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官场职场 > 龙族:重启人生 > 第320章 黑暗中的敌人

第320章 黑暗中的敌人

2022-11-21 作者: 念头不通达
  第320章 黑暗中的敌人
  恺撒独自一人行走在卡塞尔校园内。

  夏夜的风带着一丝燥热,小道的两旁摇曳着婆娑树影,林叶的簌簌声交织着夏日独有的蝉鸣,恺撒罕见地产生一丝形单影只的感觉。

  不过说来他现在也的的确确是形单影只,学生会的小弟们还没返校,女朋友目前也是失踪状态,刚结下友谊的几个家伙也都各自执行任务去了,独留他一个人守在学校。

  恺撒长吐一口气,坐在了路边的长凳上,望着夜色下没有亮灯的昏暗住宿区。

  他已经大四了,从日本回来后不久就要着手毕业,毕业后应该会在家族的安排下前往意大利执行部分部担任专员,未来道路轨迹几乎一眼就能看到底,详情完全可以照抄日本的美作酱。

  这方面他和美作其实很像,都是一方大势力的继承人,来学校是为了镀金和结交人脉……

  想来回了意大利后,他就会在分部呈交本部的一致好评下接连跃升,迅速成为意大利分部部长,而部长之位也依旧只是起点。

  这趟回去他见了叔叔,也见了家族的那些老妖怪。

  叔叔说他马上就要毕业了,毕业了就可以回意大利帮他,然后学习如何成为合格的加图索家族的领袖,千万不要像他父亲一样只知道满世界泡妞,这方面叔叔很欣慰恺撒像他而不像亲爹……

  至于那些说句话都要咳嗽一阵,咳嗽的模样简直要把肺咳出来的老家伙,则满脸欣喜地看着他,说家族未来的领袖已经长这么大了,不久前归来的“朱利安之星”就是预示恺撒将登上王座的证明啊。

  可恺撒却突然觉得这一切都索然无味。

  他从不排斥登上高位,他也一直都认为自己是最优秀也终将成为最优秀的那个人,因为他是妈妈的儿子,妈妈说他的恺撒是世上最棒的。

  在去年的校董会议上,他之所以拒绝了叔叔的提议,拒绝在加图索家族的支持下直接得到“尼伯龙根计划”的名额,是因为当时的他还没有彻底打败宿敌楚子航,这是一种作弊手段,他不屑为之,同时也是他心中一直存在的心病。

  他在习惯了来自家族支持的同时,又在抵触家族,拒绝与家族达成“共识”。

  那时候的叔叔愤怒于他怎么会有这么刻薄的一面,他仍没长大还不明白家族对他的爱。

  而他的心里也在冷笑,感到了难言的快意,仿佛他成功报复了家族。

  很可笑,认真说起来就是叛逆期,恺撒事后想想也觉得自己当时的心理有些幼稚。

  但他不后悔。

  因为妈妈真的死了。

  因为所有人都在妈妈的葬礼上举杯庆祝,庆祝“古尔薇格”这个姓氏的消失。

  因为他亲眼见证了一切,耳边回荡着他们尖厉扭曲的贺词。

  恺撒慢慢低垂下头,目光落在路灯洒落地面的光影上。

  他在沉思,在审视自己曾经对待家族的言行态度,和自己这些年真正的想法。

  这些年他从未尝试脱离家族,因为他清楚这是家族的逆鳞,他可以在很多地方叛逆,可以在校董会议上公开挑战叔叔的威严,让家族花费力气得到的名额付诸东流,但“加图索”这个姓氏始终是家族的底线。

  这是他早年做的尝试,在那张支票上填写的“恺撒·古尔薇格”。

  家族可以容忍他做很多事,却绝不允许他放弃“加图索”的姓氏。

  他清楚这一点,所以这些年在没有做好准备前,他从未做无谓的尝试。

  与其做不可能成功的尝试,不如多利用家族的资源让自己变得强大。

  这趟回家,家族又在向他灌输新时代即将到来,这座世界需要新的皇帝……

  从路明非那里看到未来光景,知晓加图索家族未来的恺撒,却对此再无一点兴趣。

  他不介意登上高位,但这不能是建立在毁灭人类现有文明的基础上。

  他也向来以居家好男人的人设要求自己,如果登上王座的代价是失去喜欢的女孩,他只想说去你大爷的。

  说起来家族中他真正在乎并记恨的,其实不过寥寥几人,其他人甚至连让他记仇的资格都没。

  而这几个人却都死了。

  一直自称是爱他的叔叔死了,一年难得见一次面的亲爹庞贝也死了,就连打小就习惯了叫他少爷的帕西也死了。

  可加图索家族却成为了世界的主人,继承了黑色的王座。

  是谁踩着族人的尸骨,登上了王座?
  那些老不死?
  家族内够资格的,似乎就只剩下他们了。

  这点恺撒之前就想到了,去见他们的时候他还暗自仔细观察了一番,却无法判定究竟是谁,又或者是他们所有人?

