当然呀!眼前的事儿还没弄好,光是着急续约的话……您算算,哪个重要?”

  “这倒是!”

  赵天平只是稍微的犹豫了片刻,就理清楚了,肯定还是先从徐正华那里再掏两首作品出来,先把靳晓青新专辑的架子给支起来,才最要紧。

  人再红,再有长尾效应,失去持续的好作品的支撑,人气和买气都是终究会耗光的,一锤子买卖不能干。

  从这个角度来看,拉住手握十二周冠单在手的徐正华的重要性,似乎又一时间压过靳晓青续约的事情了。

  先拿住他两首歌,版权签下来,再转手用这两首歌逼着靳晓青续约,似乎才是最合适的思路——一本万利。

  “有把握吗?”赵天平问。

  管玉兰回答他,“我只能说尽量!一首的话,我说说,晓青再缠磨缠磨他,问题不大,晓青很会磨人的,这个您知道。但两首……反正我俩努力呗!”

  “好!好!好!”

  赵天平连说三个好字,下意识地又抬手抿了抿额头的一绺儿长头发,把它们归拢入位,“那这样说的话……明天给《千千阙歌》结算一下?”

  “该结算一下了!”

  “也是!哈哈哈,那就结算一下吧!”

  “好嘞!那我就代表正华和晓青,谢谢您啦!那……咱明儿上午见?”

  “好,明天上午见!”

  …………

  客厅里的动静有点大,徐正华不由得放下了报纸。

  外头那疯丫头明显听嗨了,正跟着音乐声唱。

  大概年轻人总是会忍不住这样吧:听到喜欢的音乐,老是想把音乐声调大,调大,再调大,想让全世界都听见。

  《坎坎伐檀》,最近超火的一首歌。

  今天新出的东方之声音乐榜上,这首歌继续拿下了A榜第二名。

  还好《千千阙歌》够牛逼,居然愣是把这首歌给压住了。

  而事实上,看看这一期的榜单,《当爱在靠近》已经掉到了第八名,《眉飞色舞》更是直接掉出了前十,就可以知道,竞争是有多么的激烈。

  能在这样竞争激烈的时期,位列一二名,可是含金量十足的——下午时候安小菁来电话,还在为《当爱在靠近》居然成功留在了前十而欣喜。

  徐正华起身打开门,走出去。

  袁维忽然扭头看过来,赶紧弯腰拿起遥控器,把CD机暂停了,巨大的音乐声戛然而止,然后她看过来,“声儿太大了?吵到你了?”

  她嗨得脸通红。

  “我没事儿啊,但你这样会被邻居投诉的!”

  “楼下不是小菁租的吗?没人住呀!”

  徐正华失笑,好吧,还真是。

  她打工的那个地方,今天该她轮休,正好前几天徐正华出去买了一套CD机加音响回来,她从下午就开始折腾着玩儿,结果越玩越嗨。

  但老听这一首歌也扛不住啊!
  “这歌……就那么好听?”

  “好听啊!你不觉得好听吗?”

  她依然在亢奋中,“嗳正华,你说,我将来能唱摇滚吗?”

  徐正华讶然看向她——女孩唱摇滚,当然不是不行,无论中外,都有红的,可问题是,摇滚听着是过瘾,但也没那么好唱。

  而且无论中外,女性唱摇滚,很多都是昙花一现。

  当然,严格来说,就昙花一现挣的那个钱,也足够袁维实现她的梦想了——拎一皮箱的钱,往她爸头上一撒,“咱两清了,等你死了说一声,我来埋你!”

  他走到沙发旁坐下,顺势端起水杯喝了一口,“摇滚……倒也不是不行,但比较毁嗓子。你现在想这个也太早了,好好上你的课吧!”

  袁维跑过来,蹲在徐正华身边,笑嘻嘻的,一看就不正经,“我知道,我一直都认真上课认真练呢,但我真的挺喜欢摇滚的,小菁唱的那个,软绵绵的,我肯定唱不来,《千千阙歌》那种太抒情的,我又觉得会暴露我唱功不咋滴这一点,但摇滚,我觉得就正好,你说呢……”

  她的眼睛直勾勾地看过来,还装模作样的给捶捶腿。

  一脸期待。

  徐正华却猛然一惊。

  “你……猜着什么了?”

  她嘿嘿笑,“没什么,就是看你这几天挺忙乎的,你师姐还特意跑帝都来上班了,管姐也应该不是刚回来吧?上周三我看娱乐新闻上,她就没在靳晓青身边了,而且你那天还兴奋成那样……”然后忽然撒娇,“正华……你肯定也能写的来摇滚,给我写首摇滚呗?你说过的,回头有我的好处……”

  还好还好,看来她并没有猜到具体是什么事情。

  就说嘛,不至于聪明到那个程度。

  但也已经很厉害了。

  果然这个世界上最不能小瞧的,就是你身边的女人。

  徐正华似笑非笑,无奈地叹口气,“行啦行啦!再有两天就可以告诉你是什么事儿了,预备好面试吧,给你找好唱片公司了!”

  她愣了一下,脸上旋即露出惊喜神色,“真的假的?小岛唱片还是那个东方之星?能包过吗?”

  徐正华笑了一下,抬手摸摸她的脸,“都不是,一家新公司,不包过,得看你的服务质量咋样!”

  袁维眼眸一转,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越发兴奋,“怪不得你这几天那么兴奋,跳槽了?人家同意你带着我一起签进去是吗?”

  顿了顿,看看徐正华的下身,她假假的舔了下嘴唇,做挑逗状,还飞媚眼儿,“大爷你想要什么服务?今天可以点套餐哦!”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