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修真武侠 > 无间诡仙 > 第292章 王于兴师

第292章 王于兴师

2022-11-22 作者: 布吃香菜
  第292章 王于兴师
  连杀了数百万人狼都面色不改的银发女官,见到乱瞳孽龙受伤,却抿紧了嘴唇,无比心疼起来,看向敌人的眼神也无比凶狠,像是护崽的母虎。

  他还只是个孩子!
  文王编钟霎时间摆开了阵势,这次十三座青铜钟足足动用了七钟!
  在不损伤文王编钟的前提下,银发女官所能驱动的最大数量也不过是九钟,再多就要消耗文王编钟的底蕴,不说天朝的蠹虫们不会同意,就连文王编钟都不会答应。

  她其实还算不上文王编钟的主人,若是战败,文王编钟就会遁入虚空,回到庙堂中,狼主也是知道这一点,这才只打天孽十二旒冕的注意。

  七钟奏鸣,正大光明的王道之音以【秦王破阵乐】的古老曲调排兵布阵!
  杀气瞬间直冲云霄,将遮天蔽日的阴云一扫而空!

  “四海皇风被,千年德水清,戎衣更不着,今日告功成……”

  隐隐约约的歌声仿佛从另一个世界传来,缥缈如烟尘,然后落到北风中却徒然高亢激昂起来,“主圣开昌历,臣忠奉大猷,君看偃兵后……”

  “便是太平秋!”

  霎时间铁骑突出刀枪鸣,文瓦王编钟的音符化做一位位披坚执锐、高大威猛的天唐府兵,汇聚成冰冷浩荡的战争洪流,宛如天降神兵般,将魔神们的包围给生生撕破开一个口子!
  顶在正前方的狈魔神根本挡不住这股堂皇伟力,被当场撞成重伤!

  “昂!”

  乱瞳孽龙抓住机会,探出狞恶龙首,朝着那位被秦王破阵乐撞倒的狈魔神撕咬而去!

  可一只漆黑狼爪却也携着腥风扑来,速度快到让人以为它是凭空出现的一般,狼爪的掌心还握着一轮随时可能爆开的血月!
  血月是由杀破狼星力和阴冷月华凝聚而成,散发出的威势让乱瞳孽龙都不敢凭借天孽冠硬接,只能不甘心的放弃了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若是将这个鲜嫩可口的狈魔神给吞下,又能增加几分胜算。

  “嗷!”

  狼主在逼退乱瞳孽龙之后,冷眼望着重伤的狈魔神,权衡了片刻后,发出了一声号令天下的狼嚎。

  在狼嚎声中,狈魔神不甘撤离了战场。

  祂虽然实力高达真仙后期,是狼主的心腹,却也不敢在乱瞳孽龙面前托大,若是不慎被吞了,只会使得孽龙越战越勇。

  “哗啦!”

  狼主看着秦王破阵乐召唤来的骑兵洪流,张开了血盆大口,其中再度浮现杀破狼位格显化出的那盏杯中映月酒。

  上下四颗狼齿把酒杯扣倒,清亮的美酒便铺天盖地的喷涌而出,里面好似藏着一片酒海般倾倒不尽。

  杀气冲天的秦王破阵乐和天唐府兵洪流都淹没在这场泼洒出的酒水帘幕之中,转眼间就消弭的无影无踪。

  狼主乘胜追击,对乱瞳孽龙挥来的锋利龙爪毫不在意,仍悍不畏死的扑咬上去,狼牙轻易就将坚硬的龙鳞撕破,咬下大块血淋淋还带着龙毛的血肉!
  “吼!”

  飞翔的乱瞳孽龙当场被巨狼扑到在地,将大地砸的四分五裂!

  可孽龙在吃痛怒吼的同时,却也在疯狂挥动刀锋般的长爪,用力将狼主好似黑夜般的皮毛撕裂,裸露出鲜红色的血肉和白骨!

  “咕嘟!咕嘟!”

