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魔法 > 这个武圣过于慷慨 > 第302章 相貌英俊的男孩子,果然运气都不错

第302章 相貌英俊的男孩子,果然运气都不错

2022-11-27 作者: 百里飞衡
  第302章 相貌英俊的男孩子,果然运气都不错
  秦近扬想多了。

  起码此时此刻完全是杞人忧天。

  高闲路暂时和胜原截碰不到一起,因为有一群夺舍虱蜂拥而来。

  要说这群夺舍虱的来历,还是得从秦近扬身上找源头。

  轻功身法看似都是和速度相关的武学,但其实有很多细分。

  比如,有些纯粹为了奔袭速度而生,一切都是为了快,在秦近扬的家乡,人们体内没有真气,会骑电瓶车,或者摩托车代步。

  总所周知,你骑行的速度越快,风声噪音,你所引起的动静也就越大。

  有些轻功,则注重安静,是各种梁上君子,小偷小摸者的心头好。

  还有一类是闪转腾挪,主要作用于厮杀对决。

  秦近扬刚才拿走厚道人三枚丹药,胜原截亲眼目睹这一切,肯定气血上涌,肝火旺盛,这时候的他,其实最需要休息,而不是亡命追击。

  而且厚道人猎杀超过300只夺舍虱,丹田肯定被透支过,如果再继续追击自己,便要继续透支。

  秦近扬不忍心啊。

  只要是个武者都清楚,身体有极限,不可能无休止的透支,承受不住。

  想要让胜原截冷静下来,就只有断绝了他心里的一切念想,等厚道人安静下来,伤情自然而然就会恢复。

  遇事,一定要冷静。

  也要学会舍得。

  所以,秦近扬便不惜耗费真气,爆发出了史上最快的奔袭速度。

  一切的一切,煞费苦心,全是为了胜原截的健康。

  当然,路上难免发生一些意外。

  当时紫壶三困阵时,周围地域已经被胜原截动过手脚,所以夺舍虱被驱逐出一批,它们没有地方可去,便聚集在大阵外的周围。

  秦近扬冲出来的时候,不巧撞在一团夺舍虱群的窝里。

  当然,秦近扬速度快,直接逃亡而去。

  夺舍虱眼看着热腾腾的肥肉到来,又目睹肥肉扬长而去,简直是耻辱。

  伤害性不大,侮辱性极强。

  之后,秦近扬找到尸体,快速更换了衣服,再次离开时,又遭遇了高闲路这一行人。

  秦近扬低估了夺舍虱。

  它们也有追踪能力,甚至比武者的感官还要灵敏无数倍。

  夺舍虱记仇,刚才的耻辱绝对不能忘。

  就这样,机缘巧合之下,秦近扬引来的仇恨,就到了高闲路身上。

  眨眼时间,三人已经被夺舍虱重重包围,大战一触即发!
  ……

  高闲路和两个手下背靠着背,一张脸铁青,气的咬牙切齿。

  当然,高闲路从小在边军长大,早已经习惯了各种危急,此时只是愤怒,并没有丝毫慌乱。

  该死!

  人呢,应三观这畜生,跑到这种地方干什么?
  反了,都反了!