  恺撒原先的打算是尝试真正脱离家族。

  他已经找到了愿意和他一起走入暴风雨,对抗家族的友人,再无半分畏惧,可在得知未来发生的一切后,他又改变了这一念头。

  他思考了很久,最终还是选择回归家族,决定按照原来的轨迹继承加图索家族的族长之位。

  他没有多余的时间去和家族玩对抗游戏,也没时间继续任性、报复下去。

  他需要时间,需要将加图索家族的力量暂时借为己用,更需要找出藏在加图索家族内部的“幕后黑手”。

  这是他如今的主要目标,为此他甚至愿意放下对家族固有的敌视,主动融入家族。

  至于原因。

  或许是因为世界的存在与毁灭远大于他个人的仇恨。

  又或许……

  是他看到了未来叔叔的死亡。

  他必须承认,得知这一消息时的他心情很复杂,脑海中空荡荡的,心中也空落落的,好像失去了坚持很久的支柱,一瞬间失去了前进的方向与意义。

  所有的仇恨,都在那个人死后而烟消云散。

  在先前的阁楼里,恺撒就隐隐猜到了副校长要交给他的任务。

  无非是以加图索家族的继承人身份加入校董会。

  以他经受的教育,自然能看出目前的局势很严峻,在昂热校长生死不明,世界各地却频繁爆发龙族事件的当下,秘党不可群龙无首,他们需要一位临时领袖。

  校董会提前一个月召开也必然是因为这件事。

  而要想成为秘党的领袖,就必须得到绝大多数元老的认可。

  返家时,那些元老们曾特意为他指明未来的敌人,譬如被贝奥武夫家族选为代表人的楚子航,已经昂热支持的路明非……

  元老们说家族会站在他身后,坚定不移地做他的后盾,支持他与这些人争夺秘党的领导权。

  那时候恺撒就在心中腹诽,也许情况应该反过来,他将在这些人的支持下,与家族做对抗。

  而现在……

  副校长打的算盘恐怕就是让大伙支持他上位。

  有贝奥武夫家族、蛇岐八家以及副校长等人的支持,再加上加图索家族,他成功的概率很高。

  和路明非等人分开后,沿着脚下小道行走的恺撒所思考的,就是这件事。

  他很快就想到了其中的关键,并开始思考他成为秘党领袖后,该如何谋划对他们有利的处境,又如何与家族虚与委蛇,进一步取得在家族内部的权限,获取更多的情报……

  这些都是麻烦事,只是想想,恺撒都觉得头疼。

  可这些事又必须得有人去做,而他恰恰是最合适的人选。

  无论是个人能力还是背后的家族,没有人比他更适合这个位置,即使是如他一样却已经坐稳大家长之位的源稚生也不例外。

  蛇岐八家在秘党内没什么根基,不像加图索家族已经隐隐成为秘党诸多家族的NO.1,更因为不久前的背叛而被各家族忌惮着,没资格角逐领袖之位。

  其实恺撒目前也发现了,真要论战力,在混血种中他确实算得上能打,但和某些怪物比较起来还是差太远了。

  别说是路明非,源稚生兄弟妹三人他一个都打不过,连楚子航他现在都未必是对手……

  之前路明非也和他谈过,除非他们能一瞬间锁定所有敌人,不然就算他们能赢到最后,这座世界恐怕也会在他们的争斗中被葬送,死伤无数,所以他们必须挖出藏在幕后的黑手,摆脱敌暗我明的处境,而他就是他们的希望。

  恺撒当时对此不置可否,可事后又不得不承认,分工合作永不过时。

  既然正面战场很可能轮不到他了,那么后勤和政治工作一样重要……

  恺撒如此安慰自己。

  深呼吸一口气,恺撒站起身,不想继续坐在这喂蚊子,准备回宿舍。

  明天他要继续拜访下副校长,路明非埃及之行的收获也将决定了他们之后的具体计划,他要与副校长统筹好一切。

  沿着向上的坡道走去,恺撒忽然看见前方有人影出现,高挑纤细,腰细腿长,长发末端打着卷,看上去很是眼熟……

  “伊莎贝尔?”