  狼主死活不松口,哪怕炽热剧毒的孽龙血将狼嘴烫的满是脓疱,漆黑龙毛更是凝成一股绳子,宛如毒蛇般探出,想要将那双黑夜般的狼眼给刺瞎!

  一柄由杀破狼位格显化而出的古剑从狼主的瞳孔中飞出,一剑挥出,将绳子斩断,切口平整,收紧的龙毛登时松散开来,宛如柳絮般飘落。

  古剑还想继续砍向乱瞳孽龙的脖颈。

  可孽龙却猛然发难,龙吻微张,直接将古剑衔在口中!
  紧接着上下龙齿用力碾压,头顶的天孽十二旒冕为他带来了毁天灭地的伟力,古剑很快就发出不堪重负的呻吟,宛如一柄被压到巨石下的宝剑,瞬间就弯曲到了极限!

  “咔嚓!”

  古剑被孽龙咬断成数截,在一声哀鸣过后,便化做一股黯淡的幽光回归到巨狼体内,虽然不至于影响到位格本身,但【古剑】短时间内也很难再发挥作用了。

  狼主看上去丝毫不受影响,事实上也的确如此,杀破狼位格的承受者是默绰,而非祂自己。

  不然古剑的威力将增加数十倍,也不会被乱瞳孽龙给咬断。

  狼主继续埋头在孽龙的背上撕咬下大片血肉,乱瞳孽龙不断发出怒吼,头颅疯狂扭动着,可却根本无法啃咬到灵敏的狼主!
  祂背上的狼尾像是有着独立的思维,而且坚硬至极,每当乱瞳孽龙想要咬上去的时候,狰狞龙头都会被巨尾给扇飞!

  “陛下,用后面的龙爪!”

  银发女官和孽龙心意相通,当机立断的提醒道,眼神坚毅果决,虽然心疼正被狼主惨虐的乱瞳孽龙,她却没有腾出手来帮助孽龙。

  她明白只有将这九位魔神彻底解决,集合文王钟和天孽十二旒冕这两大先天灵宝之力,方有可能战胜狼主和默绰!
  银发女官站在孽龙的头顶,双腿像是生根了般,哪怕狼主和孽龙都贴身缠斗到一起,上下翻滚,银发女官却仍然不受分毫影响。

  此时文王编钟已全力动用了九尊小钟,将一众魔神带来的压力悉数挡下,全力攻杀着诸多魔神。

  “咔咔!”

  乱瞳孽龙闻言,浑身鳞片从前往后地依次嵌合,发出金属碰撞的脆响,没有丝毫犹豫就蜷起了身躯!
  本来祂想直接用修长的龙躯缠住狼主,像是蛟蟒那样绞杀猎物。

  可祂和狼主的厮杀经验天差地别,再加上体型相近,想要绞杀敌人可谓是难上加难,轻易就被狼主给躲过。

  乱瞳孽龙只能按照银发女官说的那样,伸出两只锋利的后爪在狼主的身上凶狠地切割起来,就像是猎人在炮制狼皮子。

  这对龙爪的锋利程度丝毫不逊色于剑龙的角,很快就在狼主身上划出一个个深可见骨的伤口。

  ——

  “菊花、古剑和酒?”

  余禄看到巨狼身上涌现的三大神物,轻声呓语道,凭借惊人的目力,他看清了这些神物的具体样貌。

  这朵菊花有着明黄色的菊瓣,宛如金灿灿的甲胄,但让人扼腕叹息的是,这居然是朵凋零过半的残菊。

  不过虽然常人大都会因此感到美中不足,但正是相间凋零的花瓣,失了饱满和绚烂,才让这朵残菊有了诗歌的品性和高洁的气质。

  余禄见过李绣娥栽培这种明媚的菊花,有个响亮霸气的名字——黄金甲。

  古剑则是一柄浑身缠绕着不详气息的八面汉剑,上面没有各大兵灾凶兽的纹饰,也没有名贵细腻的剑鞘,只有一滴极为神异的血珠始终不落。

  酒盛在琉璃盏中,微微摇晃着,可杯中的月亮却始终纹丝不动。

  当那些天唐府兵淹没在这杯酒水中的时候,隐隐响起异族膜拜月亮的恭顺祷告

  “师傅……”

