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修真武侠 > 无间诡仙 > 第109章 来练天魔转经轮吧(二合一)

第109章 来练天魔转经轮吧(二合一)

2022-05-19 作者: 布吃香菜
  第109章 来练天魔转经轮吧(二合一)

  修为迈入神变境之后,余禄的眼界不可同日而语,当即看到许多曾经无法到的细节,让他不由得感到心惊。

  像是那颗明王眼珠缠绕的红莲业火,以往他看不出丝毫端倪,直到此刻,他才清晰感知到其中蕴含的威势是何等恐怖,若是席卷而出,真的会毁灭一方世界。

  自己的神话真身若是挨上一丝红莲业火,怕是连半息都撑不住就化作灰烬。

  余禄自我衡量着其中的差距,顿时感受到他距离成为真正顶尖的强者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雍州还是太小了,更何况洞天福地中的上三境强者还尚未出世,现在雍州明面上的实力不过是靠小猫三两只撑着局面。

  等到人皇盟约彻底落下帷幕,这些巨鳄纷纷下场,那才是真正的大动荡!
  余禄心中油然生出一股紧迫感。

  自己还要继续寻求变强的机会,不然等到屠刀落下时,自己再后悔则为时已晚。

  迈步走进大雄宝殿,余禄惊讶的发现,豢龙仙僧竟然改变了万年不变的坐姿,已然站起身来!

  “静坐太久,身子骨有点生锈,站起来舒展一下身子。”

  豢龙仙僧似乎看出了余禄眼中的惊讶,轻吟笑道,古井无波的眼瞳中难得露出些许少年朝气。

  “突破神变境了?”

  “师傅慧眼如炬。”

  “既然如此,你且把阿难刀还回来吧,你又无法炼化,留着也发挥不了全部威能。”

  “再说,刀的主人已经开始催了。”

  豢龙仙僧没有接着提修行的事,而是索要起了生锈锉刀。

  “阿难刀?”

  余禄脸上恰到好处的流露出一丝迷茫,心中却是无穷念头疯狂转动。

  师傅果然和外界有联系,那些灵物宝药不是凭空而来的!
  只是不知道他交游的都是何许人也?
  “就是为师先前交予你的那柄锈刀,此宝唤作阿难刀,其锋芒算是稀松平常,只相当于普通法宝,但它却有一项仙器都无法比拟的玄妙。”

  “这是一柄专斩因果的佛宝。”

  豢龙仙僧解释道,佛门讲因果,不重气运,但凡和因果有关的物品,在佛门都是极为尊崇的宝物。

  佛宝?

  余禄闻言心中一动,自己手上的狻猊食烟香炉似乎也是一件佛宝。

  这佛宝和法宝有何不同?

  “传说中阿难尊者仪容俊秀庄严,令见者心生欢喜,不但佛陀喜欢他,更有大众缘,尤其深得女众的尊敬。”豢龙仙僧没有在意余禄的走神,而是自顾自的讲起故事。

  余禄低着头,想着师傅俊美无俦的面孔,总觉着他是在以自己为模板来描述阿难。

  该不会师傅就是阿难尊者吧?

  余禄顿时被这个念头吓了一跳,要知道阿难可是佛祖的十大弟子之一,被尊称为二祖,在佛门中地位极为尊崇。

  应当不太可能。

  “由于阿难的情缘太过缭乱,常常给他的修行带来极大的障碍,就连佛祖都常常单独对年轻的阿难说教,要他避开女难,远离爱欲。”

  “于是阿难痛定思过,打造出了这么一把阿难刀,专斩因果和情丝。”

  故事讲完,余禄却想起了此前师傅特意说过的:

  “刀的主人已经开始催了。”

  阿难刀现在的主人是谁?总不可能是阿难自己吧。

  而且师傅为什么要特意说出这么一句话,是纯粹的无意,还是在特意把自己和阿难的关系撇清?

  可是如果师傅是想撇清关系,那么他一开始就不需要告诉自己这柄刀的来历啊。

  余禄有些不舍,还是只能把阿难刀拿出,并趁机问道:

  “师傅,那白骨菩萨究竟是何方神圣,这番陷入险境是她救的我。”

  “而且等我练成天魔转经轮之后,也要降服她吗?”