  恺撒很快认出了这位学生会舞蹈团新任团长,毕竟舞蹈团本来就是他大力支持的的……

  “会长?”伊莎贝尔有些惊喜,小步急走,来到了恺撒面前。

  “你这么早返校了?”恺撒有些惊讶问道。

  “嗯,刚接手舞蹈团,有些业务还没熟练。”伊莎贝尔挽了挽发丝,而后笑眯眯问道,“会长,您应该要毕业了吧?请问,下一任主席选好了吗?”

  恺撒愣了下,他险些忘记这茬了,不过好在这个主席人选已经不需要他去多虑了。

  “当然,已经选好了,下任主席会是学校内最优秀的人,这完全符合我们学生会一贯而终的传统。”恺撒耸肩道。

  “是路明非学长吗?”伊莎贝尔眼睛一亮,脱口而出道。

  恺撒扬眉,心道看来这一世的明非很成功地营造了优秀S级的形象。

  “对,是他。”恺撒微笑道。

  “太棒了!”伊莎贝尔按捺住激动的情绪,笑盈盈道,“主席你不知道,我刚刚遇到了奇兰,奇兰说如果下一任学生会主席不是路师兄的话,他都准备把路师兄拐回去,当联谊会的会长了。”

  “奇兰啊。”恺撒哑然失笑,这是抢人抢到他头上去了?
  而下一刻——

  “你说什么?!”

  在伊莎贝尔的眼中,恺撒的脸色猛然一变,目光凌厉中带着悚然。

  “你遇到了谁?”恺撒死死盯着伊莎贝尔,嗓音急促。

  伊莎贝尔愣了下,疑惑道:“是奇兰,就是新生联谊会的会长,主席您怎么了?”

  “你刚才遇到了奇兰?”恺撒再度确认道,“在校园内?”

  “嗯,他还帮我提行李了。”伊莎贝尔顿了下,迟疑道,“您和他有过节?”

  恺撒脑海中嗡的一震,师弟先前的话语还犹然在耳,奇兰不是疑似出事,并且现在在埃及吗?
  他回来了?

  恺撒忽然感到一阵毛骨悚然,猛地拔出了腰间的沙漠之鹰上。

  这一刻四周的黑暗中仿佛有什么怪物在冷冷窥视着他,惹得他浑身寒毛炸起,精神瞬间紧绷。

  他在瞬间尝试开启【镰鼬】,可笼罩整间学校的【戒律】却让风妖们沉睡着。

  恺撒深吸一口气,让自己保持冷静。

  “主席,您……您这是怎么了?”伊莎贝尔被他的这番举动也弄得有些害怕了。

  恺撒竖起一根手指拦在唇前,缓缓闭上眼睛,将五感全部注入听觉,即使没有【镰鼬】,他的听觉也远超常人。

  这时忽然有脚步声从右方走来。

  恺撒目光警惕地看向右侧方,直到面无表情的绘梨衣出现在他的视野。

  在看到绘梨衣出现的那一刹那,恺撒忍不住松了口气。

  “这位好像从没见过。”伊莎贝尔惊悸道。

  “这是你们下一任主席的女朋友。”恺撒低声道。

  “哎?!”

  没有理会伊莎贝尔的震惊和失落,恺撒神色沉静道:“绘梨衣,你是感受到了什么,才会来找我的对吗?”

  绘梨衣神色认真地点了点头,目光游离在四周。

  风吹过这条小道,林叶簌簌而响,却再不闻蝉鸣,寂静的可怕。

  明明是夏夜,却有一种彻骨的寒意弥漫在起风的树丛间。

  这一刻即使是伊莎贝尔也察觉到了明显的异常。

  恺撒低声道,“绘梨衣,你能确认对方身份吗,另外你还能动用言灵吗?”

  在他的情报中,绘梨衣是皇血中的鬼,血统在三兄妹中是最强的,甚至高过了上杉越。

  “找不到他,但可以动用言灵。”绘梨衣嗓音软糯中又带着一丝冷意,她慢慢抬手过头顶,无形的领域瞬间取代了附近原本笼罩学校的【戒律】领域。

  这一瞬间,恺撒感觉被压制的灵挣脱了束缚,他毫不犹豫最大功率开启【镰鼬】,将风妖们全数放出。

  但随风而去的风妖却没能带回来任何消息,不……是根本无一归者!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