  余禄目光炯炯的望向了摩登伽女,想要让其解释一番。

  他本以为所有位格都是显化为袍服亦或是冕冠,没成想还有如此出格的存在。

  “这三样神物分别叫【七杀菊】、【贪狼剑】和【破军酒】。”

  摩登伽女懒洋洋的回答道。

  “何解?”

  “每样神物都有不止一种妙用,不是三言两语能够解释的,比如这朵七杀菊能够召唤菊花台、黄金甲,贪狼剑能够从敌人的血液中窃取力量。”

  “哦,对了,听说贪狼剑上自带的那滴血是来自某位人皇的,极为了得。”

  “至于破军酒,此物战场为尊,拥有此命格的人带兵打仗,战无不胜,都是不世出的绝代猛将。”

  天竺少女兴致勃勃的说道,尤其是说到人皇之血的时候,琥珀眼眸更是精光大放。

  “师傅,七杀命格为何显化为菊花,你不感觉有点古怪吗?破军是壮行酒,贪狼是染血古剑,都情有可原,可七杀和菊花,难道有什么联系吗?”

  余禄道出自己的疑惑,同时目不转睛的望着狼主和乱瞳孽龙的大战。

  看到这朵七杀菊,他的脑海中不由自主的浮现了那一首诗:

  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

  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

  “哦,这件事啊?”

  “其实象征七杀星的神物本来不是菊花,而是一柄【七杀弓】,传说用此弓射出的箭若是被抵挡住了,就还会接连射出威力相同的六箭,直到敌人死去,这六箭自行射出,不需要弓手瞄准拉弓,也没有多余的损耗。”

  好家伙,和黑金乌的绝世神通配合简直无敌了,幸好改成七杀菊了。

  余禄暗暗心惊,接着好奇的问道,“后来呢?怎么就变成残菊了?”

  “后来啊,后来出了个落榜考子。”摩登伽女淡淡说道。

  “这家伙也是个七杀命格,而且强到离谱。到了什么地步呢?他居然把自己的痕迹烙印在七杀星中,此后每一任七杀坐命就都成了他的传人。”

  “黄巢……”

  余禄忍不住咂舌道,还真和这个凶人有关。

  “对,就是他,是个不输红莲的绝世狠人,不过黄巢算是真正从寒门中崛起的,谁能想,他最后却能将偌大的天唐道国给送葬了。”

  摩登伽女有些唏嘘,对这位天竺女子来说,最令她印象深刻的人族天朝其实就是天唐。

  余禄还想再问几句,看看天唐覆灭时的情形和他前世有什么不同。

  可这时却惊讶的发现,那位受了重伤、刚从战场上撤下的狈魔神,居然好巧不巧的就来到了他的附近。

  “师傅,是你把他弄来的?你想干什么?”

  余禄狐疑的问道。

  他毫不怀疑摩登伽女有这种能力,因果律简直是这个世界上最无解的能力。

  “还有之前刚碰上了压天西,恰好他就是无头金身下一个目标……这也是你用因果线操纵的吧?师傅。”

  “怎么可能!纯属巧合!”

  摩登伽女当即就在余禄脑海中大声喊道,像是承受了什么天大的冤情。

  “真的吗?”余碌原本只是随口一问,可见摩登伽女的反应竟然如此强烈,他反而真的有点怀疑了。

  “或许是锦鲤龙女的缘由,才让你时来运转,心想事成的呢!”摩登伽女开始顾左右而言他。

  看得出来,她既不想瞒着余禄,可却也不想现在就告诉余禄。

  因果律中相当重要的一点禁令就是不得让第二个知晓。

  “我才不信!”余碌咬牙切齿的说道。

  “若是她真的那么有用,乱瞳孽龙怎么会刚好落在我们那里,还把我压成肉饼!”