  自己手下的护卫队长刚进第二区,就失去了联络,简直岂有此理。

  高闲路从来没有想过应关三会被杀。

  他单纯的认为,应三观可能是背叛了自己。

  东岚国这个地方和其他国家不同,当初就是一群强盗起家,当地的武者们信奉合作精神,凡事讲究利益,并没有如中州,如胜谷国这种忠君爱国顽固思想。

  三个护卫虽然是高闲路的手下,但高闲路并没有生杀大权。

  必要的时候,三个护卫很可能反水。

  事实上,东岚国的手下背叛主人,根本就是家常便饭。

  当然,皇族养活的属下要相对忠诚一些,但这也是因为皇族给的太丰厚。

  高闲路一开始就在防这三个护卫。

  要知道,这可是精挑细选,已经算最忠诚的手下了。

  该死。

  担心什么就来什么,这才区区第二区,居然就有手下玩失踪。

  你还是堂堂队长,心里就没有一丝丝的愧疚?
  伱们看看胜谷国的护卫,再看看古奇国的护卫,一个个都恨不得替主人战死才荣耀。

  再看看你们……

  有好处的时候,比山上的猴子还要焦急。

  一旦没有好处,比猪还要懒惰。

  丢人现眼。

  高闲路横跨第二区,就是为了追踪应关三的下落。

  东岚国从上到下都知道护卫们的德行,高闲路手里自然是有追踪方式。

  同时,高闲路也是给另外两个护卫滴眼药,让你们内心有点紧迫感和忠诚感。

  谁敢背叛我高闲路,下场就是碎尸万段。

  “世子殿下,咱们距离应关三还远吗?”

  黑脸护卫目睹周围夺舍虱,忧心忡忡问道。

  其实一路上他已经劝了高闲路好几次,至于应三观这畜生,逃就逃了吧,反正在终点肯定能找到,除非他直接离开规鹿山。

  好不容易抵达规鹿山,应关三没有逃离的动机。

  当务之急,是斩杀夺舍虱啊。

  他们三个护卫没有资格拥有岁币,但东岚国会把高闲路的成绩登记在案,之后,护卫们会得到东岚国皇宫的大量奖赏。

  可惜,高闲路手里有制衡自己的手段,护卫们连一滴虱血都拿不到。

  来之前,护卫们还觉得金银值钱,可经过规鹿山一番折腾,他们才真正意识到岁分的恐怖价值。

  悔啊。

  可悔也没用。

  如果不是跟着高闲路,东岚国武者连玉旨学宫的边缘都不可能靠近。

  两个人甚至偷偷妒忌过应三观。

  这孙子刚进第二区就失踪,身上肯定是有特殊宝贝。

  该死的畜生,瞒着自己发大财。

  应该被凌迟。

  “他逃不掉,本王已经锁定具体位置,如果没有这群夺舍虱,几十个呼吸时间,肯定能将其找出来。”

  高闲路眯着眼,瞳孔里杀机森森。

  他岂能不知道手下在想什么。

  哼,一个个鼠目寸光,眼里只有利益……

  你们的格局可真低,你们根本不懂什么是忠诚,根本不懂什么是士为知己者死。

  好……既然你们想杀夺舍虱,那我就杀了这一批。

  因为寻找应三观的原因,高闲路在第二区仅仅杀了不足170只夺舍虱,成绩可以说很烂。

  但应关三比岁分更重要,必须得早早找回来,所以耽误了不少时间。

  如此也罢,你们自己送上门来,也省得我专门去猎杀。

  大概40只夺舍虱,只要杀了你们,我便能凑够200只下限。

  至于当不当第一,高闲路已经不在乎了。

  ……

  嗡!
  话音落下,高闲路平举右手。

  下一息,一根黑漆漆的木头棍子,居然从高闲路的掌心里浮现出来。

  树上的秦近扬直接被震惊到。

  什么玩意?
  这又是什么鬼东西?

  秦近扬通过高闲路的表情,已经判断到他要和夺舍虱开战。

  可他重剑明明跨背上,却根本没有使用。

  反而是一根木棍子从掌心里蔓延出来。

  你们这群外国人啊,可真是一群牛鬼蛇神。

  特别是高闲路。

  你要是用不着重剑,就送给我啊。

  浪费资源的狗东西。

  要知道,高闲路在第一区拿下最多岁分,他豪气冲天,直接兑换走了最昂贵的那一柄,刚被兑换出来时,全场都震撼了。

  秦近扬也馋。

  为此,他心里甚至犹豫过,他差一点就放弃了隐藏身份,直接把岁分兑换出来。

  所幸,最终他还是平静了下去。

  道诡剑法无极境,其实兵器的提升已经是杯水车薪。

  有免费的重剑,那是最好。

  实在是没有……等机会再随缘抢呗,活人这么多,总会有机会。

  但眼下最关键的问题,是高闲路掌心里的木棍子是什么玩意?
  该不会也是类似于艘木匕首一类的特殊材料吧。

  这还能得了?
  玉旨学宫是中州的地盘,规鹿山是中州的山,为什么一群外国人各个手段通天。

  咦?
  东岚国的手下居然也有?