  余禄看上去像是对白骨菩萨强横的实力感到颇为畏惧,小心翼翼的问道。

  这次地宫之行虽然惨败,但也得到了镜月神花这般灵物。

  而且
  事情还远远没完呢,姬无神。

  余禄想起藏香妖王留下的小型兵俑,根据那天地下俑城出现时的反应,他怀疑此物便是藏香妖王他们进入地宫的钥匙。

  这番自己反倒有可能因祸得福,从那捕蝉的螳螂变成黄雀。

  “白骨菩萨.”豢龙仙僧沉吟了片刻,缓缓说道。

  “她来头不小,与神秘强大的白骨道有很深的因果,但却是个天厌之人,你现在不宜深入接触。”

  “而且和艳尸那假借菩萨之名的邪魔不同,这白骨菩萨虽然佛法领悟有所差错,却也是曾证得菩萨果位的神圣,无需你去降服,况且即使练成了天魔转经轮这门绝世神通,你的境界也还差得远。”

  “无头金身也无需你去搭理,那颗明王眼睛更是足以毁天灭地的神物,万万不可轻易招惹,而素斋房中游荡的,则只是一个可怜的影子罢了。”

  豢龙仙僧接着说道,将诸位神怪的消息一连串抖搂了干净。

  “在这里,只有艳尸会是你的敌人。”

  “至于白骨菩萨表露出的些许善意,你接着便是。”

  豢龙仙僧接过生锈锉刀,目露些许惊讶,“你用阿难刀斩断了何物的因果?”

  师傅怎么发现的?余禄闻言心中一惊,抬头望去,只见师傅所指的地方,锈迹脱落了一小块。

  “回师傅,徒弟斩杀的是一头五境的蛇妖。”

  这件事没什么好隐瞒的,余禄便一五一十的说了。

  “斩断五境修士的因果,倒也是阿难刀在你手中能够发挥的极限了。”

  豢龙仙僧颔首,思索一番后说道。

  阿难刀虽然是佛门至宝,但也要看主人的实力,余禄在没有炼化阿难刀的情况,还能借此斩杀同境界修士,已经足以体现阿难刀的玄妙之处了。

  他不知道的是,余禄斩杀煌阴蛇母时还尚未成就五境。

  “唔,你可知道,那蛇妖怕是中意上你了,不然只是斩断寻常的肉身因果,锈迹可不会脱落。”

  豢龙仙僧突然用颇为玩味的目光打量着徒弟。

  “可是那蛇妖是想杀了我啊,然后将我残忍吞食。”余禄愕然抬头辩解道。

  “这是蛇妖残忍的天性所导致。”

  余禄默然,即便如此又如何?

  煌阴蛇母在他心中的定位永远不会改变,一位替自己管理不朽蛇巢的奴仆,是随时能够打杀的对象。

  或许等她体内的太阴灵蕴再催生出一些后,自己还会再去掠夺一番。

  虽然这样有些残忍,但作为生死之敌,能够留她一条命已经是自己的仁慈了。

  在得知白骨菩萨这些神怪的大概来历之后,余禄没有继续问莲花寺的神秘来历,更没有去作死问豢龙仙僧的来历。

  原本在禅房走廊上他还有去摊牌的勇气,可当直面师傅时,他却又害怕得知一个可怕的消息。

  罢了,反正镜月神花已经到手,还是等到修成了身外化身之后,把本体留在寺外,派化身来和师傅摊牌。

  余禄十分从心的想道。

  于是他转而将话题引向自身,这也是他最关心的问题:
  “师傅,我现在到底是什么?”

  “人,那些本命经中的血脉之法我已经删去,你体内并没有妖魔的血脉。”

  豢龙仙僧笃定的回答道。

  余禄沉默了一会儿,面露迷惘怅然,用干涩的声音说道:
  “可是.”

  “我现在有青狮的头颅,须弥鲲的骨,天象的皮肉,大鹏的金翼。”

  豢龙仙僧闻言也是无言以对。

  “当施展出神话真身时,我甚至感觉这才是我真正的样子,人形只是我的伪装。”

  突破神变境之后,余禄敏锐的发现一件让他颇为害怕的事。

  当他和李绣娥重聚时,那具婀娜的娇躯虽然仍能使他浮想联翩,但不得不承认,对他的吸引力远不如以前了。

  反倒是煌阴蛇母那强大而妖艳的身体时常涌现在他脑海中,太阴灵蕴的滋味更是让他流连忘返。

  余禄心中隐隐有了答案,或许是因为自己现在的生命形态已经和普通人有着天差地别,已经很难对李绣娥的肉体凡胎产生欲望了。

  “你这次不是前往仙秦始皇的帝陵了吗?”

  豢龙仙僧开口反问道,这是他第一次主动提及外界的事情,而在刚刚的交谈中,他也从始至终都没有问余禄,那个所谓的险境是什么。

  师傅果然对莲花寺之外的事情了如指掌!
  余禄听后,顿时整颗心都沉到了谷底,他只得点了点头。

  “你是以取巧的方法进去的吗?”