  “祸兮福所依,福兮祸所伏。一时的事情还很难分清好坏,还是等到以后尘埃落定,再回过头来看、来评判比较好。”

  天竺少女故意用比较奇怪的天竺口音说道,余碌总感觉她意有所指。

  ——

  天空上的战斗越发血腥,刚开始乱瞳孽龙还能勉强应对,和狼主打得有来有回。

  可到了后面,基本上就是狼主在主动进攻,单方面地血虐乱瞳孽龙。

  “滴答,滴答……”

  乱瞳孽龙哪怕身上早已遍布大大小小的伤势,龙血铺天盖地的洒落成雨,浑身挂着血淋淋的肉条,千疮百孔的伤口还在散发出浓烈的不详气息,正是狼主爪牙上的狼毒诅咒在作祟。

  但祂仍在怒吼着,悍勇的与狼主厮杀,随着剧烈的动作,不断有碎肉从祂身上坠落!
  “时候差不多了……”

  狼主狞厉凶残的目光从孽龙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势闪过,黑夜般深邃的狼眼中闪过一丝满意之色,决定发动最后一击。

  “轰!”

  银发女官这时施展文王编钟又成功将一尊魔神给重伤,这已经是她重伤的第五尊魔神,可狼主极为狡猾,每当这时,重伤的魔神就会及时退走,不给孽龙进食的机会。

  不过场上此时只剩下四位魔神,围猎的阵势不复以往,银发女官也开始腾出手帮助乱瞳孽龙对付狼主。

  看着遍体鳞伤的皇帝,银发女官眼神中闪过浓浓的心疼之色,却没有因此迟疑,而是直接奏响秦王破阵乐,王道之音当即化做浩浩荡荡的洪流,朝着狼主袭杀而去!

  “哐当!”

  狼主果断从乱瞳孽龙血肉模糊的背上跳下,躲过了秦王破阵乐的轰杀,可奄奄一息的乱瞳孽龙却抓住机会,直接一口咬住了狼主的后腿!
  不过狼主却用力一拧,竟是直接将这条后腿舍弃了!

  还留在战场上的四位魔神围上来,哪怕乱瞳孽龙已经深受重伤,祂们也没有放松警惕。

  困兽之斗最是可怕!
  嗡!
  狼主不言不语,头顶浮现出那朵七杀残菊,芳香从淡黄色的花蕊中倾泻而出!

  不是幽香,也不是清香,而是冲天香阵!

  沁人心脾的菊香顿时横贯广宇、无所不至!

  可当其弥漫四野的时候,这些纯粹由七杀星力所凝聚成的芳香就揭开了温柔的面纱,露出了阴狠的獠牙!
  菊香氤氲着,丝毫不受狂风的影响,像是一片淡黄色的雾霭,就那么悄无声息的形成了一座虚无缥缈的菊花台,将整个战场包裹。

  “轰!”

  当菊花台形成的时候,乱瞳孽龙偌大的身躯猛然僵直,乱瞳凝滞,浑身原有的伤口突然扩大数倍,像是有无数杆天罚神枪从天而降,将这头孽龙的内脏和骨骼悉数贯穿!

  甚至有光线透过祂残破的龙躯钻出!

  本就所剩不多的血液喷涌而出,而且无法遏制!

  乱瞳孽龙瞬间失去了飞行能力,直勾勾朝着下方坠落而去!

  “陛下!”

  银发女官站在孽龙皇帝的头顶,见到这一幕愣在原地,当场失了分寸,撕心裂肺的尖声喊道!