  你们还要不要脸?
  秦近扬脑海里一个念头还没有结束,高闲路的两个手下居然也平举胳膊。

  对。

  两个人的掌心里,蔓延出了一模一样的木棍子。

  秦近扬当时就被气到发抖。

  大白菜?
  在你们的国家,宝器都是大白菜?

  要知道,在胜谷国,也只有胜原截有艘木匕首,他手下的护卫可没有资格拥有。

  ……

  轰轰轰!
  轰轰轰!
  夺舍虱根本没有犹豫,可能是有过被秦近扬戏耍的经历,它们比其他虱群更加愤怒。

  眨眼时间,高闲路三人已经被虱虫淹没。

  秦近扬视线紧盯战场,眼睛都没有眨一下,如今他好歹也是堂堂三品大圆满,很多事情已经可以分析出个大概。

  很快,东岚国这三枚木棍的属性,秦近扬猜到了七七八八。

  虽然都是木头材质,但东岚国木棍,和胜谷国的艘木匕首,是完全两种东西。

  东岚国木棍大概率和宝藏没有关联,就是纯粹的宝器。

  东岚国专门用来猎杀夺舍虱所准备的宝器。

  难怪,高闲路在第一区可以拿到猎杀第一的成绩,原来是因为这根木棍。

  破案了,一切真相大白。

  ……

  事实上,高闲路实力寻常。

  这里的寻常,并不是指高闲路弱,在三品这个境界里,高闲路依然是第一档。

  他所谓的寻常普通,是在夺舍虱面前。

  和胜原截猎杀夺舍虱的速度比较,高闲路真的只能到第二档。

  手握道诡剑法,胜原截堪称夺舍虱的天敌了。

  而高闲路道行还不够。

  以棍当剑。

  其实高闲路的剑法也很高明,脚下轻功更是行如鬼魅,辗转腾挪间残影闪烁。

  可惜,他的剑法没能克制夺舍虱。

  高闲路也可以斩杀到虱虫命门,但不可能做到每只都成功,斩出十几剑,大概只有一剑命中。

  这还是沾了二洗的光,如果高闲路一洗,他的处境会极其艰难。

  两个手下更是不提也罢,他们就是艰难的经典案例。

  他们仅仅一洗,还要被规鹿山威压影响,想斩到命门纯粹得看运气。

  两个人的存在,其实更像是高闲路身边的辅助。

  木棍除了比重剑更加坚固外,还有一项特殊功能。

  有一层黄烟从木棍里蔓延出来,夺舍虱一旦吸入黄烟,就会摇摇晃晃,和喝醉酒的行人一样,飞都飞不稳。

  高闲路抓住虱虫被削弱的瞬间,就可以成功将其击杀。

  玄妙啊。

  木棍看似厉害,可里面的黄烟,才是真正的杀手锏。

  夺舍虱起码被削弱了三成杀伤力。

  难怪,高闲路一路嚣张跋扈,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状态。

  原来是有专治牙疼的宝贝。

  ……

  很快,不少夺舍虱已经风化,原本浩浩荡荡的虱群,已经稀稀拉拉。

  东岚国之强,超出了秦近扬的预估。

  可惜,高闲路心狠手辣,并没有和厚道人胜原截一样,把残缺的夺舍虱留给自己。

  但虱血也没有直接到高闲路的腰牌里。

  如果是普通武者,只要斩杀夺舍虱,虱虫就会搏命,最后的虱血,便会被虱气囚笼阵吞噬。

  这是一个循环。

  可这个循环在东岚国武者身上失效了。

  原因,还是木棍。

  对!
  夺舍虱死后,虱血并没有入腰牌,而是和血色萤火虫一样,绕着木棍旋转。

  高闲路身旁的虱血最多。

  两个属下少一些。

  秦近扬死死皱着眉,凝神静气,在等待东岚国接下来的手段。

  ……

  很快,所有虱虫全部会斩杀。

  高闲路嘴里咀嚼着一把丹药,很明显已经强弩之末。

  两个护卫更是一屁股坐在地上,每一次呼吸都要用尽全力。

  有个护卫甚至负了伤。

  高闲路可没有闲着。