  “不是。”

  “那你进去的时候受到阻拦了吗?”

  “没有。”

  “这就足以了,就连那位人皇都已认可了你的人族血统,你还有什么可疑惑的呢?若你不是人,可无法获得人皇的遗泽。”

  余禄眉头微微舒展,感到心中的郁结散去许多。

  对他而言,最大的问题或许不是神性、魔性与人性的纠缠,而是归属感的缺失。

  一个来自安稳时代的灵魂在这方诡异危险的世界中无处安放,有时他甚至怀疑这是自己做的一场无比接近真实的梦境。

  余禄始终被大势赶着走,像是无头苍蝇一般,若不是他能够看到功法条件,哪能这般迅速的变强,恐怕只会很快的无声死去。

  他对这个世界没有丝毫的归属感,现在全身的零件几乎都被换了一遍,从身体散发出的让神魂眷恋依赖的感觉也彻底变淡。

  自己身上还能剩下什么是属于人的?

  余禄不知道,但他知道自己若是不能继续变强,而是始终无比矫情的纠结着自己的归属,那么他很快就会被这个残酷的世界吃个一干二净,就像是那被姬无神牺牲的百万凡人。

  但如果有选择的机会,哪怕全身都被换了个遍,他也想保留下人的感情和尊严。

  豢龙仙僧看着余禄脸上的茫然,没有多说,而是轻声告慰:

  “来练天魔转经轮吧,练完就好了。”

  “这门神通将会是一个大熔炉,会把你体内各种混杂的力量融为一体,锻造出一间神狱之国,你所有的疑惑都将得到解答。”

  余禄闷声问道,“师傅,那我的本命经不还是那些神魔真经吗?”

  “是,但也不是,天魔转经轮就像是骁勇善战的将军,手下统帅着神魔大军,当然你也可以将其理解为功法的总纲。”

  ”而有了天魔转经轮神通,那些支离破碎的部分将被打造成一个整体。”

  一个整体?可似乎三门妖经已经在狮驼岭异象中形成整体了。

  余禄心中疑窦丛生。

  豢龙仙僧接着解释道。

  “之后你的每一次修为的进步都会开发出这门绝世神通的新玄妙,直至将其推演到极致,成就那【三千界之主】的无上位格。”

  “你若欢喜,一切众生均得安乐,你若嗔怒,则众魔出现,国土荒乱,一切众生均随你受苦,等到世界毁灭之时,一切万物都将归入你的体内。”

  豢龙仙僧轻声阐释着天魔转经轮演化到极致将具备何等的伟力,转而轻声笑道:
  “不过这般境界距离你可还差远了,甚至说你能否入门,都还是个未知数。”

  “话说回来,这门神通倒是有着两处渊源,俱是传说中会绍隆佛统、证道成佛的大能。”

  “一位是那位传说中八臂三眼、骑于牛背的大自在天,有佛门正统将他斥为天魔王之流,也有尊称他为十地菩萨,传说他成佛时,将坐大宝莲华,受一切种智,十方世界诸佛放大光明,受灌顶位如转轮圣王。”

  “另一处渊源则是那位许下地狱不空誓不成佛大宏愿的地藏王菩萨了,但天魔转经轮清空地狱恶鬼走的路子却是更为霸道凶恶。”

  豢龙仙僧开始讲述天魔转经轮这门神通所包含的秘闻,显然是打算趁机将其传授给余禄。

  大宝莲华?

  余禄忽然想起了寺里的莲花池,这之间有什么关系吗?

  “练了天魔转经轮之后,地狱恶鬼、域外天魔这些极恶生灵都将沦为你神狱建造的基石,只要你想,身上的诸般神魔体征也会被你收压在神狱之中,神狱将和天地大烘炉无异,足以熔铸一切异己之物。”

  豢龙仙僧脸色不复以往的淡泊,语气带有一丝对余禄练成后图景的期待。

  “师傅.那若是我失败了会怎么样?”

  余禄轻声试探道。

  “为师也不知。”豢龙仙僧沉默片刻,只能摇头说道。

  “毕竟,大自在天和地藏王菩萨的道路均是极具野心,欲要证佛的通天法统,常人踏足其一便足以皓首穷经终生修行,集两家之长的天魔转经轮会是何等景象,无人可知,但想必至少也是开辟一脉,称尊做祖的存在。”

  “而且这门天魔转经轮的神通来历极为神秘,为师也不知道修行失败会有什么后果。”

  “但你若是执着于真身的形态,这门神通或许是唯一的解救之法,否则你便是集齐了那散逸在诸界中的天罡三十六变等神通,恐怕也是无济于事。”

  “戒色,你可想好了?”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