  可哪怕再怎么操纵缚龙镇魔钉,她也没办法让脊骨断裂的乱瞳孽龙再次飞起!
  “陛下,真遗憾啊,本来还想着陪你走到最后呢。”

  银发女官迅速强迫自己镇定下来,她轻轻抚摸孽龙脸上的肉包,展现出了前所未有的温柔一面,像是在笑,又像是在哭,明明是活人,脸却扭曲地像是恶鬼。

  “放心吧,陛下,你不会死的,你可是御驾亲征的唯一主力啊……”

  赶在狼主再次袭来之前,银发女官缓缓站起身,挺拔如青松,从文王编钟的奏乐声中调取海量王道之力,不再肃然,只是沙哑着嗓子高声喊道:

  “岂曰无衣……”

  “与子——同袍!”

  这门王道仙术施展而出的瞬间,乱瞳孽龙身上的致命伤势都不翼而飞!

  原本死寂幽暗的乱瞳也瞬间焕发生机!

  而银发女官脸色却惨白如死人,浑身彪出数道血泉,迅速将宫装染红,头颅摇摇晃晃,仔细看去,原来脖颈间只剩下一张皮,随时可能彻底尸首分离!
  霎时间,她宛如凭空受到了千刀万剐!

  ‘这个疯女人竟然直接将乱瞳孽龙的致命伤势给转移到了自己身上……’

  狼主瞳孔微缩,已然再度袭杀到眼前!
  “昂!”

  乱瞳孽龙怒吼一声,龙精虎猛的顶了上去!
  在承受了孽龙的伤势以后,银发女官的气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微弱下来,宛如一支随时可能熄灭的风中残烛。

  她的生命已然垂危,像是一具随时可能散架成满地零件的木偶,可依旧无比坚定的敲响九座青铜钟,一瞬不移的看着乱瞳孽龙,露出无比骄傲、自豪的笑容,再度吟唱道,“王于兴师,修我戈矛!”

  数道金光从文王编钟中飞出,落到乱瞳孽龙的龙角和爪牙上,加持了这记全力施展而出的王道仙术,乱瞳孽龙顿时大发神威,在魔神中飞速穿梭,锋利龙爪和粗壮龙尾就像是拍苍蝇般将那几位实力衰弱严重的魔神挨个拍飞!
  “陛下,你要孤军奋战了,但我坚信,一定会看到你君临天下的那一天。”

  银发女官已经无法站立,她跪着抱紧乱瞳孽龙的角,含糊、嘶哑的呢喃道,脖颈间的气管早已断裂。

  随后她用尽最后一丝力气,伸腿一瞪,沿着龙额下落,在血光中,脖颈间最后的一层薄皮被扯断,她有些茫然地看着龙眼中倒影,这个冷血无情的女人陌生到她自己都不认识了。

  在落到乱瞳孽龙嘴中的时候,银发女官向着她的儿子发出最后一个命令:
  “陛下,吞下我吧。”

  “那样,世界就再也没有牢笼能够束缚你了……再也没有人是你的对手了……”

  龙舌如其所愿地,将银发女官含住,舔舐她身上止不住的血液。

  这是猛兽在享用猎物之前都会有的动作。

  银发女官含笑想道。

  下一刻,尖锐的龙牙就会轻轻张开,然后合拢,将自己咀嚼成肉酱。

  然后,她亲爱的陛下就能获得没有一丝束缚的伟力,杀死狼主,杀死这些祸乱人族的魔神,走出深宫,迎接万民畏惧而依赖的膜拜。

  血腥味在乱瞳孽龙口中蔓延,这是祂的至亲,此刻正散发出难以抵制的异香,银发女官的血液疯狂刺激着祂的味蕾,这不是灵智低下的倒霉皇帝所能抵挡的。

  毕竟就连养了十几年的猫狗都会在主人死后啃噬尸体,更何况眼下还有主人亲自下达的强制命令。

  “陛下,你要孤军奋战了,但我坚信,一定会看到你君临天下的那一天。”

  在弥留之际,银发女官没有畏惧,只感觉无比心疼,因为接下来,她的孩子就会成为世人眼中的怪物,哪怕天朝需要祂的力量镇压局势,也不会把祂当真正的皇帝来看。

  多孤单啊。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