  他大手一挥,连同手下的木棍一起飘过来,三根木棍齐刷刷插在地上。

  三根木棍上空,虱血旋转,看上去颇为壮观。

  接下来,高闲路拿出来腰牌。

  秦近扬也终于明白了一切。

  腰牌里的虱气囚笼阵开始生效,抽走大量虱血。

  但秦近扬早已经领教过,其实虱气囚笼阵并不能完全吞噬走所有虱血,总会有将近一半的虱血凭空蒸发,直接浪费。

  腰牌在每一滴的虱血中,精准的抽走一半。

  剩下的另一半,则分别钻到三枚木棍中。

  被分割出的虱血,高闲路的腰牌全部收走,一滴没有剩给属下。

  难怪,东岚国的护卫没有一滴虱血,原来是全被高闲路强制掠夺了,手下根本没有对抗的余地。

  而残留的一半虱血,却并没有全部到高闲路的木棍了,两个属下也都有。

  但……似乎没什么卵用。

  木棍里的虱血并不能兑换岁分,甚至都不能随随便便暴露。

  当初踏上规鹿山时,学宫严禁私自收集虱血,东岚国这是犯规行为。

  秦近扬观察到一个细节。

  两个属下拿回木棍时,各个咬牙切齿,恨不得生吞了高闲路。

  看得出来,他们也馋岁分,只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有苦说不出。

  ……

  嗖!
  秦近扬转身朝尸体掠去。

  快快快!
  得拼尽一切速度。

  这木棍能把虱血收集起来,可是好东西啊。

  秦近扬勤俭节约,最见不得浪费,之前他还骂学宫不成器,腰牌里的虱气囚笼阵更不争气,白白浪费虱血。

  现在好了。

  以后自己再杀夺舍虱,就不存在浪费一说。

  可恶,终究还是浪费了不少虱血。

  胜原截,你可千万慢点,等我先回去一趟你再来。

  至于高闲路,秦近扬反而没有担忧过,他知道高闲路迟早会追过去,但高闲路刚恶战一场,丹田空虚,需要一些时间恢复。

  更何况,高闲路首次走路,沿途还要提防夺舍虱。

  秦近扬则不存在这些问题。

  ……

  路上,秦近扬看到一根眉清目秀的树枝。

  折下来,岂不是和高闲路手里拿一根一模一样?
  秦近扬随手折断,捏在手里。

  ……

  万幸。

  尸体还在,完美无缺。

  胜原截还没有到。

  高闲路更没有到。

  秦近扬没有浪费时间,他举起尸体的手掌,用真气一震。

  果然,里面有东西。

  如果不仔细感知,还以为是普通骨头。

  秦近扬运转真气,让手臂里充满压力。

  很快,一根一模一样的木棍,缓缓浮现出来,秦近扬的嘴角也露出微笑。

  相貌英俊的男孩子,果然运气都不错。

  ……

  拿走木棍,秦近扬又小心翼翼把树枝送了回去。

  可惜,树枝并不是法器,并不是做到尽善尽美,还有一节卡在手心,根本隐藏不掉。

  秦近扬也懒得多研究,转身就走。

  咦……有一股气息。

  一股震怒的气息,正飓风一样从远处袭来。

  不用问,这是厚道人的气息。

  年轻人火气还是旺。

  秦近扬刚一离开,又感知到一股气息。

  高闲路。

  这一次是高闲路的气息。

  算算时间,应该是胜原截先一步抵达。

  嗖!
  高闲路的身影出现,秦近扬藏在暗处,目睹高闲路离开。

  之后,东岚国的两个手下才气喘吁吁跟过来。

  面对高闲路,秦近扬还得小心翼翼,有可能被察觉到气息。

  可两个一洗,根本不需要忌惮。

  两个人边跑边骂,似乎在抱怨着什么,秦近扬好奇,就凑近了一些,偷听两个人谈话。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